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淵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七 丹淵集 卷第三十八
宋 文同 撰 宋 家誠之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三十九

陳眉公先生訂正丹淵集卷三十八

    宋  蜀 文 同與可 撰

    明  吳 毛 晉子晉

       蜀 李應魁務滋同叅

       吳 吳一標建先

  墓誌

   試秘書省校書郎趙君墓誌銘

治平二年五月十三日龍圖閣直學士吏部員

外郎知成都府天水趙公某之子新授將仕郎

試秘書省校書郎知杭州於潜縣事監西京粮

料院名屼字景山以疾卒于洛陽之官舎卜以

某年某月某日載其柩歸衢州葬於某縣某鄕

某里某原龍圖公一日召其部吏廣漢郡尉文

某語之曰余之子不幸蚤棄世余常觀其所爲

宜有以舒發流聞于後者今巳矣使其志不克

就嗚呼余識子且舊子可爲余誌其墓同被命

唯唯退自念同文字樸澁何足以綴緝於潜君

之美行告于無窮然辱龍圖公眷愛之重當勉

强無以辭乃按於潜君之叔著作佐郎楊之狀

云君之生風度竦秀寡言笑旣毀齒性益聰悟

誦書畫字無一日不加進龍圖公友愛羣弟多

𢹂之官毎退食卽便舎相與磨講道𧨏爲文章

而君常入諸父行謹謹就業未始略遨嬉不滿

其所程淳粹和厚無毫髮兒姪之過一家欣愛

之年十六舉進士不中歸自閉嘿愈𡚒厲增力

極取游太學事先生胡援授諸經鉤探擿抉造

詣深隱纂譔辭語精簡渾重援獨常稱之同舎

生三十人君最少動有儀法衆以君不敢燕惰

廢所事兩就天府貢禮部輙落龍圖公爲益州

路轉運使用祫享授君太廟齋郎嘉祐中鏁試

嘉慶院復得是時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方議以策論取士天下

豪俊並挾藝京師無一人肯自以爲吾不如某

人而願下之者南宮主司皆禁林鉅公亦審愼

戒飭以待多士旣試文卷坌入悉高譚劇辦磊

磊可畏而柬次其可以應當世之所宜用者上

之以君當奏名第六於是都下烜然馳聲稱遂

遠聞龍圖公嚮在臺諫論事不少避權貴風威

逼人海內駭伏人至是得君名皆曰趙氏復有

此子矣中第御前調憲州司理參軍或謂曰君

盛年有令譽從宦邊藩榮途自此遠矣君曰雖

然吾安念此吾親之側無它兄弟以侍且旦暮

去左右豈所云樂耶因留不之官今皇帝改元

之二年春龍圖公自河北都轉運使移成都朝

廷以君爲縣令假局河南府且使視其家未治

事得疾藥不効寢革毋夫人在旁日夜憂泣無

所問計君徐起安坐怡顔色如平時曰死生固

有定期自昔人誰逃者願毋自苦恐耿耿祗以

累阿𡝠因索𥿄爲書將留訣成都裁數行復裂

之 此又重吾大人之傷也遂投筆以卒時年

三十一噫君之事其止此耶君旣爲名臣子早

以文行知於人死之日中外士大夫與其所徃

還及龍圖公嘗所臨之吏民無不嗟悼以泣且

疑夫天地鬼神以禍福考善惡而施之者於君

殊未爲可諒矣君博學喜辯論雅善鼔琴平居

入静室爲雍容閑澹之音以揄揚其和易之性

聞之者皆泊然忘世慮擾其中好黃帝書曉診

法明藥品之所以能爲功與病之可治不治之

狀嘗被羸疾懼其親爲憂隂自療之至愈不以

