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諭内閣 (四庫全書本)/卷02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七 上諭内閣 卷二十八 卷二十九

  欽定四庫全書
  世宗憲皇帝上諭内閣卷二十八
  雍正三年正月
  上諭十一道
  初十日
  諭滿漢科道凡有關内外朝政吏治每人各條奏一摺封固呈進若有奏二三事者一事用一摺限兩日内彚齊繳上不可互相通知訪問亦不可商之親友各據己見奏聞
  二十二日奉
  上諭蔡珽身為巡撫縱情任性將所屬知府蔣興仁威逼自盡經年羮堯㕘奏朕始知之降㫖詰問若蔡珽當時即據實陳奏其罪猶輕乃蔡珽屢次朦混欺隠罪實難逭因交與塞爾圖查奏塞爾圖不無袒䕶蔡珽之心然實情難掩隨將此事情節一一查出及塞爾圖本到之後内閣應票擬嚴㫖乃大學士等以蔡珽已於開礦案
  内革職將此本票擬該部知道庇䕶蔡珽之意顯然及刑部議罪時引律内増減緊關情節朦朧奏准應斬非軍務錢糧酌情減等將蔡珽擬以枷責具奏蔡珽曽為大吏有罪當置之於法枷責殊失國體此不過巧為開釋之意國法所在恩威當自朕出臣下以意為輕重徇情市徳可乎後經刑部將伊按律擬斬今奏稱蔡珽已經到京請㫖監禁朕思蔡珽所犯情實罪當但當日係年羮堯㕘奏今若將蔡珽置之於法人必以朕為聽年羮堯之言而殺蔡珽矣朝廷威福之柄臣下得而操之有此理乎即如岳周之罪本應即行正法因係年羮堯所㕘故改為監𠉀再四川巡撫王景灝乃年羮堯所薦王景灝在軍前辦事出力及來京陛見朕觀其才幹可用故簡任巡撫今若因年羮堯之薦而擯棄之則非鼓勵人材之道故試用之以觀其後效朕之存心大公至正是非功罪權衡允當且罪疑惟輕功疑惟重寧可使人謂朕聽年羮堯之言而用王景灝㫁不可使人謂朕聽年羮堯之言而殺蔡珽著將蔡珽從寛免罪並將始末諭衆知之
  
