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諭内閣 (四庫全書本)/卷0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上諭内閣 卷二 卷三

  欽定四庫全書
  世宗憲皇帝上諭内閣卷二
  康熙六十一年十二月
  上諭三十四道
  初一日以本月初三日恭移
  大行皇帝梓宫奉安
  夀皇殿告祭
  上從苫次岀望見陳設祭品遂失聲大慟
  諭誠親王允祉等曰
  皇考眀年七旬大慶吾兄弟等方思以
  萬夀聖節在
  暢春園盡誠致敬供奉甘㫖與四海臣民共效無疆之祝豈意今年此日乃於
  乾清宫内作如此陳設耶言念及此心肝摧裂 又奉上諭曰
  先帝平日服御器用俱令陳設於
  夀皇殿
  又
  諭宗室覺羅人員
  皇考至仁至厚
  恩篤宗支凡宗室覺羅大罪始行薄懲小罪概予寛免歴年髙天厚地之恩無一人及於刑辟者伊等自作罪孽必不得
  已始令圈禁朕意曽經
  皇考問罪圈禁之人原不可以釋放祇以現遇恩赦姑與釋放伊等尚有何顔出門嗣後當自念身係宗室覺羅可閉戸家居安分静守倘仍不悛改到處往來又經事發朕決不寛宥定行重治其罪
  又奉
  上諭每見八旗官員動輙罵及所屬人等父母薄俗如此所不忍聞先經
  皇考常申訓誡至再至三尚未悛改夫該屬人等即有過失只可指斥其本身於其父母何預且凡事自有國法應笞責者笞責應題叅者題叅出言詬罵甚屬非理嗣後仍有辱罵人之父母者許被罵之人即行囘明該管大臣叅奏再宫内太監等亦好罵人父母嗣後如有太監在街道中罵人者許即重打綑綁交與步軍統領轉交總管太監懲治著步軍統領𫝊示各城内務府總管傳示各首領太監通行曉諭永逺禁止
  初二日
  諭戸部
  皇考御極六十餘年澤周兆姓恩洽人心凡
  巡幸所經州縣小民無不除道清塵趨事恐後古北口一路
  為我
  皇考每年行幸之地農工商賈皆得瞻仰
  天顔親承膏澤今聞
  皇考賔天民心不知如何悲痛此路百姓歴年出力實堪憐憫今將宛平順義懐柔密雲平谷五縣昌平一州雍正元年應徵正項錢糧一萬四千三百八十兩零盡行蠲免又
  陵寢一路此時正當修道之際亦宜軫恤今將大興三河二縣通州薊州遵化州三州雍正元年應徵正項錢糧一萬三千三百七十六兩零亦盡行蠲免爾部行文該撫徧飭所蠲州縣實心奉行務令小民均霑徳惠倘有不肖有司私行徴收澤不下究事覺定行重處爾部即遵諭行
  初三日奉安
  大行皇帝梓宫於夀皇殿諸王大臣等合詞恭懇皇上節哀奉
  上諭我朝自
  太祖
  太宗
  世祖以至
  皇考咸貴實行不尚虚文朕遇
  皇考大事五内哀痛不能自持諸王大臣以朕過於悲慟公懇節哀朕思人子之於親喪哭泣擗踊亦庸常之事將來能否仰副
  皇考聖意保全骨肉恵養臣民如聖人所云善繼善述朕亦
  未敢自必但朕受
  皇考教誨鞠育迄今四十餘年恩勤篤摯慈愛無窮朕承歡膝下無時不瞻
  天仰
  聖一旦永别寸心如割觸目増悲至情迫切實不能已朕非於此自謂盡孝亦非博盡孝之虚名也今朕躬尚能勉强支持倘果不能亦不敢過於哀毁有負
  皇考付託之重况
  天降縞雪林木皆白自安奉
  梓宫羣鴉環繞殿庭哀鳴七夜仰觀
  天意俯察物情尚且如此朕能已於沉痛乎今
  梓宫奉移夀皇殿朕未釋服之前必每日三次親詣獻食一月内日一次親詣獻食一月後數日親詣一次如此庶可稍釋悲思若欲朕銜哀强制則朕心愈無以自解朕在藩邸從不務一切虚名今惟有行其所安以自盡其心而已爾諸大臣其諒之不必再奏
  初四日禮部奏恭上
  皇太后尊號應行典禮儀注奉
  上諭欽奉
  皇太后懿旨予自幼入宫䝉
  大行皇帝深恩備位妃列㡬五十年雖夙夜小心勤修内職未能圖報萬一
  欽命予子纉承大統實非夢想所期
  龍馭升遐予即欲相從㝠漠予子皇帝再三諌阻以為老身若逝伊亦欲以身從雪涕含哀情辭懇至予念
  先帝付託之重丕基是紹
  宗社攸闗勉慰其心未伸予志今諸王大臣援引舊典請上尊稱此時
  梓宫大事正在舉行凄切哀衷何暇他及尊崇典禮實非予心所安况予戒慎居心謙冲訓子但願予子體
  先帝之心永保令名諸王大臣體
  先帝之心各抒忠悃則兆民胥賴海宇䝉休予躬大有光榮勝於受尊稱逺矣予言字字出於真誠可𫝊諭諸王大臣共諒予心勿復固請欽此𫝊諭總理事務王大臣等知之
  本日諸王大臣等具摺懇請
  皇太后堅執不允
  皇上誠敬諄切叩請再三始奉
  慈諭隨降
  諭㫖曰諸王大臣奏請一疏朕親呈
  皇太后再三懇請奉
  皇太后懿㫖諸王大臣援引舊典懇切陳辭皇帝屢次叩請予亦無可如何知道了欽此
  初五日禮部等衙門將三大節慶賀表式進
  呈奏請頒發各省奉
  上諭九卿奏請撰擬元旦萬夀冬至表式頒發現今
  皇考大事未過百日正哀慕之時朕豈忍升殿受賀元旦冬至賀表應俟雍正二年舉行至萬夀表文非過二十七月斷不可頒發諸王大臣即強行再奏朕亦必不允從初六日
  諭内閣九卿翰林詹事科道朕仰荷
  祖宗眷佑纉承大統恭上
  皇考聖祖仁皇帝
  尊謚敬念
  太祖髙皇帝
  太宗文皇帝
  世祖章皇帝
  三聖相承功髙徳盛載考典章加上
  尊諡因念
  孝莊文皇后翊運啓基育成
  兩帝朕在冲齡備膺慈愛
  孝康章皇后誕育
  先皇懿徽流慶
  孝惠章皇后徳隆福厚篤愛朕躬朕意亦宜並加尊諡但追尊固出至情而推崇必遵定禮爾等可稽考載籍酌古凖今會同確議具奏俾朕得稍展思慕之誠又念
  仁孝皇后作配
  皇考孝敬寛仁坤儀懋著
  孝昭皇后恪恭溫順樹範宫闈
  孝懿皇后徽音淑徳慈撫朕躬恩勤備至均應恭上尊諡以昭示萬年爾等一併㑹同詳察典禮擬奏
  
