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暴动第一幕的经过及教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海暴动第一幕的经过及教训
作者:罗亦农
1926年10月26日
这是罗亦农在中共上海区委活动分子会议上的报告。本文据中共上海区委活动分子会议记录整理刊印。

  一、暴动的意义:

  这几天同志脑中对于这次暴动的情形很想枢蔚报告,枢蔚特报告,希望转达各同志。

  这次暴动的材料很多,现只说经过。

  革命有很多方法,很复杂,平时组织党及市民大会等都是方法。

  方法中最厉害凶险的武装暴动,是表现夺取政权最高情绪的时候,因此我们对于任何暴动的发动,有很多意义。

  惟暴动要经过许多时间的准备,如果群众不畏险难,是很不容易的,惟有二条件:

  (一)客观政治的机会——群众受政治压迫最严酷,使他不能不挺〔铤〕而走险。

  (二)仅知要抗〔抵〕抗,而无武装力量也是不成。

  无论欧洲、俄国都要充足这两条件。上海此次之失败,即为二条件未充足。

  上海暴动的发生,是各阶级都备受压迫,都要暴动,近因是北伐军夺取两汉。

  上海纯为帝【国】主【义】压迫,孙传芳与帝【国】主【义】联络,华兵经过租界,引渡罪犯,苛捐杂税,许多卖国卖民的事实,为各民众所恨嫉,恰好北伐军胜利,所以就发生暴动。

  未暴动之先,上海民众可分五〔六〕类:

  (一)大商卖〔买〕办阶级,是依赖帝【国】主【义】生存的,代表者为傅筱庵,处处助孙,每月雅〔鸦〕片烟销二千万,孙税二十万,工部局、法租界都勾结一致,此外苛捐杂税,都是助孙。

  万县案发生,上海商界不起来,因领袖的总商会不起来,消极助帝【国】主【义】与军阀。

  这种为上海暴动的第二对象,中小资产阶级于倒孙外,还要推倒傅筱庵。

  (二)带有民族性的大资产阶级。穆藕初只感觉帝【国】主【义】压迫,而无行动,虞洽卿等则想推倒孙传芳与英帝【国】主【义】,王晓籁更好,可惜无魄力。这些确含有民族革命性,这些人因为出身微贱,所以带有革命性、改良性。

  (三)中小商人,即各马路商联会及未加入商联的,他们反对捐税等行动非常积极,确有改良性,惟比民族性的资产阶级则少[注:“少”应为“稍”的异体字。——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涣散。

  (四)工人阶级,不待细说,很重大。

  (五)中间阶级知识分子,如大学教授、学生等,这些人除省教育会派外,都有积极表示,在北伐军胜利时,他们反动的色彩就减轻。

  此外,《中国公论报》、《独立青年》等言论都很革命。

  国家主义者有瓦解倾向。

  孙文主义的领袖直接对C.P.说,C.P.能动,表示革命。

  此外凡是我们所领袖〔导〕的学生不待说。

  (六)游民的无产阶级,落伍的军人及青红帮有几万,这些人此次表现很好。在暴动前且接洽可帮助,同时有一部【分】落伍军人都找革命的机关表示要干一下,不过他们非主要力量,观念上都说北伐军是好的。

  还有一般政客都随某一种群而转移。

  上面六种除第一种外,都是很革命的。因有这有〔种〕现状,我们党就准备暴动,可是此暴动,我们过去认为不致孤立。

  现在再讲暴动时,这些分子的表现如何:

  (一)大商买办阶级在一个月前做许多反动工作,替孙向帝【国】主【义】借款及把招商局轮船给孙运兵,又替孙向南洋烟草公司借款,在孙将失败时,他们打和平电。

  但夏超独立及暴动将发时,他们就表现不同,甚至要找我们林钧去吃饭,表示很可悲哀。

  (二)民族色彩资产阶级,除穆藕初、聂垂生有真财不参加,无大产的虞洽卿、王晓籁等确有很多计划与准备,表现革命的情绪很浓厚,结果到暴动将发时,他们不干了,如不肯组保安委员会及召集各帮各业的会议。

