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第四任總統就職演說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國民大會第四次會議,根據憲法,代表全國人民,選舉中正繼續擔任中華民國第四任總統,並制定戰時授權條款,督令中正共策反攻復國大業之完成。中正深知國民大會征召之誠,全國國民付託之重,於此國難未靖,匪禍未除,大陸同胞忍死待救之血淚正殷, 國父所遺國民革命之大業未竟,志節所在,豈敢云辭?中正自當一如誓言:「遵守憲法,盡忠職務,增進人民福利,保衛國家」,以始終一貫之決心,作最後效命之奮鬥,來爭取反攻復國徹底的勝利,和國民革命全面的成功。

  當第二次世界大戰告終,納粹侵略的戰火熄滅之際,我們國家與人民,本已實現了自由平等的願望;然而曾不旋踵,我大陸同胞,卻失去了田園廬墓,失去了家庭骨肉,而更失去了文化歷史,失去了人性人格的尊嚴,竟被共匪驅迫成為其奴役侵略的工具!乃至毗鄰中國大陸的亞洲人民,亦即隨之而橫被侵暴,備受宰制,不得不觳觫戰慄於其共產罪惡與核子幅射之下,乃使二次大戰戰火,原已熄滅之死灰復燃,而且愈煽而愈熾;這就是由於共匪毛賊竊據了我們中國大陸,而使自由世界,失去了一個安定的亞洲,有以致之。所以今天我們之以建設三民主義的臺灣模範省,為光復大陸的基地,乃志在根絕共產匪禍,拯救同胞,恢復自由,而使亞洲與世界重開其和平正義的新生機運。

   國父說:「一國之趨勢,為萬眾心理所造成」。今天共產邪惡,必敗必亡之勢,與我國民革命,必勝必成之理,乃已為「萬眾心理所造成」——馬列主義一階級之自私的共產邪說,已經由於它們「修正」與「反修」的鬥爭決裂、由於「野獸觀念」的深惡痛絕,陷於根本的破產與孤立之中!共匪由於其對亞、非、美洲國家滲透、顛覆、賄買、叛亂的醜劇之敗露,實已陷於被唾棄、被驅逐的孤立之中!

  共匪也在它所恐懼的「美帝要孤立我們,蘇共也要包圍我們」、「西起印度,東至日本」、「新月形」的戰略形勢面前,自知其早已陷於四面楚歌的孤立之中! 特別是共匪它自己所招認的反黨、反共產主義「黑線」鬥爭,「牽連的面很廣」,在六億人心思漢的戰爭面之前,人心鼎沸,怨聲載道,人人所欲得而誅之——更已陷於全面矛盾與敵對之中!

  當然,僅只是軍事上的「圍堵」,共匪還是可以從你政治上的「不孤立」,來滲透而突破的!並且亦可以其粗陋齷齪的核子威脅,來奇襲而突破的!這就是它「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毛匪「矛盾論」的陷阱。

  任何姑息主義,就是失敗主義的變相!一切幻想、等待、接觸、退避、姑息、求饒……亦就正是中了毛匪所說的「對敵人碉堡最容易的戰法,是從其內部來攻破」的詭計!

  大家都知道,本世紀兩次大戰,殺人千萬的殘忍戰禍,都是由於一意姑息,幻想避戰而來的。孰知愈想避戰,而戰爭愈速;愈要姑息,而戰禍愈烈;過去的納粹,現在的共匪,其宰制世界、奴役人類、黷武好戰的劣根性,決不是任何說理求情所能改變於萬一的,這是今日自由世界政治家對於不久的將來所看得到的——和平或大戰——對其國家和人類所應負責的。

  現在共匪核子試爆毒素的擴散,和其所謂大陸六億人口已被控制的暴力訛詐,自足以使懦夫迷惘畏縮,譁眾取敗;然而勇者不懼,由於洞燭其獨夫暴政的矛盾對立,外強中乾的虛聲恫嚇,乃就能鐵血奮起,義旗四合,予以拔本塞源的徹底剷除,而以亞洲與世界的和平安全為己任!這就是說,共匪的核子試爆,雖足使國際政客迷惘,懦夫畏縮,亦足以威脅鄰近的國家受其控制,但不能對付在它本身腹地四周的抗暴革命!亦就不能抗拒我們國軍反攻登陸的戰鬥行動!而且它所最恐懼的,就是我們秉持著民族大義、弔民伐罪的國民革命六十萬大軍!所以只有我們以三民主義為劍,以民族精神為盾,以臺海反攻為前導,以大陸抗暴革命相呼應的行動;才是解決共匪罪惡、避免核子大戰、解救人類災禍、獨一無二的途徑。

