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四十一年國慶紀念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華民國四十年國慶紀念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中華民國四十一年國慶紀念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作者:蔣中正
中華民國41年(1952年)10月10日于臺北市
中華民國四十二年國慶紀念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本文格式參考中正文教基金會網站收錄版本

——中華民國四十一年十月十日——

要旨[编辑]

一、三年以來,奸匪正在俄帝預定的公式下,進行出賣中國的計劃。

二、大陸的淪亡,並不是中國問題的終結,而恰是太平洋問題發展的起點。

三、今日臺灣,不僅要建立為我們反攻大陸強固的基地,還要建設為三民主義的模範省,作為反攻光復時期施政的典範和建國的模型。

本文[编辑]

  今天是我們中華民國開國四十一年國慶日。我們在這反共抗俄的基地臺灣省,來慶祝雙十節,第一想念到的,就是我們大陸上痛苦無告的同胞,他們在奸匪與俄寇的恐怖和屠殺、饑餓和奴役之下,看不見我們青天白日的國旗,聽不見我們三民主義的國歌,他們兩眼正望著我們中華民國的義師反攻,去解救他們的倒懸,這種迫切的心情,我們自由中國全體軍民,是人人所應時刻體念,務期早日反攻,光復大陸,這樣方不辜負他們的期望。我亦要慰勉我們各地流亡的難胞,你們是為了反對強暴,追求自由,不惜冒死犯難,逃出匪區,來過這含苦茹辛、流離失所的生活,這是表現了我們民族不屈不撓的正氣,你們對於將來復國建國的大業成功,在精神上是有其莫大影響的。我更是體念海外僑胞一腔悲憤的情懷,你們的故鄉廬墓,都被奸匪蹂躪清算了,你們的家屬親戚,亦都被奸匪污辱慘殺了,你們今天在海外慶祝雙十節,不止是莊嚴燦爛的儀式,而且是我們民族大義的伸張,這是對我們反共抗俄戰爭上,更有其重大貢獻的。我還要向我自由區的軍民同胞,加以勉勵,就是由於我們愛國軍民在臺灣省,同心一德,艱苦奮鬥,建立了我們中華民族以臺灣省為復國的中心基地,結集了大陸和海外愛國同胞的全體意志和共同力量,現在已經堅強地站立起來了。

  回想我 國父創造中華民國,一惟建立三民主義的國家和五權憲法的政府為宗旨。不幸 國父中道逝世,未竟其志,中正追隨革命,秉承遺教,二十餘年來,東征北伐剿赤抗戰,乃無日不以完成三民主義與五權憲法的遺志為惟一職責。不料對日抗戰,初告勝利,而俄帝竟指使其第五縱隊之共匪朱毛,對我國家就全面叛亂,民族已被其整個出賣,於是革命建國事業,遭受了這樣慘痛的挫折,竟使我們整個大陸,關入鐵幕,四億同胞,淪為異族俄寇的奴役。這是我在雙十節的今日,對國家和全國同胞,引為莫大的罪疚,而對我 國父和革命先烈,尤覺愧悔萬分,悲憤無已。

