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諭内閣 (四庫全書本)/卷0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首 上諭内閣 卷一 卷二

  欽定四庫全書
  世宗憲皇帝上諭内閣卷一
  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
  詔一道
  奉
  天承運
  皇帝詔曰惟我國家受
  天綏祐
  太祖
  太宗肇造區夏
  世祖章皇帝統一疆隅我
  皇考大行皇帝臨御六十一年徳茂功髙文經武緯海宇寧
  謐歴數悠長不謂謝棄臣民遽升
  龍馭親授神器屬於藐躬朕
  皇考大行皇帝
  徳妃之子昔皇二子弱齡建立深為
  聖慈鍾愛寢處時依恩勤倍篤不幸中年神志昏憒病𩔖風
  
  皇考念
  宗社重任付託為艱不得已再行廢斥待至十有餘年沉疾
  如故痊可無期是以
  皇考升遐之日
  詔朕纉承大統朕之昆弟子姪甚多惟思一體相關敦睦罔替共享昇平之福永圖磐石之安孔子曰三年無改於父之道我
  皇考臨御以來良法美政萬世昭垂朕當永遵成憲不敢少
  有更張何止三年無改至於
  皇考知人善任至眀至當内外諸大臣朕方亟資翊贊以期終始保全務宜竭盡公忠恪守㢘節俾朕得以加恩故舊克成孝思倘或不守官箴自干國紀既負
  皇考簡拔委任之恩又負朕篤愛大臣之誼部院屬吏直省有司亦宜實心任事潔已奉公不得推諉上官自曠厥職天下百姓受
  皇考恩澤曰乆蠲賑頻施勸懲備至間有愚氓甘犯律令皇考毎遇讞決必加詳審爰書累牘披閱靡遺少有可生之路立施法外之仁凡我百姓各宜孝親敬長畏罪懐刑以副朕仰法
  皇考如天好生之意兹因諸王貝勒大臣文武官員人等僉
  謂天位不可久虚
  宗社允宜早主再三陳請朕勉徇輿情暫抑悲痛於是月二
  十日祗告
  天地
  宗廟
  社稷即皇帝位以眀年為雍正元年仰惟
  先志之宜承深望
  皇圖之永固遹昭新化期衍舊恩於戲追慕
  前徽繼述無忘於夙夜廣推
  聖澤恩膏願被於寰區凡爾親賢文武其共矢藎誠各輸心膂用紹無疆之業永垂有道之庥布告天下咸使聞知
  上諭四十四道
  十四日奉
  上諭曰
  皇考教養文武大小臣工六十餘年孰不躬沐
  深恩今一旦
  升遐衆心哀痛切至於將大殮時可命王貝勒貝子公文武大臣俱入乾清門内令其瞻仰得盡哀戀之情又禮部議奏儀注内開公主王妃俱於
  乾清宫丹墀内齊集奉
  上諭曰
  皇考之女朕兄弟之福金豈可逺列丹墀朕心不忍著仍入
  大内親近
  梓宫使得盡哀朕之兄弟子姪俱著入乾清門内於丹陛上
  隨朕行禮
  又王大臣等奏請
  上御昭仁殿或
  御𢎞徳殿奉
  上諭今遭
  皇考大事哀痛方深何忍安居内殿其以乾清宫東廡為倚
  
  十五日
  欽命王大臣四人為總理事務王大臣奉
  上諭現今啓奏諸事除朕藩邸事件外餘俱交送四大臣凡有諭旨必經由四大臣𫝊出并令記檔則諸事可以秩然不紊其奏事人處亦諭令記檔凡
  皇考所有未完事件何者可緩何者應行速結朕未深悉加以苫塊之次中心紛瞀著大臣等將應行速結事件會同查奏請旨
  又諸王大臣等合詞跪奏臣等仰見
  皇上至性純孝過於哀慟伏思
  大行皇帝付託至重
  天地
  宗廟
  社稷所關甚大叩祈
  皇上少節哀痛以保䕶
  聖躬奉
  上諭云
  皇考之恩深重不但諸王大臣愛慕無窮凡官員兵民無不
  愛慕況朕受
  皇考養育深恩盡孝盡哀乃朕為子之道朕亦自量不至過
  