   國父創導國民革命、自覆清、開國、護法、討逆諸役之後,中正繼之以北伐統一,剿共搗巢,與抗戰勝利以來,就都是在武力上以寡擊眾,在人心上以眾擊寡、以鎰戰銖來取勝的。 國父說:「革命的力量,是和通常的力量不同,用極少的革命力量,就可以打破極大的敵人力量」!這就是今天共匪雖在大陸控制了六萬萬人口至十六年之久,它不但對我臺省一千二百萬軍民,不敢正眼相覷,即對我大陸邊緣金、馬島群二十萬極少數軍民,在古寧頭,在大膽島,在金門烈嶼,雖竭其匪軍之全力,無論是兩棲登陸,無論是長期炮攻,無不屢犯屢敗,而片甲不返。這亦就是共匪雖能以暴力驅策大陸六億人口;但卻不能控制其六億反共的人心!反之,我臺、澎、金、馬人口,在比例上,雖屬少數,但我全體軍民反共討逆的職志,乃是一心一德、義無反顧,與共匪誓「不共戴天之仇」的!這就足以反證,我六十萬人唯一心的國軍,必可戰勝三百萬人唯三百萬心的匪軍!何況大陸同胞,反共恨共,皆痛徹肺腑,實已成為共匪的敵人,並已成為國軍反攻作戰的總預備隊。以此可知 國父「以極少數的力量,而就可以打破極大的敵人」之名言,更是信而足徵!今天我們就不惟有堅持三民主義的大軍六十萬,自由基地的同胞一千二百萬,更有著擁護三民主義的僑胞一千五百萬,歸心三民主義、忍死待救的大陸同胞六萬萬,我們何患不能擊破惡貫滿盈的毛賊匪軍呢?而且匪軍裏面,絕大部份的,都是「打著紅旗反紅旗」已經覺醒了的「新軍」志士,正待時而起!所以匪偽剽竊其蘇俄輸入的馬列主義共產邪惡,起自殘暴,必定亡於殘暴!而我們秉持 國父手創的三民主義國民革命,發於仁愛,自亦必成於仁愛!

  今天中正與嚴副總統,宣誓就職,我們所要為全國軍民告者,就是反共抗暴,固為自由人類共同之義務,而反攻復國,則為我全國軍民本身之責任: 我們絕不能以目前自由基地的安定康樂為可恃——以往十六年來,全體軍民共同努力於民族主義的重振,民權主義的實現,民生主義建設之初步成就,自再不容為惰性所侵蝕,為自滿所局限!大家當思十六年來大陸同胞所受的煎熬痛苦,正與日而俱深!他們的生命、血肉、和「生活資料」,都在共匪喪心病狂、飢餓核試之中,變成了威脅人類、核子幅射的煙硝孤注!我們自由基地「真積力久」的建設,就是為了要從匪偽的大破壞中,發揮同胞愛和民族愛,來救焚濟溺!也是為了要以倫理、民主、科學的建設,來推及於整個大陸每一角落,期與大陸全體同胞,共享三民主義自由和平的幸福!

  在此復興基地,我們國家與個人,都經過了十六年的苦痛,亦已經過了十六年的侮辱;但畢竟由於我們十六年來軍民茹苦含辛,忍辱知恥,團結一致,努力奮鬥,乃造成了今天共匪內潰外鑠,四面楚歌的絕境,而我們反攻復國的大計,且已到了「行百里者半九十」的形勢。當然我們的前途,還有不少的荊棘,和無數的艱危,在等待著大家去掃除,去打破;但是我們可以自信的,就是過去十六年之中,所有的這些無數痛苦與空前艱危,由於我們秉持著三民主義革命必成之信心,乃皆已為我們所克服,所戰勝,而成為西太平洋上光明自由的燈塔,亞洲前線屹立不搖的反共堡壘!是則今後只要大家更積極的努力,更急速的準備,同心合力,團結一致,從奮鬥流血之中,來掌握這敵消我長的反攻契機,來加速大陸反共抗暴的革命行動,那就只怕我們自己努力準備之不及,而絕不虞再會有過去那樣蹭蹬沾滯的形勢之重現了!

