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职工运动战士大追悼周之意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国职工运动战士大追悼周之意义
作者:瞿秋白
1926年2月6日
本作品收录于《向导

本文原载一九二六年二月十日出版的中共中央机关报《向导》周报第一百四十五期。

  白骨枯了,碧血殷了,寡妇孤儿的啼哭遍及全中国了!“二七”屠杀中死的人眼睛还没有闭哩!劳工的汗血还在一天到晚的榨取,平民脂膏还在军阀、资本家、帝国主义者的锅炉里煎熬……,然而我们活着的人,热血早已沸腾,筋骨都在爆烈,我们的愤怒已经达到顶点,我们不得不拼死一战,努力奋斗,铲除一切压迫剥削的制度。残暴的野兽——资本家、帝国主义者和卖国军阀,他们的嘴固然十分的馋,他们的胃口固然十分的好,只想吃我们的血,剥我们的皮。然而,我们是人类的大多数,我们有几千百万万万,杀不尽的!我们的血要浸死他们。帝国主义的末日已经不远了!

  我们工人固然十分“低微”,各个工人在资本家眼里看来,固然是蝼蚁,是猪狗,整千整百被践踏杀戮死,不算什么一回事,可是我们工人、农民,一般的劳动者,如果团结起来,有彻底的觉悟和勇猛的精神,便能成为天下第一等伟大的力量,谁也不能战胜我们。我们象冲锋的战士一样,虽然在前线上一批一批的倒下来,可是后阵还一批一批的前进,不到打破敌人的营垒不止。

  中国的职工运动在“二七”以前,只是初期的发生,“二七”的死者证明了工人阶级奋斗的力量和决心,工会的需要从此普遍于中国工人的一般群众里去。英、美帝国主义者走狗吴佩孚等施行“二七”屠杀,大欲恐吓工人群众,扑灭他们的革命运动。可是实际上,正是“二七”之后,广东、上海、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全中国的铁路工人、矿山工人、纱厂工人等运动大大的发展起来。他们只能在极短的期间镇压住这种运动。“二七”之后不到几个月,各地工人响应“二七”京汉工人的斗争,提出和“二七”同样的口号和要求——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工会和罢工的自由。这种发展的结果,上海、青岛日商纱厂里罢工运动,才爆发而成伟大的五卅运动。

  “二七”以前中国的民族运动虽然开始了已经很久,可是五四以来,这一运动还只在学生群众里,一直到“二七”以前唐山、京汉等大罢工,尤其是“二七”屠杀之后,才深深的渗入工人群众。这一残杀的创痛惊醒了中国最革命的阶级,使他们如潮水一般涌入国民革命的队伍,汇集于国民革命的国民党——国民党的改组,广东农民运动的兴起。中国职工运动的发展不但是国民革命中得着了强有力的新力军,而且找著了自己最勇猛、最坚决奋斗、最先牺牲的先锋队。这一过程,可以说是从“二七”开始的。而“二七”以后的继续发展,便使国民运动、学生运动、农民运动,随着最先发难、最先牺牲的“二七”屠杀中之工人——我们的死者,勇猛的向前奋斗,万流汇合地形成中国革命史上空前的五卅民族解放革命!

  “二七”的牺牲者,我亲爱的同志嗬,你们的血是为中国工人阶级而流的,也是为中国民族而流的。你们的志愿终有一天会达到的。中国一般平民群众如今已经深切地被你们的勇猛悲壮的精神感动了,尤其是全中国的工人和农民。你们死了,跟着你们死的在这三年以来又有不少了;此后的斗争里,还不知道帝国主义者、军阀和资本家要杀戮多少。然而他们杀戮你们的结果,已经造成全国革命化——“赤化”的形势,他们以后的残杀只有断送他们自己的生命——全世界帝国主义的根本铲除,没有别的结果。你们的死是光荣的死!你们是为全人类的解放而死的嗬!

  帝国主义者、军阀和资本家,自从“二七”开刀,虽然这种屠杀不但丝毫效果也没有,反而激起工人阶级和全国民众的愤怒,革命运动的大发展,可是他们的馋吻,便从此时时刻刻大吃工人的血了。中国民族解放运动因为有工人阶级的斗争做了骨干,帝国主义者等便大大恐慌起来,尤其是有了工人阶级的政党——共产党的指导和群众的宣传,他们更加时时刻刻栗栗危惧,知道工人阶级的真正觉悟而实行夺回自己权利的革命,是根本推翻他们的统治。所以他们首先要摧残中国的工人运动,首先要屠杀中国的工人,尤其是共产党员。帝国主义者经过赵恒惕杀了黄、庞,经过吴、肖杀了林祥谦、施洋(“二七”)和许许多多江岸的工人,从此之后每次职工运动中,工人阶级争自己最低限度的权利——工会自由、罢工自由、改良待遇、增加工资、减少工时的运动里,他们天天想出新的方法来屠杀。沙面罢工以后,他们假手商团杀死黄驹等烈士;上海日商纱厂的罢工里,日厂职员亲手打死顾正红;青岛纱厂罢工时,他们当面谕令张宗昌枪毙李慰农、胡信之。最近,日本资本家雇用工贼、流氓、包探、打手打杀上海同兴纱厂两个工人;他们更谕令孙传芳秘密杀害上海总工会副委员长刘华;他们又命令李景林杀死正太路工会职员高克谦,他们的走狗李鸿程杀死了黄静源,破坏安源的矿工俱乐部。五卅以来各地的大屠杀更不用说了。这许多死者之中非共产党员固然很多很多,然而就上面随手举到的、有姓名的来说,共产党员已经有六七人。共产党是为工人阶级奋斗的党,是工人阶级自己的党,个个共产党员都愿意为工人阶级而死。如今,在全国军阀买办阶级以及他们的“思想家”、“主义家”唾骂诬蔑共产党的时候,说共产党只是利用工人自己享福、“没有流一滴血坐一次牢”的时候,我们不用提起“二七”以来被杀的许多共产党员,不用提起被右派国民党开除的张国焘等为著京汉罢工事坐了半年多的监狱,单说现在“西牢”、“中牢”里的已经不少了。帝国主义者等知道他们最强大的敌人是谁,知道怎样利用政客、“主义家”、工贼、流氓、学棍等于屠杀工人和共产党之后,再来造谣诬蔑他们!

  我们中国的工人、农民及一般劳动平民,正因为如此,更要痛切追忆我们的死者,努力去奋斗,我们要在这一周内——“二七”前后一星期内,趁此我们的运动第一次大流血的纪念日,年年举行极盛大追悼宣传,纪念职工运动中的一切死者。我们的追悼,我们的热泪应当激起大多数民众的悲愤,发誓继续我们的死者往前去!

  “工人阶级的自由要用自己的血去换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其作者1935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