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工人三月暴动纪实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海工人三月暴动纪实
作者:赵世炎
1927年3月
  《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上海档案史料从编,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P417—423

  夺取武装消灭军阀的暴动,上海工人阶级在3月21、22日两日的巷战中完成。自俄国十月革命后,无产阶级的革命战线,添入了上海工人三月暴动的一段新的历史记录。在中国的革命史中,工人阶级的血战功绩,更因上海工人的三月暴动,确定了工人阶级在革命中之地位。三月暴动在世界革命史中的价值,是写在十月革命后的一页。三月暴动在中国革命史中的位置,是确定中国革命的性质,保障中国革命的胜利,划分中国革命历史的一页新篇幅。

  全中国与全世界——现在都震动于上海的陷落。

  但是上海为何而陷落?陷落于上海工人的两日一夜的暴动与巷战。

  3月20夕,国民革命军占领逼近上海之龙华。但国民革命军预奉有令,令避免与上海租界帝国主义武装之冲突。占领龙华后革命军的策略,尚欲纳降拥有雄厚兵力的毕庶澄率领下之直鲁联军。但毕庶澄欲保有上海而降,降而求为革命军军长之一。属于军阀之一的毕庶澄,降与不降皆民众之敌。国民革命军预奉有令不攻上海,但上海的工人则预有准备,夺取军阀的武装,为革命军占领上海。

  自孙传芳败于九江,狼狈逃归金陵,上海工人即有10月24日第一次的暴动,暴动未起而失败,上海工人阶级的领袖陶静轩、奚佐尧等十余人,为李宝章所杀。自革命军占领上海邻省的浙江,2月19日起上海工人36万人总同盟罢工,2月22日第二次的暴动,暴动亦未成,工人被屠杀者数十人,引起海军士兵的革命同情,开炮轰击兵工厂,嗣以扩大斗争而复工,为继续暴动而准备。自此以后,上海工人阶级的政治斗争,走入最正确的路线,既决然夺取武装以斗争,复决然为民众之政权而战。3月21日正午12时,第二次总同盟罢工令,由上海总工会颁布;依令而罢工者,达80万人。同日,同时,上海工人最后胜利的第三次暴动开始。

  暴动,是民众革命的最高技术。无产阶级的暴动,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教训中最严重的一课。上海工人阶级第三次的暴动,尽量的使用了革命的技术,勇敢真诚的遵守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教训,练习出两日一夜巷战的经验。

  3月21日正午12时,各工厂、各作坊、各机关、各大商店、各手工业场、车站、轮埠、码头,全体工人罢工到了街市的中心来,纷纷向预定的集合处集合。最少数的武装纠察队,立刻按照目的地,对各警署各兵营与军队驻在所开始行动。所有租界中的工人群众,一小时内齐到了中国城市。最少数的武装在前,广大的群众在后。巷战开始了。陆续不断的枪炮声,与群众口呼的口号,立刻震动于遍城市中各地。铁路截断了。电话局被占领。电报局亦被占领。电灯线断。自来水断。完全肃清的空气笼罩了全城市,只有断序不已的枪声与群众的革命呼声。徒手无武装的群众,逐渐夺得武装到手中来。革命的武装力量增加了。敌人在包围中,或在逃散中。从敌人的队伍蛇动蠕行中发现以竹竿系手巾的白旗,这是敌人降了。素习凶恶压迫人民的警察,自剥其黑色的制服而逃散。大小警署的门前推出了枪械,并悬白旗,这是警察投降了。在顽强抵抗的敌人营垒之四围街市中,住户市民,借出木板,砖头,布袋,建筑起障碍物。小饭店与小饼店的店伙紧急工作起来,赶做馒首食物等,由袖带红巾的输送队,往来输送于前线的战士充饥作战。袖戴红十字的男女济难队员,往来于战线后方;死者与伤者,扛抬过市巷。历时不久,各取得指挥的中心地,各区域自己的作战指挥集中起来。至此状况,城市暴动巷战的局势,完全成立。

  但因为敌人所在地的势力,强弱不尽同。广大的淞沪区域,有帝国主义的租界横贯于中央。暴动突起,在当时的作战划分于下列七个区域:南市、虹口、浦东、吴淞、沪东、沪西与闸北。

  七个区域中的行动,前后开始于一小时以内。唯解决与成功之迟速不同;尤以闸北一区,自21日正午起,至翌日午后6时止,前后两日一夜始解决,统计激战至30小时。

  南市是包括上海县城的沪南区域。暴动未发前,南市全城的群众,法租界及公共租界中区的群众,陆续齐集于街市中。一时半武装动作开始,先进攻警厅,二时即完全占领警厅。同时,占领电话局。警察的一署三所,及一署三所第一分所,次第占领。从警察厅及各分署中,徒手的群众夺得枪械。沿途的游巡队,在最短时间中,经群众缴械降伏。大队由警厅进攻兵工厂,无激战而降伏;四时完全占领兵工厂。南火车站是时已无敌踪,被群众占领;铁路工人夺得车头往来运输。五时到华商电车公司集合。广大的南市区域,在四小时内便全部解决。

