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声明 (1961年12月6日)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声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1961年12月6日
    1961年11月20日,印度政府发表了印度外交部同年10月31日给中国驻印度大使馆的照会的摘录。在照会中,印度政府竭力抵赖中国政府1961年8月12日照会所提出的印度方面侵犯中国领土、领空的事实,同时,毫无根据地指责中国对印度进行了“新的侵入和侵略活动”,“侵略之上又加侵略”。在11月20日同一天,刚从美国访问回来的尼赫鲁总理也在印度人民院提出了同样的指责。11月28日,尼赫鲁总理又在人民院发表了进一步攻击中国的声明,印度政府还发布了中印两国政府来往文件的第五册白皮书。在此期间,印度的宣传机器开动起来对中国大肆诽谤。印度右翼政党一哄而起地发出一片反华喧嚷。在加尔各答和孟买,一些歹徒公然到中国总领事馆门前寻衅闹事。个别不明真相的印度人士,也迫不及待地跟着对中国作了不公正的批评。各种迹象表明,印度方面正在利用中印边界问题掀起一次新的反华运动。为了维护中印两国人民的友谊,澄清事实,明确是非,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除了已于1961年11月30日照会印度驻华大使馆,对印方10月31日照会予以驳斥外,现在发表声明如下:
    

    印度外交部照会大肆攻击中国进行了“新的侵入和侵略活动”、“侵略之上又加侵略”,究竟拿出了什么根据呢?印方的根据之一,是说发生了十一起所谓“中国人侵入印度领土”的事件。根据之二,是说中国军队在中印边界西段地区建立了三个新的哨所,并且越出了所谓“1956年中国在拉达克所要求的界线”。但是,正如中国政府在1961年11月30日照会中所清楚地驳斥了的,印方的这些根据都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对于印方列举的十一个所谓中国人侵入印度领土的事件,中国政府11月30日照会逐项做了答复,说明经过中国政府的认真调查,证明它们都是无中生有的。在这十一起所谓的事件中,有四起是早经中国政府驳回了的;至于其余的七起,有一些连简单的日期都说不清楚,更不用说有什么事实的根据了。由此可见,印方提出这些指控是极不严肃和不负责任的。关于所谓中国军队设立“新哨所”并且越出了“1956年中国在拉达克所要求的界线”的说法,正如中国政府11月30日照会所指出的,也完全不符事实。事实是,中国军队从来没有越出过中印西段传统习惯线,更没有在那里设立任何新的哨所。中印西段传统习惯边界是十分明确的。1959年12月17日周恩来总理信中提及的1956年中国地图所标明的,就是这条边界;中国官员在1960年中印官员会晤中提交印方的地图所标明的,也就是这条边界。印方指控中国新设了哨所的三个地点,都在这段边界线以东的中国境内,一贯在中国的有效控制之下。其中,尼雅格祖和东经78度12分、北纬35度19分两处的中国哨所早就存在,根本不是新设立的;另一处当布古鲁从来没有设立过哨所。印方的指责不仅是凭空捏造,而且是对中国内政的公然干涉。

    尼赫鲁总理11月20日和28日在人民院的两次讲话中,特别抓住所谓中国军队设立了新哨所的问题大作文章。但是,他在这个问题上说的话越多,就越是漏洞百出,进一步证明印方的指责纯粹是虚构。

    尼赫鲁总理11月28日在人民院对于所谓三个新哨所设立的时间和地理位置的叙述,可以说是一团混乱。关于设立的时间,他先说是在过去两年中,接着又说是在今年夏天。关于三个哨所的位置,他同印度外交部照会的说法也不同。尼赫鲁总理说,“有两个实际上是在西藏和拉达克之间的国际边界上;”又说,“我们不十分肯定它们是在这边一两英里还是那边一两英里。”当一位印度议员毫无根据地说,“那么它们必定是在这边,如果有疑问,那么,它们显然是在这边”时,尼赫鲁总理也居然说,“让我们假定是这样,我们是这样假定的。”尼赫鲁总理又说,他更加强烈反对的,是第三个哨所。但是,他没有勇气公开承认,印度外交部10月31日的照会曾经错误地把这个哨所的经纬度说成是东经78度12分、北纬33度19分。只是在印度的反动报纸根据这个错误的经纬度大叫大嚷中国占领了印度的大片领土以后,印度政府才悄悄地照会中国政府,把经纬度更正为东经78度12分、北纬35度19分。这一切说明,尼赫鲁总理和印度政府是根据连自己都不能肯定的情况,甚至根据任意的假定和错误的资料,向中国政府提出指控的。一个国家的政府和一个政府的领导人,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竟然能够这样不择手段,这不能不令人感到极大的惊讶。

