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教育的思想問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國教育的思想問題
作者:蔣中正
1931年1月19日
——一九三一年一月十九日在教育部講——

今天紀念週,兄弟是頭一次到教育部來,先向各位講講我們 總理的思想,和 總理主義。因為以後,我們中國要建立在世界上,中華民族能生存在世界上,不給人家消滅,一定有一種力量。這個力量,就是 總理所講由思想、信仰發生出來的力量,不是眼看得見的像槍砲武力的力量,而完全是由思想信仰發生出來的。要發生信仰,一定要有一個思想,先有思想,然後纔能發生信仰。大家以為這個思想正確,於是大家共同信仰這個思想,同時,中國要建立在今日的世界上,必要有這樣的一個思想,然後,中國纔可以立得穩,中華民族纔可以站得住。因為人人皆有這個思想,有了思想,便可發生信仰,有了信仰後大家纔能同心一致,發生很大的力量。所以中國要建立在世界上,中華民族要生存於世界上,就要有總理所創著的三民主義。三民主義從那裏發生出來呢?這一點,尤其是我們教育部的同人,要徹底的明白纔好。我想,有許多教育界的人,他有很好的學問,很能自愛的,還有許多教育界的老前輩,他們是有品格的,在教育界做了很多的事情,能夠真為國家做事情的人也不少。不過,他對於 總理的主義,總是隔膜或不了解。我們教育部同人,須知現在教育的事情,乃是邦國百年大計的基礎。現當軍事結束之後,如果百年大計的教育沒有一個正確的系統,正確的思想,不能使得全國國民瞭解,信仰三民主義,那末,中國即將真正沒有辦法,不僅國家要亡,種族也要滅的。因為他不曉得自己國家立國的基礎在什麼地方,正統思想在什麼地方,當然他就不能發生愛國思想。不曉得國家正確的正統思想,當然就沒有愛國的中心信仰,因而弄得現代教育,——民國二十年以來的教育,不僅是沒有進步,而且一天比一天退步,使得我們總理的主義,到如今還不能發展實現。這不要講旁的人,單祗講教育界有智識的人,以及我們教育部各同人,如能研究到底的話,這個思想所有最要緊的地方,都能研究到,那末,他一定要信仰總理的主義,一定要當作總理的主義即是他一個生命,不祗是不能反對,而且始終一致來擁護,來實現 總理的主義。教育部是全國教育的總機關,亦即是確定我們國家百年大計的總機關,我們教育部各位同志,都負有這樣重大的責任。我們立國的基礎,以後就在教育實施的方針,如果沒有一個正確的主義觀念,沒有一個中心的信仰,教育的效力是一定發生不出來的,那就無論你怎麼努力,無論用多少力量,也是沒有用的。國家還是不能存在,中華民族也要滅亡。所以我今天頭一次見到各位同志,沒有旁的話講,就是將我們 總理的思想發生在什麼地方?主義的最要點在什麼地方?告訴各位,各位明白之後,假使沒有入黨的人,當然要趕緊加入,來實行 總理的主義。 總理主義的中心及其發生的所在,戴季陶同志在他著的孫文主義之哲學的基礎上說:「中山先生的思想,完全是中國的正統思想,就是繼承堯舜以至孔孟而中絕的仁義道德思想。在這一點,我們可以承認 中山先生是二千年以來中絕的中國道德文化的復活,從前有一個俄國的革命家,去廣東問 先生:『你的革命思想,基礎是什麼?』 先生答覆他說:『中國有一個正統的道德思想,自堯、舜、禹、湯、文、武、周公至孔子而絕,我的思想,就是繼承這一個正統思想,來發揚光大的。』那人不明白,再又問先生, 先生仍舊把這句話來答覈。我們就這一段話,就看得出先生的抱負,同時也就可以認得清楚 先生的國民革命,是立腳在中國國民文化的復興上面,是中國國民創制力的復活,是要把中國文化之世界的價值,高調起來,為世界大同的基礎。」由這一段話看來,凡是真正研究過 總理主義的人,他一定要信仰總理主義,並來實現 總理主義。可惜不僅是我們教育部,就是各部職員也是一樣,僅祗看三民主義,沒有研究三民主義究竟是怎麼樣來的,對於主義祗是當作口頭禪,有口無心,因而使得主義,不能發生效力。今天到會的教育部各位同志,大家要知道 總理的思想和主義的中心。 總理在共產黨十分發展的時候,他就是明白的講,三民主義不是馬克思的共產主義。馬克思的共產主義, 總理是批評得他體無完膚。當著共產黨加入國民黨的時候,他曾明明白白的說,他對於馬克思共產主義不贊成。當時共產主義初期輸入中國,中國所有的文化道德均有受其打破的形勢, 總理在那時候,就明明白白講,他是繼承中國固有的道德文化的思想。這是 總理拿中國的文化,與中國國民自信力量,同世界的惡潮流惡思想來宣戰的。大家要知道 總理主義的中心思想,更要曉得沒有 總理的主義,中華民族就不能存在於今日的世界上,不能使國民發生愛國思想出來,不能成立國家,中國人更不能做個人。

