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淵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八 丹淵集 卷第三十九
宋 文同 撰 宋 家誠之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四十

陳眉公先生訂正丹淵集卷三十九

    宋  蜀 文 同與可 撰

    明  吳 毛 晉子晉

       蜀 李應魁務滋同叅

       吳 吳一標建先

  墓誌

   龍圖母公墓誌銘

公諱某字某其先河東人鳳翔天興令贈太子

中舍諱某之曾孫汾州介休令贈比部員外郎

諱某之孫國子愽士贈刑部侍郎諱某之子也

母裴氏累封長壽縣大君比部旣倦官未六十

脫簮笏以去愛鄠杜美田望紫閣並圭峯築室

灌園與其人上下擊鮮釀醇相招延爲林野之

歡遠近附從之遂爲其𡈽人侍郎雖宦遊四十

年而資尚恬泊不競回視其先人之高亦自引

避居故廬讀書吟詩敎其子爲學公之昆弟時

甚少巳皆有才名傾動關陜識者悉曰母氏慶

門也不在彼此矣公生而聰悟不煩師訓閱經

史造詞章能盡至其精工應天聖八年進士中

其等調原州軍事推官州倚邊凡所處輕重索

謀慮適當乃無事不爾或紛亂至有可以爲憂

者殊與內郡政令不相(⿱艹石)其將旣用武人少曉

此得公佽助裁講至去民夷帖帖無佗議轉運

使李紘剛嚴介急遇其下未甞相從容獨以公

爲才能渭州酒稅常課屢缺紘怒主吏不職議

逐去且薦公領之公至以巳所入補前之不足

主吏因免戾善罷公尚以其最得大理寺丞乃

知京兆府櫟陽縣縣民橫猾好犯法號難治苐

一而公以易術治之民自信約不得妄入公之

廷下遷殿中丞移知卭州蒲江縣滿歲知𥠖州

𥠖爲西南絕境越嚴道濵大渡連山如墻中斷

一道州正扼其口乗高見卭部川聚落如餖掌

上實朝廷所挂慮而擇人以爲守長之處韶書

常以本道按察使視其部吏有長才善撫馭者

薦充之故公得以行焉百蠻都王城歲駈馬過

河抵公城中與中國相貿易摩撫有術則靡耳

柔服如人一不厭其欲則嘷呼搏捽羣輩跳盪

閭閧不能止此其常也公旣示以恩信其鷔桀

不馴者擒戮之衆憚且愛二年無敢輙以疆語

附譯者以及公轉太常愽士以侍郞憂去職服

除還本官通判乾州林瑀守成州放手受賕不

顧傍他鎻姦鍵惡密不可發包拯爲轉運使以

威察自名顧無如瑀何然疾之甚願必以誅死

請公攝其州得狀卽寘之獄公徃見瑀以數語

伏其罪不務竒中而與法正相等瑀無𢜩衆咸

允之遷屯田員外郞通判鳳州改都官員外郎

移坊州州自唐渉五代節度使麤武𭧂橫訾用

不法下禍部邑征稅關渡多設虛筭歛以殘虐

因仍至今役鄕戸使典領其人得此卽破産以

至一縷盡輸之官而未償者公曰桀法也吾豈

忍(⿱艹石)前人坐視之𫆀上章極言請别立新課以

下捄危亟朝廷從之坊人所以𫉬疽癤斷潰而

肌肉完好者公惠也未幾召入爲侍御史甞賜

對便坐公言帝王治國之本職在專求公相以

自羽翼杜衍范仲淹不幸早去陛下左右自後

所得如衍仲淹者幾何人雖有可用者皆𬒳

使在外竊恐陛下風敎自此無如先時仁宗大

悟連復其所可用者朝論翕然嘉之二年除三

司塩鐵判官㝷爲言事御史明年拜起居舍人

知諌院淮南京西轉運使以賦外它錢貢上曰

羡餘請不𨽻大農給中上將議賞公曰是兩道

比佗財用尤爲不支苟非誅取𢡖橫安所出此

如恩之是借吏手以推剥吾民之膚髓耳不可

遂罷近歲士大夫多營占民田以自膏(⿰氵閠)幸民

向役出下估盡所有納之相尚無制而其諸所

以徭於官者負愈重去瘠取沃鐫蠧益𭧂公請

限其頃畒各以官品裁約之議行上下以便國

