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卷4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五 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
卷四十六
卷四十七 
本作品收錄於:《乾隆西安府志

 西安府志卷第四十六

   大事志

 周官左右史職有記言記事之殊然紀事卽所以記言也

 秦中爲周秦漢唐建國之區舉凡朝廷施設雖非專以屬

 之畿輔然會盟征伐禮樂刑政之大以及辰象庶徵禨祥

 昭著其地與人實在於斯則考鏡得失不得視爲公家言

 而槪置之弗錄也兹仿通鑑之例凡政教所出事關斯土

 者皆採摭正史自夏商周以汔元明分爲八卷至

本朝功崇德溥風化所及周曁薄海内外匪一省一郡得專

 私述且石室金匱之藏亦非外臣所敢竊窺可以擅爲記

 注也故謹從略焉

 夏

 書甘誓大戰于甘夏本紀啟卽天子位有扈氏不服啟伐

 之大戰于甘滅有扈

  按漢地理志扶風鄠縣爲扈國

 商

 竹書紀年夏六月周地震

  按事在帝乙三祀

 韓詩外傳周文公蒞國八年六月文王寢疾五日而地動

 東西南北不岀國郊羣臣恐請移之文王曰奈何對曰興

 事動衆以增國城其可乎文王曰天道見妖以罰有罪今

 興事動衆以增國城是重吾罪也昌也請攺行重善以移

之無幾疾止

 按事在帝乙十五祀

竹書紀年周文王禴於畢

 按畢在今咸陽西北事在帝辛六祀

詩大雅虞芮質厥成集傳虞芮之君爭田乃朝周入其境

則耕者讓畔行者讓路入其邑男女異路班白者不提挈

入其朝士讓爲大夫大夫讓爲卿二國之君感而相讓以

所爭之田爲閒田而退天下聞而歸者四十餘國

 按事在帝辛十四祀

齊世家呂尚困窮年老漁釣於周西伯將岀獵卜之曰所

獲非龍非彲非虎非羆所獲霸王之輔果遇太公於渭之

陽曰吾太公望子久矣號曰太公望載與俱歸立爲師

 按事在帝辛十五祀

詩大稚依其在京侵自阮疆陟我高岡無矢我陵我陵我

阿無飮我泉我泉我池度其鮮原居岐之陽在渭之將

 按詩集傳文王從阮疆出以侵密於是徙都所謂程邑

 也卽今京兆咸陽縣事在帝辛十六祀

詩大雅旣伐于崇作邑于豐左傳文王聞崇德亂伐之三

旬不降退修教復伐之因壘而降周本紀紂賜西伯弓矢

鈇鉞得征伐伐崇侯虎作豐邑自岐下而徙都豐

 按詩集傳豐卽崇國地在今鄠縣杜陵西南

詩大雅經始靈臺經之營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易乾鑿

度昌二十九年伐崇侯作靈臺新序文王作靈臺爲池沼

掘地得死人骨文王曰葬之吏曰此無主矣文王曰有天

下者天下之主有一國者一國之主寡人固其主又安求

主遂以衣冠更葬之天下皆曰文王賢矣澤及枯骨况於

人乎

 按巳上事並在帝辛十九祀

詩大雅考卜維王宅是鎬京

 按詩集傳鎬京武王所營也在豐水東去豐邑二十五

 里

周書惟一月壬辰旁死魄越翼日癸巳王朝步自周于征

伐商厥四月哉明生王來自商至于豐

