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卷4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六 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
卷四十七
卷四十八 
本作品收錄於:《乾隆西安府志


西安府志卷第四十七

  大事志

高帝紀沛公至霸上秦王子嬰素車白馬繫頸以組封皇

帝璽符節降枳道旁諸將或言誅秦王沛公曰始懷王遣

我固以能寛容且人巳服降殺之不祥乃以屬吏

高祖本紀沛公西入咸陽欲止宮休舍樊噲張良諫乃封

秦重寶財物府庫還軍霸上蕭相世家沛公至咸陽諸將

爭走金帛財物之府分之何獨先入收秦丞相御史律令

圖書藏之沛公爲漢王以何爲丞相項王與諸侯屠燒咸

陽而去漢王所以具知天下阨塞戸口多少彊弱之處

高帝紀十一月沛公召諸縣豪傑約法三章秦民大喜爭

持牛羊酒食獻軍士公讓不受曰倉粟多不欲費民民又

益喜惟恐公不爲秦王

項羽本紀沛公破咸陽項羽怒使當陽君等擊關項羽遂

入至於戲西沛公軍霸上左司馬曹無傷使言於項羽曰

沛公欲王關中使子嬰爲相珍寶盡有之項羽大怒曰旦

日饗士卒爲擊破沛公軍當是時項羽兵四十萬在新豐

鴻門沛公兵十萬在霸上范增說項羽曰沛公入關財物

無所取婦女無所幸此其志不在小吾令人望其氣皆爲

龍虎成五釆此天子氣也急擊勿失楚左尹項伯者項羽

季父也素善畱侯張良具吿以事良入吿沛公沛公曰君

爲我呼入張良要項伯入見沛公奉巵酒爲壽約爲婚姻

曰吾入關秋毫不敢有所近籍吏民封府庫而待將軍所

以遣將守關者備他盜出入與非常也日夜望將軍至豈

敢反乎願伯具言臣之不敢背德也項伯具報項王項王

許諾沛公旦日從百餘騎來見項王至鴻門謝曰臣與將

軍戮力而攻秦將軍戰河北臣戰河南然不自意能先入

關破秦得復見將軍於此今者有小人之言令將軍與臣

有卻項王曰此曹無傷言之因畱沛公與飮范增數目項

王舉所佩玉玦示之者三項王不應范增起岀召項莊入

以劍舞因擊沛公殺之莊入爲壽壽畢請以劍舞項伯亦

拔劍起舞常以身翼蔽沛公莊不得擊於是張良至軍門

見樊噲曰今者項莊舞劍其意常在沛公噲曰此廹矣臣

請入噲卽帶劍擁盾入瞋目視項王頭髪上指目眦盡裂

項王賜之巵酒與一生 肩噲覆其盾於地按劍切而㗖

之項王曰壯士能復飮乎噲曰臣死且不避巵酒安足辭

夫秦有虎狼之心天下皆叛之懷王與諸將約曰先入咸

陽者王之今沛公先破秦入咸陽毫毛不敢近封閉宮室

還軍霸上以待太王來故遣將守關者備他盜出入與非

常也勞苦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賞而欲誅有功之人竊

爲大王不取也須臾沛公起如厠項王使都尉侯陳平召

沛公沛公令張良畱謝曰我持白璧一雙欲獻項王玉斗

一雙欲與亞父張良曰諾當是時項王軍與沛公軍相去

四十里沛公獨騎與樊噲等從酈山下道芷陽閒行至軍

中張良入謝曰沛公不勝杯杓不能辭使臣奉白璧一雙

再拜獻大王足下玉斗一雙再拜奉大將軍足下項王曰

沛公安在良曰聞大王有意督過之脫身獨去巳至軍矣

項王受璧置之座上亞父受玉斗置之地拔劍撞破之曰

唉䜿子不足與謀奪項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屬今爲之

虜矣沛公至軍立誅殺曹無傷

高帝紀沛公歸數日羽引兵西屠咸陽殺秦降王子嬰燒

秦宮室所過無不殘滅秦民大失望漢紀羽殺子嬰收其

貨寶婦女而東燒秦宮室火三月不滅韓生說羽令都關

中羽曰富貴不歸故鄉如衣錦夜行韓生曰人謂楚人沐

猴而冠果然羽聞之怒殺韓生

項羽夲紀項王范增疑沛公之有天下又惡負約乃陰謀

曰蜀亦關中地立沛公爲漢王王巴蜀漢中都南鄭而三

分關中王秦降將以距塞漢王章邯爲雍王王咸陽以西

都廢坵司馬欣爲塞王王咸陽以東至河都櫟陽董翳爲

翟王王上郡都高奴羽自立爲西楚霸王

高祖本紀四月兵罷戲下漢王之國

高帝紀漢王旣至南鄭韓信亡去蕭何追還之曰必欲争