朝任子之令比前世最爲優典凡得以官歲上

其名者數百矣入流旣繁仕路紛雜公深䟽其

敝章下近臣會議𩔖皆顧已謂乆今遽更之不

宜公持之益堅道利害上前卒得淸無慮歲減

三百員其源少淸孤平者𫉬叙進公之建說有

大體可行之爲良法皆𩔖此長夀從其少子官

南岐且疾公亟請省視𫉬告日夜馳徃至卽以

居䘮聞終制用前官充兩浙路轉運使未行改

兵部員外郎直史館知邠州數月授直龍圖閣

知梓州歲餘乞內郡得涇州轉工部郎中移充

成都府路轉運使拜刑部郎中蜀𡈽醲演諸産

極冨夥官之府庫日入歲受泉幣流溢公甞謂

戍兵曰爾得賜帛與易之以錢也何利衆云帛

亦貨諸市利莫如以錢便諸用外所售徃徃與

官賈不相直得錢且幸公曰吾募願者兩可矣

用是凡得十數萬疋今上卽位大布恩賞事出

不素它道悉配入民下旦暮高直踴數倍百姓

讙擾急欲求死而公部中以所甞居者當之閭

里靜野無苛求猛督之旤事帖然濟矣永昭調

用多目有司欲天下之財應所費疾(⿱艹石)星火公

以法移蜀之積錢百萬衮衮相屬陸走三千里

旦暮副其急大計以辦已而公且遘疾矣嘉祐

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卒于宫舍享年六十公

性端重寛碩質狀嚴偉望之岌然使人肅恭戒

飭不敢慢墮而與之語議雍容委靡色和而氣

温乆不能舍而去之也其爲郡邑專務䆒極隱

敝與人興起長利故所去未甞無餘思居臺奏

正皆中外所望以爲言者用諫𥿄不肯書奇譎

么𤨏事以瀆上聽總大端發正論兾君相黙用

之不設痕聲以夸露於巳也旣而一落外官頻

年不歸視當年朋流巳翩翩上薄霄漢人悉以

用公爲不當然而公亦自無一語爲戚戚先帝

升遐日夕涕泣遂以病病遂以死而公甞所蒞

之郡邑與常所徃來之人無不哀慟號SKchar云善

人何負天天奪之也何遽而不少假矣公旣死

朝廷遣其弟沆乗驛迎其柩歸權厝於鄠縣以

治平一年某月某日塟公于某所祔先侍郎之

塋夫人王氏累封永安縣君男二人軻太廟齋

郎十二歲輙試秘書省校書郞(⿱艹石)干歳女一人

(⿱艹石)干歲沆以都官郎中爲陜西轉運判官好學

有義行奉公之夫人與公之諸孤居長安事如

母敎如巳子愈于公之存以某甞獲逰於其伯

仲之間來請銘銘曰

  鎮東儉以忠殉魏 後惡禍去丘爲民

  積流藏晶入幽閟 宜發其裔洪以熾

  惟公生實世所兾 厥中端完外恢粹

  學焉乆充道少試 君𮐃其休民𬒳

  𦕈然權財用SKchar旣 卒以不幸讙衆欷

  馳詞窮天浩無寄 其將興之比賢嗣

   太子中舍王君墓誌銘

治平二年三月二十日有以笈携書而進立于

庭下者問之曰長安王氏之僕來時主戒云汝

亟徃廣漢問所題官居納之自去彼凡十二日

走四十驛而至此矣余曰事必有不可緩者命

受其書視其所以遠來見諭之意日希明不幸

先人以去年三月十四日得疾棄諸孤于家今

年某月某日欲舉其柩從祖母以塟于萬年縣

龍首鄕鳳栖原之先塋竊念先人祿位不甚顯

使志業不克燀燿于當時今巳矣(⿱艹石)非有以善

文載其事寘諸壙中以信于人以傳于後世爲

人之子者之所爲心乎如聞執事常以文章論

譔人父祖之生平其子若孫得以實自以爲事

父祖之道無忝矣希明雖未甞一見左右敢遣

㒒持先人行狀以聞求數語以銘其墓使先人

之靈不鬱鬱於地下希明死幸矣唯執事哀憐

之其詞始未悽楚讀之殆不忍聞其所以云云

者余曰噫斯人也耶甞憶皇祐初余在卭州幕

時有以強幹爲轉運使所委徃來卭蜀間辦公

事者此君耳余盖甞識之今其死而其子㓜不

知余與其父有一日之素能踰重關越險棧於

二千里外以是事見屬或拒之于情可乎乃爲

綴次以慰其子云君諱紳字公儀其上世太原

人唐未因官居閬中後復以官居長安三代矣