  又總理事務王大臣諸王大臣等以
  上哀瘠過甚奉饘粥勸
  進奉
  上諭朕受
  皇考付託之重朕自酌量可進飲食朕自少進若勉强飲食反於朕躬無益朕㫁不肯少有假偽嗣後不必勸奏又奉
  上諭先時
  皇考甚愛惜諸䝉古王台吉等一應大事其未出痘者皆不
  令來京朕何敢違
  皇考㫖意而行著行文各䝉古處其未出痘者斷不可前来
  諸䝉古賓客皆感戴我
  皇考撫養重恩今來朝謁
  梓宫非常日可比著増給口糧
  又奉
  上諭䝉古賓客皆
  皇考恩養之人來時視其品級髙下排列整齊加意照看勿
  使勞苦
  又奉
  上諭曰
  梓宫前太監因
  皇考大事奔走服役值此嚴寒朕心深為憫惻著俱賞給皮
  
  十六日禮部奏宣讀
  大行皇帝遺詔儀注奉
  㫖著問該部此儀注内只議諸王大臣如何不議及朕躬禮部回奏
  遺詔特曉諭内外頒行天下舊典未載
  皇上應行之禮所以未敢具議奉
  上諭
  遺詔自宫中捧出時朕豈可照常静處乎其作何行禮之處總理事務王大臣禮部公同議奏覆奏
  遺詔捧出時
  皇上在
  乾清宫簷下立
  遺詔過時
  皇上跪俟
  詔過起
  上回苫次奉
  㫖是
  又總理事務王大臣議奏南海子舊衙門及鄭家莊新造
  行宫此兩處
  殿宇深嚴制度𢎞敞俱係
  大行皇帝頻經駐蹕之地可以安奉
  梓宫恭請
  皇上欽定奉
  上諭朕受
  皇考深恩如天罔極忽升
  仙馭攀戀無從惟有朝夕瞻近
  梓宫稍盡哀慕之忱此二處隔越郊外離宫禁甚逺朕心不
  忍爾等所議未當
  世祖章皇帝大事時曽安奉於景山夀皇殿朕意亦欲安奉
  於景山夀皇殿庶得朝夕赴
  梓宫前親行奠獻爾等即𫝊諭該部速行敬謹修理
  又御史楊保等叅奏鴻臚寺官宣讀
  大行皇帝遺詔時未宣漢文奉
  上諭楊保等叅奏一案雖非大事然亦有關擊朕今若將此事交部察議則以後滿漢人員必生互相異視之見
  皇考一視同仁從未分别滿漢今朕念切紹庭諸事仰體皇考聖心且宣讀清字
  詔書時大小臣工既已共聞即與宣讀漢字
  詔書無異此葢
  皇考在
  天之靈使滿漢人員翕然如一家之意也有何分别滿漢之
  處著將本發還
  又
  諭總理事務王大臣先因京師米價騰貴
  皇考宵旰焦勞
  特命朕查視各倉彼時見倉糧甚多奏請將應行出倉之米
  迅速辦理䝉
  㫖俞允朕今仰體
  皇考軫恤民生之至意務令米價漸平著交與監督張坦麟陳守創會同倉場即速辦理其脩補舊厫添建新厫甚屬𦂳要著交與監督張坦麟陳守創吕文櫻禪濟布折爾金帶領工部賢能司官確實料估會同倉場應脩補者速行脩補應添建者現今冬寒之際俟眀年春初添建此項脩補添建所需錢糧動用捐貯驛站銀兩其應否補項之處再議此事並非此時應下之㫖係遵奉
  皇考原下之要㫖是以特諭張坦麟等敬謹奉行
  又奉
  上諭曰
  皇考念切天下兵民生計宵旰勤勞前因京師米價昻貴焦思極慮從塞外回鑾減膳節用自妃嬪以及宫人太監日令一飱當
  龍馭上賓之時猶惓惓未釋於懐也向來口外米穀不准運進口内而燒鍋仍照常開設可速令口外米穀准其進口其開設燒鍋著禁止從前朕恭承
  皇考諭㫖同大臣等查閱倉厫見各倉米穀甚多今應將倉
  内米穀作何發糶使米價得平以副
  皇考聖心著隆科多孫渣齊查弼納明日進見面議
  十七日禮部奏
  登極儀注奉
  上諭爾等所議自乾清宫月臺坐轎出乾清門正門等語乾清宫雖垂簾幙朕何忍在
  皇考前即坐轎出中門著將轎預備在乾清門朕從東旁門
  出再坐轎朕心始安 又禮部奏請
  御殿行禮既畢列坐賜茶奉
  上諭朕因祗承
  皇考遺命勉抑哀痛成此大禮豈忍安坐飲茶即在朝羣臣亦誰能下咽著停止賜茶 又禮部奏捧
  寳人員應捧
  玉寳由
  乾清宫御路中行奉
  上諭此寳雖
  皇考舊日所御今𫝊之於朕即朕之寳也
  梓宫在上豈可竟由中路而出著由甬路旁行
  又大學士等奏頒雍正年號錢文式樣奉
  上諭錢文係國家重務向因錢價昻貴常厪
  皇考聖懐此事甚屬緊要從前雲南廵撫楊名時題請鼓鑄部議不准未經舉行今何以能使錢文價平方合
  皇考便民利用之意滇省之外何省應令鼓鑄與錢價有益之處著總理事務王大臣九卿公同會議具奏又奉
  上諭下五旗諸王屬下人内京官自學士侍郎以上外官自州牧縣令以上該王輒將其子弟挑為包衣佐領下官及哈哈珠子執事人折挫使令者甚衆嗣後著停止挑選其現在行走人内係伊父兄未任以前挑選者令其照常行走若係伊父兄既任以後挑選者俱著查明撤回或有過犯該王特欲挑選之人著該王將情由奏眀再行挑選
  又奉
  上諭張英勵杜訥在内廷行走歴年甚久端謹恪勤亦曽教諸阿哥讀書朕篤念舊勞特加恩䘏張英著加贈宫保勵杜訥著加贈尚書該部議奏
  又奉
  上諭海青自幼隨侍
  皇考實心効力年久人材亦好朕方供飯時忽然念及此即皇考在
  天之靈有以示之也著贈伊為一品再太監顧問行亦係自
  幼侍從
  皇考効力年久之人著贈伊為三品俱致祭一次
  十八日
  上以
  大行皇帝遺詔内有二十七日釋服之
  
