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工人三月暴動紀實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海工人三月暴動紀實
作者:赵世炎
1927年3月

  《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上海档案史料从编,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P417—423

  奪取武裝消滅軍閥的暴動,上海工人階級在3月21、22日兩日的巷戰中完成。自俄國十月革命後,無產階級的革命戰線,添入了上海工人三月暴動的一段新的歷史記錄。在中國的革命史中,工人階級的血戰功績,更因上海工人的三月暴動,確定了工人階級在革命中之地位。三月暴動在世界革命史中的價值,是寫在十月革命後的一頁。三月暴動在中國革命史中的位置,是確定中國革命的性質,保障中國革命的勝利,劃分中國革命歷史的一頁新篇幅。

  全中國與全世界——現在都震動於上海的陷落。

  但是上海為何而陷落?陷落於上海工人的兩日一夜的暴動與巷戰。

  3月20夕,國民革命軍占領逼近上海之龍華。但國民革命軍預奉有令,令避免與上海租界帝國主義武裝之沖突。占領龍華後革命軍的策略,尚欲納降擁有雄厚兵力的畢庶澄率領下之直魯聯軍。但畢庶澄欲保有上海而降,降而求為革命軍軍長之一。屬於軍閥之一的畢庶澄,降與不降皆民眾之敵。國民革命軍預奉有令不攻上海,但上海的工人則預有準備,奪取軍閥的武裝,為革命軍占領上海。

  自孫傳芳敗於九江,狼狽逃歸金陵,上海工人即有10月24日第一次的暴動,暴動未起而失敗,上海工人階級的領袖陶靜軒、奚佐堯等十余人,為李寶章所殺。自革命軍占領上海鄰省的浙江,2月19日起上海工人36萬人總同盟罷工,2月22日第二次的暴動,暴動亦未成,工人被屠殺者數十人,引起海軍士兵的革命同情,開炮轟擊兵工廠,嗣以擴大鬥爭而復工,為繼續暴動而準備。自此以後,上海工人階級的政治鬥爭,走入最正確的路線,既決然奪取武裝以鬥爭,復決然為民眾之政權而戰。3月21日正午12時,第二次總同盟罷工令,由上海總工會頒布;依令而罷工者,達80萬人。同日,同時,上海工人最後勝利的第三次暴動開始。

  暴動,是民眾革命的最高技術。無產階級的暴動,是馬克思列寧主義教訓中最嚴重的一課。上海工人階級第三次的暴動,盡量的使用了革命的技術,勇敢真誠的遵守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教訓,練習出兩日一夜巷戰的經驗。

  3月21日正午12時,各工廠、各作坊、各機關、各大商店、各手工業場、車站、輪埠、碼頭,全體工人罷工到了街市的中心來,紛紛向預定的集合處集合。最少數的武裝糾察隊,立刻按照目的地,對各警署各兵營與軍隊駐在所開始行動。所有租界中的工人群眾,一小時內齊到了中國城市。最少數的武裝在前,廣大的群眾在後。巷戰開始了。陸續不斷的槍炮聲,與群眾口呼的口號,立刻震動於遍城市中各地。鐵路截斷了。電話局被占領。電報局亦被占領。電燈線斷。自來水斷。完全肅清的空氣籠罩了全城市,只有斷序不已的槍聲與群眾的革命呼聲。徒手無武裝的群眾,逐漸奪得武裝到手中來。革命的武裝力量增加了。敵人在包圍中,或在逃散中。從敵人的隊伍蛇動蠕行中發現以竹竿系手巾的白旗,這是敵人降了。素習兇惡壓迫人民的警察,自剝其黑色的制服而逃散。大小警署的門前推出了槍械,並懸白旗,這是警察投降了。在頑強抵抗的敵人營壘之四圍街市中,住戶市民,借出木板,磚頭,布袋,建築起障礙物。小飯店與小餅店的店夥緊急工作起來,趕做饅首食物等,由袖帶紅巾的輸送隊,往來輸送於前線的戰士充饑作戰。袖戴紅十字的男女濟難隊員,往來於戰線後方;死者與傷者,扛擡過市巷。歷時不久,各取得指揮的中心地,各區域自己的作戰指揮集中起來。至此狀況,城市暴動巷戰的局勢,完全成立。

  但因為敵人所在地的勢力,強弱不盡同。廣大的淞滬區域,有帝國主義的租界橫貫於中央。暴動突起,在當時的作戰劃分於下列七個區域:南市、虹口、浦東、吳淞、滬東、滬西與閘北。

  七個區域中的行動,前後開始於一小時以內。唯解決與成功之遲速不同;尤以閘北一區,自21日正午起,至翌日午後6時止,前後兩日一夜始解決,統計激戰至30小時。

  南市是包括上海縣城的滬南區域。暴動未發前,南市全城的群眾,法租界及公共租界中區的群眾,陸續齊集於街市中。一時半武裝動作開始,先進攻警廳,二時即完全占領警廳。同時,占領電話局。警察的一署三所,及一署三所第一分所,次第占領。從警察廳及各分署中,徒手的群眾奪得槍械。沿途的遊巡隊,在最短時間中,經群眾繳械降伏。大隊由警廳進攻兵工廠,無激戰而降伏;四時完全占領兵工廠。南火車站是時已無敵蹤,被群眾占領;鐵路工人奪得車頭往來運輸。五時到華商電車公司集合。廣大的南市區域,在四小時內便全部解決。