君生十年以父䕃爲太廟齋郎自少喜讀書記

問精愽爲詞章有條理舉進士不第遂調鳳州

梁泉縣主簿初仕巳籍然以廉勤聞滿授漢州

德陽縣主簿令老且惽都不省職事羣吏驕恣

飜亂文法以欺枉吾民民不堪矣而君且至數

日視案牒閱租賦攷徭役盡𭧂蔽隱悉伏其罪

而一縣乃治轉運使張公掞明毅端肅少所推

擇獨稱君才而數任之綿州百姓馮仁美兄弟

訟田十年不能决公以此獄累君未浹日其情

得爭語遂息雖其本郡邑之吏甞歴手者悉曰

是善治此吾不及也公又俾其市五州絕戸遺

田不數月𫉬錢四百萬內諸庫而民恬然無驅

督之擾代歸授其州長豐令未幾以市田令轉

大理評事知絳州正平縣會縣人行守事者有

產占君籍中其鄰民張順探守意詣州言狀謂

可鑿渠以引其水漑吾村地若干頃甚便守從

之下縣如其議君亟至守所建利害百一于前

謂不可行守怒趣君去决令開渠君抱笏徐起

顧守曰渠則不可開令頭可斷也旣而守亦悟

遂使罷君歸一鄕之民擁馬首謝曰我輩非公

壓抑且死矣願爲公刻石以示吾子孫俾知公

爲其父母衣食之也累遷衞尉寺丞大理寺丞

知鳯翔岐山縣君之父度支甞治此彼人德之

遺矩餘範君一守無易故居四年而民不敢以

不可治之事干君去之日老㓜婦女皆奔走涕

泣謂君何時復當此來也今上卽位轉太子中

舍賜緋衣銀魚入朝授通判乾州事還長安遽

得疾不起享年四十一君性孝友事母兄有聞

千里閭𠲒光門有大第乃唐官寺之遺址老株

巨石氣勢甚古偃蹇𡷾崒羅立如𦘕亭𮗚臺榭

號一城之甲名公巨卿才人豪士徃來過雍未

甞不下馬入門登覽嘆愛君少時與兄中隱君

出入迎候游陪不厭人咸喜之君素愽給好辯

尤不憙狂詭而絶重氣節在岐山時有妄人

鄒僅稱先生者自言八百餘歲歴游公卿之門

好談人前世事立禍福以揺撼人人信畏之謂

神人云不知凡幾年負此術行於世矣過縣謁

君君與語察其怪謬訶下麾左右縳寘獄問狀

悉伏誣誕門外要官重臣交書下捄君置之一

不省械送府恐懼以死訖無他異君故人國子

博士劉祺自蜀解官歸至縣寓僧舍且病其子

赴舉京師顧前後皆孱輭無一人可任事君親

爲煑藥視食旦暮伺候且累日無少懈旣卒凡

喪事一切具辦無有不如其至親欲奉其死者

之意聞者嘉之君大氐所爲𩔖此亦足可紀也

曾祖彬贈光祿寺丞祖識贈刑部侍郞父瀆任

尚書度支員外郎三司度支判官母高氏封長

安縣君贈尚書令瓊之女見君死遂𥨊疾後一

年亦卒君娶舅氏引進使⿰糹⿱𢆶匹隆之女生五子日

希明希傑希正希亮希益女三人銘曰

 於乎公儀命誰君尸與其才良而不壽宜

 人之于官其幾謂能如君之爲死有可稱

 身大位微奚足比方陵磨谷闐銘發愈光

   龍州助敎郭君墓誌銘

君諱友直字伯龍其爲人也和𥙿淳懿畛岸曠

闊兩蜀士大夫與四方從宦於西南者於伯龍

無有不識非伯龍之求之也而其人自以爲苟

不識伯龍則爲徒至于此矣蓋伯龍善與人交

又喜藏書書至萬餘卷謄冩校對盡爲隹本伯

龍無不讀人問之者伯龍無不知所以人多與

之遊伯龍亦未甞輙厭見其人所以善譽聞於

天下將五十年景祐中𬒳薦試尚書省不第遂

歸不復就舉成都學舍爲諸郡之冠聚生員常

數百十人伯龍典事其中凡三十年敎導揖納

上下信愛事⿰糹⿱𢆶匹母朱氏至孝朱甞病痺輭不立

伯龍訪諸術士力求巳之遇隱者得火龍水虎

之法轉授其母行之遂起體輕如風享年八十

四而卒於兄弟尤友順不相狠䦧分𨽻貲產獨

占其至下者後雖有所不足亦自無壹語之愠

有識義之治平詔求遺書伯龍所上凡千餘卷

盡秘府之未有者熈寧四年四月朝廷以伯龍

景祐進士恩授將仕郎守龍州助敎一日忽召

其子大年等曰吾生平以儒術承家巳而自知

於祿位固不可以強干所以不求宦逹退居田

里今天子念吾之老特賜一命吾其遂止此乎

是年十月果以疾卒千家𥘉一日也伯龍旣爲

