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靈山房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九 九靈山房集 卷第十
元 戴良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明正統刊黑口本
卷第十一

九靈山房集卷之十

  吴㳺槀      男戴禮叔儀𩔖編

   碑       從孫侗伯𥘉同編

    長洲縣丞楊君去思碑

國家置縣令以治其縣事丞者令之貳𠩄以述縣事

而輔令者也是故輔之無缺則一縣䝉其福毫𩬊有

間則百里爲之不寕矣丞之設豈虚也㢤長洲爲吴

大縣按其圖廼泰伯仲雍過化之地其土𭛌沃羙碩

大有江湖川澤原隰之富其植物豐茂繁暢有𮮐稌

秬秠之饒其俗有樹藝啇賈之利則丞是縣冝乎其

益重矣然自國𥘉縣始置吏扵今㡬百年而爲之丞

能以智慮措諸事徳澤施扵人豈可以一二數㢤頋

無語言以宣之文字以逹之而智慮之見諸事功者

不得以乆著徳澤之浹乎人心者或至扵遺忘得非

記載之缺文而士民之遺恨乎乃者錢塘龍井寺僧

子元以為㤗州楊君之為丞是縣也政治㢘明他縣

吏𠩄不及今以年勞改調㽞之既不得則退而圖𠩄

以昭永乆者以余方執筆従諸公後来請紀述其事

以慰縣人去思之情余以不知譲子元則告吾僚友

陳子經氏子經来言曰昔崔思立為藍田丞僅以破

崖岸而為之陳南仲為武功丞僅以蕳靖輔之昌𥠖

韓子河東栁子猶為之作文誇羙以𫝊示後来今君

之政有不在二人下而子元之請之也固宜余扵是

有不得而終辞者矣今相國之治吴也以便宜擢君

扵戎行方佐治崑山施於有政决羣疑扵片語而細

民之服之也深集庶務扵移𠜇而長守之𠋣之也重

其来而䖏斯軄也帖姦戢𭧂植善翼良上不畏乎强

禦下不聴乎𥝠謁惟知執法以奉公竭勞以盡軄時

當藩翰事殷用兵未息東南民力乃多在扵吴郡吴

郡𠩄需乃多出扵長洲長洲爲縣名之日都者三十

𡻕出田賦上送扵官者爲在五十餘萬君之未至也

每以疲弊之貧民配之兼并之大家都鄙之間常紛

然不安而民病甚矣及君之来取其都之田而分計

之受差之家悉凖其田之多少田多者應重差而不

可辞田少者稱其𠩄出而無倖免均齊方正較若畫

一而中下無吿之民庶乎其少康矣迩者大彂民開

白茅河𠩄在縣邑騷動而君嚴立法程俾貧者出其

力富者輸其財爲之茇舎資粮屝SKchar酒胾醫藥以勞

徕之而居者無艱瘁之虞行者無寒餓之厄是以功

成而民不知⿰扌⿳丆⺝⿱冖友-- 擾此其爲治之大畧也君以某年某月

某日上以某年某月某日受代在任𡻕月與衆人同

而其𠩄著見獨章章如是亦難矣㢤扵是吴之士大

夫與夫在邑在野之民以及外教之流咸以君之去

為可惜願得伐石瑑辞述其去後之思而余則以子

元之請特為次苐其言采其⿰⿱亚⿰口亅欠 -- 𰙔誦而載之其詞曰

扵維我國恵綏𥠖蒸既設之令復佐之丞維吴有縣

甲是南土維是楊丞民之父母丞之未至孰父母佘

我民倀倀莫寕其居丞来撫之乃遂食息卒不追

吏不𮥠突民有征徭豐儉倍蓰丞来均之大小具宜

民有力𭛠我是用瘁丞来舒之如舟斯濟丞之視民

如鑑之明善良顯跡姦䆒遁形丞之守已如水之潔

出無文車居不華梲匹夫匹婦感慕靡忘豆𦎟必祝

蘄之夀康吾儕小人朝不及夕𫉬保室家皆丞之錫

老者日亡壮者日衰我丞之澤民得以知載歌載謡

