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肉味和不知水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不知肉味和不知水味
作者:魯迅 1934年

收入《且介亭雜文》。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三四年九月二十日上海《太白》半月刊第一卷第一期,署名公汗。

今年的尊孔,是民國以來第二次的盛典,凡是可以施展出來的,几乎全都施展出來了。上海的華界雖然接近夷(亦作彝)場,也听到了當年孔子听得“三月不知肉味”的“韶樂”。八月三十日的《申報》報告我們說——

“廿七日本市各界在文廟舉行孔誕紀念會,到党政机關,及各界代表一千余人。有大同樂會演奏中和韶樂二章,所用樂器因欲擴大音量起見,不分古今,凡屬國樂器,一律配入,共四十种。其譜一仍舊貫,并未變動。聆其節奏,庄嚴肅穆,不同凡響,令人悠然起敬,如親三代以上之承平雅頌,亦即我國民族性酷愛和平之表示也。……”

樂器不分古今,一律配入,蓋和周朝的韶樂,該已很有不同。但為“擴大音量起見”,也只能這么辦,而且和現在的尊孔的精神,也似乎十分合拍的。“孔子,圣之時者也”,“亦即圣之摩登者也”,要三月不知魚翅燕窩味,樂器大約決非“共四十种”不可;況且那時候,中國雖然已有外患,卻還沒有夷場。

不過因此也可見時勢究竟有些不同了,縱使“擴大音量”,終于還擴不到鄉間,同日的《中華日報》上,就記著一則頗傷“承平雅頌,亦即我國民族性酷愛和平之表示”的体面的新聞,最不湊巧的是事情也出在二十七——

“(宁波通訊)余姚入夏以來,因天時亢旱,河水干涸,住民飲料,大半均在河畔開鑿土井,借以汲取,故往往因爭先后,而起沖突。廿七日上午,距姚城四十里之朗霞鎮后方屋地方,居民楊厚坤与姚士蓮,又因爭井水,發生沖突,互相加毆。姚士蓮以煙筒頭猛擊楊頭部,楊當即昏倒在地。繼姚又以木棍石塊擊楊中要害,竟遭毆斃。迨鄰近聞聲施救,楊早已气絕。而姚士蓮見已闖禍,知必不能免,即乘机逃避……”

聞韶,是一個世界,口渴,是一個世界。食肉而不知味,是一個世界,口渴而爭水,又是一個世界。自然,這中間大有君子小人之分,但“非小人無以養君子”,

到底還不可任憑他們互相打死,渴死的。听說在阿拉伯,有些地方,水已經是寶貝,為了喝水,要用血去換。“我國民族性”是“酷愛和平”的,想必不至于如此。但余姚的實例卻未免有點怕人,所以我們除食肉者听了而不知肉味的“韶樂”之外,還要不知水味者听了而不想水喝的“韶樂”。

八月二十九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