  所以我最近在國民大會,曾經明白的說:「大家面對此一壯烈、光輝、而又將及於整個大陸的反攻行動,自必須結集一切人力、心力、物力、財力,以成為戰力的總動員!必須勤勞、節儉、守法、務實,以成為生活的總動員!特別是要發揮其互助合作、共同奮鬥的民族德性潛能,與愛國保種的責任感,以成為精神的總動員」! 因此,我們乃必須:

  ——從人性良知上,以民主憲政的安定康樂,和匪共血腥的恐怖飢餓對比;以基地政治的自由,和匪共「突出政治」的仇恨對比;以思想學術的發展,和匪共對智識份子的整肅對比;以和平用途的科學進步,和匪共瘋狂好戰的核試訛詐對比;亦以民族大義,和匪共亡國滅種的罪孽對比;來全面壓倒共匪,毀滅共匪,以光復大陸久蟄的人心!

  ——從弔民伐罪的行動上,憑藉民族的大羲,效法先烈的精神,以倫理、民主、科學的三民主義之感召,拼我生命,流我鮮血,還我河山,還我自由,來徹底消滅奸匪蟊賊,拔除其對人類的一切罪惡禍亂之源。

  先哲有言「德不孤,必有鄰」。又言「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親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順之。以天下之所順,攻親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戰,戰必勝矣」。今天我們就是要以忠、孝、仁、愛、信、義、和、平的民族精神和傳統文化,來發揚民有、民治、民享、三民主義民主自由的道德力量。今天大家可確信無疑的,就是國軍反攻行動一旦開始,那亦就是我們「有不戰、戰必勝」的日子,仁者無敵,復國必成,任何共產邪惡勢力,都是莫之能禦的。

  中正獻身革命,效忠民國,時凜 國父繼續努力之遺教,久受國家弔民伐罪之付託。自顧一生,實無時而不在患難、恥辱、艱危、誣陷、滲透顛覆、出生入死之中,屢成功屢失敗,愈失敗愈成功,累積了無數成敗生死,交織而成為一個不倒的老兵!這個不倒的老兵,只有臨深履薄之懼,絕無名位毀譽之私!今者既不得不繼續承受此一反攻復國非常之責任,與戰時非常之授權,謹當與嚴副總統,共同以贖罪之赤忱,竭其心思耳目之慮,股肱汗血之力,奉國家之靈,以伸張撻伐;踐主義之實,以宏濟國難;相與全體軍民,精誠團結,光復國土,保障民權,剪除奸匪毛賊,解救大陸同胞;並與自由世界、自由亞洲各國,協力合作,從破壞中來重建統一、自由的新國家!從禍亂中來開創和平、安寧的新時代!則國家幸甚!全民幸甚!


PD-icon.svg 中華民國《著作權法》:
第九條(著作權標的之限制)
  下列各款不得為著作權之標的:
  一、憲法法律、命令或公文
  二、中央或地方機關就前款著作作成之翻譯物或編輯物。
  三、標語及通用之符號、名詞、公式、數表、表格、簿冊或時曆。
  四、單純為傳達事實之新聞報導所作成之語文著作。
  五、依法令舉行之各類考試試題及其備用試題。
  前項第一款所稱公文,包括公務員於職務上草擬之文告、講稿、新聞稿及其他文書。

本作品來自上列各款,在中華民國,屬於公有領域。詳情請參見章忠信著作權筆記著作權法第九條釋義。另外請注意司法院釋字第5號解釋:「行憲後各政黨辦理黨務人員,不能認為刑法上所稱之公務員。」所以自從1947年(民國三十六年)12月25日中華民國憲法施行以來,各政黨黨務作品,不能認為公文。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