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世譜/卷0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 中山世譜
卷三
天孫紀 舜天王 舜馬順熙王 義本王 英祖王 大成王 英慈王 玉城王 西威王 察度王 武寧王
琉球國 蔡鐸、蔡溫等著
卷四

天孫紀[编辑]

天孫氏,乃天帝子之長子。始爲國君,稱天孫氏。既而交讓,相傳凡二十五紀。起乙丑,盡丙午。歴一萬七千八百有二年,皆天孫氏之裔孫也。但其間名氏,倶不傳。故曰天孫。

[编辑]

天孫氏,繼治之間。相蕨山川,分爲三區。中頭、島尻、國頭是也。教民烹飪,教民巣居;及五穀生,教民耕種。暴海水爲鹽,取木汁爲酢。爰製巾裳,構屋廬。始建城都于中山,名首里;又畫野分郡,【俗呼郡爲間切】置按司致治。皆乃天孫氏承傳之間,所以繼天立極之大功也。   但世代之初,書契未興,治亂盛衰。姓名事功之屬,靡從詳考。其無如之何而已。下至唐宋之代,汎與諸國相通。則天孫氏裔流之末亦用文字也,可知焉。然記籍湮沒,而今有存者鮮矣。深可惜也哉!

南宋淳煕年間,天孫氏二十五紀之裔孫徳微政衰,其臣利勇專權没,遂自弑君簒位。由是四方騒動,兵亂大興,盗賊蜂起;按司酋長,各據兵權,争雄不息;擧國生民,塗炭既極。先是,本國船隻有往諸國以致貿易者,必奉憲令而後過海洋。方是時也,皆因兵亂而私竊過海者甚衆。故《宋史·流求傳》有云:「淳煕年間,流求常率數百輩,猝至泉州之水澳頭等村,肆行殺掠」者,以此故也。

時浦添按司尊敦,倡義起兵,以討利勇。國人推戴尊敦,以就大位,是爲舜天王。

舜天王[编辑]

舜天王,姓源,神號尊敦。【童名不傳】宋乾道二年丙戌降誕。

父:鎭西八郎爲朝公。

母:大里按司妹。【名號不傳】

【不傳】

世子:舜馬順煕。

附紀[编辑]

舜天王之父爲朝公,生得身長七尺,眼如秋星,武勇出衆,最善于射,乃日本人皇五十六世清和天皇後胤,六條判官爲義公第八之子也。宋紹興二十六年丙子,【和朝保元元年】日本神武天皇七十四世烏羽院與太子崇徳院失和構怨,各招兵戰。時爲朝公住于鎭西,投崇徳院,以助其戰,寡不勝衆,大敗被擒。諸將受誅,公見流于伊豆大島。宋乾道元年乙酉,公駕舟以遊,暴風遽起。舟人驚恐。公仰天曰:「運命在天,余何憂焉!」不數日,飄至一處海岸,因名其地曰運天。即今山北運天江,乃公之所飄至也。公上岸,徧行國中而遊。國人見其武勇,尊之慕之。

公通于大里按司妹,而生一男。居處日久,故郷之念自難禁,要攜妻子還。乃至牧港,開舟走得數里,颶風驟起,漂囘牧港。閲數月,擇吉開洋。未數里,颶風如前。舟人皆曰:「予聞:『男女同舟,爲龍神所崇。』請留夫人,以全性命。」公不得已,乃謂夫人曰:「吾與汝,情締鴛鴦,堅矢金石。奈天違人意,不能倶還。乞汝用心養育吾兒。長成之後,必可有大爲。」言畢,各涙如雨。遂與妻子相別,開舟而還。

夫人攜兒前至浦添而居焉。兒名尊敦。荏苒間,尊敦稍长,居動異常,器量出衆。

宋淳煕七年庚子,尊敦年十五歳,才徳兼備。國人尊之,推爲浦添按司。境内大治。

正會天孫氏二十五紀之裔徳徴政衰。有一權臣利勇者,深受君恩。弱年任近侍官,壮年專掌國政;從己者賞之,逆己者罪之。權威尤盛。國人畏之如虎。一日入内殿,乘隙殺君,自立稱國君。

