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小說史略/第三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漢志》之敘小說家,以為「出於稗官」,如淳曰:「細米為稗。街談巷說,甚細碎之言也。王者欲知里巷風俗,故立稗官,使稱說之。」(本註)其所錄小說,今皆不存,故莫得而深考,然審察名目,乃殊不似有采自民間,如《詩》之《國風》[1]者。其中依托古人者七,曰:《伊尹說》,《鬻子說》,《師曠》,《務成子》,《宋子》,《天乙》,《黃帝》。記古事者二,曰:《周考》,《青史子》,皆不言何時作。明著漢代者四家:曰《封禪方說》,《待詔臣饒心術》,《臣壽周紀》,《虞初周說》。

  《待詔臣安成未央術》與《百家》,雖亦不云何時作,而依其次第,自亦漢人。

  《漢志》道家有《伊尹說》[2]五十一篇,今佚;在小說家之二十七篇辦不可考,《史記》《司馬相如傳》註引《伊尹書》曰:「箕山之東,青鳥之所,有盧橘夏熟。」當是遺文之僅存者。

  《呂氏春秋》《本味篇》[3]述伊尹以至味說湯,亦云「青鳥之所有甘護」,說極詳盡,然文豐贍而意淺薄,蓋亦本《伊尹書》。

  伊尹以割烹要湯[4],孟子嘗所詳辯,則此殆戰國之士之所為矣。

  《漢志》道家有《鬻子》二十二篇,今僅存一卷,或以其語淺蒲,疑非道家言。然唐宋人所引逸文,又有與今本《鬻子》頗不類者,則殆真非道家言也。

  武王率兵車以伐紂。紂虎旅百萬,陣於商郊,起自黃鳥,至於赤斧,走如疾風,聲如振霆。三軍之士,靡不失色。武王乃命太公把白旄以摩之,紂軍反走。(《文選李善註》及《太平御覽》三百一)

  青史子為古之史官,然不知在何時。其書隋世已佚,劉知幾《史通》[5]云「《青史》由綴於街談」者,蓋據《漢志》言之,非逮唐而復出也。遺文今存三事,皆言禮,亦不知當時何以入小說。

  古者胎教,王后腹之七月而就宴室,太史持銅而禦戶左,太宰持鬥而禦戶右,太卜持蓍龜而禦堂下,諸官皆以其職禦於門內。比及三月者,王后所求聲音非禮樂,則太史缊瑟而稱不習,所求滋味者非正味,則太宰倚鬥而不敢煎調,而言曰:「不敢以待王太子。」太子生而泣,太史吹銅曰:「聲中某律。」太宰曰:「滋味上某。」太卜曰:「命雲某。」然後為王太子懸弧之禮義。……(《大戴禮記》《保傅篇》,《賈誼新書》《胎教十事》)

  古者年八歲而出就外舍,學小藝焉,履小節焉;束發而就大學,學大藝焉,履大節焉。居則習禮文,行則鳴珮玉,升車則聞和鸞之聲,是以非僻之心無自入也。

  ……古之為路車也,蓋圓以象天,二十八橑以象列星,軫方以象地,三十幅以象月。故仰則觀天文,俯則察地理,前視則睹和鸞之聲,側聽則觀四時之運:此巾車教之道也。(《大戴禮記》《保傅篇》)

  雞者,東方之畜也。歲終更始,辨秩東作,萬物觸戶而出,故以雞祀祭也。(《風俗通義》八)

  《漢志》兵陰陽家[6]有《師曠》八篇,是雜占之書,在小說家者不可考,惟據本誌註,知其多本《春秋》而已。《逸周書》《太子晉》篇記師曠見太子,聆聲而知其不壽,太子亦自知「後三年當賓於帝所」,其說頗似小說家。