告有文數十篇語氣浩蕩皆可與當時號能爲

詞章者較上下餘未就君之先本㑹稽人上有

官于衢州者因留不去今家焉曾祖諱某廬州

廬江縣尉善吟詩其語淸深險峭不𩔖近世作

者有集行人間人争誦之祖諱某廣州南海縣

主簿贈給事中君娶時氏生女子四人長十三

歲餘尚㓜男子一人名河北郎始三歲毋安定

郡君徐氏見君物故聞君語一悟遂自解不邑

邑銘曰

  惟君之生 蹈慶之基 慿堅乗完

  孰憚以危 爰初橫經 在勤弗嬉

  道妙聖眞 取深其師 乃試天官

  汪洋發詞 下動諸公 争收競持

  籍名於高 盛譽四馳 𫉬第入銓

   犴獄是司 曰吾之親 有子止斯

   敢名宦游 去左右爲 遂留其旁

   氣下聲怡 餘力於行 學問愈滋

   帝用成都 疏恩淋漓 居君洛陽

   廩事以尸 乃進爾資 乃便爾私

   曾不乆焉 得疾莫醫 遂至奄然

   羣啼衆嘻 於嗟乎君 命曷若兹

   回𧨏之亡 君齒與差 何天於賢

   不假以耆 紛紜𡚶庸 夀或介眉

  當在其嬰 百福承之 太末之墟

  舊兆纍纍 君歸其丘 列祖是毗

  山磨水淤 名豈卽衰 刻詞茫茫

  以慰永思

   梓州處士張公墓誌

有篤行君子姓張氏名温其字希澤居梓州城

中六十五年治平改元正月日以疾終于家閭

巷田野之人凢見聞其所以爲人者皆涕泣相

弔曰天胡爲而遽奪若人之壽耶如是者累月

矣希澤少喜儒術經傳百家曲學小說無不盡

讀旣讀無不盡曉其大抵舉進士不中乃放肆

自得與世俗俛仰浩然若不可以法制收歛之

者性明悟內行孝謹知是身不足以爲巳有故

投之於自然之域而不以貧賤富貴累其心謂

捄人疾苦其惠利爲無涯故顓嚮醫藝而大究

其精巧父母死日夜膜拜西方聖人自閱十二

分敎者數過以圖報罔極至老無少倦赴人病

急雖風雨道途之阻未嘗輙以辭旣而不復計

校其所以爲謝死之日使人攀慕哀戚者以此

好飮酒至頽倒而語言不亂善談謔亹亹可聽

人多記去以娛其坐賔與人交終身常恐有毫

髮之缺而不得其歡心也人或非意侵之曾不

以恨至胷中遇之如平時其人乆亦自悔年未

三十喪其配遂終身不娶慶曆中余始自永㤗

來應舉是時郡中諸君未甚識余然槩以疏外

闢之希澤一見余於稠人遂引其友陳顒信臣

詣余於邸退相謂曰吾軰有子常患無良師友

以磨切之者今見其人矣於是二人者各遣其

子以從余遊待余二十年日日益㳟希澤初得

疾余持服里居遣人候之希澤報曰我無狀子

最爲知我者今病革不復見子願得子之文以

記我死死⿰目𡨋目矣旣死其子以某年某月某日

葬於某鄕某里余方在京師不得哭送輤車之

後又不得以文與俱薶於幽壌誠所恨矣歸而

其子擇交以其先人嘗見累於余也叙其理命

屢以抵余且曰陳臯希古先生旣巳誌先人之

墓矣其所以謂之表者非君也其誰爲之余乃

具次希澤之生平如此復系以辭而哀之云

  禀完而弗駮又輔以學性其渾矣檢諸身

  動不夫倫何疵咎之或履得於是陶然自

  貴可以謂之君子天胡以壽𢌿彼厚而獨

  嗇於此嗟乎希澤魂安所適兮一世云巳

   秘書丞陳君墓誌銘

君諱叔獻字元之蜀州新津人其上世由頴川

從僖宗入蜀因不歸籍此縣東北鳳皇岡有丘

墓十許世深林巨木蔚然有豪宗大姓氣象而

自五代巳降無仕者君生而聳慧始讀書一歷

目而遂貫於心不廢忘下筆走詞語駸駸不可

止遏其徒尊畏之中皇祐元年進士第爲萬州

