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路問題與一般流行的錯誤意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東路問題與一般流行的錯誤意見
作者:恽代英
1929年8月7日
本作品收錄於:《红旗

 载《红旗》第35、37期,署名:稚宜

  自中東路問題發生,反動的國民黨站在帝國主義的利益上面,拚命擴大反蘇聯的宣傳。革命民眾多多少少都知道,中東路問題實際是帝國主義的作用,但一則因為政治文化水平線低,再則因為有意無意的受了國民黨以至國家主義者反動宣傳的影響,仍舊有許多流行的錯誤觀念,大家對於這一問題終不能有一種正確的認識與態度。

一、帝國主義之間的沖突呢?還是帝國主義者一致進攻蘇聯?[编辑]

  在中東路事件初發生時,有兩種不正確的意見。一種是以為中東路事件,是國民黨代表美帝國主義的利益,向北滿進攻,一方面固然是奪取蘇俄的中東路權,一方面卻是為要與日帝國主義爭奪他掌握中的北滿。另一種是以為中東路事件,是帝國主義者妥協後的進攻,美帝國主義獲得航空權,英帝國主義獲得海軍權,所以日帝國主義亦便在這時奪取中東路,向北滿發展。

  第一種意見,過分誇張了帝國主義之間的沖突;第二種意見,又將帝國主義之間看得太一致了。

  中東路事件,顯然是日本帝國主義的作用多,他極力挑撥戰爭,而且積極進兵滿洲,野心人人可見。但這並不是日本帝國主義敢於單獨的這樣行動,他這一切的行為,都是因為在帝國主義者反蘇聯的共同目標之下,所以認定其他帝國主義一定可以表同情於這些行為。這又並不是說帝國主義者之間自己便無沖突,他們雖然攫得中國航空、海軍或北滿發展的利益,這些利益之間都是彼此有沖突的,尤其是美帝國主義實在企圖利用國民黨進攻北滿,與日本帝國主義的利益有不可避免的沖突之處。不過雖然有這些沖突,帝國主義者現在又力圖自己間的協調,以造成一致反蘇聯的聯合戰線,所以若是過分誇大了帝國主義者之間的沖突,反使群眾不註意於他們一致進攻蘇聯的企圖,這在政治上會使群眾忽略了擁護蘇聯,反對帝國主義進攻蘇聯的陰謀。

二、是民族的沖突呢?還是階級的爭鬥?[编辑]

  中東路事件發生以後,有些人籠統的說國民黨所為是代表中國民族的態度,因此動輒以蘇聯的態度與中國的態度並稱,實際他們所謂中國的態度,僅是國民黨少數人背叛民族利益的態度而已。這樣將背叛民族利益的少數人態度混指為中國民族的態度,自然是一個大錯誤。

  但是有些人因為要糾正這樣的錯誤,便僅將中東路事件看成一種階級爭鬥的事實,而以為其中並不包含什麽民族問題,這亦是同樣的一個錯誤。

  中東路事件,在全世界範圍的意義說,自然是一個嚴重的階級鬥爭,國際資產階級進攻第一個無產階級國家蘇聯。但是,就中國本身看來,中東路事件卻是帝國主義及其走狗對於中國民族解放運動的一個重大打擊,其目的在於進攻中國革命的導師與良友蘇俄,與引導帝國主義者借口反俄進兵瓜分中國。所以中東路事件,就中國本身看來,毫無疑義的是一個嚴重的民族問題。

  不但誤認中東路事件是民族沖突的意見須嚴厲加以糾正,便是僅僅認這一事件是階級爭鬥的意見亦一樣要加以糾正。不但是站在全世界範圍,站在無產階級世界革命的觀點,我們要盡力反對國民黨武力奪取中東路,進攻蘇聯,便是站在一個平常中國人的地位,只要還知道爭求解放,不願意永遠為帝國主義的牛馬奴隸,我們都應當盡力反對這一類進攻蘇聯的行為。

  我們要指出中東路事件的世界意義,要指出世界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兩大營壘鬥爭的形勢,使中國革命每個革命的民眾都知道為反對帝國主義,必須與全世界無產階級聯合起來。但我們必須反對那種忽略中東路事件的民族意義的態度,如以為只有站在世界無產階級的利益上面,或者甚至於以為只有站在蘇俄的利益上面,或是共產黨的利益上面,才應當反對國民黨奪取中東路。這樣的觀點,甚至於能得出結論說,若是只站在民族的利益上面,沒有反對國民黨奪取中東路的理由。這完全是不了解中東路事件對於中國本身的重大損害,正與認中東路事件為民族沖突是一樣荒唐謬誤的意見。

三、蘇聯要武力解決呢?還是要和平到底?[编辑]

  中東路事件發生以後,有些人很希望蘇聯強硬對付國民黨,希望紅軍開入中國境內,以為只有這樣,才可以使人家看得見無產階級的威風,給倒行逆施的國民黨一個打擊。另一種意見則以為蘇聯是主張和平政策的,無論帝國主義與國民黨如何倒行逆施,蘇聯總只有逆來順受,堅持和平政策到底。還有第三種意見,是說蘇聯並不是不能以武力解決,但不肯以武力解決,使如國民黨再逼進幾步,蘇聯將只出於武力解決之一途。

  前兩種意見都是錯誤的,第一種意見還不懂得蘇聯有他的和平政策,第二種意見卻對和平政策亦沒有正確的了解。第三種意見,從字面說,亦許可以說是不錯的,但是若不了解蘇聯何故有時要堅持和平政策,有時卻不能不出於戰爭,那便這些話究竟只覺得是模棱兩可,不能給人一個明了正確的了解。

  蘇聯的一切政策,以求有利於世界革命的前途為標準,和平政策亦是因為世界革命的利益而決定的。和平政策決不是忍耐退讓,而是進行世界革命的一種重要手段。蘇聯的紅軍是要幫助世界無產階級及被壓迫民族自己起來,推翻帝國主義反動派的政府,只有世界無產階級與被壓迫民族自己起來,以紅軍幫助他們完成革命,這是於世界革命有利的。蘇聯的紅軍並不能代替中國民族打倒國民黨,蘇聯並不僅僅要使人家看見蘇聯一國無產階級的威風,而是要幫助中國以至各國自己的無產階級起來。假如蘇聯只依靠自己的紅軍與全世界帝國主義反動派作戰,不但不一定能獲得勝利,而且使各國帝國主義反動派可以利用“愛國”、“外抗強權”等鬼話來欺騙他們各自本國的工農被壓迫民眾,使站在反抗蘇聯的地位,這顯然是與世界革命有害的事。

  蘇聯假如是使紅軍開入中國對付國民黨,國民黨一定更要利用一切無恥挑撥的鼓動驅使工農群眾反對蘇聯,工農群眾亦易受他的欺騙而走到反對蘇聯的路上。蘇聯的和平政策顯然使國民黨一切挑撥鼓動的手段都在群眾面前失敗了。所以蘇聯的和平政策,決不是忍耐、退讓,而是在促起各國工農群眾起來,為推翻自己的反動政府而革命。

  蘇聯有時是不能不出於戰爭的,假如帝國主義反動派根本要破壞蘇聯無產階級的政權,也不能不為保衛工農祖國而戰爭。蘇聯決不是無條件的和平到底,他的和平政策與戰爭,都是為世界革命的利益而決定。蘇聯要盡力以和平政策引進各國無產階級及被壓迫民族到革命的路上,但是已經準備一切,要為保衛工農祖國決一死戰。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