託之貞石于千百年紀此成績

   賛

    蔡履菴𦘕像賛

有倬蔡君實聦實懿侁侁而貞婉婉而智以聖賢為

學而伊傅是期以法令為師而風雲自⿰至支 -- 𦤺得君子之

時有霸王之噐既髙歩扵省垣復秉忠扵師紀借籌

乎帷幄之宻賛化扵經綸之始乃駕仁而荣勇乃翼

忠而羽義粹然圭璋之見屹然山嶽之峙信邦家之

老成儼士林之綏履圖而肖之萬一窺其涯際矣

    道衡禪師平公𦘕像賛

𮗚道扵衡其道躍躍謂衡即道其道斯邈士之有身

猶物之衡具此靈光道以是生道以是生而身非道

為道寫身豈如来教緊道衡公身短而豐道衡視之

幻化是同既同幻化惟道靡壊孰謂道衡丹青可𦘕

   葴

    汪一誠字葴并序

嚴𨹧汪先生甞筮日宿賔冠其子復而字之曰一誠

請余製辞以葴之

扵皇上帝降𠂻羣生相厥攸𥘉孰匪是誠誠斯無妄

一而不二其體渾然乃聖之至氣或内窒欲仍外訌

是誠日消為愚為庸嘻彼愚庸亦克由聖卒間霄淵

妄為之病惟賢善學必復其𥘉其𥘉既復斯聖之徒

伊汪氏子命名曰復字以一誠聖學是朂咨是汪生

受性則靈聞詩聞禮復自過庭今既加巾製辞訂義

可以冠裳媿厥名字欲求妄愧宜慎是思思而克誠

聖豈逺而

    退思齋銘

天有𮤑石以𥙷之君有過惟賢是禆禆之SKchar以我退

而思思則斯得不思何為嗚呼君之過𠔃我知我之

過𠔃正者其誰出入是齋𠔃鑒此銘詩

   說

    山泉說

余讀易至山下出泉䝉曰嗟夫泉者水之始逹而䝉

則君子之𠩄以養其徳焉者也余友天台葛君名䝉

而自署其號曰山泉是殆以君子之學自勉耶君曰

𩓑吾子之教之也余復之曰亦甞𮗚扵海乎磅礴而

洶湧注洄而震蕩放乎太空掉乎無垠浩浩然洋洋

𬒳萬里莫之端倪畢萬古莫之終始何其深且廣

也然即其源視之則濫觴扵崑崙經始扵岷山然後

衝底柱下龍門轉巫峡率百川以委輸焉海乎海乎

其𠩄以⿰至支 -- 𦤺夫深且廣者非山之泉乎雖然方其混混

潏潏未知其𠩄出也苟或窒其源而遏其流使無以

遂其逹之之性雖欲自⿰至支 -- 𦤺乎大荒之澨渤澥之尾不

可得矣善爲學者苟知此說其亦可以少警也乎學

者之欲至扵聖賢猶泉之求逹夫海也不以聖賢自

䖏而學之者是窒其源而遏其流也窒之遏之則泛

濫茫洋無𠩄底止其不爲衆人者㡬希此養䝉之訓

𠩄以爲學者之先務也人生而㓜其於辨事接物之

際雖䝉而未逹然天𠩄命以聖賢其人者固以具扵

純一無偽之本然矣苟不矜其𠩄得而慢扵學則其

至扵聖賢也孰得而禦之㢤然求𠩄以至之之道焉

尤未有得扵養者不䏻也是故詩書六藝𠩄以養其

心弦⿰⿱亚⿰口亅欠 -- 𰙔洗爵俯仰之容升降之節𠩄以養其耳目手

𠯁祭祀鄊射養老之禮又𠩄以養其恭敬其心以爲

不如是則其不至扵聖賢者不可以罪吾之徳也夫

聖人者人倫之至也余以是知自聖人以至扵衆人

皆有此徳也聖人至而衆人弗至也求至焉賢者之

事也然亦養之扵䝉而後可也故曰君子以果行育

徳又曰䝉以養正聖功也君性睿而質羙則𠩄得扵

天者厚矣又能偲偲乎以講學為軄業其扵山泉之

義庶㡬㢤因廣其說以為贈

   書

    𭠘知已書

正月間辱示厚意戰掉悚慄若無𠩄容嗟乎㒒生五

十有餘年矣雖足跡不出乎吴越交㳺不及乎卿相

而徃還扵士大夫間亦多矣泛泛市道者固不足言

其以斯文相親爱不啻如親骨肉者亦且不少矣然

方無事時未甞不慷慨激彂期刎SKchar以相死一旦遇

小故未至利害之相関即変顔反目⿺辶䖏然相背負有

或攘臂而擠之如怨家𬽦人者亦有矣至扵望望

