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梁祖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梁祖狀
作者:劉守光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42

臣守光謬叨戎寄,向受國恩。既有血誠,合宜披訴。伏自陛下初登寶位,才建皇基。四方尚擾於幹戈,諸道未賓於聲教。唯臣不勞兵刃,不俟詔書,便貢表章,率先歸款。致令河北一麵,晏然無虞。其後又以河工結構,邠岐朋附。淮蜀久稽天討,屢軫宸襟。臣又密設機謀,指揮夏侯敬受己下,令翻賊寨,遣向朝廷。鑾輿才至於陝郊,兵騎悉歸於行在。使凶渠北遁,致翠輦東歸。獲立微勞,稍寬聖慮。其於向國,粗竭丹誠。昨者兄守文遽於明時,擅興兵革,堅貯吞並之誌,全無友愛之情。誑惑宸聰,即言迎侍。勾牽戎虜,元逞他圖。兄之行藏,臣實所諳悉。當於此際,備見狡謀。必知要當道之土疆,為朝廷之患害。累曾申奏,莫不丁寧。今者既破賊軍,足以細驗前事。昨於陣上所殺契丹兵馬絕多,及寨內收得契丹與往來文字不少。今又捉得自來與臣兄謀事人道士褚元嗣學院使鄭緒等,皆言兄本計謀極大,妄動絕深,不唯窺取其一方,實亦將圖於大事。苟非臣親當戰陣,手執幹戈,大掃群凶,生擒戎首,則滄州得誌,蕃眾轉狂。合勢連衡,為患非細。固不是臣自矜小捷,妄有飾詞。其褚方嗣等分析文狀,謹同封進。其褚元嗣文狀,多述守文結構說誘幽州將士,及會契丹窺算幽州城池,皆是自相魚肉。又言如守文得誌,必謀亂中原,以迎侍為名,實欲並吞燕薊。又滄州鼓角門東有誓眾碑一所,其辭願破梁國,卻興唐朝。及見幽州歸向朝廷,遂拆卻碑樓,其碑坑於樓下,文字見在。又守文所遣男延祚入質,不是親兒。又守文令褚元嗣將琉璃水晶金銀等器錦彩與契丹將領,約取幽州後別圖富貴。其契丹少君遂差使還書,願與守文敕令。守文乃言得契丹下大夫所讚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