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工人狀況及我們運動之方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國工人狀況及我們運動之方針
作者:鄧中夏 1923年

1923年12月22日

上期我的《論工人運動》一文裡,已把工人群眾在革命運動中的重要約略說了。但是中國的工人狀況是怎樣呢?我想青年們一定要急於知道,所以我接著為此文;不過為篇幅所限,也只能說個大概罷了。

 

要明白中國的工人狀況,先要明白中國的產業狀況。我們分段略述於下:

 

(一)江蘇區—在中國,新式工業最發達的地方,要以此區首屈一指。此區除上海之浦東、楊樹浦、吳淞外,尚有南通、無錫、蘇州等處。此區以紡織為主要工業,煙草次之,餘如鐵工、電氣、火柴、玻璃、化學製造、印刷,……又次之。以上各業,大半為英、美、日本和中國的資本家所辦。此外就是官辦的兵工廠、造幣廠、造船廠、以及電燈、電話、電車、自來水各公司了。

 

(二)武漢區—此區以鐵工為主要工業,紡織次之,其他工業亦有。湖北大冶縣之鐵,不僅是中國許多大工業,惟他是賴,就是日本也要靠他。漢陽的鋼鐵廠是中國唯一的大鐵廠。紡織工廠除武昌官辦之四局外,尚有十餘家。漢陽的兵工廠規模亦大。揚子機器廠,可以自造輪船。

 

(三)津榆區—此區從天津起至山海關止,皆包括在內。以煤為主要的工業,紡織次之。開灤煤礦,包唐山、林西、趙各莊、馬家溝、秦皇島是中國有名的大煤礦。天津紡織廠約有七八家,均為官僚資本所辦。唐山尚有洋灰窯公司,大沽尚有造船廠。

 

(四)其他各地—都只有零星的新式工業,而且是礦山居多。如山東之淄川、博山、嶧縣;山西之陽泉;河南之六河溝;湖南之水口山;江西之安源;奉天之本溪湖、撫順:都有極大的煤廠。至於廣州,以及沿長江一帶各口岸,雖有工廠,並不多,故不能各劃分為大工業區。

 

(五)交通—交通事業是發展產業的唯一憑藉。可是中國的交通事業卻不是“發展產業”,不過是運輸洋貨罷了,可嘆!交通約分為二:(1)鐵路。鐵路已經築成的,有京漢、京奉、津浦、京綏、隴海、滬寧、膠濟。滬杭甬(只滬杭竣工,南段只成寧紹一小段)。粵漢(南北各成一段,南為廣韶間,北為武株間)。此外短路尚有直晉之正太,河南之道濟,江西之南潯,湘贛之株萍,廣東之廣九潮汕。餘如南滿、滇越則為外人所築。 (2)輪船。海運由上海南至香港,北至天津、旅順,東至日本,東北至海參崴。江運由上海至長江上游之重慶、敘府、嘉定,鄂湘川贛皆有小火輪駛入內地。廣東東西北江亦可行輪。天津至道口鎮及東三省不冰凍時亦有許多河流可以行輪。在此可附帶提及的,便是各通商口岸有不少的碼頭搬運夫,和通都大邑有不少的人力車夫。

 

中國產業的大致狀況,略如上述。我們可進言工人狀況。但是要敘述中國的工人狀況,可以成功一部大書,亦只能說一個大略。

 

中國工人的苦況,可以從外國人讚美“中國人勤苦耐勞”聲中反襯出來。外國人這句話的意思,換句話說,便是中國的“勞力廉售”。所以我們可不須列很詳細的表,便可知道中國工人的工作時間,至少是十點鐘以上,“先雞鳴而興,後斗轉而息”,一生一世,見不著太陽。便可知道中國工人的工資,平均不過數角,“仰不足以事,俯不足以畜”,一生一世,替人作牛馬。就中以鐵路工人生活比較優裕,海員和市政工人(指電燈電話等)次之,紡織及其他工人又次之,礦工、碼頭工、人力車夫為最苦。工人知識,亦約略與生活程度相等。

 

