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关于外交工作的指示 (1944年8月18日)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关于外交工作的指示
中国共产党第六届中央委员会
中華民國33年(1944年)8月18日
1944年8月18日

  自五月底中外记者参观团来边区后,接着便有美军观察组十八人奉史迪威总部之命先后来延,并将分赴前方。同时美军第十四航空队亦派欧高士少校及一上士经五战区前往我鄂中五师地区,担任前线侦察。综合此种情况,中央特作如下通知:

  (一)由于我党政军民的努力和国民党统治人士的日益反动与无能,目前两个中国(新民主的中国和法西斯化的中国),在抗战营垒中的对照是更加明显了,这次外国记者美军人员来我边区及敌后根据地,便是对我新民主中国有初步认识后的实际接触的开始,因此,我们不应把他们的访问和观察当作普通行动,而应把这看作是我们在国际间统一战线的开展,是我们外交工作的开始,但须指明,这种外交现在还是半独立性的外交,因为。方面重庆国民政府还是中国人(我们在内)及同盟国所承认的中央政府,许多外交来往还须经过它的承认。但另一方面,国民党是不愿意我们单独进行外交活动的,我们与同盟国家只有冲破国民党种种禁令和约束,才能便于我们外交来往和取得国际直接援助,所以我们的外交,又已经是半独立性的。同时还须指明,外交工作正是我们工作中所最不熟悉的一方面,我党同志首先是高级领导同志,应该对于这项工作开始予以注意予以学习,如果大家承认八年来国内统战政策,曾经给我们以极大的发展,那么,今后国际统战政策,将可能给我们以更大的发展。而且如果国际统战政策能够做到成功,则中国革命的胜利,将必增加许多便利,这是可断言的。

  (二)国际统一战线的中心内容,是共同抗日与民主合作,这不仅在抗战中有此需要,即在战后也有此可能,就国家言,美苏英与中国关系最大,而在目前美英与中国共同抗日,尤以美为最密,美军人员来我边区及敌后根据地的理由,为有对敌侦察和救护行动之需要,准此可争取其逐渐扩张到对敌作战方面的合作和援助,有了军事合作的基础,随后文化合作,随后政治与经济合作就有可能实现。但目前不应希望过高,目前美英苏外交的重心仍是放在国民党方面,且就英美内部言,也有进步中间顽固三种势力存在,即在其政府中亦复如此,而英又较美为差。故我们对其政府及其来往人员不应看成一模一样,而应有所研究和分析,因之在国内统战中的策略原则,一般的也适用于国际统战。不过在目前且因外交原因,凡愿与我们来往的英美人士及其军事人员,顽固保守分子总还占少数,且其顽固又常常是只反对其国内共产党,而不反对我们者,故其情形又与国内顽固分子有别。因之我们外交工作中心,应放在扩大我们影响,争取国际合作上面。即遇顽固分子仍应诚恳说服给以好的影响。这次记者团中有一个天主教神甫本来对我成见颇深,但经我们争取,他即表示好感,拒绝国民党利用他反共的要求。

  (三)国际统战政策,在目前最主要的应是外交政策,陕甘宁边区施政纲领第二十一条是我党外交政策的总纲,目前实施原则,军事上,是在取得我们同意和遵守政府法令的条件下,同盟国的军事人员及其武装力量,可进入我们地区,执行共同抗敌的一切工作,并取得我们协助,同时我们也欢迎盟国给我军以军火物资药品和技术上的援助。政治上,我们欢迎同盟国在我边区及主要抗日根据地派遣外交使节,或设外交机关,文化宣传上,我们欢迎与盟国文化合作,欢迎盟国通讯社或其政府新闻处在延安设立分社,或派遣特约通讯员及记者来延,并给以至各地访问之便利,通讯的电信,政府在原则上不放弃检查权,但在实际执行时,凡非泄露军机造谣生事破坏政府者,我们概予放行,不予检扣,以示与国民党区别。对敌军民宣传,我们欢迎盟国合作并交换经验。在宗教方面,我们实行政教分离,我们容许外国牧师神父来边区及敌后根据地进行宗教活动,并发还其应得之教堂房产;同时这些神父牧师亦须给我们以不反对政府不反对共产党领导之保证。在救济方面,我们欢迎美英加拿大等给我们以医药器材和金钱的救济,同时我们更要求国际善后总署必须算入和承认这拥有八千多万人口,而且遭敌蹂躏最甚的地区的救济。在经济方面,在双方有利原则下我们欢迎国际投资与技术合作,我们首先要求国际工业合作委员会的继续合作。这一切,就是我们目前外交政策的具体步骤。

  (四)为使我们的外交政策和活动不犯错误,首先必须站稳我们的民族立场,近百年的中国外交史,中国人在民族立场上曾有过两种错误观念。在义和团事变前,排外的观念占上风,其后惧外的观念占上风。“五四”到大革命,惧外观念虽曾一度被民族高潮冲淡,但国民党当政二十年,即在抗战时期,上层人士的惧外观念仍很浓厚,这不能不影响中国社会,故我们应一方面加强民族自尊心自信心,而不是排外,另方面要学习人家长处并善于与人家合作,但决不是惧外媚外。这就是正确的民族立场,也就是新民主主义中国的新人典型。这种新人典型,已经在敌后在边区广大军民中不断的成长,而且已为国际朋友所开始认识,我们新民主的中国人都应该坚持着这样立场,不致有所偏颇。

  (五)在外交工作本身,我们目前应注意的是:(1)一切应争取中动,切勿陷于被动,更不应有求必应,而应有所取舍,或有所轻重,凡我所能而且愿意使外人知道和参加的事,可由我主动的有计划的加以布置,即使是我们的要求,我们也可使其自动的先向我们提出,例如军火援助,国民党天天向他们噪(口舌),要这样那样,我们则暂不提起,反而引起他们的尊敬,向我们先提,虽然目前因国民党反对事实上还难办到。各地见到盟国人员,不可一见面就问他要东西。(2)我们执行政策,进行工作应坚定不移,事前应周知博访深思熟虑,但一经决定和宣布之后,便应力求贯彻主张,这样方易取得外交胜利,尤其是军事外交,更应肯定坚定,当然这是指原则性的问题,若在技术方面,则又应当极其灵活机动不拘一格。(3)关于文件材料及谈话内容,可告者应力求真实,不可告者应力求隐蔽,其有关国家机密及党内秘密者应拒绝答复和供给,其不便答复者应避而不谈,或设法推开。(4)外交态度宜谨慎坦率,一方面勿失去警觉,另方面勿吞吐支吾。(5)招待方法要守时守信,朴素热烈,一方面切忌铺张,另方面也不可冷淡。(6)各地一切对外交涉和具体协商,统应电报中央批准后方得进行。

  上述各项,凡有国际统战关系或外交工作的地方,均应向干部中传达,并进行讨论,以求一致遵守。

中央

八月十八日


这部作品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或者以法人、非法人单位名義但非作者個人名義發表,1996年1月1日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法人、非法人单位作品發表起7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Public domainPublic domainfalsefa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