時尊敦歳二十二,英雄無此,倡義起兵。四方應之如響。尊敦領義兵來,圍城問罪。利勇怒曰:「先君無徳,予奉天命,立爲國君。汝乃孤窮匹夫,豈可敢妄動兵耶!」尊敦大怒曰:「汝自幼沖,深沐國恩,義宜致忠。豈有逆天簒位之理耶!吾今倡義誅賊,以謝天人之怨!」言畢,激勵軍兵,一齊攻城。利勇領兵拒戰,矢石如雨。尊敦奮勇攻破城門,諸軍乘勢,殺入闕庭。利勇無力可施,遂殺妻子,自刎而死。國人大喜,皆推尊敦,以就大位。

[编辑]

宋淳煕十四年丁未即位。

輔臣【不傳】

舜天王就位,政法新定,國俗丕變。有功必賞,有罪必罰。徳被萬民,澤溢四境。

舜天右鬢上,有瘤如角。常結髻于右邊,以掩其瘤。及就王位,國人皆法之,如結欹髻。

宋嘉煕元年丁酉薨。在位五十一年,壽七十二。

舜馬順煕王[编辑]

神號:其益美。【童名不傳】

宋淳煕十二年乙巳降誕。

父:舜天王。

母、妃:不傳。

世子:義本。

[编辑]

宋嘉煕二年戊戌即位。

輔臣【不傳】

舜馬順煕王續父致治,社稷奠安。宋淳祐八年戊申薨。在位十一年,壽六十四。

義本王[编辑]

童名、神號:不傳。

宋開禧二年丙寅降誕。

父:舜馬順煕王。

母、妃、及世子、名號不傳。

[编辑]

宋淳祐九年己酉即位。

攝政:英祖【本國攝政,自英祖始。勤職七年,受禪就位】

義本王爲人天資削弱,仁而少斷。就位之後,饑饉頻加,疫癘大作,人民半失。義本大驚,召群臣曰:「先君之世,國豐民安。今予無徳,饑疫并行,是天之所棄也。予要讓位于有徳而退。卿等爲我擧之。」群臣僉曰:「恵祖世主之嫡子,名英祖,生有瑞徴,聖徳大著。國人敬之。」義本大喜,召英祖,攝國事,果然疫止年豐。攝政七年,人心皆歸之。宋寶祐七年己未,義本年五十四,在位十一年。諭英祖曰:「予爲天所棄,致民半失。今汝秉政,年豐民泰,乃天之所眷也。宜承大統,為民父母。」英祖固辭。群臣皆勸之。義本遂讓位于英祖而隱。其隱處今無可考,故壽薨不傳。【起舜天丁未,盡義本己未。凡三王,七十三年】

英祖王[编辑]

神號:英祖日子【童名不傳】宋紹定二年己丑降誕。

父:恵祖世主。

母、妃、名號不傳。

世子:大成。

附紀[编辑]

恵祖世主,乃天孫氏後裔也。   當時恵祖爲伊祖按司,行善積徳。然結褵之後,全無生育。至晩年,其妻夢日輪飛來,入于懷中。既而喜酸悪飯。恵祖料是前夢有徴。月既滿足,臨蓐之日,見祥光異彩,從屋中直透雲端,并異香滿屋。早已生,得一男子。恵祖滿心喜悦,愛之惜之如異寶。一般當時之人,以爲天日之子。

英祖生而聖明,親賢崇道,其徳大著,歳二十五。會義本之世,饑疫並行,民不勝憂,國勢將危。英祖奉命登攝國政,饑疫倶止,人心始安。攝政七年,國人仰之如父母,卒受義本禪爲君。

[编辑]