匈奴傳武王伐紂居豐鎬放戎夷涇洛之北以時入貢命

曰荒服

漢刑法志以兵定天下天下旣定戢藏干戈教以文德而

猶立司馬之官設六軍之衆因井田而制軍賦地方一里

爲井井十爲通通十爲成成方十里成十爲終終十爲同

同方百里同十爲封封十爲畿畿方千里有稅有賦稅以

足食賦以足兵故四井爲邑四邑爲邱邱有戎馬一匹牛

三頭四邱爲甸甸有戎馬四匹兵車一乗牛十二頭甲士

三人卒七十二人干戈備具天子畿方千里提封百萬井

定出賦六十四萬井戎馬四萬匹兵軍萬乗故稱萬乗之

主戎馬車徒干戈素具春振旅以搜夏拔舍以苖秋治兵

以獮冬大閱以狩皆於農隙以講事焉

 按巳上事並在武王十三年

書金縢周公居東秋大熟未獲天大雷電以風禾盡偃大

木斯拔王啟金縢得周公所自以爲功代武王之說王執

書以泣曰今天動威以彰周公之德惟朕小子其親迎王

岀郊天乃雨反風歲大熟

 按事在成王二年

書正義周公攝政七年二月成王自鎬京至豐以遷都事

吿于文王廟

 按事在成王七年

竹書紀年離戎來賓注驪山之戎也爲林氏所戎告于成

 按事在成王三十年

索隱王自鎬徙都犬坵一曰廢坵今槐里是也

 按事在懿王元年

竹書紀年西戎侵鎬

 按事在懿王七年

秦本紀周厲王無道諸侯叛之西戎反三室滅犬坵大駱

之族

 按事在厲王三十六年

秦本紀宣王以秦仲爲大夫誅西戎

詩小雅玁狁孔熾我是用急王于岀征以匡王國大雅玁

狁匪茹整居焦穫侵鎬及方至于涇陽

 按巳上事並在宣王元年

秦本紀西戎殺秦仲秦仲有子五人長曰莊公宣王與兵

七千人使伐西戎破之復予秦仲後及其先大駱犬坵地

莊公居其故西犬坵

 按事在宣王六年

周語三川震伯陽甫曰夫國必依山川山崩川竭亡國之

徵也若國亡不過十年

 按事在幽王二年

秦本紀襄公二年戎圍犬邱世父撃之爲戎人所虜歲餘

 按事在幽王六年

周本紀幽王嬖愛褒姒周太史伯陽曰昔夏后氏之衰也

有二神龍止於庭曰余褒之二君夏帝卜請其𣺶而藏之

吉三代莫敢發厲王末發而觀之漦流于庭化爲黿入王

後宮後宮童妾旣齔而遭之笄而孕生子懼而去之宣王

時謠曰檿弧箕服實亡周國宣王聞之有夫婦賣是器者

王使戮之逃於道見鄉者後宮所棄妖子於路收之遂亡

奔於褒褒人有罪請入童妾所棄女子以贖罪是爲褒姒

幽王三年王之後宮見而愛之生子伯服竟廢申后及太

子宜臼以褒姒爲后伯服爲太子太史伯陽曰禍成矣無

可奈何褒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爲烽燧大鼓有宼至則

舉燧火諸侯悉至至而無宼褒姒乃笑幽王以虢石父爲

卿用事國人皆怨又廢申侯去太子也申侯怒與繒西夷

犬戎攻幽王幽王舉烽火徵兵兵莫至遂殺幽王驪山下

虜褒姒盡取周賂而去於是諸侯乃卽申侯共立故太子

宜臼是爲平王以奉宗祀

 按事在幽王十一年

秦世紀周辟犬戎難東徙雒邑襄公以兵送平王王封襄

公爲諸侯賜之岐以西地曰戎無道侵奪我岐豐之地秦

能攻逐戎卽有其地襄公於是始國而與東諸侯通使聘

享之禮匈奴傳犬戎殺幽王遂取周焦穫而居涇渭之閒

侵暴中國秦襄公救周平王去酆鎬東徙雒邑

