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第二次對於時局之主張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对于时局之主张 中國共產黨第二次對於時局之主張
作者: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
1923年8月1日
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对于时局之主张
本作品收錄於《先驅

  時局之危機,現在大家覺悟了,大家都想起來挽救了,只可惜稍遲了一點!

  時局之危機來源甚長,此次曹黨驅逐黎元洪,不過是長久醞釀之危機中屢次發現之一個最近發現的結果;大家對於這一個最近的結果都大驚小怪起來,而對於醞釀此結果之根本原因却不甚措意,像這樣頭痛醫頭脚痛醫脚的辦法,如何能救危機四伏之中國!

  中國號稱民主國家已經十二年了,而與民主政治絕對不能相容的北洋軍閥勢力依然存在,是以有洪憲之變,復辟之變,安福之亂以及此次曹黨之亂。這些連續不斷的變亂,都是北洋軍閥勢力存在與列强勢力相勾結之自然的結果。他們多存在一日,資本帝國主義的列强利用他們侵略中國的程度便增高一日,這就是中國危機四伏之根本原因。去年奉直戰爭之結果,我們知道一面是奉直勢力的消長,一面也是日美在中國的勢力消長。所以當時吾黨對于時局主張,曾說過恢復國會,聯省自治,黎元洪復位,吳佩孚得勢,都不能解決時局;曾說過只有以民主的聯合戰線,繼續革命,打倒軍閥及軍閥背後的外國勢力,才是救濟中國的惟一道路。

  卽以此次曹黨之亂而論,也非旦夕的驟變。去年奉軍戰敗,美國在北京的勢力,幾乎取日本代之,那時曹黨本欲擁曹代徐,其所以未卽實行者只以曹黨中分緩急兩派(現在還是如此):緩進的洛陽派吳佩孚主張暫時利用黎元洪爲傀儡,直系取得實際的政權,一面以武力削平南方統一中國,一面以金錢包辦憲法,然後利誘威迫國會議員擁戴他們的大帥做很體面的合法總統,所謂「武力統一北洋正統」,就是當時吳佩孚號召的政綱;急進的天津派曹銳邊守靖等,迫不及待,卽欲擁曹登台;當時吳佩孚勢盛,曹邊等只得屈從了他的主張,可憐的黎元洪遂因此做了一年替直系軍閥監印的傀儡總統。曹黨陰謀醞釀至今,一方面因爲削平南方爲期愈遠,製憲之徒爲黎元洪延長監印時期;一方面又得到美國及親美派基督徒馮玉祥之助,遂不顧一切而悍然驅逐黎元洪。曹黨所恃者,不但馮玉祥之兵力,尤其是以外交系顧維鈞等爲中間人獲得美國之金力,欲以重金賄買國會議員及軍隊,攘竊政權。短視的國民,視黎曹爭政爲時局危機之焦點,其實問題不是如此簡單,曹黨敢於逐黎,因其背後有大力者(美國)之援助,所以逐黎不過是厯來外力軍閥勾結爲患,造成中國危局之一個必然的結果,而非時局危機之因。北洋軍閥舊勢力統治中國,抑制民權,勾結列强,斷送利權,此乃中國危機四伏之根本惡因,此惡因一日不除,其危機連續起伏之惡果將一日不止。

  因爲大家不甚措意時局危機之根本原因,所以此時各方面解決時局之輿論,仍不免趨向幾個錯誤的觀念:

  (一)擁護黎元洪。黎元洪依附軍閥竊取高位,在法律上本無根據,在政治上勾結軍閥御用之國會與張內閣而爲三角同盟,殺工人,傷學生,妄發命令造禍閩粵,以戀位故不惜逢惡長亂,其罪不在曹吳之下;此時政學會擁之抗曹,純係利用時機,以報私怨而竊政權;其他直系政敵欲以豬黎爲傀儡,擁之於奉或浙者,均應爲國民所不齒。