  三年以來,奸匪朱毛正在俄帝預定的公式之下,進行其出賣中國的計畫,一步緊一步的著著實施。照俄帝的公式,一個附庸國要從其所謂「新民主主義」轉變為蘇維埃帝國領土的一部分,必須經過其所謂「人民民主專政」的一個階段。我今天要向我海內外愛國同胞,指出一個顯明的事實:卅九年初,傀儡毛澤東朝拜莫斯科,就是這一個階段的開始;今年八月,奸匪周恩來朝拜莫斯科,乃是這一個階段的結束,也就是中國大陸純粹蘇維埃化的起點。在這中間,奸匪朱毛參加韓戰,乃是大陸匪區從「人民民主專政」轉入蘇維埃帝國版圖的催命符。詳細一點說:三十九年初,毛匪在莫斯科簽訂的各種文件中間,只發表了兩個:一個是所謂「友好同盟互助條約」,就是「反美仇日」的軍事盟約;一個是三億美元貸款的協定。這兩個協定,在名義上,還有雙方交涉的方式;而在形式上,其主奴名分,還沒有十分表面化。但是到了當年六月克里姆林宮發動了韓戰以後,朱毛奸匪亦就結集了匪軍的主力,不到半年,就參加韓戰,來替俄帝打這一個長期的侵略戰爭。這兩年來,奸匪朱毛用盡他所有恐怖、屠殺、欺哄、敲剝的手段,他在農村加緊設立其所謂「集體農場」,化農民為農奴;對城市加緊發動其「三反」和「五反」運動,把人民工商業所殘餘的最後一點脂膏,都被搜刮乾淨。大陸同胞,尚有未被其屠殺的,亦就都做了俄帝的奴工,這在俄帝製造其附庸國的公式上,纔能夠得上蘇維埃化。於是奸匪周恩來一行,便以農奴工役的頭子資格,朝拜其共產祖國莫斯科的「聖地」,而其主奴的地位,亦就此確定而表面化了。但是俄帝的要求,並不以此為饜足。周匪朝拜的結束,還要將大陸全部的戰略資源,都歸俄帝御用的所謂「中」俄「聯營公司」來掌握,於是中國大陸所有的土地、物資與全部人民,亦整個的蘇維埃化,都成為其俄帝新五年計畫中之一部了。那麼周匪一行,又得到了什麼?照他們所發表的「公報」和「照會」來看,東北的長春鐵路,將由俄帝參加的「委員會」來籌備「交還」,至於交還的條款,和交還的手續如何,乃是不須有的,亦是不能有的,這還不是左手交還右手一樣的道理,橫豎終是俄帝所掌握的長春鐵路麼?可憐周匪最後還要叩求俄帝永遠駐防旅順軍港,這更可證明長春鐵路交還奸匪的一句話,不過是其欺世自欺的鬼話罷了。否則如其果真是無條件的交還了長春鐵路,那他俄寇軍隊還能無限期的駐在旅順軍港麼?總之共產匪徒的信條「你的東西,都是我的;我的東西,亦是我的」。大家只要了解了他們這個公式,應用到俄共對中共交還長春鐵路的問題,豈不就可以確信「俄共的東西終是俄共的,中共的東西亦是俄共的」麼?何況各國共產本是一家,既無彼此,何分爾我?這樣「共產交還共產」,那還要有什麼條件和什麼手續呢?如果大家還要研討長春鐵路的交還,究竟是真是假,那豈不是更要被共匪笑為傻瓜麼?六十年前,帝俄建設西伯利亞及其長春鐵路支線的時候,他們外長維特亞歷山大三世的奏摺說:「這條鐵路將為俄羅斯海軍供給一個堅固的基地,俄羅斯海軍從此將控制太平洋所有的國際航行。」今天俄帝所以必先要掌握我們東北的一切,就是要用作他窺伺太平洋的前進基地,亦就是要從這一個基地——旅順,來實現其帝俄沙皇「化太平洋為俄羅斯的內湖」的野心。由此更可以證明,三年來中國大陸的淪亡,並不是中國問題的終結,而恰是太平洋問題發展的起點;因之亦更可證明,我們中華民族反共抗俄、復國建國的戰爭,不僅是為國家的獨立自由而奮鬥,並且是為亞洲與太平洋的和平安全而奮鬥,其為成為敗,對於遠東和世界安危,乃有其決定的影響,這一事實是已大白於天下了。