司戸參軍居官如故習老黠吏不敢肆其巧忠

守缺轉運使以君攝其事乆之郡政大治人盡

服察舉得令移郴縣郴湖南小邑民吏雜擾牒

訴日日堆几案索裁決君始視事睨廷下忽取

一人者鉤詰之本䖍民也寓於此凢二十年受

賕出入鄕市搆兩訟以亂令治謂君新至故雜

稠人𮗚君聽㫁是否期中之得情如此具對聞

之安撫使流它郡自是惡少相語以君爲神不

知某用何術也獄辭遂省縣之粟移于衡徃反

數百里下戸不能獨去人有倍歛其酬爲輸之

者徃徃遁避不可求遂至再納此弊尤甚君擇

高貲附其直與并幹之故賦入辦先諸縣里民

有各失一犢者踰年甲始𫉬於乙乙拒益堅詣

縣辨君俾引其㹀使視犢躍就其乳乃還甲争

遂定一邑嗟尚之馬氏僣竊多横賦毎丁歲有

常率幾百年仁宗朝有詔一切除之而郴道衡

永桂陽監不諭旨督歛尚急君建言轉運使悉

免忘慮數萬萬而方二三千里之民始得擲去

重壓而舒四體矣羣口邕邕頌君不休同年陳

啓期過縣聞之作詩與君有巨刃秋霜寒之句

及罷民遮道涕挽極謝乃得行入朝授著作佐

郎知綿州魏城縣遷秘書丞賜緋衣銀魚魏城

之政大抵不甚力而自占八邑之最歳滿以太

夫人年高乞便地復得巴西縣未赴因臥疾熈

寧元年七月某日遂卒于其家享年五十一君

素羸㾪平時常喘喘畏風蕭然骨立若不能朝

暮人也然臨事講利害决是非氣厲而語壯短

長見前不可屈蓋剛果內蓄以學術輔之而吐

理明白也性孝友事太夫人毎懼以巳疾爲憂

常强飯設精神以立左右問之答亡恙太夫人

乃喜姉二人貧且孀君指SKchar田二頃賙之終身

以及其甥又爲經營其家使其族之狠忿𭧂戾

者不敢犯與人交簡介若不相密而遇有所急

難冐鋒刃入湯火肯爲也死之日無誰不沾泣

初病革其弟叔達問所以欲爲君曰我何所言

但佩恨入地而不能泯滅者使老母不及封而

哭我矣雖然願得與可文納吾壙中乃幸也淚

數行下氣遂絕曾祖某祖某考某母唐氏年八

十君娶樂氏再娶周氏男一人君軫女一人適

太學進士勾龍𡋕孫女二人以某年某月日葬

於某鄕某原叔達以君之見屬其書遣介來道

君之語求銘其墓同乃君之同年進士與游甚

熟泣而銘之曰

  奄奄其息兮嶄嶄其形人視之而不知其

  中兮但常惜其不能以乆生然其論議之

  高兮區處之明蓋受於所禀兮而發於所

  行胡不錫以永年兮中道以傾伊神理之

  茫昧兮善惡安足以講評嗚呼元之兮吾

  何忍而此銘

   李公澤墓誌銘

君諱愼從字公澤曾祖諱某父諱某其先八世

祖諱遠本京兆府萬年縣人廣明中隨駕入匿

爲晉原令後遂不去家成都之温江今又遷爲

郫人至大父始不仕父贈太常少卿毋文氏其

縣君少卿有子五人盡使學進士敎導有法自

成童悉與它兒異至有未勝冠而能中其科等

者愼修愼交也愼微後亦取皇祐元年高第二

巳物故惟愼惟修今爲都官郞中君性精敏自

皆其氣骨巳岌然秀爽讀書不廢忘爲文辭皆

具曉大端不煩其師少卿厭世諸兄旣從宦弟

幼各未立君視家事缺然亡它羸以待供索乃

脫身治產設次第積居與時遂未幾號饒益督

其弟愼用日夜從于學不客墮游嘗語之曰爾

勿與我事凢婚嫁一主於我爾自動爾之所當

爲勿中休給遠資近上下究足無間言愼思亦

皇祐五年進士先卒而君獨享優游之樂於

其里閭爲善人君子衆雖景慕之而不可以力

致第嗟咨信嚮而退自恨其不能如也君復和

裕堅正內外親友以至墟落鄰閧之人無不相

與驩遇其有所未善不屑正之無不改以謝凢

吉凶燕集未有一日忽在衆人之後客子游仕