  諭總理事務王大臣奉
  皇太后懿㫖
  孝懿皇后曽撫育皇帝貴妃係
  孝懿皇后親妹我意欲將貴妃封為皇貴妃又和妃奉事先帝最為謹慎將和妃封為貴妃將此與皇帝商議朕惟皇太后聖心至仁至厚此
  㫖實為允當貴妃封為
  皇考皇貴妃和妃封為
  皇考貴妃爾等㑹同禮部查例具奏
  
  諭滿漢部院八旗大臣等諸侍衞近侍及執事人以受
  皇考數十年豢養深恩不忍逺離
  梓宫奏請願往
  陵寢守䕶者甚衆若盡行遣去勢有不能朕念
  皇考陵寢如照定例止令總管闗防等守䕶朕心實為不忍朕意欲於諸弟中派出一人封以王爵子姪内派出二人封以公爵永逺恭代朕躬守䕶
  陵寢此處另降諭㫖外應將大學士一員尚書二員侍郎二員都統二員領侍衞内大臣一員内務府總管一員副都統二員散秩大臣二員乾清門侍衞四員近侍四員侍衞藍翎四十員派出守䕶伊等缺出不必補人此所派官員將現任滿漢大臣及原品食俸原品致仕並從前委署人員職名查眀開列具奏
  初七日
  諭總理事務王大臣爾等𫝊諭直𨽻各省將軍督撫提鎮伊等貢獻方物除將食品恭獻至
  梓宫前者外其進至朕前者惟藥物可以照常呈進餘者二十七箇月内俱不得呈進有呈進者朕亦不閱奏事人等不敢接𫝊並不記檔二十七箇月後有欲貢獻方物者先行奏請得㫖後方許奏呈
  