再講一句話,我們要曉得 總理的思想,即是繼承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以來的仁義道德思想,將之發揚光大,三民主義就是從仁義道德中發生出來。 總理講這句話是在廣西桂林,我當時也在桂林,那個俄國共產黨,問 總理的時候,我也在那裏。共產黨當時祗是宣傳,頭一次越飛還沒有來,那個俄國共產黨並不是俄國人,而是瑞士人,也是第三國際派來的。孫先生頭一句話答覆他的就是,中國有一個正統的道德思想,自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而絕,我的思想就是繼承這一個正統思想來發揚光大的。由這一段話,大家可知 總理主義是怎麼一個思想,由這點研究下去,想必各位定能徹底明白,而且一定有許多的心得,今後即可拿 總理主義來宣傳。我們的教育部,要成為主義宣傳的中心機關,各教育同人要照到 總理所定下來的教育次序,教育系統,政治方針,一步步推行到各省。我相信大家如能拿 總理的精神思想做教育正統思想的時候,這種效力不僅可以事半功倍,而且可以早使革命成功。二十年以前教育部同人沒有的的確確拿 總理的主義宣傳,實為憾事。從二十年起,大家既都曉得 總理的中心思想,便要從這個地方做起來。如能拿 總理最中心最要緊的思想,來做教育系統,中國的教育從此一定更有一日千里的發展,並且可把一般舊的不相干的光是講尊孔,而不曉得孔子的道理在那裏,光是講舊道德,而不曉得舊道德究竟有什麼好處的頑固思想掃除。新的落後的共產黨,不曉得中國是怎麼一個國家,不曉得國民革命是怎麼革法,革命思想是怎麼一個思想。我們的民族怎樣能夠在世界上存在,也將由此而肅清。如果教育部同人都能照今天所講的話,從 總理的正統思想起頭去研究,那些新的舊的反動思想,統統可以打倒他,真正來實現我們 總理的三民主義。我們教育部負責任的人員,無論那一個,都要精研 總理的遺著,並要身體力行,貫徹到底,來發揮教育的功效,完成革命的使命。

(蔣曾於1930年12月9日兼任教育部部長,迄1931年6月19日辭去兼職。——原編按)


PD-icon.svg 中華民國《著作權法》:
第九條(著作權標的之限制)
  下列各款不得為著作權之標的:
  一、憲法法律、命令或公文
  二、中央或地方機關就前款著作作成之翻譯物或編輯物。
  三、標語及通用之符號、名詞、公式、數表、表格、簿冊或時曆。
  四、單純為傳達事實之新聞報導所作成之語文著作。
  五、依法令舉行之各類考試試題及其備用試題。
  前項第一款所稱公文,包括公務員於職務上草擬之文告、講稿、新聞稿及其他文書。

本作品來自上列各款,在中華民國,屬於公有領域。詳情請參見章忠信著作權筆記著作權法第九條釋義。另外請注意司法院釋字第5號解釋:「行憲後各政黨辦理黨務人員,不能認為刑法上所稱之公務員。」所以自從1947年(民國三十六年)12月25日中華民國憲法施行以來,各政黨黨務作品,不能認為公文。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