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暴動第一幕的經過及教訓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海暴動第一幕的經過及教訓
作者:罗亦农
1926年10月26日

这是罗亦农在中共上海区委活动分子会议上的报告。本文据中共上海区委活动分子会议记录整理刊印。

  一、暴動的意義:

  這幾天同誌腦中對於這次暴動的情形很想樞蔚報告,樞蔚特報告,希望轉達各同誌。

  這次暴動的材料很多,現隻說經過。

  革命有很多方法,很複雜,平時組織黨及市民大會等都是方法。

  方法中最厲害凶險的武裝暴動,是表現奪取政權最高情緒的時候,因此我們對於任何暴動的發動,有很多意義。

  惟暴動要經過許多時間的準備,如果群眾不畏險難,是很不容易的,惟有二條件:

  (一)客觀政治的機會——群眾受政治壓迫最嚴酷,使他不能不挺〔鋌〕而走險。

  (二)僅知要抗〔抵〕抗,而無武裝力量也是不成。

  無論歐洲、俄國都要充足這兩條件。上海此次之失敗,即為二條件未充足。

  上海暴動的發生,是各階級都備受壓迫,都要暴動,近因是北伐軍奪取兩漢。

  上海純為帝【國】主【義】壓迫,孫傳芳與帝【國】主【義】聯絡,華兵經過租界,引渡罪犯,苛捐雜稅,許多賣國賣民的事實,為各民眾所恨嫉,恰好北伐軍勝利,所以就發生暴動。

  未暴動之先,上海民眾可分五〔六〕類:

  (一)大商賣〔買〕辦階級,是依賴帝【國】主【義】生存的,代表者為傅筱庵,處處助孫,每月雅〔鴉〕片煙銷二千萬,孫稅二十萬,工部局、法租界都勾結一致,此外苛捐雜稅,都是助孫。

  萬縣案發生,上海商界不起來,因領袖的總商會不起來,消極助帝【國】主【義】與軍閥。

  這種為上海暴動的第二對象,中小資產階級於倒孫外,還要推倒傅筱庵。

  (二)帶有民族性的大資產階級。穆藕初隻感覺帝【國】主【義】壓迫,而無行動,虞洽卿等則想推倒孫傳芳與英帝【國】主【義】,王曉籟更好,可惜無魄力。這些確含有民族革命性,這些人因為出身微賤,所以帶有革命性、改良性。

  (三)中小商人,即各馬路商聯會及未加入商聯的,他們反對捐稅等行動非常積極,確有改良性,惟比民族性的資產階級則少[注:“少”應為“稍”的異體字。——中文馬克思主義文庫]渙散。

  (四)工人階級,不待細說,很重大。

  (五)中間階級知識分子,如大學教授、學生等,這些人除省教育會派外,都有積極表示,在北伐軍勝利時,他們反動的色彩就減輕。

  此外,《中國公論報》、《獨立青年》等言論都很革命。

  國家主義者有瓦解傾向。

  孫文主義的領袖直接對C.P.說,C.P.能動,表示革命。

  此外凡是我們所領袖〔導〕的學生不待說。

  (六)遊民的無產階級,落伍的軍人及青紅幫有幾萬,這些人此次表現很好。在暴動前且接洽可幫助,同時有一部【分】落伍軍人都找革命的機關表示要幹一下,不過他們非主要力量,觀念上都說北伐軍是好的。

  還有一般政客都隨某一種群而轉移。

  上麵六種除第一種外,都是很革命的。因有這有〔種〕現狀,我們黨就準備暴動,可是此暴動,我們過去認為不致孤立。

  現在再講暴動時,這些分子的表現如何:

  (一)大商買辦階級在一個月前做許多反動工作,替孫向帝【國】主【義】借款及把招商局輪船給孫運兵,又替孫向南洋煙草公司借款,在孫將失敗時,他們打和平電。

  但夏超獨立及暴動將發時,他們就表現不同,甚至要找我們林鈞去吃飯,表示很可悲哀。

  (二)民族色彩資產階級,除穆藕初、聶垂生有真財不參加,無大產的虞洽卿、王曉籟等確有很多計劃與準備,表現革命的情緒很濃厚,結果到暴動將發時,他們不幹了,如不肯組保安委員會及召集各幫各業的會議。