南宋景定元年庚申即位。

輔臣【不傳】

英祖王登位,仁徳恤民,刑措不用。

景定二年辛酉,徧巡田野,始正經界。均民力,然後穀祿豐登。百度悉擧,而國大治。王始築墓于浦添,名其山曰「極樂山」。

五年甲子,久米、慶良間、伊比屋等島皆始入貢。

咸淳二年丙寅,大島等處皆始來朝入貢。王曰:「隔海殊地,素非吾政令所及,何爲來貢耶?」對曰:「近我海島,無烈風猛雨之患,五穀饒熟。是必王國之善政感于天地故也。是以來貢。」王悦受其貢,而厚賞送歸。次後毎年入貢。

附:東北諸島入貢之後,王命輔臣建公舘于泊村。令置官吏,治諸島之事。即今泊御殿是也。 又建公倉于泊御殿之北,令收貯諸島貢物。即今天久山聖現寺是也。但公舘公倉,何年建之,并何代以公倉爲寺院,倶年代難考。故附紀焉。

附:感淳年間,王命輔臣建寺于浦添城之西,名曰「極樂」。先是一僧,名禪鑑,不知何處人,駕舟飄至那覇。王命構精舍于浦添,名極樂寺,令禪鑑禪師居焉。是我國佛僧之始也。【歴年久遠,寺既荒壞,今無存焉】

元至元二十八年辛卯,【世祖滅宋,改天下之號曰大元】世祖改「流求」曰「瑠求」,遂遣副萬戸楊祥等,率六千軍。給金符賚詔,以降我國。楊祥行出海洋,遽會一山軍。相戰小挫,未至我國而引還。

元貞二年丙申,【世祖崩,成宗嗣立,改元元貞】福建省平章政事高興上言:「瑠求未從,宜發兵襲之。」成宗遣省都鎭撫張浩等率軍抵國。時我國臣民深沐王化,皆有委身愛國之心。見元兵來侵,國人合力,拒戰不降。張浩無計可施,卒擄一百三十人而返。

元大徳三年己亥八月初五日薨。在位四十年,壽七十一。

升遐之日,深山窮谷,亦皆奔走悲號,如喪考妣。誠希世賢君也。

大成王[编辑]

名號不傳。南宋淳祐七年丁未降誕。

父:英祖王。

母、妃不傳。

有數男,第二子曰英慈。其餘不傳。

[编辑]

元大徳四年庚子即位。

輔臣【不傳】

大成王爲人温厚恭儉,常以仁義措事,以禮讓接物。國豐民泰,坐享大平。元至大元年戊申十二月初八日薨。

在位九年。壽六十二。

英慈王[编辑]

名號不傳。南宋成淳四年戊辰降誕。

父:大成王。

母、妃不傳。

有數男,第四子曰玉城。其餘不傳。

[编辑]

元至大二年己酉即位。

輔臣【不傳】

英慈王謹遵舊章,志在致治,而無賢佐。元皇慶二年癸丑九月二十日薨。

在位五年。壽四十六。

玉城王[编辑]

名號不傳。元元貞二年丙申降誕。

父:英慈王。

母、妃不傳。

世子:西威。

附紀[编辑]

大徳十年丙午,始領玉城,稱玉城王子。後践祚,故國人稱玉城王。

[编辑]

元延祐元年甲寅即位。

輔臣【不傳】

玉城王爲人貪酒色,好畋獵,怠于政務,而不行朝覲之禮。由是諸按司不朝,百姓胥怨。延祐年間,國分爲三:大里按司自稱山南王,而兼城・眞壁、喜屋武、摩文仁、東風平、豐見城、具志頭、玉城、知念、佐敷、東大里等處,皆從山南焉。今歸仁按司自稱山北王,而羽地、名護、國頭、金武及伊江、伊平屋等處,皆從山北焉。中山惟有那覇、泊村、眞和志、南風原、西原、浦添、北谷、中城、越來、讀谷山、勝連、具志川耳。三山争衡,攻戰不息。海島亦絶貢不朝,而中山愈衰。

元至元二年丙子三月十一日薨。

在位二十三年。壽四十一。

西威王[编辑]