  諭滿漢大臣朕凡事無不遵奉
  皇考遺旨而行但持服乃人子之道二十七日服制之處朕斷然不従設若此事朕不得行其志必致懣恨無已爾諸王滿漢大臣宜體朕意
  十九日禮部以本月二十日
  皇上初登大寳詣
  皇太后前行禮儀注遵
  旨啟奏
  皇太后奉
  上諭
  皇太后懿㫖宣與諸大臣皇帝誕膺大位理應受賀至與我行禮有何闗繋況
  先帝喪服中即衣朝服受皇帝行禮我心實為不安著免行禮欽此著總理事務王大臣禮部内務府總管等再行恭懇
  皇太后本日王大臣等具奏懇請奉
  上諭諸臣所奏
  皇太后覽過仍不受禮朕再三懇求奉
  皇太后懿㫖諸大臣等既援引
  先帝所行大禮懇切求請我亦無可如何知道了今晚於梓宫前謝
  恩後再行還宫欽此𫝊諭王大臣等知之
  又禮部奏本月二十日
  皇上紹承大寳告祭行禮恭請停止
  親詣
  梓宫前奠酒併請
  欽定恭代奠酒之人奉
  上諭奠酒時朕仍親奠强自節哀朕得多近
  皇考梓宫愈增福祉更復何所避忌明蚤上食時爾部大臣引朕至乾清宫門外朕親奠畢旁立俟徹祭後再行告祭禮
  二十日
  諭禮部朕惟自古賢聖之君必有顯號徽稱以昭功徳之盛垂於萬世此國家不易之鉅典也仰惟我
  皇考大行皇帝臨宇六十一年早承大統寅畏小心旦眀凜
  昭格之忱
  郊祀親升中之典監於成憲率由舊章孝奉
  兩宫尊養兼至展敬
  陵
  廟備物盡誠總攬萬㡬阜成兆姓蠲賦動盈千萬賑恤曽不稽時水旱先籌雨暘必達寛刑肆赦徳洽好生盛暑則釋囹圄嚴寒則賑饘粥兵糧預給優賞頻頒淮甸屢巡動數百萬之帑金運
  睿謨而兩河底績魯邦特幸行數千年之殊禮屈帝尊而九拜崇師覽奏牘而利弊周知覲臣僚而賢愚立辨保全勲舊庇廕宗支廣育人材敦厚風俗布昭
  聖武申討不庭元裔背叛而旋踵就殲三孽逆命而剋期獻馘俄羅斯佔喀爾喀之疆圉諭以威徳即奉約章喀爾喀逼厄魯特之暴殘納其困窮胥登袵席噶爾丹肆毒鄰境三臨絶漠掃靖烽烟策妄阿喇布坦摧滅與國出師命將恢復藏地臺灣置郡紅苖革心南朔東西無思不服至於
  天縱生知日新好學講筵時御手定六經廣博士於五賢配先儒於十哲文嫓二典書邁百家貫徹天文總括地理旁羅術數考正元聲研索羣編鑒裁纂輯凡此難名之美善洵亘古帝王首出之
  一人雖復累牘連章不能紀述萬一朕方與天下臣民均切
  怙戴不意
  龍馭上賓顧予冲人嗣膺大統仰承
  佑啓之恩敢後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禮謹考彝章宜升
  尊謚爾部詳察典禮具奏
  又
  諭禮部朕惟君國之道必崇孝理化民之本務重尊親欽惟我
  母后仁承
  天徳順協坤儀恭儉温慈懋昭淑範恩勤顧復誕育藐躬朕
  纉荷鴻圖恭承
  懿訓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聖善儀典宜隆式考舊章恭上
  皇太后尊號爾部詳察典禮具奏
  二十一日諸王大臣等以
  萬㡬至重咸候
  聖謨治理請遵
  大行皇帝遺詔二十七日釋服具奏奉
  上諭云
  皇考大行皇帝聖徳神功罕有比倫實為亘古未有之聖君朕亦不宜行近代相沿之典禮釋服之制以日易月雖始於漢文而髙宗諒隂三年獨非古制乎朕不能上比髙宗而哀慕之情不能自已若謂三年有誤政事則二十七日之内可保不誤乎況朕有賢好昆弟親信大臣可以代朕總理庶務若謂二十七日之制
  皇考既已行之於前須知
  皇考御極之始正在冲齡朕非行前代未行之典禮以為超越前人然稽之史冊漢文以来誰能嫓美
  皇考爾諸王公大臣多平素讀書博通典故若從漢文以來
  能舉一聖君如我
  皇考者朕自當勉従衆請爾等若不能舉一嫓美之聖君則朕又安忍守漢文二十七日之制乎本朝舊制釋服亦待百日之期庶可少盡思
  君思
  父之哀衷揣爾等之意惟恐過勞朕躬殊不知朕若持服尚可少進饘粥暫眠苫塊如必强朕釋服則朕必致寢食俱廢矣
  皇考遺命一言一字朕無不拳拳服膺只此二十七日釋服
  