  諭理藩院邊關城門收税雖關國用但祇令來往貿易商人納稅其請安進貢之䝉古等並無收税之例今聞將伊等餘帶馬匹乗載口糧之車輛及買去之茶葉勒令停止私行收税并索取零星物件又聞有奸惡商人希圖匿税専僱䝉古車輛偷載商貨出入者甚多此皆守口旗員及收税官不嚴束胥役之故也爾衙門可行文該管官員嚴行禁止
  二十三日管理䝉古同知白石請將入官地畝照邊内例定為三等起科每犂一具徵銀四兩二錢等語具奏奉
  上諭每犂一具徵銀四兩二錢小民賣車與牛僅能交納不可催科太迫著同知白石到彼處斟酌如伊等情願即照此徵收如不能即減去二錢
  二十四日
  諭吏部年羮堯將驛𫝊道金南瑛等如許官員㕘奏前來金南瑛係朕任用之人曽經揀選頭等朱軾保題在㑹考府行走怡親王亦曽奏薦並非無才之人年羮堯題㕘甚屬錯誤金南瑛著仍留任去嵗年羮堯來京陛見時朕將文武官員揀選多人令年羮堯帶往者因年羮堯辦理外省事務熟練令伊等隨往學習耳並非令其悉皆補用也且伊等厯俸甚淺亦未至於即用今年羮堯將金南瑛等㕘奏揆其情狀特欲出缺用朕所命往之人此㫁乎不可有違朕命往官員之本意著降㫖年羮堯此次命往之人如有缺出不得即行題補雖委署印務亦著請㫖再行委署如此内有應即用之人著密摺請㫖又奏稱本内所㕘官員俱係胡期恒詳揭等語胡期恒朕未識面此所㕘官員朕亦未知其人除金南瑛外其餘官員著胡期恒帶領來京聲明情由具奏伊等員缺暫且不必補人巡撫印務著彭振翼署理又
  諭理藩院達爾諾爾處打魚人等聚集至二三千人若將伊等即行逐去俱係無藉窮民雖回原籍亦未必安分為生此皆扎薩克等希圖微利縱容積漸所至若不委一能員恐不能辦理馬爾薩現在閒住著伊帶銀三千兩前去其有本商人能自回籍者著即發回其無力回籍者酌量給與盤費所帶銀兩敷用則已倘不足用著將得木楚克等馬匹取用至得木楚克處朕另行給賞補償俾此等窮民亦感朕恩安居原籍改惡為善著曉諭扎薩克等知之
  二十五日吏部奏湖南山東學政員缺開列翰林等官請
  㫖奉
  上諭從前各省學政與正副主考朕皆就其為人謹慎者派往並未考試文藝其中竟有不能衡文者此皆式之後荒疎年久故耳著將應差之翰林并由進士出身之各部院官員查奏俟朕試以文藝再行差委二十六日
  諭大學士等凡大小臣工面承諭㫖皆國家政務理宜慎密不可漏洩於外然此弊甚是難除昔
  聖祖仁皇帝時若兩人同見而㫖意漏洩者則彼此互相推諉若一人獨見而㫖意漏洩者則謂近侍内監竊聞種種弊端朕知之甚悉是以臨御以來召見臣工常令一人獨進不許三尺之童在側伊等出外恐漏洩難逃罪譴而遇至親好友詢問又不能謝却則多方造作言詞以告之其實非朕諭㫖也周易曰臣不密則失身若將密㫖宣露於外則其為人已不明於君臣大義並且利害不知所言尚可聽乎況其言又不確實多假揑欺人之語無益有害何必聽之嗣後切勿輕問輕信為人所愚自干罪戾著該部將此㫖頒行中外
  二十九日欽天監奏二月二日五星聯珠日月合璧實為萬年嘉瑞請
  勅付史館奉
  上諭據欽天監奏稱雍正三年二月二日庚午日月合璧以同明五星聯珠而共貫宿躔營室之次位當娵訾之宫為從來未有之瑞應請勅付史館等語朕惟日月五星運行於天本有常度是以從古厯元可坐算而得然古稱高陽時五星㑹於營室漢帝時五星聚於東井宋祖時五星聚於奎史書皆紀以為祥蓋七政㑹合數雖一定而遭逢其時者實海宇昇平民安物阜之㑹也若以為徳化所致朕方臨御二載有何功徳遽能致此嘉祥皆由我
  皇考六十餘年聖徳神功蟠天際地為千古不世出之君為上天第一篤愛之子所以純禧駢集厯數綿長錫祚垂光至於今日覩此難逢之嘉瑞朕嗣統以來兢兢業業率由舊章惟以
  皇考之心為心以
  皇考之政為政宅衷圖事罔敢稍越尺寸故邀
  上天垂鑒仍如
  皇考之御宇綏猷而錫以無疆之福也朕幸逢嘉㑹不但不
  敢自居亦且不敢自謙總由
  上天申眷
  皇考朕與天下臣民同在福祐之中當與天下臣民共慶之
  所奏著付史館并頒示中外
  又雲貴總督高其倬條奏籌畫寧謐黔省民苗等事奉
  上諭九卿詹事科道㑹同議奏此本内綑掠販賣一欵與毛文銓密摺所奏川販之事詞語竟不相同是高其倬欲將川販字樣隠避但以境連川楚一句含糊帶過此特畏懼年羮堯之所致也朕君臨天下每事出於大公至正豈有重視川陜而輕視雲貴厚待年羮堯而薄待高其倬之理督撫須深知朕心庶無瞻顧將此川販綑掠一事交與年羮堯王景灝嚴行禁止務除從前惡弊毋害黔省民苗倘不實力奉行定將伊等一併嚴加議
  
  又
  諭兩廣總督孔毓珣廣西蕉木山場常有礦徒騷擾雖屢經驅禁而巢窟尚在廣東終難安靖聞蕉木山路共有四汛在廣西者三在廣東者一兩省汛兵各宜盡心防緝不得坐視推諉嗣後將該管文武分地查核以専責任或礦徒從某地來不能稽察或已至某地不能擒逐或逃入某地不能堵截各就本地官弁題㕘議處庶兩省同心協力務期盜息民安以副朕意






  世宗憲皇帝上諭内閣卷二十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