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譙公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譙公書
作者:司空圖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07

再拜。愚伏以布衣犯將相之威者,近皆笑率指愚為狂。是輕薄子不能以恢然之量待今賢傑也。相公得不念之耶?某跡拘世累,而業久於山。援古勘今,思有所發者。蓋竊惟近朝據重位,而勇蹈功名之利。恥天下有遺才,直吾相國也。又敢求吾相之心,所以未忍棄生民之望者,固非濡濡於富貴。豈不以時持大柄,事或阻心,且後弛張,俾無遺恨於不朽耶。愚以是竊抃,有以企天下之福矣。雖在於至愚,猶有輕慮。誠以相公既當有得賢之盛,將尢有惜夫自持。既嚐獨決機權,將尢以事不足問。則黨附之賢或興,而專美之道可隘耳。請陳其說,夫用人固得矣,亦在知失之不足。蓋為明,則偽者懲而實者勸,且無傷於愛士。處事也固濟矣。又知謀之不必自我出為知,則聽日廣而神不勞,且無傷於好謀。是道也,蓋賢哲用之而不竭,相公得之而不疑。坦懷至公,自無愧古。然後文尚制科之選,武先西北之虞(前年已上書蜀相)。抑簡誕以捐空,峻規程而括實,則病應適時之宜盡矣。此皆相公夙自踐於沉實,而小子雖吃悸,不能麵發,願激揚於片時耳。非為挾利之資也,抑自古釣奇而售跡者。既多以分蹇,動無所合。且實必俟臨機,方見其萬一。非敢率易,並瀆尊威。幹犯之誅,則不複自同輕薄子以為疑懼。俟命再拜。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