名號不傳。元致和元年戊辰降誕。

父:玉城王。

母、妃及世子、名號不傳。

[编辑]

元至元三年丁丑即位。

輔臣【不傳】

西威幼沖践祚,【時年十歳】王母專權,牝鷄亂政。賢者退隱,小人争進。時察度爲浦添按司,才徳大著,諸按司皆服。

西威在位十三年,壽二十二。元至正九年己丑四月十三日薨。國人廢其世子,奉浦添按司察度爲君。【起英祖庚申,盡西威己丑,凡五主九十年】

察度王[编辑]

神號:大眞物【童名不傳】。至治元年辛酉降誕。

父:浦添間切謝那村 奧間大親【童名、誕壽倶不傳】

母:天上神女也。

【察度有一姉一弟。姉名不傳。弟名泰期。疑是異母之弟也】

妃:勝連按司之女。【名號不傳】

世子:武寧

附紀[编辑]

奧間大親,不知為何人後裔也。常以農為業,家貧不能娶。

一日耕田歸。至森川【泉名】洗手足,見一婦女臨泉沐浴,容色絶倫。大親意想:「吾村野中,未嘗見此婦,恐是從都中來耶?亦何獨身在此沐浴也?」暗暗歩進,從樹蔭見之。其衣懸於枝上,亦非常人之衣。大親愈疑。竊取其衣,藏於荒草內,故意走到其處。婦女驚慌著裳,仍欲穿衣,則衣沒有。婦女掩面而哭。大親問曰:「夫人自何來也?」婦女直告之曰:「妾乃天女也。下界沐浴,今已飛衣被盜,不能上天。乞為代尋。」大親心悅,騙之曰:「夫人暫坐我屋。我往代尋。」天女喜,倶至草屋。大親就把其衣,深藏於倉內。

日去月來,歴十餘年,生一女一男。其女子稍長,知其藏衣處。

一日攜弟而游,且歌曰:「母之飛衣,在六桂倉;母之舞衣,在八柱倉。」母聞大悅,窺夫亡。登倉視之,果藏幹櫃中,以稻草蔽之。即著飛衣而上天。大親及女兒,皆各舉面仰天,放聲慟哭。天女亦留戀難舍,再三飛上飛下,終乘清風而飛去。

其男子,即察度也。察度長大,先是好漁獵,不務農事。或游四方,不從父教。大親甚憂。

時乃勝連按司,有一女子,才美兼備。貴族名卿之家媒求者極多。父母許之,而女子不從。察度聞之,前至勝連,請見按司。門上人笑曰:「爾何人耶?豈非乞丐者乎?」察度曰:「我特來,欲求一事。」守門人報于按司。按司異之,令召見之。察度直趨大庭,言曰:「吾聞貴女未許嫁,今吾特來相求。」按司及侍士皆掩口笑,以為狂癲。時女子從縫隙視之,見其人,恍然若戴君主之蓋。而徳器儼然,更非常人氣象。女子向父曰:「此人足配。」按司怒曰:「前不許名卿貴族之求人。與賎夫,豈非見笑於世耶!」女子曰:「視此人容貌衣服,雖類乎鄙賎,實非常人,後來必有大福。」按司平日信服女子才智,不敢強矯,乃謂女子曰:「汝意既如此,吾卜筮以決吉凶。」即日卜,果有王妃之兆。按司大喜,因而許之,謂察度曰:「汝擇吉迎之。」察度喜,擇吉親迎。按司恤其貧苦,裝途資賄甚盛。察度不悅,謂妻曰:「汝生富驕,習美飾;而吾實貧賎,不敢當禮。」妻曰:「惟命是從。」乃悉歸侍禦服飾,即隨察度,共至草庵。只見垣牖傾圯,風透雨濕,不堪清貧;其家焼柴之器,縱橫尺餘,上堆灰炭,四圍潅松油。仔細見之,乃黃金也。妻怪之曰:「此物從何來?亦何為焼柴之器耶?」察度曰:「吾田園堆滿者,皆斯物也。」倶與行視,果堆滿者皆金銀也。夫妻大悅,拾收藏之,就其地,建造樓閣,名曰金宮。即今大謝那村,所謂金宮社是也。