  (三)中小商人,他們始終無積極準備,他們終究是附【和】者,倒〔原〕屬是遊離分子,到暴動將發時,他們完全消沉。

  (四)工人階級——完全硬幹,最先主動暴動的主力軍。

  (五)改良的知識分子,完全無積極表現,因其本性如此。

  (六)遊民無產階級及政客,表現很高興,想升官發財,行動很積極,不過也不是主力軍,政客們及民右派雖反孫而無正當的行動。

  在這種情形之下,我們的結論:

  上海社會資【產】階【級】應處領導地位,結果無產階級做主力軍。

  我們的策略:

  主要目的是促成孫傳芳的奔壞〔崩潰〕,次要目的在組成上海特別市,以資【產】階【級】為主組市民政府。我們想得到集會、結社、言論、出版、罷工的自由,此策略是根據各種關係而決定,是很不錯的,在最近的將來,必可現諸事實。

  在這策略上我們要聯絡各階級民眾而進行。

  上海暴動後的政治情形:

  暴動暴〔爆〕發的時機,從十月十五到廿五起,上海民眾的情緒確很濃厚,上海社會尤其是丁文江等都非常恐惶〔惶恐〕,預備逃走,上海純為無政府狀態,帝【國】主【義】也很惶恐,所以這次暴動,在客觀環境最適宜於暴動。

  可惜在這時候未暴動,其原因是上海民眾太幼稚,工人也不十分堅決,我們認定有四可能條件:

  (一)孫軍反戈;

  (二)夏超進攻;

  (三)民眾響應;

  (四)武裝準備。

  此四條件都未充滿〔分〕,主觀上就失掉時機。

  二十二、一也還是一個時機,又因主觀力量不夠未宣布暴動,又失去時機。

  暴動中的中心人物:

  過去我們認為是虞洽卿,因恐工人階級不便立刻奪取政權,免引起帝【國】主【義】猛烈進攻,但虞不中用,現才最後認識他無好的計劃,處處表現害怕工人。繼則以國民黨的鈕永建、吳稚暉一〔二〕人為主力,所有各種計劃都是鈕等方麵決定。

  在虞為中心時,我們自以為隻要扶助,後為鈕在上海無根基,我們也就由扶助而轉為主力。

  這次暴動的經過:

  第一天下午五時,我們下動員令,結果是大笑話。當初我們三百五十人,鈕為一千餘人,結果我們隻二百人,鈕等不過百餘,共為四百,此四百人又毫無武力,在徐家匯等處一聞槍聲,馬上就跑。工人方麵差不多未曾動過,隻有在西門的遊民階級是我們所接洽的尚動了一下。難怪許多國民黨員及小商人等都看不輕〔起〕,不過我們可以樂觀點說,這不過是第一幕。

  失敗原因:

  (一)失掉政治時期〔機〕——10月16、7【日】及工人、民黨表現情緒最高時——21、22、23【日】是民眾氣焰低落,資【產】階【級】表示不來,工人領袖消沉。

  (二)資【產】階【級】的懦弱,如果虞等真有犧牲精神,而不以鈕永建為中心,必可有許多群眾參加,暴動力量必大。

  (三)國民黨的賣〔買〕空賣空,所接洽各方麵力量都是假的,隨便發動員令。

  (四)工人無實量〔力〕,我們隻有二百餘人,很少的一部分有武器尚不能使用,當然不能暴動起來。

  我們不要責備其他各部分民眾,我們應責備工人,工人應該是做暴動的專門家,這次工人表現缺點很多。

  (一)投機色彩太濃。預先未認為〔清〕暴動的中心,直到有醞釀,先助資【產】階【級】,我們不受大犧牲,沒有堅決準備力量,主動的力量。所以對於各方麵的外交及行動都不好,此樞及各部委都要負責。部委太機械。

  (二)過於看重資【產】階【級】力量。

  (三)工作不老到〔練〕,過於依賴國民黨。

  (四)沒有看重暴動的時機。

  (五)技術準備不充足。平常我們常說C.P.是時刻準備武裝暴動的戰鬥員,大家都未實際去做。有一千餘自衛團,隻找到三百人。

  (六)黨內工作,樞蔚及各級黨部雖忙,但部委都絕對機械,不能自動。以後要特別懂得政治而努力去做工作,要使革命的力量從下層發生,如鐵路工作做得很好。

  (七)組織工作不好。如參加暴動的分子,部委不知道,五人一組,部委不管等。

  此七個缺點平常我們是感覺的,這次感覺更深切。

  暴動後同誌的現象。

  本來在上海我們的力量太幼稚,革命運動當然不容易,失敗是不算什麽的。平常同誌都覺得黨無力量,這次大家知道有許多武器,同誌政治覺悟必增高。在失敗中我們可以看出革命的真正領袖,這次我感覺有壞有好。