    中国从来没有侵略印度,更不用说进行什么新的侵略或者“侵略之上又加侵略”了。这是任何诽谤、诬蔑都改变不了的事实。多年以来,恰恰是印度侵占了中国的许多地方,例如中印边界西段的巴里加斯,中段的巨哇、曲惹、什普奇山口、桑、葱莎、波林三多、香扎、拉不底,东段的兼则马尼和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以南直至喜马拉雅山麓的广大地区。尽管如此,中国政府始终争取通过谈判,解决中印两国的边界纠纷。但是,印度政府却把中国政府的这种合理态度看作是软弱的表示,在最近两年的时间里,更加频繁地侵犯中国的领土和领空。

    根据中国政府曾经向印度政府提出过的事例计算,从1960年以来,印度军队和人员侵犯中国领土的有17起,200余人;印度飞机侵犯中国领空的有45起,53架次。为此,中国政府曾经发出多次照会,向印度政府提出抗议,指出这类非法活动的严重性,要求印度政府采取有效措施,防止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由于最近几个月来印度方面的这种非法活动有增无已,中国政府在1961年8月12日、10月7日和11月2日接连向印度政府发出了四个抗议照会。印度政府除了对中国政府1961年8月12日和10月7日两个照会做了答复、尽量抵赖以外,对中国政府1961年11月2日的两个照会,至今没有答复,甚至没有把中国政府10月7日的照会和11月2日的两个照会编入印度政府最近发布的中印两国政府来往文件的第五册白皮书。但是,印度方面侵犯中国的领土和领空的事实,并不能因此而掩盖起来。事实是,从今年5月中旬到10月,印度军队和人员在中印边界西段斯潘古尔、碟穆绰克和中段萨兰、乌热等地越出了印方实际控制线,侵入中国境内。特别在碟穆绰克地区,印度武装人员以它非法占领的巴里加斯为据点,节节向中国境内推进,设立非法哨所,甚至越过了恰尔丁拉山口一带印度片面主张的边界线。在乌热地区,印度政府违反了中印双方关于互不向该地派遣武装人员的协议,公然派遣印度军队进驻并修筑碉堡。在这五个多月里,印度飞机有30起、33架次侵犯了中国领空。

    印方对中国领土、领空的这些新的侵占和侵犯,不仅有中国政府经过仔细调查核实的事实为根据,就是从印度政府10月31日的照会和尼赫鲁总理11月28日的声明中,也可以找到直接和间接的证明。

    印度政府在10月31日的照会中虽然力图抵赖中国方面所提出的事实,但是,不得不承认印度军队和人员在碟穆绰克和乌热地区进行活动。印度政府还公然说,中国政府所提出的地点,除一处以外,都在印度片面主张的边界线的印度一侧,因此不管印度方面在那里采取什么行动,都不构成对中国领土的侵犯。这就是公认不讳,印度方面蓄意片面地改变边界现状,准备进一步侵犯和侵占中国的领土,因为,印度所片面主张的边界线不仅大大超过中印传统习惯线深入到中国领土,也远超过印度目前的占领范围。

    尼赫鲁总理11月28日的声明清楚地说明,印度从很早以来就在不断加强边境军事部署,大量建立哨所,修筑公路。他说,“我们已尽最大力量加强我们沿整个边界的阵地。”他谈到不仅在东段非法的麦克马洪线的沿线“建立了许多哨所”,而且“在拉达克边界的各个地方建立了六个以上的新的哨所,重要的哨所。”他说,印度在东段“现在正在修建直到边界的一套公路”;在西段也“一直在修筑这些公路,并且在合适的地方为我们的武装部队修建基地,”“从这些基地派出了前沿哨所。”