  詔非敢故違而㒺極恩深哀思迫切雖蹈違命之愆亦不恤也朕言及此曷勝嗚咽實不能悉朕之悲懐爾諸王大臣其諒之
  
  諭内閣大學士圖海勲勞懋著從前
  皇考御乾清宫曽降旨諭在廷諸臣其後亦屢經嘉奬兹特追封圖海為一等公其塋墓著交與該部修理並加祭一次
  
  諭内閣舅舅佟國維襲公奏摺䝉
  皇考收貯機密事件之内敬思
  皇考必另有主見始行收貯
  孝懿皇后朕之養母則隆科多即朕之親舅此公爵著隆科多承襲交與該部修理舅舅墳塋加祭一次二十二日
  諭兵部現今各省將軍處題補引見到旗人員再各省副叅以下千總以上題補引見到部人員著查眀具奏從前
  皇考引見武職官員其甚不堪者頗少朕今值
  皇考大事未得引見應派王大臣驗看將人材可用與例相符者具奏補授令其到任其人材庸劣者指名具奏如此則案件不至堆積而到京人員亦無守候之苦二十三日諸王大臣等復以
  
  廟祀典必待
  皇上除服後舉行大祀不可久闕考据古今典禮合詞䖍
  懇再四固請遵奉
  大行皇帝遺詔以二十七日釋服奉
  上諭覽諸王大臣所奏引據經書義理明晰朕惟有嗚咽悲慟耳始知為君之難祇此持服一節乃天子第一苦衷曽不如臣庶尚能各盡其心雖勉従所請朕之哀思因兹愈切矣
  
  諭總理事務王大臣自大將軍以下各路將軍各省督撫提鎮及凡有奏摺之官員在京俱有管事之人若因
  大行皇帝大事將本省奏來之摺隠匿不奏斷乎不可若沈擱或發回亦斷乎不可凡具奏者必因有事方奏若有沈隠停滯日後發覺必照大不敬律治罪著嚴諭伊等在京子弟家人
  