秦本紀秦用駵駒黄牛羝羊各三祠上帝西畤年表秦立

西畤祠白帝

 按巳上事並在平王元年

秦本紀秦文公十六年以兵伐戎戎敗走文公收周餘民

有之地至岐岐以東獻之王

 按事在平王二十一年

秦本紀寧公二年伐蕩社三年與亳戰亳王奔戎遂滅蕩

社索隱西戎之君號曰亳王蓋成湯之裔其邑曰蕩社

 按徐廣注蕩社一作湯杜言湯邑在杜縣界事在桓王

 七年

年表秦寧公四年作密畤括地志密畤在渭南祭靑帝

左傳晉伐驪戎以驪姬歸生奚齊其娣生卓子晉世家初

獻公將伐驪戎卜曰齒牙爲禍及破驪戎獲驪姬愛之竟

以亂晉

 按巳上事並在惠王五年

漢五行志魯莊公三十年九月庚午朔日有食之劉歆以

爲八月秦分

 按事在惠王十三年

漢五行志魯僖公五年九月戊申朔日有食之劉歆以爲

七月秦分

 按事在惠王二十二年

左傳晉薦飢使乞糴於秦邳鄭之子豹在秦請伐晉秦伯

曰其君是惡其民何罪於是輸粟於晉自雍及絳相繼命

曰汎舟之役

 按事在襄王五年

晉世家晉惠公五年秦飢請糴於晉謀之虢射曰往年天

以晉賜秦秦弗知取而貸我今天以秦賜晉晉其可以逆

天乎遂不與秦粟且伐秦

 按事在襄王六年

奏本紀秦用由余謀伐戎王益國十二開地千里遂霸西

戎天子使召公過賀賜繆公以金鼓

 按事在襄王二十九年

左傳晉欲求成於秦趙穿曰我侵崇崇急秦必救之吾以

求成焉冬趙穿侵崇秦弗與成

 按杜注崇秦之與國今鄠縣事在頃王五年

左傳秦師伐晉以報崇也遂圍焦

 按事在頃王六年

左傳秦庶長鮑庶長武帥師伐晉戰于櫟晉師敗績

 按事在靈王十年

漢五行志魯襄公二十年十月丙辰朔日有食之劉歆以

爲八月秦分

 按事在靈王十九年

漢五行志魯襄公二十一年九月庚戌朔日有食之劉歆

以爲七月秦分十月庚辰朔日有食之劉歆以爲八月秦

 按事在靈王二十年

左傳晉侯伐秦以報櫟之役也晉侯待于竟使六卿帥諸

侯之師以進及涇魯人莒人先濟鄭子蟜衞北宫懿子見

諸侯之師勸之濟秦人毒涇上流師人多死至於棫林不

獲成焉

 按事在靈王十三年

秦本紀厲共公二十一年初縣頻陽

 按頻陽今富平地事在定王十三年

年表秦躁公十三年義渠伐秦侵至渭陽西羌傳自秦厲

公滅大荔取其地其遺脫者皆西走踰汧隴自是中國無

戎宼唯餘義渠種焉至貞王二十五年秦伐義渠虜其王

後十四年義渠侵秦至渭

 按事在考王十一年

秦本紀獻公二年城櫟陽

 按事在安王十九年

秦本紀秦獻公十八年雨金櫟陽封禪書獻公自以爲得

天瑞故作畦畤櫟陽禮白帝

 按事在顯王元年

秦本紀獻公二十一年與晉戰於石門斬首六萬天子賀

以黼黻

 按括地志堯門山俗名石門在三原西北事在顯王五

 年

秦本紀孝公十二年作爲咸陽築冀闕徙都之并諸小鄉

聚集爲一縣縣一令四十一縣爲田開仟陌東地渡洛

 按事在顯王十九年

楚世家懷王十七年春與秦戰丹陽秦大敗我軍王怒悉

兵襲秦戰於藍田大敗楚軍

 按事在赧王二年

秦本紀秦武王三年渭水赤者三日

 按事在赧王七年

趙世家趙悼襄王四年龎煖將趙楚衞燕之銳師攻秦蕞

不拔

 按徐廣史記注秦蕞在新豐事在始皇六年

呂不韋傳莊襄王薨太子政立年少太后私通呂不韋始

