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民黨中央政治委員會主席胡漢民在省港罷工委員會招待各界時演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政治委員會主席胡漢民先生在罷工委員會招待各界時演講
中國國民黨中央政治委員會 主席胡漢民
中華民國14年(1925年)8月16日
1925年8月16日于廣州市
发布于《工人之路•特號》第五十三期

  今天省港罷工委員會招待各界,兄弟代表政治委員會說幾句話。自從政府□[改]組以來,一切重要的問題,都要先經政治委員會的決定。近來最重要的,□[莫]過於對外問題,而對外問題之中最重要的,就是罷工這件事。中國民族能夠生存與否,悉視罷工一舉之能否勝利。故這次的罷工,猶如寒暑表一樣,可以預測將來的一切。這次罷工的意義,不獨全中國人皆知道,全世界的人及一切政黨亦無不知道其意義的重要。所以政治委員會決議罷工這件事,其重要皆比任何問題之前,應竭力使全體人民與政府協力以援助之,務期繼續努力,以達到最後的勝利。這是政治委員會最重要的決議。政治委員會的決議,可以代表本黨對於政治最高的主張。近來外交的情形,與罷工的經過,我已經在別處說過,現在不妨再略為報告。廣東交涉的情形,尚未有如何的發展,在領事團方面,一味用推諉的手段,用延賴的手段,他們仍然硬賴我們先開槍,以圖抵巖下去。在北京方面的交外團則說中國人此次無非是要取消領事裁判權,與收回海關,但是要收回領事裁判權,一定要經過華府會議;要收回關稅權,一定要經過關稅會議。他們見了中國民氣這樣的磅礴,所以提出這種轉圜的說話,這是從好的方面觀察;若是從壞的方面觀察,則他們無非是借此以老中國的民氣,希圖頹唐了事罷了!他們又看見中國的外交事權不統一,在北京已有外交部與外交委員會及特派員三個,所以他們愈膽大妄為。北京外交的方法,很是錯誤,有人說北京政府有意延長外交的時間,因為張作霖到了天津,想另組內閣,段特借此以延長執政的命運。以我看來,延長時期,亦不為不是,因為此次慘殺的真情,被帝國主義者蒙蔽了,世界的輿論,都得不到正確的批評,若稍延長了時間,我們又做到充分的宣傳,不過是大家的辛苦,要忍耐些罷了!到了現在,外國人仍然不認識中國人的進步,和中國民氣的堅強。即如香港總督仍以數十年前的頭腦,來觀察中國現在的人。他以為中國人,無論如何,終要去香港的;他以為中國人,終不能翻身的,就是英日各國的人,亦以二三十年前的書,來證中國人的思想,這實在可笑得很!前天有一個日本大阪新聞記者來訪我,有幾句很怪誕的說話。他說「中國人的國家觀念很薄,而文化倒有很速的進步,這二點實在矛盾,我不解其故?」我對他說:「你們所持的,不知根據什麽理由?中國現在有數十萬為政治而罷工的工人,他們為爭取民族的自由獨立而奮鬥,這是何等的精神!你那批評,究從何處看去?」他當時被我駁得無話可說,只順口問中國的民氣,為什麽能夠這樣的強?我對他中國是文明強大的國家,從來是以天下自視的。我有一小證據,想貴國人亦無不知之,中國人最惡漢奸,他們視漢奸此[比]殺父之仇更大,這是民族的精神,也就是國家觀念強厚的證據。這種精神是中國民族固有的,不是從歐美那處學得來的。如岳飛之被秦檜所害,千載之下,國人無不痛心者,這就因為岳飛是一個捍衛民族的偉人,我們廣東之痛惡惡秦檜,以油炸檜比之,其深惡可知!你看此次的中國人反抗帝國主義的運動,其精神是何等的熱烈,中國人民對國家民族觀念之強,如此可見,自慘殺案發生以後,許多離交通口岸非常遼遠的人民,都同情一致的,協同對外,郵電紛來,疊如山積,其目的只在要求取消不平等條約,以達到世界上平等的地位。可見說到國民革命這一項無論男女老少,都一致的讚同。如果中國四萬萬人能盡行激發其良知,啟覺其本性,這就是以得的最後的勝利。座上諸君,我們中國已有如此偉大的民眾運動,我們知道,世界上的人,自然會被這這偉大的與正義的中國民眾所覺悟。但是我們在此運動當中步驟,要極完密,要無一些的瑕疵,才不致被帝國主義者所借口,我們知道,我們的敵人,不是尋常的敵人,帝國主義的手段,是很毒辣的,他一定會用中國人來害中國人,用中國人來殺中國人,他一定是勾結張作霖一般的大軍閥,陳炯明鄧本殷一般的小軍閥來陷害我們,因為這般軍閥,只是顧自己的利益,什麽國家的安危,民族的生死,簡直不問;如張作霖遣兵到上海,起初是借名保護上海治安,但一轉眼就替帝國主義者來破壞人民愛國運動了,封禁海員工會,解散工商學聯合會了!我們知道中國十餘年來的大小軍閥,一勾上帝國主義,便是崩倒的時期,因為一要帝國主義的幫助,便不惜賣國賊民以承歡,已然如此,那就無有不崩倒的。試看歷次戰爭的勝敗,無不以民意為依歸如俗話說的「通番賣國,無人不怒」。此次廣東各界之援助罷工工人,大家要明白不是為援助工人的本身,實是為爭國家民族的獨立與自由,是應盡的義務,我們要更加的團結與奮鬥,使全世界的人類,能被這種偉大的精神所覺悟,政治委員會的政見,大概是如此。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7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PD-icon.svg 中華民國《著作權法》:
第九條(著作權標的之限制)
  下列各款不得為著作權之標的:
  一、憲法法律、命令或公文
  二、中央或地方機關就前款著作作成之翻譯物或編輯物。
  三、標語及通用之符號、名詞、公式、數表、表格、簿冊或時曆。
  四、單純為傳達事實之新聞報導所作成之語文著作。
  五、依法令舉行之各類考試試題及其備用試題。
  前項第一款所稱公文,包括公務員於職務上草擬之文告、講稿、新聞稿及其他文書。

本作品來自上列各款,在中華民國,屬於公有領域。詳情請參見章忠信著作權筆記著作權法第九條釋義。另外請注意司法院釋字第5號解釋:「行憲後各政黨辦理黨務人員,不能認為刑法上所稱之公務員。」所以自從1947年(民國三十六年)12月25日中華民國憲法施行以來,各政黨黨務作品,不能認為公文。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