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百里昌言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百里昌言》疏
作者:王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79》和《王子安集/卷九

勃言:鄉人奉五月一日誨,子弟各陳百里之術宣於政者,承命惶灼,伏增悲悚。勃聞古人有言:明君不能畜無用之臣,慈父不能愛無用之子。何則?以其無益於國而累於家也。嗚呼!如勃尚何言哉?辱親可謂深矣!誠宜灰身粉骨,以謝君父,復何面目以談天下之事哉?所以遲回忍恥而已者,徒以虛死不如立節,苟殞不如成名,悔過儻存於已,為仁不假於物。是以孟明不屑三奔之誚而罷匡秦之心,馮異不恥一敗之失而摧輔漢之氣,故其志卒行也,其功卒就也。此言雖小,可以喻大。此勃所以懷既往而不咎,指將來而駿奔,割萬恨於生涯,進一簣於平地者。

今大人上延國譴,遠宰邊邑。出三江而浮五湖,越東甌而度南海。嗟乎!此皆勃之罪也。無所逃於天地之間矣。然勃嘗聞之《大易》曰:「人之所助者信也,天之所助者順也。是以君子不以否屈而易方,故屈而終泰。忠臣不以困窮而喪志,故窮而必亨。」今交趾雖遠,還珠者嘗用之矣。《書》不云乎:「弗慮胡獲?弗為胡成?」不勝憤激之至,謹上《百里昌言》一部,列為十八篇,分為上下卷,庶竭私款,少裨公政。追思罪戾,若投水谷。謹奉言疏不備。勃再拜。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