  諭總理事務王大臣從前我
  皇考於吏部堂官除尚書張鵬翮外其餘大臣聲名不好者
  曽降
  諭㫖朕亦聞傅紳勒什布李旭昇等聲名不好今當嗣位之初恐伊等以朕未經辦事或奸巧舞文或因循怠忽日後察出朕必加等治罪張鵬翮亦不可推諉滿洲大臣以致貽悮事體被人連累將此𫝊諭張鵬翮知之又奉
  上諭曰
  世祖皇祖考之乳母自幼看奉
  皇考
  皇考時常奬譽又
  皇考之乳母自幼撫看朕躬朕追念之欲加恩典而兩家之子孫係何官職今在何處朕亦不知此兩家當如何加恩之處總理事務王大臣禮部滿漢大臣内務府總管恒親王裕親王公同議奏
  二十四日總理事務王大臣内閣禮部翰林院奏
  大行皇帝尊諡廟號乃追崇大典
  皇上至孝性成惟
  聖知
  聖伏乞
  睿思親定昭垂萬世奉
  上諭云
  皇考大行皇帝尊諡廟號諸王大臣等請朕親定朕思子臣
  尊崇
  君父之心何有止極然必須至允至當方孚千秋定論若少有溢美之詞不獨失天下之至公且開後人之僣越是因臣子之愚忠愚孝轉將
  君父盛徳大業之實行涉於賛頌之虚文朕心殊不安也我皇考大行皇帝纉繼大統舊典本應稱宗但經云祖有功而
  宗有徳我
  皇考鴻猷駿烈冠古轢今拓宇開疆極於無外且六十餘年手定太平徳洋恩溥萬國來王論繼統則為守成論勲業實
  為開創朕意宜崇
  祖號方副
  豐功但追崇大典攸闗理應僉謀共協一人之心即千萬人之公心一時之論即千萬世之公論爾諸王大臣等可會同九卿詹事科道文六品以上武四品以上詳考舊章從公確議毋得依違毋得附和務期紀實以垂萬年
  若稍有㡬微未協知而不言則大非臣子忠愛之道又
  諭總理事務王大臣内外倉庫不無虧空看守人等知朕此時處處降㫖申飭以為朕凡事無有不知恐小人有思欲假借失火掩其虧空之事爾等嚴諭各該管大臣官員以至頭役人等知悉加謹小心倘倉庫有火燭之事該管官員以及看守兵丁執事人等俱照大盜律治罪
  二十五日奉
  上諭外間草炭價值騰貴其故皆因諸王阿哥及家貲豐裕大臣等令其家人出城逺迎邀截爭買居積待價冀獲重利其不肖家人復揑増原價巧飾虚詞從中隠瞞以圖肥已此等情弊係朕所洞悉者嗣後凡草炭運至局厰鬻賣者聴其買用外不得仍前出城逺迎各相爭買著交該部嚴行𫝊示倘仍蹈前轍令該管官兵即行緝拏再草炭價值如何可使得平之處著該部定議施行
  二十七日
  諭總理事務王大臣軍前將軍各省督撫將軍提鎮等處所有
  皇考硃批諭㫖俱著敬謹封固進呈若抄寫存留隠匿焚棄日後發覺斷不寛宥定行従重治罪京師滿漢大臣官員凡一切事件有
  皇考硃批諭㫖亦俱著敬謹封固進呈目今若不查取日後
  倘有不肖之徒指稱
  皇考之㫖揑造行事並無證據於
  皇考聖治大有關繫嗣後朕親批密㫖亦著繳進不可抄寫
  存留
  又奉
  上諭今值大事守䕶
