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少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祝《濤聲》 上海的少女
作者:魯迅
1933年
上海的兒童
    本作品收錄於:《南腔北調集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三三年九月十五日《申报月刊》第二卷第九号,署名洛文。

      在上海生活,穿時髦衣服的比土氣的便宜。如果一身舊衣服,公共電車的車掌會不照你的話停車,公園看守會格外認真的檢查入門券,大宅子或大客寓的門丁會不許你走正門。所以,有些人寧可居斗室,喂臭蟲,一條洋服褲子卻每晚必須壓在枕頭下,使兩面褲腿上的摺痕天天有棱角。

      然而更便宜的是時髦的女人。這在商店裏最看得出:挑選不完,決斷不下,店員也還是很能忍耐的。不過時間太長,就須有一種必要的條件,是帶着一點風騷,能受幾句調笑。否則,也會終于引出普通的白眼來。

      慣在上海生活了的女性,早已分明地自覺着這種自己所具的光榮,同時也明白着這種光榮中所含的危險。所以凡有時髦女子所表現的神氣,是在招搖,也在固守,在羅致,也在抵禦,像一切異性的亲人,也像一切異性的敵人,她在喜歡,也正在惱怒。這神氣也傳染了未成年的少女,我們有時會看見她們在店鋪里購買東西,側着頭,佯嗔薄怒,如臨大敵。自然,店員們是能像對于成年的女性一樣,加以調笑的,而她也早明白着這調笑的意義。總之:她們大抵早熟了。

      然而我們在日報上,確也常常看見誘拐女孩,甚而至于凌辱少女的新聞。

      不但是《西遊記》裏的魔王,喫人的時候必須童男和童女而已,在人類中的富户豪家,也一向以童女為侍奉,縱慾、鳴高、尋仙,採補的材料,恰如食品的饜足了普通的肥甘,就想乳豬芽茶一樣。現在這現象并且已經見于商人和工人裏面了,但這乃是人們的生活不能順遂的結果,應該以飢民的掘食草根樹皮為比例,和富户豪家的縱恣的變態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但是,要而言之,中國是連少女也進了險境了。

      這險境,更使她們早熟起來,精神已是成人,肢體卻還是孩子。俄國的作家梭羅古勃曾經寫過這一種類型的少女,說是還是小孩子,而眼睛卻已經長大了。然而我們中國的作家是另有一種稱贊的寫法的:所謂“嬌小玲瓏”者就是。

      (八月十二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