  諭吏部兵部王大臣等驗看應行革退人員内其曽在軍旅効力身經受傷竟以衰邁革退甚可憫恤著留與伊等職銜再文職官員内除捐納出身而年老庸劣者外其由進士舉人正途出身人員自幼讀書初選知縣即以才力不及革退亦為可憫嗣後將此等人員酌量或授為教職或著原品休致之處吏部㑹同兵部定議具奏
  初八日奉
  上諭外藩小台吉到日應給與廩餼不必久留即令起程各回本處隨到隨令瞻仰
  梓宫至於除服之後朕隔一二日至
  夀皇殿乘便著䝉古王貝勒貝子公併大台吉十餘人齊集見朕其各小台吉亦令於景山東門内逺處齊集初十日
  諭總理事務王大臣各部院出稅差官員往年皆公帑無虧而羡餘又足養贍家口照看親戚族人近日則不然率多虧帑獲罪歸亦無顔見其宗族親戚公私均屬無益
  皇考洞鑒其故每將稅務交與地方官管理各省已居其半嗣後稅務悉交地方官監收嵗額之外所有羡餘該撫奏聞起解應賞給者再行賞給爾等㑹同戸部工部議奏
  又禮部議覆朝鮮國王送到山東漁採人楊三等被
  風飄至伊國審無信票又據奉天將軍咨報楊三等至鳳凰城始將信票交出復被領催雅爾泰失去應將楊三等交山東巡撫確查曽否給票雅爾泰照例治罪奉
  上諭朝鮮誠心篤敬臣服我朝歴年已久今將山東漁採船隻飄風到伊國之楊三等十四人送回伊等或實係風飄到彼或匪類借端欲為不法俱未可定嗣後飄風船隻人口有票文並未生事者照舊令其送回若無票文生事犯法者著朝鮮國即照伊國法懲治此係遵奉朕㫖並非伊敢將内地之人私行治罪也如此匪𩔖方知畏懼越境妄行之人便少著九卿詹事科道公同㑹議具奏
  十一日奉
  上諭比見八旗官員兵丁内嗜飲沉湎以致面貌改常輕生破産肆行妄為者甚衆其中豈乏材具可用之人朕實憫之惜之著八旗都統各將該屬官兵内酗酒不肖之徒給限一年或二年令其悛改能改者留之如不能改係官員即行題叅應襲者令人承襲係兵丁即行革退將本佐領下閑散人内揀選人材可用者充補食糧既可以養其生亦可以得其力如此凡嗜飲酗酒之徒自知所懲戒矣若禁止之後仍然不改一經查出并將該管官員嚴行治罪再著行文外省將軍副都統城守尉等一體嚴加約束務令法在必行
  十二日奉
  上諭年老大臣俱係
  皇考所用舊人每由午門外步行入内奏事甚屬勞苦可憫因此前曽降㫖與王大臣等王大臣等以俱令騎馬入内未免繁擾等語具奏從前
  皇考理事之日諸大臣俱預先齊集畧行歇息然後入内奏
  事現今伊等既有陳奏事件又請
  皇太后安請朕躬安不時入内著將六十五嵗以上大臣應騎馬入内者列名具奏其准騎馬入内大臣由東華門入者至箭亭前下馬由西華門入者至内務府總管衙門前下馬
  
  諭九卿等自
  皇考升遐以來朕心哀慕無已一應典禮俱令詳考舊章務
  從隆備葢不敢以天下儉於
  親也但上之所行下必效之向來八旗官員於喪𦵏等事已極糜費今見朕備禮如是恐習以成風競尚奢侈而兵民等或至傾家蕩産殊與朕以禮教天下之意不相副也論語云禮與其奢也寧儉喪與其易也寧戚禮記云喪具稱家之有無載在典籍甚昭著也著九卿等將滿漢職官按其品級分為等次及兵民喪𦵏務從簡樸毋得僭妄併將婚嫁等禮詳議定例具奏
  