至其邑有所求須先詣君君爲之推引裁處各

稱其所欲以去故其善譽寖聞于人人賢之蓋

用此也張少愚明勁辯博少所推借走海內識

人無限而毎謂君疆果通幹生於自然不假增

修而皆詣當處它不能及也少愚將有所欲爲

而尚尤豫者必更取君講解辨折然後乃定其

於治事明審能厭人意也如此君平時嘗謂人

云吾夀巳自知不能乆於世問之但笑不道其

所以能得自知之者故於易老莊釋之書必亹

亹再三研玩其極深之論而有意於其間者焉

某年某月忽得疾雖甚革而神意不亂治後事

尤委曲至某日遂不起享年若干君娶申氏生

五男曰某某娶王氏皆好學整飭不務敖盪人

皆曰公澤宜有後也三女長適何氏二許嫁某

等將以某年某月某日葬君於某鄕某原謂某

於君爲親且密知君最詳來求銘君之墓某泣

而爲之銘銘曰

  於乎公澤之爲人也外雖夷易而中甚端

  勁故其接乎物也以和而處乎事也以正

  惜其名位有遺其才謀而鄕黨止述其誼

  行胡爲善不得其酬兮卒閼之以所命甫

  五十而遂沒兮夫何遘兹乎不幸推其無

  所欿然兮有後之盛何以知其然今曰元昆之顯而諸嗣之今

   卭州處士郭君墓誌銘

余少時與郭周田蟠叟同學西州交游甚熟知

其父處士者之爲人常愛之處士今旣死蟠叟

求余銘其墓處士諱某字某自言本汾陽忠武

之後子孫流落居蜀不知凢幾世占名于卭家

素饒財處士少任俠儻遏無畛域善格五意錢

之戲毎入市羣豪朋來從隨上下酣飮謳歌器

謼擊鞠㺯鷹犬罷卽入隱坊與其徒投五木争

繒綵金貝一擲不盧遂推去不顧藉時亦勝人

不貲爲寒士巧乞盡𢌿之不以爲巳物故義聲

錚然不𤨏𤨏治家事人語之處士曰爾焉知我

但我業此而所恃者我有子矣異日敎之使立

千萬人上令曉道義善文章者争來推高之視

此詎不若爾曹占田藏鏹之無涯哉我豈欲效

里閭庸人旦暮齪齪經營後時不使寒餓計耶

於是出蟠叟令力學蟠叟才冠便知名四方所

友皆當世才傑處士之高識自此愈遠聞處士

晚好讀書尤於班馬二史爲精深與人議論牽

引證據甚可聽治平三年四月十一日忽被病

遂不起年七十五其配文氏生蟠叟後一年亦

卒年若干治平四年十月一日蟠叟葬之于臨

卭縣思君鄕豐義里息頭山蟠叟蓬頭蠒足披

風露踐泥潦晝夜號哭負土爲墳凡三年遠近

觀者日日來不絶歎喟嗟悼而去銘曰

  人生常患巳之所欲樂爲而禮法從而攖

  之攌然如囚曾不得恣肆而自嬉若處士

  者少脫略而無羈敖盪一世而胷中不置

  乎險夷以壽而返兮羣口爲之齎咨發其

  慶以昌後兮其子宜之

   榮州楊處士墓誌銘

君諱某字某榮州榮德人其上世官族見紫微

石公楊休龍圖李公絢爲其考虞部郎中見素

妣崇德縣君袁氏之墓銘君少敏惠嘗授經於

唐安羅勉先生通博善講議辯者不能敵晚工

於詩旣乆且精意詞高新無所得其迹於父母

昆弟一盡其孝友崇德病累亟君再剔髀肉以

饌進悉愈郎中好接賔客兩蜀聞人無不至門

下君善治産致資以贍給其用多寡稱之楊氏

所以義聲滿天下實由君振之也間嘗語羣弟

曰家事不可以累大人予其主之爾曹第力學

予將資爾異時求有以昌大門戸者是後屢有

繇郡舉試禮部而若冲者遂中其第今巳入尚

書爲郎矣君性方亷重許諾視人有不𩔖輙耻

遇之如一善可喜則奬勵稱述亹亹不巳宗族

鄰里婚喪之用所不能足者君咸爲辦之賴遠

别業爲一郡之冠其林巒之秀澗谷之異圍擁

列立若設圖𦘕君於其間築室百楹裒輯古今