  虹口在租界區域夾間之中,三面接壤於租界,一面近市郊,無駐兵,只有警署。在時間上說,虹口是首先被占領的。虹口電力絲織與金屬業的工人群眾,當暴動開始時,最先發難,奪得警署,奪得槍械。逃散的警察,利用地方的流氓與工人為敵,時來襲擊工會,襲擊已占領之警署,因此而工人糾察隊既戰勝警察,復抵抗流氓之擾亂,以武裝鎮壓,維持區域內的秩序,替代警察的崗位。直到全部的勝利完成之後,虹口的工人糾察隊,以武裝管理全區域,撲滅反動派。

  浦東在黃浦江東岸,黃浦江西之暴動起,浦東所有各廠的工人群眾,均起而響應;全體工人罷工,先撲攻爛泥渡第三區警察署,圍降警察百五十人,全體繳械。素來壓迫民眾,殘害工人的第三區警察署,首先被群眾占領。群眾奪得武裝後,即進而掃除孫傳芳時代所設置的遊巡隊,沿途繳械,群眾復繼續占領三區一分所,及三區二分所。當時有由前線潰敗的魯軍,包圍保衛團,被群眾圍攻而繳械。保衛團對工人糾察隊樹白旗,糾察隊隊長遂召集糾察隊與全體保衛團,暨參加戰鬥之數萬群眾,合開群眾大會,宣布成立臨時保安局,武裝布防。自此以後,工會糾察隊與商人保衛團,合同管理浦東全區。浦東區各業人民代表會,立時成立。暴動前後經四小時,而區民政權成立;右派與反動派之投機分子,攜帶武裝,偽造旗幟徽章委任狀來接收公共機關者,盡被糾察隊拒絕撲滅。

  吳淞是炮臺防守地,原有駐軍。自前線潰敗後,畢庶澄的軍隊之一部,復乘車逃吳淞,欲經水路,奪得輪船,逃離淞滬。但吳淞的工人,與上海的工人已在同一時間內,起而罷工暴動。鐵路工人,鐵工廠工人,紗廠工人,立時圍攻駐軍,奪取其槍械。一部分的兵士,急乘車欲回上海,往滬寧路逃脫,至閘北江灣路附近,鐵軌已斷,遂據守天通庵車站作戰。吳淞工人勝利後,保衛團亦出而與工人合作。經過群眾大會後,吳淞的區民代表會立時成立。吳淞各工會聯合會領導近十萬的工人群眾,實際管理臨時區政權。

  滬東是包括租界與華界的廣大工人區域。罷工開始後,群眾即圍攻虹鎮警察署,繳警察槍械而占領,一時許,楊樹浦與引翔港兩地工人群眾,分頭在韜朋路底之馬玉山路,召集群眾大會,各處到會者逾五萬人,會後整隊出租界,齊赴閘北。武裝糾察隊至胡家木橋及虹鎮兩處,打碎警察崗亭,占領五區三分所警局,完全解除警察槍械,奪得武裝。香煙橋警署縱火向群眾圍攻,群眾撲滅火勢而解決之。總計前後,擊斃巡官一人,警察三人,余則僅解除其武裝。大隊群眾與武裝糾察隊向江灣路進發,欲至閘北;達天通庵路車站附近時,適由吳淞開來兵車一列,群眾折斷路軌,兵車出軌倒地,以排槍及機關槍向群眾掃射,死傷甚眾。糾察隊猛勇抵抗,群眾高呼革命口號助威。自此以後,即與閘北糾察隊夾擊倒車之潰兵,直至翌日始解決。

  滬西亦是包括租界與華界的廣大工人區域。華界即浜北,連接於閘北。群眾罷工行動後,先圍攻曹家渡第六區警署,繳警察械,並占領之。武裝糾察隊護衛群眾渡河往閘北,並與小沙渡糾察隊會合,圍攻四區警署,經激戰後而占領。率領糾察隊沖鋒之總指揮死難,警察亦有傷亡。同時,兩處糾察隊分隊圍攻警署第二分所及遊巡隊署,俱獲占領。各警署占領後,隨即查封。武裝糾察隊合集圍攻北火車站,直至翌日。

  以上各區域的行動,都比較的順利。最後的激戰,乃集中於閘北境域內。工人武裝會聚於閘北者,乃滬東滬西兩部及閘北境內的一部,其余以租界隔絕,均不能來援。各區域均在21日次第解決,而閘北獨相持激戰至兩日一夜。當各處行動開始後,總工會代表乘汽車至龍華請兵,國民革命軍東路前敵軍白崇禧總指揮方遲疑間,又接駐滬軍事特務委員鈕永建報告,請緩一日進兵,以待畢庶澄投降。總工會代表涕泣力請,最後第一師市長薛嶽始率全師進攻。