  (一)表示自己確有力量,終算幹了一下是對的。

  (二)感覺這次是上了當,雖未完全上當,但他已知警戒也是好的。

  (三)要再來一下也是對的。

  有上麵三個好處,就發現下列三個缺點。

  (一)不相信自己有力量,是投降敵人的態度。

  (二)不相信樞蔚及部蔚,說樞蔚或部蔚報告消息不真實。

  (三)消極了,有許多負責的同誌昨天都找不到,是投機的行為。

  有此三缺點,足以根本取消黨的基礎,每一個同誌要在革命失敗時表現真正的革命精神。這次失敗,我們要格外【從】得到經驗中去努力。

  這次暴動並未失敗,而是因同誌幼稚而未成功,這是第一幕,以後將繼續。

  這次暴動雖被孫壓倒,但孫在九江、南昌都將失守,孫之倒敗快到,全國政治局麵很樂觀。上海二次暴動當然是很快的,不出二禮拜,我們不要消極,要更積極的準備。

  我們在暴動中所得的教訓與目前的工作。

  這次暴動所得的教訓很多。

  (一)更深切的認識自己的力量,上海無產階級的力量確尚幼稚。

  (二)更認識資產階級,過去我們因為見了資【產】階【級】因受壓迫及戰事壓迫,而表現革命思想與行動,所以我們過於估量了資產階級,其實他們終究是不能做革命主力的,我們要完全想〔相〕信自己。

  (三)更認識了國民黨,他們終是賣〔買〕空賣空的,我們以後要特別注重自己而(已)決定發動。

  (四)更認識了暴動的時機。

  (五)更認識了武裝暴動的準備,這次弊在平時不準備。

  (六)更認識武裝暴動的組織,這次組織很渙散。

  上麵六個教訓,每個同誌都要深切了解,才有成功的希望,才不致〔至〕於再鬧笑話。

  我們目前的工作:

  暴動第一幕已完了,第二幕馬上要發生,就是真正的暴動就要發生,不過是一二禮拜內,所以我們要:

  (一)準備第二次的暴動。

  (二)準備大壓迫的到臨。這幾天雖尚無大壓迫,但並不是不來壓迫,因為尚未看清民眾的力量,不敢馬上壓迫,其次他們尚在準備,可是這個壓迫馬上就要來的。我們要特別注意秘密工作:

  1.政治方麵,我們要繼續政治宣傳,決定口號:倒孫;撤退孫在上海駐兵;蘇人治蘇,浙人治浙。用各團體名義發通電、宣言,反對孫傳芳。因為上海各種報紙都是替孫反宣傳,使民眾政治情緒完全低降,所以我們要積極做政治宣傳的工作。各部委、各黨團應天天做宣傳工作,散傳單等,並把政治消息報告到民眾中去。

  2.技術方麵,各級黨部及各社會團體的機關都要秘密起來或遣〔遷〕房子。又如平常在社會上活動的分子,暫時設法避免逮捕,但絕對不是秘密而不活動。

  3.此外即為武裝準備,各部委要按照樞蔚所決定的人數去切實準備。現在我們要提出一切同誌武裝起來的口號。

  各同誌都要時刻去準備武裝,把這口號都散布到群眾中去。國民黨中也要提出這個口號。

  4.宣傳工作,我們要在工人及一切同誌中宣傳,使他們不消極。尤其是對工人中要說這次隻工人有力,一來〔定〕要再幹,在國民黨中也要特別說國民黨員非個個武裝【不可】,學生中也宣傳學生是革命的,以後要準備參加暴動,在普通民眾中要宣傳第二次暴動就快到來,要這樣才能抵抗大的壓迫,才能繼續做革命工作而得到最後勝利。

  (三)經常工作,各部委除暴動準備外,仍要做支部等經常工作。

  結論:

  這次暴動是第一幕,我們要在幼稚的經驗中準備二次暴動。同誌不應消極,要更積極的來做革命工作。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8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