當時牧港無橋。南北之人,自金宮前而往還。察度視之,饑者與食,寒者與衣。又有日本商船,多帶鐵塊,至牧港發賣。察度盡買收之,耕者與鐵,使造農器。百姓仰之如父母,推為浦添按司。境內大治,遠近皆慕。

時西威王薨,世子五歳。大臣或欲輔立,國人僉曰:「觀先君之政,殘仁賊義,暴虐無道。臣民敢怨而不敢言。今更立幼沖世子,則向何圖治乎?浦添按司,仁人也,誠足為民父母。」遂廢世子,推戴浦添按司察度為君。

[编辑]

元至正十年庚寅即位。

王相:亞蘭匏【仕至武寧。本國掌政柄者稱王相自此始】

法司【名氏不傳。昔者以法司,稱阿司多部。至明末,始稱法司】

察度王踐大位,悉改先朝之虐政,以寛治民,親賢遠侫,仁而威,恵而信。其妃亦有賢徳。而國人大服。惟山南、山北,爭衡不從。


明洪武五年壬子,【太祖滅元,改天下之號曰大明】時乃太祖改「瑠求」曰「琉球」,又遣行人楊戴,賚詔至國。詔曰:

昔帝王之治天下,凡日月所照,無有遠邇,一視同仁。自元政不綱,天下兵爭者,十有七年。朕起布衣,開基江左,命將四征。不度。西平漢主陳友諒,東縛呉王張士誠,南平閩越,北清幽燕。朕為臣民推戴,即皇帝位,定有天下之號,曰大明。建元洪武。是用遣使外邦,播告朕意。使者所至,稱臣入貢。惟爾琉球,在中國東南,遠處海外,未及報知。茲特遣使往諭,爾其知之。故諭。

察度王受其詔,即遣弟泰期,奉表稱臣,貢方物。太祖賜王《大統暦》及金織文綺紗羅各五疋。賜泰期衣幣。有差。由是琉球始通中國,以開人文維新之基。

七年甲寅,王遣弟泰期等奉表貢方物,並上太子箋及貢物。太祖賜王暦及幣帛有加,又賜泰期衣幣靴襪。副使惹爬燕芝及通事、從人,皆有賞賜。

八年乙卯,太祖命附祭琉球山川于福建。

九年丙辰,太祖遣刑部侍郎李浩至國,市馬及硫黃。王遣弟泰期等,從李浩往貢方物。【時國俗,市易不貴紈綺,惟磁器、鐵釜是尚,李浩歸而言之。次後市易,多用是物】

十年丁巳,王遣弟泰期等表賀元旦,貢馬及硫黃。賜賚如例。

十一年戊午,王遣使奉表貢方物,賜賚如例。

十二年己未,王遣使奉表貢方物,賜賚如例。

十五年壬戌,王遣弟泰期及陪臣亞蘭匏等,貢馬及硫黃。太祖賜王幣帛有加,更命尚佩監奉禦路謙,送泰期等返國。時我國三王爭雄攻戰不息,路謙歸而奏此事。

十六年癸亥,王遣亞蘭匏等表賀元旦,貢方物,兼謝路謙護送之恩。時乃山南王承察度,亦始遣其臣師惹等奉表入貢。【山南入貢。自此而始】太祖賜中山王察度鍍金銀印一,及幣帛七十二疋。又賜山南王承察度幣帛七十二疋。而遣中使梁民及路謙賚詔至國,令三王息兵戰。詔中山王曰:  

王居滄溟之中,崇山環海為國,事大之禮,不行亦何患哉。王能體天育民,行事大之禮。自朕即位,十有六年,歳遣人朝貢。朕嘉王至誠,命尚佩監路謙報王誠禮。何期王複遣使來謝。今令內使監丞梁民,同前奉禦路謙賚符,賜王鍍金銀印一。近使者歸言,琉球三王互爭,廢農傷民,朕甚憫焉。詩曰:「畏天之威,于時保之。」王其罷戰息民,務修爾徳。則國用永安矣。  