  虹口在租界区域夹间之中,三面接壤于租界,一面近市郊,无驻兵,只有警署。在时间上说,虹口是首先被占领的。虹口电力丝织与金属业的工人群众,当暴动开始时,最先发难,夺得警署,夺得枪械。逃散的警察,利用地方的流氓与工人为敌,时来袭击工会,袭击已占领之警署,因此而工人纠察队既战胜警察,复抵抗流氓之扰乱,以武装镇压,维持区域内的秩序,替代警察的岗位。直到全部的胜利完成之后,虹口的工人纠察队,以武装管理全区域,扑灭反动派。

  浦东在黄浦江东岸,黄浦江西之暴动起,浦东所有各厂的工人群众,均起而响应;全体工人罢工,先扑攻烂泥渡第三区警察署,围降警察百五十人,全体缴械。素来压迫民众,残害工人的第三区警察署,首先被群众占领。群众夺得武装后,即进而扫除孙传芳时代所设置的游巡队,沿途缴械,群众复继续占领三区一分所,及三区二分所。当时有由前线溃败的鲁军,包围保卫团,被群众围攻而缴械。保卫团对工人纠察队树白旗,纠察队队长遂召集纠察队与全体保卫团,暨参加战斗之数万群众,合开群众大会,宣布成立临时保安局,武装布防。自此以后,工会纠察队与商人保卫团,合同管理浦东全区。浦东区各业人民代表会,立时成立。暴动前后经四小时,而区民政权成立;右派与反动派之投机分子,携带武装,伪造旗帜徽章委任状来接收公共机关者,尽被纠察队拒绝扑灭。

  吴淞是炮台防守地,原有驻军。自前线溃败后,毕庶澄的军队之一部,复乘车逃吴淞,欲经水路,夺得轮船,逃离淞沪。但吴淞的工人,与上海的工人已在同一时间内,起而罢工暴动。铁路工人,铁工厂工人,纱厂工人,立时围攻驻军,夺取其枪械。一部分的兵士,急乘车欲回上海,往沪宁路逃脱,至闸北江湾路附近,铁轨已断,遂据守天通庵车站作战。吴淞工人胜利后,保卫团亦出而与工人合作。经过群众大会后,吴淞的区民代表会立时成立。吴淞各工会联合会领导近十万的工人群众,实际管理临时区政权。

  沪东是包括租界与华界的广大工人区域。罢工开始后,群众即围攻虹镇警察署,缴警察枪械而占领,一时许,杨树浦与引翔港两地工人群众,分头在韬朋路底之马玉山路,召集群众大会,各处到会者逾五万人,会后整队出租界,齐赴闸北。武装纠察队至胡家木桥及虹镇两处,打碎警察岗亭,占领五区三分所警局,完全解除警察枪械,夺得武装。香烟桥警署纵火向群众围攻,群众扑灭火势而解决之。总计前后,击毙巡官一人,警察三人,余则仅解除其武装。大队群众与武装纠察队向江湾路进发,欲至闸北;达天通庵路车站附近时,适由吴淞开来兵车一列,群众折断路轨,兵车出轨倒地,以排枪及机关枪向群众扫射,死伤甚众。纠察队猛勇抵抗,群众高呼革命口号助威。自此以后,即与闸北纠察队夹击倒车之溃兵,直至翌日始解决。

  沪西亦是包括租界与华界的广大工人区域。华界即浜北,连接于闸北。群众罢工行动后,先围攻曹家渡第六区警署,缴警察械,并占领之。武装纠察队护卫群众渡河往闸北,并与小沙渡纠察队会合,围攻四区警署,经激战后而占领。率领纠察队冲锋之总指挥死难,警察亦有伤亡。同时,两处纠察队分队围攻警署第二分所及游巡队署,俱获占领。各警署占领后,随即查封。武装纠察队合集围攻北火车站,直至翌日。

  以上各区域的行动,都比较的顺利。最后的激战,乃集中于闸北境域内。工人武装会聚于闸北者,乃沪东沪西两部及闸北境内的一部,其余以租界隔绝,均不能来援。各区域均在21日次第解决,而闸北独相持激战至两日一夜。当各处行动开始后,总工会代表乘汽车至龙华请兵,国民革命军东路前敌军白崇禧总指挥方迟疑间,又接驻沪军事特务委员钮永建报告,请缓一日进兵,以待毕庶澄投降。总工会代表涕泣力请,最后第一师市长薛岳始率全师进攻。