  (三)中小商人,他们始终无积极准备,他们终究是附【和】者,倒〔原〕属是游离分子,到暴动将发时,他们完全消沉。

  (四)工人阶级——完全硬干,最先主动暴动的主力军。

  (五)改良的知识分子,完全无积极表现,因其本性如此。

  (六)游民无产阶级及政客,表现很高兴,想升官发财,行动很积极,不过也不是主力军,政客们及民右派虽反孙而无正当的行动。

  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们的结论:

  上海社会资【产】阶【级】应处领导地位,结果无产阶级做主力军。

  我们的策略:

  主要目的是促成孙传芳的奔坏〔崩溃〕,次要目的在组成上海特别市,以资【产】阶【级】为主组市民政府。我们想得到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罢工的自由,此策略是根据各种关系而决定,是很不错的,在最近的将来,必可现诸事实。

  在这策略上我们要联络各阶级民众而进行。

  上海暴动后的政治情形:

  暴动暴〔爆〕发的时机,从十月十五到廿五起,上海民众的情绪确很浓厚,上海社会尤其是丁文江等都非常恐惶〔惶恐〕,预备逃走,上海纯为无政府状态,帝【国】主【义】也很惶恐,所以这次暴动,在客观环境最适宜于暴动。

  可惜在这时候未暴动,其原因是上海民众太幼稚,工人也不十分坚决,我们认定有四可能条件:

  (一)孙军反戈;

  (二)夏超进攻;

  (三)民众响应;

  (四)武装准备。

  此四条件都未充满〔分〕,主观上就失掉时机。

  二十二、一也还是一个时机,又因主观力量不够未宣布暴动,又失去时机。

  暴动中的中心人物:

  过去我们认为是虞洽卿,因恐工人阶级不便立刻夺取政权,免引起帝【国】主【义】猛烈进攻,但虞不中用,现才最后认识他无好的计划,处处表现害怕工人。继则以国民党的钮永建、吴稚晖一〔二〕人为主力,所有各种计划都是钮等方面决定。

  在虞为中心时,我们自以为只要扶助,后为钮在上海无根基,我们也就由扶助而转为主力。

  这次暴动的经过:

  第一天下午五时,我们下动员令,结果是大笑话。当初我们三百五十人,钮为一千馀人,结果我们只二百人,钮等不过百馀,共为四百,此四百人又毫无武力,在徐家汇等处一闻枪声,马上就跑。工人方面差不多未曾动过,只有在西门的游民阶级是我们所接洽的尚动了一下。难怪许多国民党员及小商人等都看不轻〔起〕,不过我们可以乐观点说,这不过是第一幕。

  失败原因:

  (一)失掉政治时期〔机〕——10月16、7【日】及工人、民党表现情绪最高时——21、22、23【日】是民众气焰低落,资【产】阶【级】表示不来,工人领袖消沉。

  (二)资【产】阶【级】的懦弱,如果虞等真有牺牲精神,而不以钮永建为中心,必可有许多群众参加,暴动力量必大。

  (三)国民党的卖〔买〕空卖空,所接洽各方面力量都是假的,随便发动员令。

  (四)工人无实量〔力〕,我们只有二百馀人,很少的一部分有武器尚不能使用,当然不能暴动起来。

  我们不要责备其他各部分民众,我们应责备工人,工人应该是做暴动的专门家,这次工人表现缺点很多。

  (一)投机色彩太浓。预先未认为〔清〕暴动的中心,直到有酝酿,先助资【产】阶【级】,我们不受大牺牲,没有坚决准备力量,主动的力量。所以对于各方面的外交及行动都不好,此枢及各部委都要负责。部委太机械。

  (二)过于看重资【产】阶【级】力量。

  (三)工作不老到〔练〕,过于依赖国民党。

  (四)没有看重暴动的时机。

  (五)技术准备不充足。平常我们常说C.P.是时刻准备武装暴动的战斗员,大家都未实际去做。有一千馀自卫团,只找到三百人。

  (六)党内工作,枢蔚及各级党部虽忙,但部委都绝对机械,不能自动。以后要特别懂得政治而努力去做工作,要使革命的力量从下层发生,如铁路工作做得很好。

  (七)组织工作不好。如参加暴动的分子,部委不知道,五人一组,部委不管等。

  此七个缺点平常我们是感觉的,这次感觉更深切。

  暴动后同志的现象。

  本来在上海我们的力量太幼稚,革命运动当然不容易,失败是不算什么的。平常同志都觉得党无力量,这次大家知道有许多武器,同志政治觉悟必增高。在失败中我们可以看出革命的真正领袖,这次我感觉有坏有好。