書史萬卷引內外良子弟數十人召耆儒之有

名業者敎之其子約果登皇祐五年進士授遂

州小溪縣主簿先君卒餘皆摐摐號稱佳士者

君以至和二年九月十五日以疾不起享年若

干娶王氏生男子五人綱約絪紀紘女子六人

壻普州進士汝某資州資陽縣尉袁某進士勾

某袁某張某著作佐郎知綿州魏城縣張某孫

男十人某曾孫某君以嘉祐五年二月二十五

日葬於崇德縣榮川鄕南坦莊錡以書并狀拜

道士李有慶來詣同山居始求銘君之墓同亦

與錡識故爲之銘銘曰

  古語有之 天道難論 吾今於君

  以爲知言 種善殖德 所穫未蕃

  中夀亟亡 人聞而𡨚 何以慰君

  有文諸孫

   綿州李處士墓誌銘

先生諱某字某綿州巴西縣人曾祖某仕孟昶

意其國不能以乆復位下無所信道遂解官以

去就閑居焉祖某善計策廣政末年兩川搶攘

郡邑多冦盗能用之以庇䕶族黨𫉬亡恙鄕人

以才豪名之父某博學有智思尤深於診劑人

遠近頼其術而不夭枉者無幾數然未嘗蘄之

來以賄爲謝者有問之曰吾求以此德遺後人

生先生遂使被儒服先生少通敏才辯傾給自

嚮師學專精講問一力不厭橫波絕浪大渉經

史時出其語以聳坐客雖其朋流率無不下之

者景祐初就進士舉試禮部旣不得歎曰吾不

能是矣吾有子宜其爲之於是歸敎其子及里

中良子弟晝夜相臨隨自不少懈不十年其子

文藝益精凢兩偕計吏一試大廷下遂中皇祐

五年第蜀人常謂先生意與物出入相應効乃

如此性孝友家饒財不自靳嗇養同產常使厚

於巳歸二甥於良家奩盝所與視巳子一槩獨

不異寳元蜀旱大饑朝廷遣貴臣撫諭發私峙

合程者𢌿赤牒先生曰民困蹙上憂之若此豈

幸之以徼身名時耶吾所蓄雖不能如其格忍

自閉以視元元捐瘠乎悉倒廩輸之官無德色

在位咸高之士有來綿者未授館悉先詣先生

所先生從之游無問風雨相驩至去皆滿意不

戚戚故其好事之聲聞四方也以此所居西偏

構月軒常𨼆几其中端静凝黙人不知其所以

爲時復論譔有書號百一者凢十卷大抵明古

意述世務自言此書百分廑有一能補於吾道

者乃名耳好吟詩逮千餘篇語近而意高皆不

徒爲之者治平四年十月十五日以疾卒于家

病已革尚能作詩以與其交親爲訣其日起索

冠帶坐求筆疏𥿄曰不爲不道不爲不正裁八

字氣漸短目⿰目𡨋筆落遂化去一城之人無誰何

皆奔走哭嘂相屬道上春秋六十有六矣娶文

氏生一男三女男𧨏伯爲秘書丞知卭州大邑

縣女適周氏范氏文氏周范二女先亡孫若于

人卜以某年某月日葬先生於某鄕某里祖塋

之東嗚呼同嘗憶去年六月自廣漢移守安嶽

道先生門下入拜先生於南堂先生與同語時

有不任被病恐不能乆留於世之說同解之先

生笑曰事當然者何足異矣别未百日而秘丞

君遣使以狀來且謂同曰𧨏伯惡逆深重而遽

喪所天先人臨終攬𧨏伯手屬之曰吾死當使

普州誌吾墓幸矣愼無忘𧨏伯敢持遺訓以累

君誠死罪同讀巳曰噫善人也今死矣其治命

尚能以予文爲求於予厚矣肯不爲之銘之歟

遂爲之銘銘曰

  山蟠於離而水走乎乾之維中有墓兮蹲

  而巍問焉居之者云誰成紀先生之所歸

  先生之生兮爲鄕里之所師宜其遺光餘

  耀兮愈華而不衰吾恐綿人世世之子孫

  兮望者趨之而過者拜之刻載善行無愧

  辭嗚呼先生安所虧



丹淵集卷三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