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兒童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海的少女 上海的兒童
作者:魯迅
1933年8月20日
「論語一年」
    本作品收錄於:《南腔北調集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三三年九月十五日《申报月刊》第二卷第九号,署名洛文。

      上海越界築路的北四川路一帶,因為打仗,去年冷落了大半年,今年依然熱鬧了,店鋪從法租界搬回,電影院早經開始,公園左近也常見攜手同行的愛侣,这是去年夏天所沒有的。

      倘若走進住家的衖堂裏去,就看見便溺器,喫食擔,蒼蠅成羣的在飛,孩子成隊的在鬧,有劇烈的搗亂,有發達的罵詈,真是一個亂烘烘的小世界。但一到大路上,映進眼簾來的卻只是軒昂活潑地玩着走着的外國孩子,中國的兒童幾乎看不見了。但也並非沒有,只因為衣褲郎當,精神萎靡,被别人壓得像影子一樣,不能醒目了。

      中國中流的家庭,教孩子大抵只有兩種法。其一,是任其跋扈,一點也不管,罵人固可,打人亦無不可,在門内或門前是暴主,是霸王,但到外面,便如失了網的蜘蛛一般,立刻毫無能力。其二,是終日給以冷遇或訶斥,甚而至于打撲,使他畏葸退縮,彷佛一個奴才,一個傀儡,然而父母卻美其名曰“聽話”,自以為是教育的成功,待到放他到外面來,則如暫出樊籠的小禽,他決不會飛鳴,也不會跳躍。

      現在總算中國也有印給兒童看的畫本了,其中的主角自然是兒童,然而畫中人物,大抵倘不是帶着横暴冥頑的氣味,甚而至于流氓模樣的,過度的惡作劇的頑童,就是鉤頭聳背,低眉順眼,一副死板板的臉相的所謂“好孩子”。这雖然由于畫家本領的欠缺,但也是取兒童為範本的,而從此又以作供給兒童倣效的範本。我们試一看别國的兒童畫罢,英國沉着,德國粗豪,俄國雄厚,法國漂亮,日本聰明,都沒有一點中國似的衰憊的氣象。觀民風是不但可以由詩文,也可以由圖畫,而且可以由不為人们所重的兒童畫的。

      頑劣,鈍滯,都足以使人沒落、滅亡。童年的情形,便是將來的命運。我们的新人物,講戀愛、講小家庭、講自立、講享樂了,但很少有人為兒女提出家庭教育的問题,學校教育的問题,社會改革的問题。先前的人,只知道“為兒孫作馬牛”,固然是錯誤的,但只顧現在,不想將來,“任兒孫作馬牛”,卻不能不說是一個更大的錯誤。

      (八月十二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