上宰相薦皇甫湜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宰相薦皇甫湜書
作者:韋處厚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15

相公閣下。伏以燕國張公說登翊聖明,底寧泰階,推心旁求,虛己下納。房太尉由布衣振起於門下,張曲江自蓬戶發揮於嶺底,而繼播休史,襲佩相印,克懋勳德,不忝揄揚。後之朝望,因以興勸,不多二公而推燕國者,以雜居群倫,齊齒下輩。崇構棟幹,則杪忽方輕;琢飾珪璋,則蒙昧未曜。器用既光,持之於耳目之前,垂後而無配;名節兼大,用之於身世之後,希古而絕倫。夫豈推策考步之為乎,藏往知來之兆乎。蓋合以尺牘片言,申以考跡定貌,靈異五行之鍾粹也,文章心靈之造形也。著誠居業,本隱以之顯;觀心擇術,自粗以之微。以是而求,則坐決萬方之內,立斷百代之下。其術既定,其道甚明。

竊見前進士皇甫湜,年三十二,學窮古訓,詞秀人文,脫落章句,簡斥枝葉。遊百氏而旁覽,折之以歸正;囊六義以疾馳,諷之以合雅。苟堅其持操,不恐於囂囂之訕;修其踐立,不誘於藉藉之譽。孟軻黜楊、墨之心,揚雄尊孔顏之誌,形乎既立,果於將然。至於用心合論,操毫注簡,排百氏之雜說,判九流之紛蕩,摘其舛駁,趨於夷途,徵會理軸,遣訓詞波,無不蹈正超常,曲暢精旨。置之石渠,必有劉向之刊正群言;列之東觀,必有孟堅之勒成漢史;施之奏議,必有賈誼之兼對諸生。天既委明於斯人,苟回險其道,未得按輪而驅,則必混翼於天池,飧精於沆瀣,秉矰繳者從而道之,固無及矣。儻得遊門下,信其才能,相公得徇公之名,有摭奇之實,後進幸甚!

舍人驂禦賤役也,猶能達掃門之事;禰衡雕蟲薄技也,猶能遇非常之薦。今某辱奉恩顧,實百於舍人之儔,皇甫湜蘊積才誌,固百於正平之量。處厚百舍人之勢,不能達百正平之心,方切恃私於門館,明者觀之,其恥非一也。懼愚瞽不盡,謹繕其書論賦合八首,用卜可否。輕瀆嚴威,下情不任戰懼之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