然若不識知不肻出一語辨黒白而反附和焉者則

㴞㴞皆是也扵斯之時而能以道始終不以時而去

𭕒不以利而厚薄考之言行而無二窺之度量而不

見其畦畛者惟閤下一人而巳朋友道絶㒒乃幸遭

逢扵閤下寕不為之感荷也乎乖隔之餘毎欲⿰至支 -- 𦤺

書以陳此情語短意長将發復止行自念方當窮深

極宻與時世不相接雖閤下之我爱亦無従欵曲以

道其𩀌别之思故不得不有言以告㒒受質甚愚下

扵書不䏻多讀讀亦不能記憶凢其艱苦而僅得者

不過用以資扵文與詩而扵古聖賢人之大道則固

未之有聞也以故心志不明暗扵事㡬見夷不能履

見險不能避踉蹡顛頓為士𩔖羞若夫妄言妄行不

頋是否同扵狂惑䘮心者之𠩄為則誠有不敢知我

信我乃不為流言之𠩄移嗟乎世豈復有如閤下者

乎丗之如閤下者既少則彼之造事以詬我攘臂以

擠我尚何恃而不懼㢤然則如之何而可亦在乎反

躬自省擇夷而履之望險而避之一舉一動皆由扵

正使之無𨻶之可乗無迹之可議如斯而已耳頋以

力微才少莫知𠩄従其道云逺有若望洋兼之病妻

弱子累乎中衣服飲食迫乎外㒒之事其使閤下悲

也嗟乎閤下之知我深矣其信我至矣乃今不特知

我信我而重以悲我則㒒扵閤下當何如報㢤報不

報在閤下未有𠩄損益𠩄以如此云云者盖将明吾

之心耳然㒒扵閤下亦豈待扵有言而後明耶山中

風氣多寒入夏暑熱更甚将息之道為難閤下春秋

既髙宜益安居静䖏使内有𠩄養而外邪無従入庶

㡬身可康強而永保夀年此固鄙心之𠩄綣綣者然

能自恱而持以献諸人閤下得無閔𥬇之乎雖然

閤下亦加慎矣㢤相望正逺何時一見以罄此懐不宣

   𫝊

    丹溪翁𫝊

丹溪翁者婺之義烏人也姓朱氏諱震亨字彦脩

者尊之曰丹谿翁翁自㓜好學日記千言稍長従

先生治經爲舉子業後聞許文懿公得朱子四𫝊之

講道八華山復徃拜焉益聞道徳性命之說宏深

粹宻遂爲専門一日文懿謂曰吾卧病乆非精扵毉

者不能以起之子聡明異常人其肻㳺藝扵醫乎翁

以毋病脾扵醫亦粗習及聞文懿之言即慨然曰士

苟精一藝以推及物之仁雖不仕扵時猶仕也乃悉

焚棄向𠩄習舉子業一扵醫⿰至支 -- 𦤺力焉時方盛行陳師

丈裴宗元𠩄㝎大𮗚二百九十七方翁窮晝夜是習

既而悟曰撡古方以治今病其势不能以盡合苟将

起度量立䂓矩稱𫞐衡必也素難諸經乎然吾鄊諸

醫鮮克知之者遂治装出㳺求他師而叩之乃渡淅

河走吴中出宛𨹧抵南徐逹建業皆無𠩄遇及還武

林忽有以其郡羅氏告者羅名知悌字子敬世称太

無先生宋理宗朝寺人學精扵毉得金劉完素之再

𫝊而旁通張従正李杲二家之說然性𥚹甚恃能

事難得意翁徃謁焉凡數徃返不與接巳而求見愈

䔍羅乃進之曰子非朱彦脩乎時翁巳有醫名羅故

知之翁既得見遂北面𠕅拜以謁受其𠩄教羅遇翁

亦甚𭞹即授以劉張李諸書為之敷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三家之𭥍而

一断扵經且曰盡去而舊學非是也翁聞其言渙焉

無少凝滯扵胸臆居無何盡得其學以歸鄊之諸毉

泥陳裴之學者聞翁言即大驚而咲且排獨文懿喜

曰吾疾其遂𤹭矣乎文懿得末疾醫不能療者餘十

年翁以其法治之良驗扵是諸醫之𥬇且排者始皆

心服口譽數年之間聲聞頓著翁不自滿足益以三

家之說推廣之謂劉張之學其論臓腑氣化有六而

扵濕熱相火三氣⿰至支 -- 𦤺病為最多遂以推陳⿰至支 -- 𦤺新瀉火

之法療之此固髙出前代矣然有隂虚火動或隂陽