  當此我們的民族,被奸匪朱毛整個出賣;我們的民權,被其徹底毀滅;我們的民生,都被其根本斷喪了。這樣我們全國民命,亦就要被其斷送,而迫使我大陸全部同胞去供俄帝的奴役,以饜足俄帝欲壑的時期。而我們自由中國三民主義的建設情形究竟如何呢?我可以簡單的說,我們今日的臺灣,不僅是要建立為我們反攻大陸強固的基地,我們還要建設成為三民主義的模範省,作為反攻光復時期施政的典範和建國的模型。當然我們的建設還沒有達到理想的程度,而且自嫌不足;不過,我們可以說:三民主義的實施,在臺灣已經是初步開始了。至於我們臺灣省的民族主義的建設,只舉其三軍旺盛的士氣,和全體青年服務軍隊、接受軍訓的熱烈情緒一端而言,可說已達到民國以來的最高潮了。我們臺灣省的民權主義的建設,自地方自治實施以來,從各級議會和縣市長民選以後,對於人民公意的靈敏反映,對於「主權在民」的各種民權之推行,還正在努力不斷的推進之中。我們臺灣省的民生主義的建設,今年總生產指數,已達到了第二次大戰以前的最高紀錄,而且糧食、鹽、煤主要日用必需品,已超過了當時的最高紀錄;尤其是民生主義之主要設施的平均地權,現在緊接著三七五減租公地放領政策的收效之後,已進一步的來推行限田政策了,深信 國父耕者有其田的目的,必可從此見諸實施了。我在這裏要再綜括的向我全國同胞說明一點,就是從大陸匪區的破壞,與自由中國臺灣的建設,兩相對照之中,使我們領悟一個顯明的真理:我們國民革命要領導人民,從帝國主義次殖民地專制暴政之下解救出來,走上民主的軌道,達到「主權在民」的全民政治,使我們全國同胞人人成為獨立自由的國民,現在是已進入了憲政時期。而奸匪朱毛,在這過去很短的三年之中,卻已經把我們一個獨立自由國家的國民,壓迫成了異族大斯拉夫的奴隸,還要來充當他俄帝侵略戰爭的砲灰。這並不是說建設要比破壞更難,乃是說,共產主義只要有一套凶狠的陰謀,一種惡毒的暴力,就能騎在人民背脊上,強制地架設起他傀儡的政權。但我們在臺灣所實施的三民主義之全民政治,已使我全體軍民同胞都能自動自覺的合作互助,人人都負起他的責任,盡到他的義務,一步一步的前進,就可在最短期內,建立起了一個三民主義的模範省,我們鑑往察來,這是可以確信無疑的。我懇切希望我海內外愛國同胞,互相策勉,在這民族艱危之中,共同努力向三民主義最後的目標而邁進。

  中正謹以待罪之身,追隨我愛國同胞,反共抗俄,補過自贖,只要有利於國民革命,有助於復國救民的大業,任何責難,都是箴規;任何險阻,在所不辭。我們深信漢奸必滅,侵略必敗;更信我們反共必勝、抗俄必成;而中正個人對於完成 國父遺志,建立三民主義國家和五權憲法政府的志願,亦必將由此而幸獲實現,這樣才可對得住我們大陸受苦受難的同胞,才可告慰於我們中華民國建國的 國父與革命先烈在天之靈,亦惟有這樣,才不失卻今日紀念我們中華民國國慶的意義。

  最後我們振臂高呼:

  中華民國萬歲!

  三民主義萬歲!

註釋[编辑]


PD-icon.svg 中華民國《著作權法》:
第九條(著作權標的之限制)
  下列各款不得為著作權之標的:
  一、憲法法律、命令或公文
  二、中央或地方機關就前款著作作成之翻譯物或編輯物。
  三、標語及通用之符號、名詞、公式、數表、表格、簿冊或時曆。
  四、單純為傳達事實之新聞報導所作成之語文著作。
  五、依法令舉行之各類考試試題及其備用試題。
  前項第一款所稱公文,包括公務員於職務上草擬之文告、講稿、新聞稿及其他文書。

本作品來自上列各款,在中華民國,屬於公有領域。詳情請參見章忠信著作權筆記著作權法第九條釋義。另外請注意司法院釋字第5號解釋:「行憲後各政黨辦理黨務人員,不能認為刑法上所稱之公務員。」所以自從1947年(民國三十六年)12月25日中華民國憲法施行以來,各政黨黨務作品,不能認為公文。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