    尼赫鲁总理并没有讲到这里为止,他还毫不掩饰地指出了印度这样做的目的。他说,“在这些地区打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这是必须的,因此我们必须为此进行准备。”他还说,“从军事观点和其它观点来看,局势一直在逐渐变得对我们有利,我们将继续采取步骤加强这些事情,这样,最后我们会能够采取行动收复为他们(中国)占有的这些领土。”这就是说,印度政府已经从拒绝通过谈判解决边界问题,转向以武力实现它向中国提出的领土要求。中国政府不能不严肃地指出,印度政府的这种政策是极其危险的。中国政府从来没有向印度提出领土要求。中国政府一贯主张,在中印边界问题解决以前,双方应该维持边界的现状。为了确保边境的安宁,并且为边界问题的友好解决创造良好气氛,中国政府还主动地决定,在整个中印边境,中国边防部队停止在实际控制线本侧二十公里的地区内进行巡逻。所有这一切都充分证明中国政府通过谈判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诚意。但是,中国政府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被战争叫嚣和军事威胁吓倒。如果印度政府一意孤行,继续向中国境内推进,扩大非法占领,它就必须对因此而造成的新的紧张局势负完全的责任。

    事实上,印方不仅利用边界问题大作文章,而且还在利用其他问题加剧中印两国之间的紧张局势。印度政府违反自己的诺言,变本加厉地纵容逃亡在印度的西藏叛乱分子进行反对中国的活动。今年10月间,印度政府公然允许他们先后以达赖喇嘛的名义发表污蔑中国的报告和关于所谓西藏的“宪法大纲草案”的声明,使西藏叛乱分子俨然以“流亡政府”的身份在印度进行活动。印度政府不顾中国方面一再据理提出的交涉,一批接着一批地迫害和驱逐居住在印度的华侨。印度政府一再破坏和违反1954年中印两国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的通商和交通协定,封锁和限制中国西藏和印度之间的贸易,却反诬中国应该负责。印度政府无理限制中国驻噶伦堡商务代理处的正常活动,使该处业务陷于停顿状态,却反而无根据地指责中国方面限制了印度驻华机构。印度政府的所有这些做法都进一步人为地恶化了中印两国关系。

    印度政府如此热于执行对中国不友好的政策,这显然不能从中国方面找到任何理由,而只能是出于印度政府在内政、外交上的某种需要。但是,印度政府的这种做法绝不反映印度广大人民的愿望,而只能使帝国主义和敌视中印友好的分子拍手称快。中国绝不会因此损伤一根毫毛,倒是印度政府越来越暴露它的真实意图,在印度人民和全世界人民面前处于越来越难堪的地位。

    中国政府一贯坚持和平外交政策,信守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争取同一切国家特别是亚洲邻国友好相处。中国和印度是亚洲的两个大国,也是世界的两个大国,更需要友好相处,对亚非团结和世界和平的事业作出宝贵的贡献。中国政府正是从中印两国人民的切身利益和世界和平的利益出发,始终认为:目前中印两国的边界争议只是一个暂时性和局部性的问题,应该根据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经过友好协商,求得公平合理的解决。中国同缅甸和尼泊尔已经根据这些原则圆满地解决了相互间的边界问题。因此,中印边界问题同样是完全可以解决的。即使一时不能解决,双方也应该尊重边界的现状,保证边境地区的安宁,不利用边界问题来损害中印友谊。中国政府本此立场进行了持续不懈的努力,两年来提出了许多合理建议,并且采取了一系列和缓局势、推动边界问题和平解决的重要措施。不幸,这些努力都没有得到印度方面应有的响应。尽管如此,中国政府对于中印友谊的信念是不可动摇的,中国维护中印友谊的立场在任何情况下也是不会改变的。正因为如此,对于来自印度方面的反华叫嚣,两年来,中国政府一直采取克制态度,中国政府这一次发表声明仍然不是为了争吵,而是为了使广大公众了解中印边界的事实真相。中国政府衷心地希望,印度政府能够改弦易辙,以中印友谊、亚非团结和世界和平的利益为重,同中国政府一道,为改善两国关系、为合理解决边界问题,而共同努力。

    附件:中印两国政府自1961年8月以来就两国边界问题来往的八个照会


    PD-icon.svg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条,本作品不适用于该法。如不受其他法律保护,本作品在中国大陆和其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包括:
    • (一)法律法规,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及其官方正式译文;
    • (二)时事新闻;
    • (三)历法、通用数表、通用表格和公式。

    请注意:

    •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五条规定,著作权法和本条例中的时事新闻,是指通过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报道的单纯事实消息
    •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演讲,不总是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