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證心戒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九證心戒序
作者:楊嗣複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11

嗣複愚之至也,不知愚而所以愚,每雕訛斫弊,求多譽而自飾,曾未辯巧捷輕曲,為大妄之枝葉,作大愚之藪澤。但務躁進,不欲靜止。因讀莊周書至「孔聖九征」,乃泫然流涕。捫心愧意,方覺弛張不得其妙,通變不得其精。於是火集中腸,冰寒肌骨,同書紳之作戒,仰佩韋以自亻敬。讚味斯語,欲寡其過。乃屏繁機,操筆硯,各隨本事,妄有褒闡。雖不作發揮聖作,亦表籲嗟,尚其九征之力也。

太行莫並其高,溟津莫同其深。且物不能自大,因人而大之;人不能自名,因事而名之。即人可以鑒物,事可以鑒人。物當鑒而振美無斁,人當鑒而垂譽無極,其九征之文,即鑒人者也。救必墜,扶必顛,登吉途,辯吉士,如沈屙之服良藥,昏夜之有燈燭,欣歎不盡,敢引類而侔之。嚐聞老氏教誇《黃庭》神驗,讀之萬遍,必得上升。上升之言,誘聾俗耳。何者?真隱之士,自保形骸,道播四支,德耕五藏。故述《黃庭內景、外景》,並是修身、修心之書,以時人樂其遠而不樂其近,賤其目而不賤其聞,故易於易而不易於不易,難於難而不難於不難,乃假立蕊宮,欲伸其說,虛張瓊戶,使重斯言。所以同於道者道以得之,同於德者德以得之,以心付心,以口傳口,其要在一讀其文,即一修其心。讀經萬遍,即耳聰目明,神清氣靈,調衛理營,六府和平,於是染妄不幹,筋骸自潔,同上清之真侶,為出世之高人。指名喻仙,以勵行者,未可脂肥滿腹,營慮填胸,含蓄是非,包藏喜怒。口念《黃庭》之字,心迷碧落之門,如刻規矩於冰霜,齊曲直於雲霧,有何功德,而自勤哉!於是念《黃庭》之人,非修《黃庭》之事也。此《九征之書》,亦念至萬遍,隨而行之,即知正知非,辯辱辯疑,絕詐防機,百祿來依。於是節貫青松,名高白日,同上古之君子,為當代之令人,風格難儔,貞華獨立。未可剛愎好犯,憸虐居中,蹈虛跡危,甘佞樂拙。口念《九征》之字,身無一行可觀,如朽木強雕,難施斤斧,腐鐵雖淬,終乏光輝,徒有虛勞,而無實跡。夫筌者所以在魚,得魚而忘筌;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慎勿失魚而空執其筌,失意而守其言。此是讀《九征》之夫,非行《九征》之士也。如藥能療病,必堅服之,書能治身,必堅行之。堅之至,無不愈矣。即存身保命,力不減於《黃庭》;心淡體閑,道更融於《內景》。以其拔馳名救物之誌,同深居避事之徒,彼利一身,此利多人,宏濟邈然,孔聖之道長矣。而乃不踐幸人之跡,長親長者之車,口出雅言,腹包至行,常能外已,不私於身,還同飲醴味芝,便是行雲化雨。《德經》曰:「修之身,其德乃真。」未有已不修而有真德者也。若使敬之如神明,仰之如日月,一言出而千里響應,一行著而四海趨風者,此修身而得之,未有不修而得之者。

嗣複年四十一,造次至三品,人多稱幸。凡得其如高名厚利,唯恐不及。自六七載,有拯物之願,無自拯之心,但力步煙霄,躡雲霞之路,未足上親天漢,恐雨露之恩不濃,此貪名也,非畏盈懼滿慎終之心也,非知進退存亡之心也。如此心未決,增負乘致冠之迫,必待人而拯已,何力能自拯也。今者洗心滌腸,祗荷德語,盡夜栗栗。若臨深穀,必薄嗜捐華,祛情除妄,至於白首,不敢中廢。

孔子曰:「凡人心難知於天。天猶有春秋冬夏旦暮之期,人者厚貌深情,不可測也。」誠哉是言!有貌苦而心柔順者,有貌和而心酷烈者,有貌弱而心勁悍者,有貌剛而心懾怯者。或美其言而失信,寡其辭而好淩,近於禮而善諛,強其氣而無節。又有張君子之腹,陳小人之心,衒虎豹之文,中犬羊之質;又有外示躁撓,中實靜安,不耀已功,陰施惠澤;又有正言馭物,直道觀人,哺糟順時,受汙合俗;又有禮下於人,言出於已,顧瞻其行,心之不同,故不可悉識也。君子以此九事觀人者,以明鏡矚顏,毫微莫隱;流光鑒物,曲直何逃!彼之進不進,此知彼也;此之退不退,彼知此也。周於所驗,已得於心,以驗明周,故存於目。如於《九征》之中,粗得一者,如蘭生一葉,誰謂無芳,桂長初條,宛然嘉木。得二三者,如漁舟入浦,不揖濁流;樵客登山,不爭俗路。得四五者,如鏌鋣之兩利不可當,璠璵之輝美不可並。得六七者,如金石在庭,欣逢雅韻,黼黻居篋,喜觀華章。得八九者,如驪龍出海,光透萬重,鵬翼高摶,聲聞六合。如得其人,即傾意而鄰向,孰敢不勉,以副思齊之至也。高者附之,卑者舉之,屈者伸之,沈者浮之,德者師之,謙者友之,親者厚之,疏者禮之,能自觀也上之,謂他人之所觀也。知上之上慕哉,知下之下懼哉。

崔子玉有《座右銘》,諸葛亮有《審心戒》所以桎梏誑妄,羈鎖滿溢。嗣複不敢類古人而創立題目,亦欲因古人而刊削是非,便以《九征心戒》為名,用繩準不遷之行,正文之下,皆嗣複述耳。時大和元年丁未歲夏四月十一日,謹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