兩虚濕熱自盛者又當消息而用之謂李之論飲食

勞倦内傷脾胃則胃脘之陽不能以升舉并及心肺

之氣䧟入中焦而用𥙷中益氣之劑治之此亦前人

之𠩄無也然天不足扵西北地不滿扵東南天陽也

地隂也西北之人陽氣易扵降東南之人隂火易扵

升苟不知此而徒守其法則氣之降者固可愈而扵

其升者亦従而用之吾恐反増其病矣乃以三家之

論去其短而用其長又復㕘之以太極之理易禮記

通書正䝉諸書之義貫穿内經之言以尋其⿰扌𭥍 -- 指歸而

謂内經之言火盖與太極動而生陽五性感動之說

有合其言隂道虚則又與禮記之養隂意同因作相

火及陽有餘隂不足二論以彂揮之其論相火有曰

陽動而変隂静而合而生水火木金土然火有二焉

曰君火曰相火君火者人火也相火者天火也火内

隂而外陽主乎動者也故凢動皆属火以名而言形

質相生配扵五行故謂之君以位而言生扵虚無守

位禀命故謂之相天主生物恒扵動人有此生亦恒

扵動然其𠩄以恒扵動者皆相火助之也見扵天者

出扵龍雷則木之氣出扵海則水之氣也具扵人者

𭔃扵肝腎二部肝属木而腎属水也膽者肝之府膀

胱者腎之府心胞絡者腎之配三焦以焦言而下焦

司肝腎之分皆隂而下者也天非此火不能生人非

此火不能以有生天之火雖出扵木而皆本乎地故

雷非伏龍非蛰海非附扵地則不能鳴不能飛不能

波也鳴也飛也波也動而為相火者也肝腎之隂悉

具相火人而同乎天也或曰相火天人𠩄同東垣何

⿰扌𭥍 -- 指為元氣之賊又謂火與元氣不兩立一勝則一

負然則如之何而可使之無勝負乎曰周子曰神發

知矣五性感動而萬事出五者之性為物𠩄感不能

不動謂之動者即内經五火也相火易動五性厥陽

之火又従而扇之則妄動矣火既妄動則煎熬真隂

隂虚則病隂絶則死君火之氣經以暑與熱言之而

相火之氣則以火言盖表其𭧂悍酷烈有甚扵君火

也故曰相火元氣之賊周子曰聖人㝎之以中正仁

義而主静朱子亦曰必使道心常為之主而人心毎

聴命焉此善䖏乎火者也人心聴命扵道心而又能

主之以静彼五火将𡨜然不動而相火者惟有扶助

造化而為生生不息之運用尓夫何元氣之賊㢤或

曰内經相火注言少隂少陽矣未甞言及厥隂太陽

而吾子言之何也曰足太陽少隂東垣甞言之治以

炒柏取其味辛能瀉水中之火戴人亦言膽與三焦

肝與胞絡皆従火治此歴⿰扌𭥍 -- 指龍雷之火也余以天人

之火皆生扵地如上文𠩄云者實廣二公之意耳或

曰内經言火者非一徃徃扵六氣中見之而言臓腑

者未之有也二公豈他有𠩄㩀耶曰經以百病皆生

扵風寒暑濕燥火之動而為変者岐伯歴⿰扌𭥍 -- 指病機一

十九條而属火者五此非相火為病之出扵臓腑者

乎考之内經諸热瞀瘛則属之火諸狂躁越則属之

火諸病胕腫痛酸驚駭則属之火又原病式曰諸風

掉眩属扵肝火之動也諸氣膹欝病痿属扵肺火之

升也諸濕腫滿属扵脾火之勝也諸痛痒瘡痬属扵

心火之用也是皆火之為病出扵臓腑者然也噫以

陳無擇之通逹猶以暖熾論君火日用之火論相火

是宜後人之聾瞽㢤其論陽有餘隂不𠯁有曰人受

天地之氣以生天之陽氣為氣地之隂氣為血然氣

常有餘而血常不𠯁何為其然也天大也為陽而運

扵地之外地居天之中為隂而天之大氣舉之日實

也属陽而運扵月之外月缺也属隂而禀日之光以

為明者也則是地之隂巳不勝夫天之陽月之隂亦

不敵扵日之陽天地日月尚然而况扵人乎故人之

生男子十六𡻕而精通女子十四𡻕而經行是有形

之後猶有待扵乳哺水糓之養而後隂可與陽配成