  (一)表示自己确有力量,终算干了一下是对的。

  (二)感觉这次是上了当,虽未完全上当,但他已知警戒也是好的。

  (三)要再来一下也是对的。

  有上面三个好处,就发现下列三个缺点。

  (一)不相信自己有力量,是投降敌人的态度。

  (二)不相信枢蔚及部蔚,说枢蔚或部蔚报告消息不真实。

  (三)消极了,有许多负责的同志昨天都找不到,是投机的行为。

  有此三缺点,足以根本取消党的基础,每一个同志要在革命失败时表现真正的革命精神。这次失败,我们要格外【从】得到经验中去努力。

  这次暴动并未失败,而是因同志幼稚而未成功,这是第一幕,以后将继续。

  这次暴动虽被孙压倒,但孙在九江、南昌都将失守,孙之倒败快到,全国政治局面很乐观。上海二次暴动当然是很快的,不出二礼拜,我们不要消极,要更积极的准备。

  我们在暴动中所得的教训与目前的工作。

  这次暴动所得的教训很多。

  (一)更深切的认识自己的力量,上海无产阶级的力量确尚幼稚。

  (二)更认识资产阶级,过去我们因为见了资【产】阶【级】因受压迫及战事压迫,而表现革命思想与行动,所以我们过于估量了资产阶级,其实他们终究是不能做革命主力的,我们要完全想〔相〕信自己。

  (三)更认识了国民党,他们终是卖〔买〕空卖空的,我们以后要特别注重自己而(已)决定发动。

  (四)更认识了暴动的时机。

  (五)更认识了武装暴动的准备,这次弊在平时不准备。

  (六)更认识武装暴动的组织,这次组织很涣散。

  上面六个教训,每个同志都要深切了解,才有成功的希望,才不致〔至〕于再闹笑话。

  我们目前的工作:

  暴动第一幕已完了,第二幕马上要发生,就是真正的暴动就要发生,不过是一二礼拜内,所以我们要:

  (一)准备第二次的暴动。

  (二)准备大压迫的到临。这几天虽尚无大压迫,但并不是不来压迫,因为尚未看清民众的力量,不敢马上压迫,其次他们尚在准备,可是这个压迫马上就要来的。我们要特别注意秘密工作:

  1.政治方面,我们要继续政治宣传,决定口号:倒孙;撤退孙在上海驻兵;苏人治苏,浙人治浙。用各团体名义发通电、宣言,反对孙传芳。因为上海各种报纸都是替孙反宣传,使民众政治情绪完全低降,所以我们要积极做政治宣传的工作。各部委、各党团应天天做宣传工作,散传单等,并把政治消息报告到民众中去。

  2.技术方面,各级党部及各社会团体的机关都要秘密起来或遣〔迁〕房子。又如平常在社会上活动的分子,暂时设法避免逮捕,但绝对不是秘密而不活动。

  3.此外即为武装准备,各部委要按照枢蔚所决定的人数去切实准备。现在我们要提出一切同志武装起来的口号。

  各同志都要时刻去准备武装,把这口号都散布到群众中去。国民党中也要提出这个口号。

  4.宣传工作,我们要在工人及一切同志中宣传,使他们不消极。尤其是对工人中要说这次只工人有力,一来〔定〕要再干,在国民党中也要特别说国民党员非个个武装【不可】,学生中也宣传学生是革命的,以后要准备参加暴动,在普通民众中要宣传第二次暴动就快到来,要这样才能抵抗大的压迫,才能继续做革命工作而得到最后胜利。

  (三)经常工作,各部委除暴动准备外,仍要做支部等经常工作。

  结论:

  这次暴动是第一幕,我们要在幼稚的经验中准备二次暴动。同志不应消极,要更积极的来做革命工作。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其作者1928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