又詔山南、山北二王曰:  

上帝好生,寰宇之內,生民眾矣。天恐生民互相殘害,恃生聰明者主之。邇者琉球國王察度,堅事大之誠,遣使來報。而山南王承察度,亦遣人隨使者入覲。鑒其至誠,深可嘉尚。近使者自海中歸言:「琉球三王互爭,廢棄農業,傷殘人命。」朕聞之,不勝憫憐。今遣使諭二王知之。二王能體朕意,息兵養民,以綿國祚,則天必佑之;不然悔無及矣。  

中山王察度、山南王承察度、山北王怕尼芝,各受其詔。罷戰息兵,亦皆遣使謝恩。太祖賜三王衣幣。【山北入貢自此而始。】

十七年甲子,王遣阿布耶等,奉表貢方物。賜王鈔幣。

本年八月二十一日,護國寺開山住僧頼重法印入滅。蓋頼重,乃日本人也。何年至國,以建寺於波上山,今不可考。然洪武十七年,頼重入滅,則乃朝之末,或明朝之初。其至國也無疑焉。

十八年乙丑,王遣使表賀元旦,貢方物,太祖賜王海舟一。而山南王、山北王,各遣使入貢,太祖賜山南王海舟一,又補給山南、山北二王駝紐鍍金銀印各一。

十九年丙寅,王遣亞蘭匏等,貢馬一百二十匹、硫黃一萬二千斤。太祖賜宴及鈔。【此時與常貢不同,疑是別有縁由而進之。今不可考】

二十年丁卯,王遣亞蘭匏等,奉表具方物,並進皇太子箋,獻馬。時山南王承察度及其叔汪英紫氏、山北王怕尼芝,亦各遣使入貢。

二十一年戊辰,王遣甚模結致等貢馬,表賀天壽聖節。

本年,太祖以所獲元主次子地休奴發流於我國。

二十二年己巳,王欲遣子弟入監讀書。不果。

二十三年庚午,王遺通事屋芝結等表賀元旦,貢方物。世子武寧亦貢馬五匹、硫黃二千斤、胡椒二百斤、蘇木三百斤。

本年,宮古、八重山始來稱臣納貢於中山。   先是,中山遣使入京,其使臣被風飄至彼島。時乃二島之人,見琉球行事大之禮,各率管屬之島,稱臣納貢。由是中山始強。

二十四年辛未,王及世子武寧,遣亞蘭匏、嵬穀致等奉表,貢馬及方物。時山南王叔汪英紫氏,亦遣使表賀天壽聖節。

二十五年壬申,王及世子武寧遣使進表箋,貢馬。並遣從子日孜毎、闊八馬,寨官子仁悅慈三人入監讀書。【國人入監,自茲而始。】太祖各賜衣巾、靴襪、衾褥及鈔,禮待甚厚。時附疏言:通事程複、葉希尹二人,以寨官兼通事,往來進貢,服勞居多,乞賜職加冠,使本國臣民有所仰止,以變番俗。太祖從之。更賜閩人三十六姓,始節音樂,制禮法,改變番俗,而致文教同風之盛。太祖稱為禮義之邦。【程複、葉希尹,不知何時至國受仕也。以今考之,疑是入貢之初太祖遣之。故程複告老致仕,王具疏言之。又曰:三十六姓,或老而返國,或留而無嗣。今僅存者,惟有蔡、鄙、林、梁、金五家耳。且毎年五月龍舟兢渡,是亦閩人至國,然後始造。但年紀難考,故合紀焉。】