  虞初事詳本誌註,又嘗與丁夫人[7]等以方祠詛匈奴大宛,見《郊祀志》,所著《周說》幾及千篇,而今皆不傳。晉唐人引《周書》者,有三事如《山海經》及《穆天子傳》,與《逸周書》不類,朱右曾[8](《逸周書集訓校釋》十一)疑是《虞初說》。

  芥山,神蓐收居之。是山也,西望日之所入,其氣圓,神經光之所司也。(《太平御覽》三)

  天狗所止地盡傾,餘光燭天為流星,長十數丈,其疾如風,其聲如雷,其光如電。(《山海經》註十六)

  穆王田,有黑鳥若鳩,翩飛而跱於衡,禦者斃之以策,馬佚,不克止之,躓於乘,傷帝左股。(《文選李善註》十四)

  《百家》者,劉向《說苑》[9]敘錄云,「《說苑雜事》,……

  其事類眾多,……除去與《新序》復重者,其餘者淺薄不中義理,別集以為《百家》。」《說苑》今存,所記皆古人行事之跡,足為法戒者,執是以推《百家》,則殆為故事之無當於治道者矣。

  其餘諸家,皆不可考。今審其書名,依人則伊尹鬻熊師曠黃帝,說事則封禪養生,蓋多屬方士假托。惟青史子非是。

  又務成子名昭,見《荀子》,《屍子》嘗記其「避逆從順」之教[10];宋子名钘,見《莊子》,《孟子》作宋徑,《韓非子》作宋榮子,《荀子》引子宋子曰:「明見侮之不辱,使人不鬥」[11],則「黃老意」,然俱非方士之說也。

校勘記[编辑]

  1. 國風 《詩經》組成部分,大多是周初至春秋中期民歌。
  2. 《伊尹說》,《漢書·藝文志》道家類作《伊尹》。
  3. 《呂氏春秋》 戰國末秦相呂不韋集門客共同編撰,《漢書·藝文志》著錄二十六卷,共一六〇篇。《本味篇》,見《呂氏春秋·孝行覽》,記伊尹歷舉各地山珍海味,謂僅天子之國始能享受,勸說湯改革政治,以取天下。
  4. 割烹要湯 《孟子·萬章》:「萬章問曰:『人有言,伊尹以割烹要湯,有諸?』孟子曰:『否,不然!伊尹耕於有莘之野,而樂堯舜之道焉。……吾聞其以堯舜之道要湯,未聞以割烹也』。」
  5. 劉知幾(661—721) 字子玄,唐彭城(今江蘇徐州)人。
  6. 兵陰陽家 即兵書中的陰陽家。《漢書·藝文志》:「陰陽者,順時而發,推刑德,隨鬥擊,因五勝,假鬼神而為助者也。」唐顏師古註:「五勝,五行相勝也。」
  7. 丁夫人 《漢書·郊祀志》載:武帝太初元年(104),西伐大宛,「丁夫人與雒陽虞初等以方祀詛匈奴、大宛焉。」唐韋昭註:「丁,姓;夫人,名也。」
  8. 朱右曾 字尊魯,清嘉定(今屬上海)人。曾官貴州遵義知府。撰有《逸周書集訓校釋》、《左氏傳解誼》等。
  9. 《說苑》 西漢劉向撰,《隋書·經籍志》著錄二十卷。分類纂述春秋戰國至秦漢間歷史故事,雜以議論。《說苑雜事》,即《說苑》。《新序》,劉向撰,《隋書·經籍志》著錄三十卷,內容體例與《說苑》相似。
  10. 務成子 見《荀子·大略篇》:「不學不成。堯學於君疇,舜學於務成昭,禹學於西王國。」《屍子》卷下引務成子教舜曰:「避天下之逆,從天下之順,天下不足取也。」《屍子》,戰國魯國屍佼撰,《漢書·藝文志》著錄二十篇,已散佚。今本《屍子》疑為魏晉時人依托補撰。
  11. 「明見侮之不辱,使人不鬥」 語見《荀子·正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