皇帝壯不韋恐事覺乃進嫪毒詐爲宦者侍太后太后私

與通恐人知之詐徙宮居雍有人吿毒實非宦者常與太

后私亂生二子於是秦王下吏治具得情實夷毒三族殺

所生兩子遷太后於雍始皇本紀長信侯毒作亂矯王御

璽及太后璽以發縣卒及衞卒官騎戎翟君公舍人將欲

攻蘄年宮爲亂王知之令相國昌平君昌文君發卒攻毒

戰咸陽斬首數百盡得毒等二十人皆䲷首車裂以殉滅

其宗

 按事在始皇九年

荆軻傳燕太子丹常質於趙秦王政生於趙少與丹驩及

立爲秦王而丹質於秦遇丹不善丹怨而亡歸求報秦王

問鞠武田光曰所善荆卿可使於是尊荆卿爲上卿久之

秦王翦破趙進兵略地至燕南界丹懼乃請荆軻軻曰行

而無信則秦未可親誠得樊將軍首與燕督亢地圖奉獻

秦王秦王必悅見臣臣乃有以報丹曰樊將軍窮困來歸

丹不忍軻乃私見於期於期自刎太子遂盛樊於期首求

利𠤎首以藥焠之乃遣荆卿燕勇士秦武陽爲副至秦秦

王大喜見使者咸陽宮荆軻奉樊於期頭函秦武陽奉地

圖匣至陛軻取圖圖窮而𠤎首見因左手把王之袖右手

持𠤎首揕之未至身王驚起袖絕軻逐王環柱而走秦法

羣臣侍殿上者不得持兵是時侍醫夏無且以其所奉藥

囊提荆軻左右乃曰王負劍遂拔以擊軻斷其左股軻引

其𠤎首以擿王不中於是左右殺軻秦王大怒發兵伐燕

 按事在始皇二十年

始皇夲紀秦初并天下采上古帝位號號曰皇帝推終始

五德之傳以爲周得火德秦代周德從所不勝攺年始朝

賀皆自十月朔衣服旌旄節旗皆尚黑數以六爲紀剛毅

戾深事皆决於法徙天下豪富於咸陽十二萬戸

 按事在始皇二十六年又按是年作咸陽宮二十七年

 作信宮三十五年作阿房及甘泉宮並詳古蹟卷

始皇本紀諸生在咸陽者或爲妖言以亂黔首使御史案

問四百六十餘人皆阬之咸陽長子扶蘇諫曰諸生誦法

孔子今上皆重法繩之臣恐天下不安始皇怒使扶蘇北

監䝉恬軍於上郡

 按事在始皇三十五年

二世本紀二世盡徵材士五萬人爲屯衞咸陽令教射下

調郡縣轉輸菽粟芻藁皆令自齎糧食咸陽三百里內不

得食其榖

陳涉世家周文自言習兵陳王與之將軍印西擊行收兵

至關車千乗卒數十萬至戲軍焉秦令少府章邯免酈山

徒人奴產子悉發以擊楚大軍盡敗之周文敗走岀關

 按漢地理志戲在新豐東二十里巳上事並在二世元

 年

高祖夲紀懷王令沛公西略地入關與諸將約先入定關

中者王之秦兵彊諸將莫利先入關獨項羽怨秦破項梁

軍奮願與沛公西入關懷王諸老將皆曰項羽爲人慓悍

猾賊所過無不殘滅不如更遣長者扶義而西吿諭秦父

兄秦父兄苦其主久矣今誠得長者往毋侵暴宜可下沛

公素寛大長者卒不許羽而遣沛公西

漢書高帝紀沛公入秦秦相趙高恐殺二世使人約分王

關中沛公不許九月趙高立二世兄子子嬰爲秦王子嬰

誅滅趙高遣將將兵距嘵關沛公欲擊之張良曰秦兵尚

彊未可輕願先遣人益張旗幟於山上爲疑兵使酈食其

陸賈往說秦將㗖以利秦將果欲連和沛公欲許之張良

曰止獨其將欲畔恐其士卒不從不如因其懈怠擊之沛

公引兵繞嶢關踰蕢山擊秦軍大破之藍田南

 按巳上事並在二世二年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