  (二)擁護段祺瑞。段派與直系素不兩立,安福罪惡,世界所知,彼等亦欲利用國民惡曹心理,起而恢復其勢力,張作霖盧永祥之於段,亦猶吳佩孚馮玉祥齊燮元之於曹,將來卽有變化,其結果亦不外北洋軍閥直皖兩派首領奪政之爭,這兩派首領背後都各有一派帝國主義的列强在那裡做後台老板,無論誰勝,都非國家人民之福。此等反動的北洋軍閥,無論何派利用時機,出而組織政府,竊取政權,曹與非曹均應爲國民所否拒。

  (三)國會南遷及製憲。貪橫無恥的國會議員,久爲曹琨所馴養,或云其中亦有賢良,何以始終同流合汚無所表示?代表全國商人工人學生各團體,都已先後宣告否認此國會,不知其尚能代表何種民意?我們認定國會南遷及國會製憲之說都是違反民意的主張;此種鮮廉寡恥違反民意的國會議員,無論其將來投靠何方,其所定憲法所選總統,國民都一槪認爲無效。

  (四)團結西南聯省自治。西南諸將之擁兵聚斂壓抑民權,無異於北洋軍閥。以此而謀聯省自治,仍是聯督自保之老文章;若云團結西南以抗北方,觀往察來,只是地域上南北割據之爭,絕無政治上封建民主之別。主張此說者,不是失意政客欲挾西南爲奇貨,以達其總裁頭銜及分贓會議的慾望;便是貪鄙腐儒欲據此以爲擁黎地步而已。

  (五)藉助列强。創造獨立的國家,建設革命的政府,端賴吾民自力,眞能艱苦奮鬥而成,斷不能效有些朝鮮民黨,不自努力革命,而呼號於巴黎華盛頓會議,希望外國承認之助力,得以成功。勾結列强的軍閥固爲人民所痛恨,而痛恨軍閥者亦往往有藉助列强以制軍閥的謬誤觀念,象這樣懶惰取巧依賴外力的國民,不懂得軍閥列强勾結的關係,如何能建設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反之,我們是要求一個以國民自力,由革命而建設的政府,由任何外國帝國主義者所支配所援助的政府,國民都誓不承認。

  同胞們!用以上五個方法中任何方法反對曹琨,都不是國民應取的正當態度;我們的主張是:由負有國民革命使命的國民黨,出來號召全國的商會工會農會學生會及其他職業團體,推舉多數代表在適當地點,開一國民會議;若是國民黨看不見國民的勢力在此重大時機不能遂行他的厯史工作,仍舊號召四個實力派的裁兵會議與和平統一,其結果只軍閥互戰或產生各派軍閥大結合的政局,如此我們主人翁的國民斷不能更袖手旁觀,例如上海總商會所發起的民治委員會卽應起來肩此巨任,號召國民會議以圖開展此救國救民的新局面。在北京之國會已成爲封建軍閥的傀儡,國民已否認其代表資格,只有國民會議才眞能代表國民,才能夠製定憲法,才能夠建設新政府統一中國,也只有他能夠否認各方面有假託民意組織政府統治中國之權。由此國民會議所產生之新政府,須以眞正國民革命的勢力,掃蕩全國軍閥及援助軍閥的外國勢力,然後才不愧爲統一全國的人民政府,不是一個偏安一隅的政府,更不是一個各派軍閥合作受列强勢力所卵翼的政府。同胞們只有這一條路,是眞能救濟我們中國人逃出外力軍閥二重壓迫的道路。

  打倒利用軍閥侵略中國的列强!

  打倒勾結列强壓迫人民的軍閥!!

  全中國國民革命者聯合起來!!!


PD-icon.svg 本作品現時在大中華兩岸地區因著作权保护条款过期而处于公有领域。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一条第二款(司法管辖区为中国大陆,不包括香港和澳门)和中华民国的《著作权法》第三十三條(目前司法管辖区为台澎金马地区),所有著作权持有者为法人的作品,在首次发表50年后,或者从创作之日起50年未发表,即进入公有领域。其他适用作品则在作者死亡后50年进入公有领域。

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释义》,法人作品应满足三点要求:(1)由法人(或其他组织,以下简称“法人”)主持创作,而非工作人员自发进行;(2)创作思想及表达方式体现法人意志;(3)由法人负责,而非执笔者。(详情


作者:中國共產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发表时间:1923年8月1日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8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99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加拿大、韓國、新西蘭、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