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桴說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乘桴說
作者:柳宗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84

子曰:「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從我者其由與!」子路聞之喜。子曰:「由也,好勇過我,無所取材。」說曰:海與桴與材,皆喻也。海者,聖人至道之本,所以浩然而遊息者也。桴者,所以遊息之具也。材者,所以為桴者也。《易》曰:「復其見天地之心乎?」則天地之心者,聖人之海也。復者,聖人之桴也。所以復者,桴之材也。孔子自以拯生入之道,不得行乎其時,將復守至道而遊息焉。謂由也勇於聞義,果於避世,故許其從之也。其終曰:「無所取材」雲者,言子路徒勇於聞義,果於避世,而未得所以為復者也。此以退子路兼人之氣,而明復之難耳。然則有其材以為其桴,而遊息於海,其聖人乎?子謂顏淵曰;「用之則行,舍之則藏,唯我與爾有是夫!」由是而言,以此迫庶幾之說,則回近得矣。而曰「其由也與」者,當是歎也,回死矣夫。或問曰「子必聖人之雲爾乎?」曰:「吾何敢?吾以廣異聞,且使遁世者得吾言以為學,其於無悶也,揵焉而已矣。」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