  梓宫之人有寒苦者朕視之不忍各賞銀三十兩整理衣服使其温煖此賞銀不必動正項錢糧從朕藩邸取用二十八日諸王貝勒貝子公文武大臣官員等恭擬
  大行皇帝尊諡曰
  合天𢎞運文武睿哲恭儉寛裕孝敬誠信功德大成仁皇帝廟號曰
  聖祖奏入奉
  上諭諸王大臣官員俱深悉我
  皇考一生神聖實行同心合詞恭上
  尊稱無一人異議甚愜朕懐朕之哀思庶可稍釋矣又禮部請將元旦表文交與該衙門撰擬具奏奉
  上諭曰
  皇考大事尚未過百日元旦上表朕心不忍著九卿詹事科
  道會議具奏
  又
  諭内務府總管等諸王大臣僉云朕持服二十七日之後應居住乾清宫朕思乾清宫乃
  皇考六十餘年所御之宫殿二十七日之後朕即居住其中心實不忍朕意欲居於月華門外養心殿爾等可將殿内一應陳設敬謹收撤畧加脩葺務令素樸以備朕居朕不敢謂遵古三年諒隂之禮然必於養心殿内守孝二十七月以盡朕心爾等可同該司料理
  二十九日
  諭内閣大學士尚書侍郎等朕惟敷政之道用人為先闢門籲俊之典由來尚矣然知人則哲自古為難朕在藩邸不與朝臣往來所以内外大小官吏皆不能晰知今荷
  皇考大行皇帝命承大統臨御之初簡用人材最為先務爾
  諸大臣皆久蒙
  皇考知遇任以股肱況
  梓宫靈爽式憑爾等哀感交迫之時益當各竭忠藎仰報髙深内而大臣以及閒曹外而督撫以及州縣或品行端方或操守清㢘或才具敏練者爾等各據真知灼見從公具摺密奏古人云内舉不避親外舉不避讐爾等果矢公忠以人報國或素日同僚共事或同鄉同年或門生親戚子弟俱准保奏勿避嫌疑不可徇私援黨不可沽名市恩不可輕聽風聞不可言過其實有一於此則上負
  皇考任用之恩又負朕諮詢之意自取朕之輕視矣皇考遺命囑朕篤愛懿親保全臣下況數十年來聖眀之世本不容有姦貪昭著之人朕所需者人材但當有舉無劾毋得修怨陷害爾等具摺或滿字或漢字各須親寫不可假手子弟詞但達意不在文理字畫之工拙其有不能書寫者即行面奏至於政事中有應行應革能裨益國計民生者爾等果能深知利弊亦著各行密奏朕自即位以來用人行政若有闕失爾等亦宜直言密奏毋得隠諱朕之諄切詢問者一則急欲得人以資治理二則欲知朕行事之當否三則觀爾等所舉之人及所奏之事便可知爾等之居心制行矣
  三十日奉
  上諭目今正值來往
  陵寢道路之際恐不肖之徒肆行騷擾村莊生事訛詐有累地方官民亦未可定應派出滿漢御史各一員仔細巡查如有此等之人即行題叅工部尚書孫渣齊前去修理
  陵寢往返亦著巡查再地方官修理道路各項預備之處俟文到預備亦不致悮不得預派徒勞黎民








  世宗憲皇帝上諭内閣卷一
<史部,詔令奏議類,詔令之屬,世宗憲皇帝上諭內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