  22日下午6时薛师至麦根路,适值北站鲁军溃败而退,最后的军阀残余,始告肃清。前后两日一夜中,闸北境内激战经过如下:

  在闸北境内,除警岗不计外,敌人盘据的势力,多至二十余处。行动以后,群众的主要目标在下列六处:(一)北火车站,(二)湖州会馆,(三)商务印书馆俱乐部,(四)五区总署,(五)广东街分署,(六)中华新路警署分所。嗣后自吴淞开回兵车,在天通庵车站虽被沪东群众邀击,但因敌方人数甚多,武装极强,于是六个主要目标之外,又增加一处劲敌。闸北的巷战,遂遍于全境。自12时起,罢工工人群众到街市中者,逾十余万。枪声突然四起。北站鲁军的大炮,对向市镇轰击。鲁军中白俄兵,且以铁甲车开炮射击;在炮声密集中,北浙江路口,英国帝国主义的铁甲汽车,亦乘机开炮射击,助鲁军对民众作战。(以上两事,为纠察队指挥者所亲见,但事后帝国主义者默不敢承认,上海各报纸,亦不敢以此项消息登载。)至下午四时,群众已夺得各警署与湖州会馆。全境内各处警岗,悉被驱散。居民纷纷悬青天白日旗,不及备者,或以手巾被单作白旗悬挂。自此以后,群众的武装,除布防保护居民,免溃兵抢劫外,进攻目标,乃集中于(一)北火车站,(二)商务印书馆俱乐部,(三)天通庵火车站。三处在一直线上。工人纠察队夹于三处之间:对北站取防守势,对俱乐部取包围势,对天通庵车站取进攻势。

  巷战逐渐激烈了。商务印书馆俱乐部的敌人虽系少数,但拥有机关枪与多量炸弹,不断的向群众轰击,十分顽强。21日午后4时,纠察队以纸作书,口呼停战,投书入,劝降并负责保护其生命。鲁军亦就纸之背面回书,请求停止攻击,但不肯降。嗣后纠察队即取包围战略,防守终宵。天通庵车站敌人,因铁路轨断车倒而惊惶不已,伏两旁沟中,防守终宵,以军械力弱,纠察队进攻未得手。北站方面,敌人于晚间纵火围攻,火势渐炽,烧民房数百间。难民纷纷向工人纠察队防线中逃来,纠察队分队护送青云路空地。火势盛时,纠察队乃弃防线前进,以水龙皮管,开自来水管猛勇扑救,卒至扑灭火势。附近居民,义愤填膺,对工人纠察队感激至于流涕。居民壮丁,以义愤所激,自愿加入作战。老者少者,自屋中取出木板砖石布袋,为工人纠察队布置防线,建筑障碍物。火势熄后,敌人不敢进攻,唯时以排枪射击;白俄人的铁甲车,则时以大炮轰击;英国帝国主义的铁甲汽车,亦时时偷袭向我们射击。此时的工人纠察队,为保护居民,对军阀之残余作战,亦对帝国主义者防御作战。

  通宵的激战轰动于淞沪全境,各处皆知闸北的战事,称赞感叹工人纠察队的丰功伟绩。翌日(21日)天明以后,敌人已至于困乏,纠察队仍从各方猛勇进攻。当时居民咸传说革命军已至,实则革命军尚未自龙华起程。至正午,天通庵车站敌兵解决称降,俘虏三百余人,余人逃散至广东街者,被纠察队缴械,至北四川路者则被日本水兵缴械。下午4时半商务印书馆俱乐部中敌人,易便衣欲逃,被生擒。余人愿降,苦战一昼夜之地最后解决。纠察队总指挥处遂由五区总署移至俱乐部中。自此以后,全部武装集中攻北站。但自上午起,北站敌人复用第二次火攻,延烧房屋无数;是时自来水管已断,无从施救。纠察队防线退至五次,但敌人亦不敢前进。最后各方队伍集中后,猛攻一小时余,白俄兵逃入租界,北站鲁兵亦溃退,6时北站遂得克复占领。因避免与租界帝国主义武装冲突之故,纠察队乃退至车站之后布防。溃兵大队逃散时,适国民革命军第一师薛师长亲率猛队赶到,完全将溃兵俘虏。是时车站地雷爆发,但已无敌踪。最后薛师进驻北站。铁路工会下命令修复沪淞与沪宁铁路,铁路工人首先复工,依工会令组织交通队三百人修路,恢复交通。宝山路宝通路中兴路一带,居民燃鞭炮庆祝。暴动之功,至是完成。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