  諭刑部恩詔内赦罪一款非朕本心徒開惡人徼倖之門於事有何裨益但朕即位之初諸臣援例陳請不得不允奏施行凡此罪人皆因其自取之罪並非治之以不應得之罪也此番援赦豁免人等俱宜詳記檔案如既赦之後仍不悛改干犯法紀務將伊等前罪加等罪之著詳悉曉諭
  
  諭内閣九卿等陳夢雷原係從耿逆之人
  皇考寛仁免戮發往關東
  皇考東巡
  念其平日稍知學問帶回京師交誠親王處行走累年以來
  不思改過招搖無忌不法甚多朕以
  皇考恩免之人不忍加誅然京師斷不可留
  皇考遺命以敦睦為囑陳夢雷若在誠親王處將來必致有累九卿等知陳夢雷者頗多或其罪有可原不妨直言朕即赦免如朕言允當應將陳夢雷并伊子逺發邊外或有陳夢雷之門生平日在外生事者亦即指名陳奏又楊文言乃耿逆偽相一時漏網公然潛匿京師著書立說今雖已服㝠刑如有子弟在京者亦即奏眀驅遣爾等毋得徇私隠蔽陳夢雷處所存古今圗書集成一書皆
  皇考指示訓誨
  欽定條例費數十年
  聖心故能貫穿今古彚合經史天文地理皆有圖記下至山川草木百工製造海西秘法靡不備具泃為典籍之大觀此書工猶未竣著九卿公舉一二學問淵通之人令其編輯竣事原稿内有訛錯未當者即加潤色増刪仰副
  皇考稽古博覽至意
  又理藩院遵
  㫖將曽經軍前効力荷䝉
  聖祖仁皇帝恩眷之䝉古王台吉等分别次序在梓宫前以
  聖祖仁皇帝御用物件賞賜奉
  上諭凡此皆
  皇考御用之物爾等乃
  皇考信任之人故頒賜爾等嗣後當永永思念
  皇考恩遇之隆倍加効力
  十三日
  諭部院各衙門凡出示曉諭原欲利民除弊使人知所遵奉以昭功令也書云欽乃攸司慎乃出令令出惟行弗惟反以公滅私民其允懐可見條教號令所係綦重古聖王兢兢慎之近見各衙門出示或變易舊章或恣徇私意或作威作福或釣譽沽名往往朝夕自為更改彼此互相矛盾胥吏因之以作奸宵小借端以滋擾種種弊竇不可勝舉
  先帝嘗深惡之嗣後各衙門遇當禁約曉諭之事務期矢公矢慎協情當理可以永逺奉行者方准出示倘仍蹈舊轍科道官即行叅奏治罪
  