乎人而為人之父母古人必近三十二十而後嫁娶

者可見隂氣之難扵成而古人之善扵保養也錢仲

陽扵腎有𥙷而無瀉其知此意者乎又按禮記注曰

人惟五十然後養隂者有以加内經年至四十隂氣

自半而起居衰矣男子六十四𡻕而精絶女子四十

九𡻕而經断夫以隂氣之成止為三十年之運用而

竟已先𧇾可不知𠩄保養也經曰陽者天也主外隂

者地也主内故陽道實隂道虚斯言豈欺我㢤或

逺取諸天地日月近取諸男子之身曰有餘曰不足

吾巳知之矣人在氣交之中今欲順隂陽之理而為

攝養之法如之何則可曰主閉蔵者腎也司踈泄者

肝也二蔵皆有相火而其系上属扵心心君火也為

物𠩄感則易扵動心動則相火翕然而随聖賢教人

收心養心其𭥍深矣天地以五竹更迭衰旺而成四

時人之五臓六腑亦應之而衰旺四月属巳五月属

午為火大旺火為肺金之夫火旺則金衰六月属未

為土大旺土為水之夫土旺則水衰况腎水甞藉肺

金為毋以𥙷助其不足古人扵夏月必獨宿而淡味

兢兢業業保養金水二蔵正嫌火土之旺尓内經

曰冬蔵精者春不病温十月属㐪十一月属子正大

氣潜伏閉蔵以養其本然之真而為来春升動彂生

之本若扵此時不恣𣣔以自𢦤至春升之際根本壮

實氣不輕浮尚何病之可言㢤扵是翁之毉益聞四

方以病来迎者遂輻湊扵道翁咸徃赴之其𠩄治病

凢㡬病之状何如施何良方飲何藥而愈自前至今

驗者何人何縣里主名得諸見聞班班可紀浦江鄭

義士病滯下一夕忽昏仆目上視溲注而汗瀉翁𧦽

之脉大無倫即告曰此隂虚陽暴絶也盖得之病後

酒且内然吾能愈之急命治人參膏而且促灸其氣

海頃之手動又頃而唇動及參膏成三飲之甦矣其

後服參膏盡數斤病巳天台周進士病𢙣寒雖暑亦

必以綿䝉其首服附子數百増翁𧦽之脉滑而數

即告曰此熱甚而反寒也乃以辛鿌之劑吐痰一升

許而䝉首之綿減半仍用防風通聖飲之愈周固喜

甚翁曰病愈後湏淡食以養胃内𮗚以養神則水可

生火可降否則附毒必發殆不可救彼不能然後告

疽彂背死浙省平章南征閩粤還病反胃毉以爲可

治翁𧦽其脉告曰公之病不可言也即出獨告其左

右曰此病得之驚後而使内火木之邪相挟氣傷液

亡膓胃枯損食雖入而不化食既不化五臓皆無𠩄

禀去此十日死果如言鄭義士家一少年秋𥘉病熱

口渇而妄語兩顴火赤毉作大熱治翁𧦽之脉弱而

遟告曰此作勞後病温惟當服𥙷劑自巳今六脉皆

搏手必鿌藥𠩄⿰至支 -- 𦤺竟以附子湯啜之應手而瘥浙東

憲幕傅氏子病妄語時若有𠩄見其家妖之翁切其

脉告曰此病痰也然脉虗弦而沉數盖得之當暑飲

酸又大驚傅曰然甞夏因勞而甚渇恣飲梅水一二

升又連得驚數次遂病翁以治痰𥙷虚之劑䖏之旬

浃愈里人陳時𠦑病脹腹如斗醫用利藥轉加翁𧦽

之脉數而濇告曰此得之嗜酒嗜酒則血傷血傷則

脾土之隂亦傷胃雖受糓能以轉輸故陽升隂降

而否矣陳曰某以嗜酒前後溲見血者有年翁用𥙷

血之劑𭠘之驗𫞐貴人以微疾来召見翁至坐堂中

自如翁診其脉不與言而出使詰之則曰公病在死

法中不出三月且入SKchar録頋猶有驕氣耶後果如期

死一老人病目無見使来求治翁𧦽其脉微甚為製

人參膏飲之目明如常時後數日翁復至忽見一醫

在庭煉礞石問之則巳服之矣翁愕曰此病得之氣

大虗今不救其虚而反用礞石不出此夜必死至夜

參半氣奄奄不相属而死一男子病小便不通毉治

以利藥益甚翁診之右寸頗弦滑曰此積痰病也積

痰在肺肺為上焦而膀胱為下焦上焦閉則下焦塞

