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梁祖状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梁祖状
作者:刘守光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842

臣守光谬叨戎寄,向受国恩。既有血诚,合宜披诉。伏自陛下初登宝位,才建皇基。四方尚扰于干戈,诸道未宾于声教。唯臣不劳兵刃,不俟诏书,便贡表章,率先归款。致令河北一面,晏然无虞。其后又以河工结构,邠岐朋附。淮蜀久稽天讨,屡轸宸襟。臣又密设机谋,指挥夏侯敬受己下,令翻贼寨,遣向朝廷。銮舆才至于陕郊,兵骑悉归于行在。使凶渠北遁,致翠辇东归。获立微劳,稍宽圣虑。其于向国,粗竭丹诚。昨者兄守文遽于明时,擅兴兵革,坚贮吞并之志,全无友爱之情。诳惑宸聪,即言迎侍。勾牵戎虏,元逞他图。兄之行藏,臣实所谙悉。当于此际,备见狡谋。必知要当道之土疆,为朝廷之患害。累曾申奏,莫不丁宁。今者既破贼军,足以细验前事。昨于阵上所杀契丹兵马绝多,及寨内收得契丹与往来文字不少。今又捉得自来与臣兄谋事人道士褚元嗣学院使郑绪等,皆言兄本计谋极大,妄动绝深,不唯窥取其一方,实亦将图于大事。苟非臣亲当战阵,手执干戈,大扫群凶,生擒戎首,则沧州得志,蕃众转狂。合势连衡,为患非细。固不是臣自矜小捷,妄有饰词。其褚方嗣等分析文状,谨同封进。其褚元嗣文状,多述守文结构说诱幽州将士,及会契丹窥算幽州城池,皆是自相鱼肉。又言如守文得志,必谋乱中原,以迎侍为名,实欲并吞燕蓟。又沧州鼓角门东有誓众碑一所,其辞愿破梁国,却兴唐朝。及见幽州归向朝廷,遂拆却碑楼,其碑坑于楼下,文字见在。又守文所遣男延祚入质,不是亲儿。又守文令褚元嗣将琉璃水晶金银等器锦彩与契丹将领,约取幽州后别图富贵。其契丹少君遂差使还书,愿与守文敕令。守文乃言得契丹下大夫所赞也。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