本年,山南王承察度遣從子三五郎尾,及寨官子實他盧尾、賀段志等三人入監讀書。賚如中山例。   本年,王建造高樓,以備遊觀。

先是,中山漸衰。自宮古、八重山臣服以後,國勢始強。由是王稍驕奢,建造數丈高樓,以備遊觀。一日登樓,戲言曰:「予居此樓,誰敢加害?」當夜,蛇咬王左手,其患處腫爛,而手終斷。法司奏曰:「王手如此,何以行禮?願進臣手。」奏畢,割其手獻之。召醫續療。是故察度左手色黒多毛,與全體異。【察度壽影,傳在於末吉萬壽寺。萬暦三十八年庚戌九月二十二日,因寺失火,而燒滅矣】

二十六年癸酉,王遣麻州等貢方物。又遣壽禮結致等貢馬,偕寨官子段志莓入監讀書。太祖命賜如例,亦傔從,各給布衣。嗣是歳,必照例賜焉。

二十七年甲戌,王遣亞蘭匏等,奏乞王位冠帶。並貢方物。太祖賜宴于會同館,賚賜如例。時王又具疏言:亞蘭匏掌國重事,乞升授品秩,給賜冠帶;又乞以通事葉希尹等二人充千戸。太祖皆從其請,並命禮部圖冠帶之制示之。俾亞蘭匏,稱王相,而秩同中國王府長史。【本國專掌國政者稱王相,自茲而始】

二十八年乙亥,王遣王相亞蘭匏等奉表貢方物。賚賜如例。山南王叔汪英紫氏、山北王珉,亦各遣使入貢。太祖皆賜鈔。

本年,十月初五日,王薨。在位四十六年,壽七十五。

武寧王[编辑]

神號:中之眞物【童名不傳】元至正十六年丙申降誕。

父:察度

母:勝連按司之女。【名號不傳】

妃及世子:不傳。

[编辑]

明洪武二十九年丙子即位。

王相:亞蘭匏【勤職年數不詳】

法司【名氏不傳】

武寧爲人,言足飾非,辯足拒諌,奢侈宴遊,荒於酒色。後爲佐敷按司巴志所滅。

本年,中山遣使入貢。【時未以察度訃告】山北王珉薨。其子攀安知立,受封于朝,遣使入貢。山南王承察度及王叔汪英紫氏,亦遣使入貫。時乃太祖詔,遣中山官生三五郎亹等歸省,更賜三五郎亹白金七兩,綵緞六表裏,及鈔五十錠;寨官之子實那盧亹,綵緞一表裏,及鈔二十錠。

是年中山又遣使入貢,【尚未以察度訃告】偕寨官之子麻奢理、誠志魯二人入監就學。由是三五郎亹復與倶往,請卒業。太祖許之,仍賜如例。

三十年丁丑,中山兩遣便,貢馬及硫黄。【時未以察度王訃告】山北王攀安知、山南王叔汪英紫氏,亦各遣使入貢。

三十一年戊寅,中山遣王相亞蘭匏等,貢馬及硫黄。世子武寧亦入貢。【尚未以察度訃告】

時太祖命以冠帶賜王。先是,王嘗遣亞蘭匏請中國冠帶。太祖命禮部圖冠帶之制,示之。至是匏等復以爲請。故太祖頒賜如例,并賜臣下冠服。

是年太祖崩,皇太孫允炆嗣立,改元建文。

明建文元年己卯,至於建文四年壬午,中朝兵阻,不能往來。

明永樂元年癸未,成祖登極,改元永樂。遺行人邊信、劉元,以登極詔諭王,并賜羢錦、綺幣。于是世子武寧遣三五郎亹等,始以察度訃告,并奉表慶賀,及貢方物。成祖賜鈔幣、襲衣,宴于會同舘。

本年,世子武寧遣長史王茂等奉表貢方物。

時山北王攀安知,遣善住姑那貢方物,并乞賜冠帶衣服,以變國俗。成祖許之。

二年甲申。成祖遣行人時中賚詔至國,祭賻以布帛,并封武寧爲中山王。詔曰:

聖王之治,協和萬邦。繼承之道,率由常典。故琉球國中山王察度,受命皇考太祖高皇帝,作屏東藩,克修臣節。曁朕即位,率先歸誠。今既歿,爾武寧乃其世子。特封爾爲琉球國中山王,以承厥世。惟儉以修身,敬以養徳,忠以事上,仁以撫下;克循茲道,作鎮海邦,永延世祚。欽哉。   附:察度王始通中朝。自爾而後,天使數次來臨。至于武寧,始受冊封之大典。著爲例,以此考之,則天使舘,武寧王創建之,可知矣。但迎恩亭何代建之,疑是亦有武寧建之歟。一曰:迎恩亭,嘉靖中因冊使陳侃却金,故建亭以識之。一曰:天使夏言辭金之所。按:汪公録云:夏言,生平歴宦,無奉使琉球事。由此考之,則却金之説,倶不足取也。

本年四月,山南王承察度從弟汪應祖亦受封于朝。

先是,永樂元年,承察度薨,【在位年數不詳】無嗣。遺命汪應祖攝國事。由是,汪應祖遣隗谷結致等貢方物,以承察度訃告,兼乞襲爵。并奏乞如山北王例賜冠服。成祖謂禮部尚書蹇義曰:「國必有統,衆必有屬。既能事大,又能撫衆,且舊王所屬意也。宜從所言,以安遠人。」遂遣使齎詔至,封汪應祖爲山南王,賜如所請。汪應祖遣使謝恩,其使臣擅詣處州,市磁器。禮部尚書李至剛言其不法。成祖曰:「遠人知求利而已。朝廷於遠人,當懷之,不足罪之。」

本年,暹羅船至國,遭風,漂抵福建。布政司籍記所有,請命成祖。諭禮部尚書李至剛曰:「暹羅與琉球通好,自是番邦美事,豈可乘其危而利之?郷有善人,猶能濟困。況朝廷統御天下哉!」舟若壞,爲之修理;人乏食,給之粟。或歸國,或往琉球。俟風便。導之去。【本國自唐宋以來,與朝鮮、日本、暹羅、瓜哇等國互相通好,往來貿易。但世遠籍湮,往來年月,難以悉記。即今那覇親見世者,因與諸國交通貿易,故建公舘于那覇,令置官吏,以掌其事,名其舘曰親見世。又建公倉于那覇江中,以藏貿物,名其倉曰御物城。然何代建之,今難以考,故附紀焉】

三年乙酉,王遣三五郎亹等奉表貢方物,謝襲封恩。成祖賜衣幣,宴于會同舘。又遺養埠結制等,表賀萬壽聖節,進方物。

時山北王攀安知、山南王汪應祖,亦各遣使入貢。而汪應祖遣寨官子李傑等赴國子監受學,成祖賜衣如例。

四年丙戌,王遣使貢方物,表賀元旦,并遣寨官子石達魯等六人入監就學【賚賜如例】又進閹者數人。成祖曰:「彼亦人子,無罪而刑之,朕何忍焉?」命禮部還之。禮部奏曰:「若還之,恐阻遠人歸化之心。請但賜勅,止其再進。」成祖曰:「諭之以空言,不若示之以實事。今不遣還,彼欲媚朕,必有繼踵而來者。天地以生物爲徳,帝王乃可絶人類乎?」卒不受。

時山南王、山北王亦各遣使貢方物,表賀元旦。

本年中山爲佐敷按司巴志所滅。

先是,武寧荒淫無度,用非其人,諌者罪之,諛者悦之。壞覆先君之典刑,國人敢怨而不敢言。

時佐敷按司巴志,繼父治民,進賢士,退不肖,有功者必賞,有罪者必罸。威名大振,遠近歸服。是年巴志歳二十二,見武寧驕奢無度,虐民廢政,卒起義兵來問其罪。武寧慌忙催軍拒禦。奈諸按司閉戸高枕,曾莫之救。勢孤力弱,難以扞禦,悔之無及。

在位十年,歳五十,出城伏罪。諸按司奉巴志之父思紹爲君【起察度庚寅,盡武寧乙酉。共二王,歴五十有六年】

附:武寧謝罪遁隱。至今數百年,寂然無跡。故薨壽不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