中國工人運動原是近兩年的事,可分為兩個時期:(一)勝利時期—亦可稱為進攻時期,從前年十二月香港海員大罷工起,至今年二月京漢大罷工止。 (二)失敗時期—亦可稱為退守時期,京漢大罷工失敗以後至現在。工人運動所表現的只有兩事,一是罷工,一是組織工會。有先組織工會然後罷工的,如安源,長辛店等(最多數)。也有先罷工然後組織工會的,如上海郵差等(少數),也有一面組織工會一面罷工的,如開灤煤礦等(次多數)。罷工人數最多、影響最大的,有香港海員罷工,漢口人力車夫罷工,長辛店罷工,隴海罷工,漢陽鐵廠罷工,粵漢北段罷工,安源路礦罷工,水口山罷工,上海浦東紡織煙草罷工,開灤罷工,京漢全路罷工,前八次罷工都勝利,後三次罷工卻失敗了。組織工會,已形成一個完全產業組合的,有“漢冶萍總工會”“中華海員聯合會”。籌備將成一個產業組合的,有“全國鐵路總工會籌備委員會”。以地方組合的,有“湖北工團聯合會”,“湖南工團聯合會”,“廣東工會聯合會”。其餘差不多各廠,各路,都有“工會”“工人俱樂部”等,舉不勝舉了。不過尚有兩種有力的工人,或者組織尚少,如礦工,只安源、水口山、焦作組織了;或者始終沒有組織,如各口岸的碼頭工人。這以上都是工人運動勝利時期的大概。失敗時期是怎樣呢?自從上海浦東紡織煙草罷工被外國資本主壓服以後,接連著便是開灤煤礦罷工被天津警察所長楊以德和英國的印度兵壓服,最後便是京漢全​​路罷工被直系軍閥吳佩孚等和某國領事秘密協商壓服了。京漢此次罷工失敗,被殺死三十九人,被捕入獄二十四人,被開革失業數百人,還有工會法律顧問施洋被槍斃了。此次失敗,軍閥乘機將京漢全路和武漢三鎮的工會一律封禁,於是影響所及,各地工會除粵湘外,皆由公開的而變為秘密的了。雖然秘密,尚有幾處工人猛進,曾聯合組織了總工會,月費照收,常會照開,只差懸掛一塊牌子。我們在此可告慰青年們的,就是(1)工人復仇的心極切,精神仍團結凝固,一旦時局變動,可以大舉;(2)工人受了這兩年新式的教育與訓練,知識與技能已經增高,現在並秘密的不斷的買看出版物和社會主義者往還交談,通訊質疑。由此看來,所以我們對於中國的工人運動,應是極抱樂觀,認為工人群眾終歸是中國革命運動最偉大的一種勢力。

 

現在我要把我對於此後工人運動的兩項意見貢獻在青年的面前了。

 

(1)我以為此後工人運動在反動政局沒有推翻以前,不可放棄了公開的工會運動。公開的工會在有時雖不可能,而且即令可能,亦有“投降軍閥”,或是“勞資妥協”,徒然引導工人走上墮落的道路的危險;然我們不提倡公開的工會運動,工人最容易被引到工團主義,只過問經濟的要求,忘記了政治的奮鬥,結果是工人運動於中國革命完全不相干涉。這卻是一重危險。所以我主張應使公開的工會運動,成為工人運動的目標。不斷的輸送小冊子給他們看,保存並激厲他們憤慨之氣,團結之力,一旦有事,庶可乘時而起。

 

(2)我以為工人種類紛繁,固然只要是工人群眾我們便當去活動,但是我們的人力有限,精力亦有限,我們應就中擇取幾種有力量的,於革命事業有大幫助的工人群眾去活動,較為經濟。我以為海員、路工、礦工、碼頭工人、市政工人五種工人特別重要,應多下功夫。

 

親愛的青年們!我上次說過:“中國革命的重擔,只有由我們一肩挑著”。但是我現在再找足一語:“我們挑著不可放下呵”!

 

原載《中國青年》第10期

署名:中夏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