累世令族之後內外親戚交友甚盛凡遠近慶

弔伯龍未始後他人而至者才智敏給善酒戯

辝吐如射坐客不能當至有叢吻急擊爭欲勝

之者伯龍左右酬對愈辯而愈精四坐𥬇伏歎

其俊銳死之日無不嗟悼之春秋六十四所著

書有劔南廣記四十卷毛詩統論二十卷歴代

㳂革樂書十三卷曾祖某祖某考其皆不仕母

楊氏夫人宇文氏乃蜀之大姓某之女年二十

一歸于伯龍閨閫儀範鄰里矜式相夫以義教

子以學正順慈嚴無有未至先伯龍卒生四子

大年大方大亨大受皆舉進士有名稱女二人

長適太常愽士李彤封壽安縣君次適進士文

惟幾孫男八人女八人大年以六年二月十日

塟伯龍於華陽縣昇仙鄕俱利里先塋之次舉

夫人之塟祔馬大年等以同爲姻家來求銘伯

龍之墓爲之銘曰

  學無不深 行無不淑 夭胡嗇之

  弗𢌿以祿 鸞羽鳯翼 歛不得張

  有翾者微 高鶱遠翔 神道難知

  人理亦悖 吾於伯龍 一付茫昧

  所不巳者 郁然淸芬 更千萬年

  有信此文

   秘書丞馮君墓誌銘

君諱某字某其先始平人在僖宗朝有官於蜀

者廣明之亂唐統紊裂視世濁溺留避於此子

孫蕃衍有居于普者五世祖紹卿於五代時以

宗族門地雄于一州高祖諱光偉佐東川節度

曾祖諱嶠祖諱元晏並潜隱不仕父諱某少舉

進士以苦學𬒳病遂不顧舊業專治養生之術

作詩百章道其事自號丹珠子年過八十無疾

而終子三人君其長也君生而頴慧不憙他技

未冠求師於成都是時任玠温如李畋渭卿皆

以道義文章敎授諸生君執業門下並爲其高

苐歸將試藝於其郡廷以干薦書而豪士惡子

競以財賂占壓寒素不得一歩進于其下乃退

而嘆曰是等也我安能與之以力相較耶於是

收歛退縮芟去仕意僻居靜處討䆒羣䇿經深

史隱鉤擿藏詣馳詞吐論坐者常屈閭里訟訴

槩先詣君所平决以至不復更由官治而兩講

解矣敎諸子事業悉有端次慶曆中其子今中

都外郞如晦用其法一舉中進士君曰是吾門

戸之大望自此子爾嘉祐𥘉以子官授大理評

事致仕三遷爲秘書丞賜緋衣銀魚甞卽其居

盛創亭宇榜之曰滎恩自作記道其所以𫉬當

世爲人之甚幸者鄕人景慕之治平二年春中

都爲晉原宰君以𩀱輿就其養晉原之治高出

一道君實有所誨助間則吟詩飮酒日日不倦

一旦召中都語之曰官居之樂誠樂矣然而吾

之舊廬近常徃來於吾懷也汝當具吾歸裝宜

無吾留十月促就道中都遂假檄侍還其家旣

至亟遣去曰汝速徃無以吾累汝汝當憂民愼

毋吾憂也自是日召鄕里故舊聚飮歡嘑歗歌

愈益精徤諸子立左右忽顧之曰父母之年古

人謂可以喜懼者汝等當知之吾受祿養幾二

紀名復挂朝籍人能如吾者幾何此可喜也然

吾春秋巳高汝能無所懼乎家人聞之錯遌皇

惑問何以及此體中有覺不如平時者何所但

俛首嘻笑不答又數日食飮漸不進求就枕⿰目𡨋

目良乆以纊候其氣巳不屬矣遂終焉十一月

十二日也享年七十五夫人趙氏同郡之甲族

婉懿有善譽宗黨模其閨法四封爲壽光縣君

生男六人三早夭次中都也次處晦用晦并舉

進士有文行聞其朋流女五人適昌元解惟正

都官員外郞景思問郡人周著進士景思永歸

思問者先卒後繼之以其娣封永壽縣君孫男

十人某某皆嚮習文藝孫女九人其十始嫁河

南趙仲遘其孤將以三年二月某日塟君於樂

至縣普安鄕之西山從先塋也中都與同有塲

屋之舊走僕詣同求銘其墓爲之銘銘曰

  孰不種善 君穫其多 𡘤然而歸

  所少謂何 子官曰榮 學者愈侈

  君所常望 乆焉益偉 人生世中

   超跌百端 如君𥘉終 十八尤完

   老安先廬 沒集舊兆 更萬千年

   銘永其詔







 丹淵集卷三十九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