  22日下午6時薛師至麥根路,適值北站魯軍潰敗而退,最後的軍閥殘余,始告肅清。前後兩日一夜中,閘北境內激戰經過如下:

  在閘北境內,除警崗不計外,敵人盤據的勢力,多至二十余處。行動以後,群眾的主要目標在下列六處:(一)北火車站,(二)湖州會館,(三)商務印書館俱樂部,(四)五區總署,(五)廣東街分署,(六)中華新路警署分所。嗣後自吳淞開回兵車,在天通庵車站雖被滬東群眾邀擊,但因敵方人數甚多,武裝極強,於是六個主要目標之外,又增加一處勁敵。閘北的巷戰,遂遍於全境。自12時起,罷工工人群眾到街市中者,逾十余萬。槍聲突然四起。北站魯軍的大炮,對向市鎮轟擊。魯軍中白俄兵,且以鐵甲車開炮射擊;在炮聲密集中,北浙江路口,英國帝國主義的鐵甲汽車,亦乘機開炮射擊,助魯軍對民眾作戰。(以上兩事,為糾察隊指揮者所親見,但事後帝國主義者默不敢承認,上海各報紙,亦不敢以此項消息登載。)至下午四時,群眾已奪得各警署與湖州會館。全境內各處警崗,悉被驅散。居民紛紛懸青天白日旗,不及備者,或以手巾被單作白旗懸掛。自此以後,群眾的武裝,除布防保護居民,免潰兵搶劫外,進攻目標,乃集中於(一)北火車站,(二)商務印書館俱樂部,(三)天通庵火車站。三處在一直線上。工人糾察隊夾於三處之間:對北站取防守勢,對俱樂部取包圍勢,對天通庵車站取進攻勢。

  巷戰逐漸激烈了。商務印書館俱樂部的敵人雖系少數,但擁有機關槍與多量炸彈,不斷的向群眾轟擊,十分頑強。21日午後4時,糾察隊以紙作書,口呼停戰,投書入,勸降並負責保護其生命。魯軍亦就紙之背面回書,請求停止攻擊,但不肯降。嗣後糾察隊即取包圍戰略,防守終宵。天通庵車站敵人,因鐵路軌斷車倒而驚惶不已,伏兩旁溝中,防守終宵,以軍械力弱,糾察隊進攻未得手。北站方面,敵人於晚間縱火圍攻,火勢漸熾,燒民房數百間。難民紛紛向工人糾察隊防線中逃來,糾察隊分隊護送青雲路空地。火勢盛時,糾察隊乃棄防線前進,以水龍皮管,開自來水管猛勇撲救,卒至撲滅火勢。附近居民,義憤填膺,對工人糾察隊感激至於流涕。居民壯丁,以義憤所激,自願加入作戰。老者少者,自屋中取出木板磚石布袋,為工人糾察隊布置防線,建築障礙物。火勢熄後,敵人不敢進攻,唯時以排槍射擊;白俄人的鐵甲車,則時以大炮轟擊;英國帝國主義的鐵甲汽車,亦時時偷襲向我們射擊。此時的工人糾察隊,為保護居民,對軍閥之殘余作戰,亦對帝國主義者防禦作戰。

  通宵的激戰轟動於淞滬全境,各處皆知閘北的戰事,稱贊感嘆工人糾察隊的豐功偉績。翌日(21日)天明以後,敵人已至於困乏,糾察隊仍從各方猛勇進攻。當時居民鹹傳說革命軍已至,實則革命軍尚未自龍華起程。至正午,天通庵車站敵兵解決稱降,俘虜三百余人,余人逃散至廣東街者,被糾察隊繳械,至北四川路者則被日本水兵繳械。下午4時半商務印書館俱樂部中敵人,易便衣欲逃,被生擒。余人願降,苦戰一晝夜之地最後解決。糾察隊總指揮處遂由五區總署移至俱樂部中。自此以後,全部武裝集中攻北站。但自上午起,北站敵人復用第二次火攻,延燒房屋無數;是時自來水管已斷,無從施救。糾察隊防線退至五次,但敵人亦不敢前進。最後各方隊伍集中後,猛攻一小時余,白俄兵逃入租界,北站魯兵亦潰退,6時北站遂得克復占領。因避免與租界帝國主義武裝沖突之故,糾察隊乃退至車站之後布防。潰兵大隊逃散時,適國民革命軍第一師薛師長親率猛隊趕到,完全將潰兵俘虜。是時車站地雷爆發,但已無敵蹤。最後薛師進駐北站。鐵路工會下命令修復滬淞與滬寧鐵路,鐵路工人首先復工,依工會令組織交通隊三百人修路,恢復交通。寶山路寶通路中興路一帶,居民燃鞭炮慶祝。暴動之功,至是完成。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