  諭戸部自古惟正之供所以儲軍國之需當治平無事之日必使倉庫充足斯可有備無患
  皇考躬行節儉裕國愛民六十餘年以來蠲租賜復殆無虚日休養生息之恩至矣而近日道府州縣虧空錢糧者正復不少揆厥所由或係上司勒索或係自己侵漁豈皆因公那用
  皇考好生如天不忍即正典刑故伊等毎恃寛容毫無畏懼恣意虧空動輙盈千累萬督撫眀知其弊曲相容隠及至萬難掩飾之時又往往改侵欺為那移勒限追補視為故事而全完者絶少遷延數載但存追比虚名究竟全無著落新任之人上司逼受前任交盤彼既畏大吏之勢雖有虧空不得不受又因以啟效尤之心遂借此挾制上司不得不為之隠諱任意侵蝕展轉相因虧空愈甚庫藏全虚一旦地方或有急需不能支應闗係匪淺朕深悉此弊本應即行徹底清查重加懲治但念已成積習姑從寛典除陜西省外限以三年各省督撫將所屬錢糧嚴行稽查凡有虧空無論已經叅出及未經叅出者三年之内務期如數補足毋得苛派民間毋得借端遮飾如限滿不完定行從重治罪三年補完之後若再有虧空者決不寛貸其虧空之項除被上司勒索及因公那移者分别處分外其實在侵欺入已者確審具奏即行正法倘仍徇私容隠或經朕訪聞得實或被科道糾叅將督撫一併從重治罪即如山東藩庫虧空至數十萬雖以俸工補足為名實不能不取之民間額外加派山東如此他省可知以小民之膏血為官府之補苴地方安得不重困乎既虧國帑復累民生大負
  皇考愛養元元之至意此朕所斷斷不能姑容者前日恩詔中内閣引例開列有豁免虧空一條朕未曽允行誠恐開貪吏儌倖之端而於民間究無裨益也至於署印之官更為緊要必須慎重簡擇諺云署印如行刦
  皇考每言及此未嘗不痛恨之盖署印之人始而百計鑚營既而視如𫝊舍故肆意貪婪圖飽慾壑或取媚上官供其索取貽害小民尤非淺鮮其於前任虧空視作泛常接受交盤復轉授新任茍且因循虧空之弊終不得清嗣後如察出此等情弊必將委署之上司與署印之員一併嚴加治罪決不寛貸爾部可即傳諭各省督撫十五日
  諭怡親王允祥等朕受
  皇考深恩四十餘年未嘗逺離自
  皇考升遐無由再瞻
  色笑今追想
  音容宛然在目御史莽鵠立精於寫像昔日隨班奏事常覲聖顔
  皇考有
  御容數軸收藏内府今
  皇考髙年
  聖顔㣲異於往時著莽鵠立盡心圖寫
  御容爾等擇潔淨肅清之地令莽鵠立薰沐敬寫
  
  諭總理事務王大臣
  皇考於文武官員見一二次即知其居心行事歴乆不忘故將一應官員俱調來引見朕不能如此若俱調來引見伊等往返甚苦且此際又致懸缺署理嗣後文武官員内將何等官員以上調來引見何等官員先補授後引見之處爾等與吏部兵部㑹同詳加定議具奏又
  諭總理事務王大臣從前揀選庶吉士外諸進士俱留京學習三年伊等若果用心學習猶可如不用心學習則留京何益嗣後進士内揀選學問好者著令教習年滿照例補用其餘進士等俱令回籍伊等𠉀缺之處爾等㑹同翰林院吏部議奏
  十七日奉
  上諭内廷各執事人員俱係隨侍
  皇考之人其中亦有大臣官員子弟著各該處總管揀選保奏引見朕酌量録用有通曉滿漢文者著聲眀又工部查奏臺灣各屬軍器損缺應令賠補奉
  上諭去年賊犯朱一貴等作亂官兵俱各効力此項著落賠補軍器之處俱免其賠補
  又戸部奏康熙六十一年河南通省漕糧仍令運送奉
  上諭今年應徵本色米石照常運送其採買米石俱著折銀解部免其起運次年將本色採買之米石著全運送十八日刑部將四季奏
  聞已結未結事件黄冊進呈奉
  上諭各省已結未結事件部内四季繕造黄冊具奏
  皇考至聖一經
  御覽歴久不忘諸事故能速結朕實不能企及凡定限事件限内能完與否朕亦不能深知恐定限太緊或有不能如期之處總理事務王大臣㑹議具奏
  二十日河道總督陳鵬年奏秦家厰等堤工河水漫溢奉
  上諭此漫溢之處不於嵗前堵築完竣來年桃汛水發愈難辦理陳鵬年㑹同楊宗義務於嵗前速行堵築完竣該部知道
  二十一日
  諭總理事務王大臣外藩䝉古諸王貝勒貝子公台吉塔布囊於
  太祖
  太宗
  世祖時誠心効順各著勤勞是以
  恩寵優渥世襲罔替復䝉
  皇考加恩撫恤六十餘年今因朕御極來朝應召入見賜茶
  其如何陛見之處著議奏
  又禮部奏請慶賀元旦禮儀奉
  上諭禮部奏請元旦詣
  皇太后宫行禮并請朕升殿受禮朕轉奏
  皇太后奉
  皇太后慈諭皇帝登極鉅典攸闗是以前日勉從諸王大臣之請今雍正元年元旦尚在百日之内何忍即行慶禮欽此諭爾等知悉至朕元旦升殿前請頒發表式之本已降諭㫖










  世宗憲皇帝上諭内閣卷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