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職工運動戰士大追悼周之意義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國職工運動戰士大追悼周之意義
作者:瞿秋白
1926年2月6日
本作品收錄於《向導

本文原载一九二六年二月十日出版的中共中央机关报《向导》周报第一百四十五期。

  白骨枯了,碧血殷了,寡婦孤兒的啼哭遍及全中國了!“二七”屠殺中死的人眼睛還沒有閉哩!勞工的汗血還在一天到晚的榨取,平民脂膏還在軍閥、資本家、帝國主義者的鍋爐裏煎熬……,然而我們活著的人,熱血早已沸騰,筋骨都在爆烈,我們的憤怒已經達到頂點,我們不得不拚死一戰,努力奮鬥,鏟除一切壓迫剝削的製度。殘暴的野獸——資本家、帝國主義者和賣國軍閥,他們的嘴固然十分的饞,他們的胃口固然十分的好,隻想吃我們的血,剝我們的皮。然而,我們是人類的大多數,我們有幾千百萬萬萬,殺不盡的!我們的血要浸死他們。帝國主義的末日已經不遠了!

  我們工人固然十分“低微”,各個工人在資本家眼裏看來,固然是螻蟻,是豬狗,整千整百被踐踏殺戮死,不算什麽一回事,可是我們工人、農民,一般的勞動者,如果團結起來,有徹底的覺悟和勇猛的精神,便能成為天下第一等偉大的力量,誰也不能戰勝我們。我們象衝鋒的戰士一樣,雖然在前線上一批一批的倒下來,可是後陣還一批一批的前進,不到打破敵人的營壘不止。

  中國的職工運動在“二七”以前,隻是初期的發生,“二七”的死者證明了工人階級奮鬥的力量和決心,工會的需要從此普遍於中國工人的一般群眾裏去。英、美帝國主義者走狗吳佩孚等施行“二七”屠殺,大欲恐嚇工人群眾,撲滅他們的革命運動。可是實際上,正是“二七”之後,廣東、上海、山東、河南、湖北、湖南,全中國的鐵路工人、礦山工人、紗廠工人等運動大大的發展起來。他們隻能在極短的期間鎮壓住這種運動。“二七”之後不到幾個月,各地工人響應“二七”京漢工人的鬥爭,提出和“二七”同樣的口號和要求——打倒帝國主義,打倒軍閥,工會和罷工的自由。這種發展的結果,上海、青島日商紗廠裏罷工運動,才爆發而成偉大的五卅運動。

  “二七”以前中國的民族運動雖然開始了已經很久,可是五四以來,這一運動還隻在學生群眾裏,一直到“二七”以前唐山、京漢等大罷工,尤其是“二七”屠殺之後,才深深的滲入工人群眾。這一殘殺的創痛驚醒了中國最革命的階級,使他們如潮水一般湧入國民革命的隊伍,匯集於國民革命的國民黨——國民黨的改組,廣東農民運動的興起。中國職工運動的發展不但是國民革命中得著了強有力的新力軍,而且找著了自己最勇猛、最堅決奮鬥、最先犧牲的先鋒隊。這一過程,可以說是從“二七”開始的。而“二七”以後的繼續發展,便使國民運動、學生運動、農民運動,隨著最先發難、最先犧牲的“二七”屠殺中之工人——我們的死者,勇猛的向前奮鬥,萬流匯合地形成中國革命史上空前的五卅民族解放革命!

  “二七”的犧牲者,我親愛的同誌嗬,你們的血是為中國工人階級而流的,也是為中國民族而流的。你們的誌願終有一天會達到的。中國一般平民群眾如今已經深切地被你們的勇猛悲壯的精神感動了,尤其是全中國的工人和農民。你們死了,跟著你們死的在這三年以來又有不少了;此後的鬥爭裏,還不知道帝國主義者、軍閥和資本家要殺戮多少。然而他們殺戮你們的結果,已經造成全國革命化——“赤化”的形勢,他們以後的殘殺隻有斷送他們自己的生命——全世界帝國主義的根本鏟除,沒有別的結果。你們的死是光榮的死!你們是為全人類的解放而死的嗬!

  帝國主義者、軍閥和資本家,自從“二七”開刀,雖然這種屠殺不但絲毫效果也沒有,反而激起工人階級和全國民眾的憤怒,革命運動的大發展,可是他們的饞吻,便從此時時刻刻大吃工人的血了。中國民族解放運動因為有工人階級的鬥爭做了骨幹,帝國主義者等便大大恐慌起來,尤其是有了工人階級的政黨——共產黨的指導和群眾的宣傳,他們更加時時刻刻栗栗危懼,知道工人階級的真正覺悟而實行奪回自己權利的革命,是根本推翻他們的統治。所以他們首先要摧殘中國的工人運動,首先要屠殺中國的工人,尤其是共產黨員。帝國主義者經過趙恒惕殺了黃、龐,經過吳、肖殺了林祥謙、施洋(“二七”)和許許多多江岸的工人,從此之後每次職工運動中,工人階級爭自己最低限度的權利——工會自由、罷工自由、改良待遇、增加工資、減少工時的運動裏,他們天天想出新的方法來屠殺。沙麵罷工以後,他們假手商團殺死黃駒等烈士;上海日商紗廠的罷工裏,日廠職員親手打死顧正紅;青島紗廠罷工時,他們當麵諭令張宗昌槍斃李慰農、胡信之。最近,日本資本家雇用工賊、流氓、包探、打手打殺上海同興紗廠兩個工人;他們更諭令孫傳芳秘密殺害上海總工會副委員長劉華;他們又命令李景林殺死正太路工會職員高克謙,他們的走狗李鴻程殺死了黃靜源,破壞安源的礦工俱樂部。五卅以來各地的大屠殺更不用說了。這許多死者之中非共產黨員固然很多很多,然而就上麵隨手舉到的、有姓名的來說,共產黨員已經有六七人。共產黨是為工人階級奮鬥的黨,是工人階級自己的黨,個個共產黨員都願意為工人階級而死。如今,在全國軍閥買辦階級以及他們的“思想家”、“主義家”唾罵誣蔑共產黨的時候,說共產黨隻是利用工人自己享福、“沒有流一滴血坐一次牢”的時候,我們不用提起“二七”以來被殺的許多共產黨員,不用提起被右派國民黨開除的張國燾等為著京漢罷工事坐了半年多的監獄,單說現在“西牢”、“中牢”裏的已經不少了。帝國主義者等知道他們最強大的敵人是誰,知道怎樣利用政客、“主義家”、工賊、流氓、學棍等於屠殺工人和共產黨之後,再來造謠誣蔑他們!

  我們中國的工人、農民及一般勞動平民,正因為如此,更要痛切追憶我們的死者,努力去奮鬥,我們要在這一周內——“二七”前後一星期內,趁此我們的運動第一次大流血的紀念日,年年舉行極盛大追悼宣傳,紀念職工運動中的一切死者。我們的追悼,我們的熱淚應當激起大多數民眾的悲憤,發誓繼續我們的死者往前去!

  “工人階級的自由要用自己的血去換來!”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