譬如滴水之器必上竅通而後下竅之水出焉乃以

法大吐之吐已病如失一婦人病不知人稍⿱⺾⿰𩵋禾 -- 蘇即號

數四而復昏翁𧦽之肝脉弦數而且滑曰此怒心

𠩄為盖得之怒而強酒也詰之則不得扵夫毎遇夜

引滿自酌觧其懐翁治以流痰降火之劑而加香附

以散肝分之欎立愈一女子病不食面北卧者且半

載毉告術窮翁𧦽之肝脉弦出左口曰此思男子不

得氣結扵脾故耳叩之則許嫁夫入廣且五年翁謂

其父曰是病惟怒可觧盖怒之氣撃而属木故能

其土之結今苐觸之使怒耳父以為不然翁入而掌

其面者三責以不當有外思女子𭈹泣大怒怒巳進

食翁復潛謂其父曰思氣雖觧然必得喜則庶不𠕅

結乃詐以夫有書旦夕且歸後三月夫果歸而病不

作一婦人産後有物不上如衣𥚑醫不能喻翁曰此

子宮也氣血虚故随子而下即與黄茋當歸之劑而

加升麻舉之仍用皮工之法以五倍子作湯洗濯皴

具皮少選子宫上翁慰之曰三年後可𠕅生児無憂

也如之一貧婦寡居病⿸疒頼 -- 癩翁見之惻然乃曰是疾世

𭈹難治者不守禁忌耳是婦貧而無厚味寡而無欲

庶㡬可療也即自具藥療之病愈後復𭠘四物湯數

百遂不發動翁之為毉皆此類也盖其遇病施治不

SKchar扵古方而𠩄療皆中然扵諸家方論則靡𠩄不通

他人靳靳守古翁則操縦取舎而䘚與古合一時學

者咸聲随影附翁教之亹亹忘疲一日門人趙良仁

問太極之𭥍翁以隂陽造化之精微與醫道相出入

者論之且曰吾扵諸生中未甞論至扵此今以吾子

𠩄問故偶及之是盖以道相告非徒以醫言也趙出

語人曰翁之醫其殆槖籥扵此乎羅成之自金𨹧来

見自以為精仲㬌學翁曰仲㬌之書𭣣拾扵殘萹断

簡之餘然其間或文有不備或意有未盡或編次之

脫落或義例之乖舛吾每𮗚之不能以無疑因畧摘

疑義數條以示羅尚未悟及遇治一疾翁以隂虚發

熱而用益隂𥙷血之劑療之不三日而愈羅乃歎曰

以某之𠩄見未免作傷寒治今翁治此猶以芎歸之

性辛温而非隂虚者𠩄宜服又况汗下之悮乎翁春

秋既髙乃詢張翼䓁𠩄請而著格⿰至支 -- 𦤺餘論局方彂揮

傷寒辨疑本草衍義𥙷遺外科精要新論諸書學者

多誦習而取則焉翁蕳慤貞良剛嚴介特執心以正

立身以誠而孝友之行實本乎天質奉時祀也訂其

禮文而敬泣之事母夫人也時其莭宣以忠養之寕

歉扵已而必⿰至支 -- 𦤺豐扵兄弟寕薄扵巳子而必施厚扵

兄弟之子非其友不友非其道不道好論古今得失

慨然有天下之憂世之名公卿多折莭下之翁為直

陳治道無𠩄頋忌然但語及榮利事則拂衣而起與

人交一以三綱五紀為去𭕒甞曰天下有道則行有

枝葉天下無道則辞有枝葉夫行本也辞従而生者

也苟見枝葉之辝去本而未是務輒怒溢顔面若将

涚焉翁之卓卓如是則毉又特一事而巳然翁講

行事之大方巳具吾友宋太史濂𠩄為翁墓誌兹故

不録而𥨸録其毉之可𫝊者為翁𫝊庶使後之君子

得以互考焉

論曰昔漢嚴君平愽學無不通賣卜成都人有邪𢙣

非正之問則依蓍龜為陳其利害興人子言依扵孝

與人弟言依扵順與人臣言依扵忠史稱其風聲氣

莭足以激貪而厲俗翁在婺得道學之源委而混迹

扵醫或以醫来見者未甞不以葆精毓神開其心至

扵一語一黙一出一䖏凢有關扵倫理者尤諄諄訓

誨使人𡚒迅感慨⿲氵身攵厲之不暇左丘明有云仁人之

言其利愽㢤信矣若翁者殆古𠩄謂直諒多聞之益

友又可以毉師少之㢤








九靈山房集卷之十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