天下非信無可與計事者於是拜信爲大將軍信因陳羽

可圖三秦易并之計漢王遂部署諸將引兵從故道出襲

雍雍王邯迎擊漢敗還走廢坵漢王遂定雍地東如咸陽

遣諸將略地八月塞王欣翟王翳皆降漢

 按時蕭何以收巴蜀租給軍糧食曹參樊噲周勃灌嬰

 並從漢中還定三秦

天文志十月五星聚東井以歷推之從歲星也高皇受命

之符

 按魏書高允傳當以前三月聚於井非十月已上事並

 在高帝元年又按諸史所載天文惟日食星聚在井鬼

 者書之以井鬼京兆屬也至五星宿畱統在秦分及占

 驗禨祥之說並不具載

高帝紀漢王還歸都櫟陽使諸將略地

高帝紀漢王悉發關中兵東伐楚羽大破漢軍諸侯見漢

敗皆亡去

封禪書王東擊頂籍還入關問故秦時上帝祠何帝也對

曰有白靑黃赤帝之祠高祖曰吾聞天有五帝而有四何

也乃立黑帝祠命曰北畤

高帝紀漢兵引水灌廢坵章邯自殺雍州定八十餘縣置

河上渭南中地隴西上郡

蕭相世家漢王與諸侯擊楚何守關中侍太子治櫟陽爲

法令約束立宗廟社稷宮室縣邑計戸口轉漕給軍漢王

數失軍何常興關中卒補缺上以此專屬任何關中事

高帝紀令諸侯子在關中者皆集櫟陽爲衛

文獻通考漢興京師有南北軍之屯南軍衛尉主之掌宮

城門內之兵北軍中尉主之掌小城門內之兵

馬志漢制九月都試太守都尉令長丞㑹都試課殿最十

月車駕幸長安水南門會五營士爲八陣進退名曰乗之

 按巳上事並在高帝二年

高帝紀漢王西入關至櫟陽存問父老置酒䲷故塞王欣

頭櫟陽市畱四日復如軍軍廣武關中兵益岀

 按事在高帝四年

劉敬傳敬過洛陽說帝曰秦地被山帶河四塞以爲固卒

然有𢚩百萬之衆可具因秦之故資膏腴之地此所謂天

府者也夫與人鬭不搤其肮拊其背未能全其勝也今陛

下入關而都之案秦之故地此亦搤天下之肮而拊其背

也留侯世家劉敬說高帝都關中左右多勸上都洛陽畱

侯曰洛陽四面受敵非用武之國夫關中左殽函右隴蜀

沃野千里南有巴蜀之饒北有胡苑之利阻三面而守獨

以一面制諸侯河渭輓漕天下西給京師諸侯有變順流

而下足以委輸此所謂金城千里天府之國劉敬說是也

於是高帝卽日駕西都關中

 按事在高帝五年又是年治長樂宫詳古蹟卷

高帝紀蕭何治未央宮上見其壯麗謂何曰天下匈匈勞

苦數歲成敗未可知是何治宮室過度也何曰天下方未

定故可因以就宮室且天子以四海爲家非壯麗無以重

威且亡令後世有加也上說自櫟陽徙都長安

文獻通考蕭何治未央立武庫以藏兵器中尉屬官有武

庫令丞少府屬官有若盧考工室令丞按百官表注若盧主藏兵器考工主

作兵武庫精兵所聚

 按已上事並在高帝七年

高帝紀徙齊楚大族昭氏屈氏景氏懷氏田氏五姓關中

與利田宅劉敬傳婁敬從匈奴來因言匈奴河南白洋樓

煩主去長安近者七百里輕騎一日一夕可至秦中新破

少民地肥饒可益實夫諸侯初起非齊諸田楚昭屈景莫

能興願陛下徙齊諸田楚昭屈景燕趙韓魏後及豪傑名

家居關中無事可以備胡諸侯有變亦足率以東伐帝乃

徙敬所言關中十餘萬口

 按事在高帝九年

淮陰侯列傳陳豨反上自將往信病不從陰使人至豨所

曰第舉兵吾從此助公信乃謀與家臣夜詐詔赦諸官徒

奴欲發以襲呂后太子其舍人得罪於信信囚欲殺之舍

人弟上吿信反狀呂后乃與蕭相國謀言豨已得死列侯

羣臣皆賀相國紿信曰雖疾彊入賀信入呂后使武士縳

信斬之長樂鐘室

留侯世家上欲廢太子立趙王如意呂后使建成侯呂澤

刼畱侯爲畫計畱侯曰上有不能致者四人令太子爲書

卑辭安車固請爲客上知此四人賢則一助也於是奉太

子書迎四人四人至十一年黥布反上病欲使太子將往

擊之四人請呂后爲上言黥布猛將善用兵諸將皆陛下

故等夷乃令太子將此屬無異使羊將狼且使布聞之則

鼓行而西耳於是上自將而東畱侯病彊起至曲郵因說

上令太子爲將軍監關中兵綱目太子監關中兵時叔孫

通爲太傅畱侯行少傅事關中車騎巴蜀材官及中尉卒

三萬人爲太子衞軍霸上

 按已上事並在高帝十一年

通鑑漢都長安蕭何雖治宮室未暇築城帝元年始築之

五年乃畢惠帝紀春發長安六百里內男女十四萬六千

人城長安三十日罷夏六月發諸侯王列侯徒隸二萬人

城長安

 按已上事並在惠帝三年

惠帝紀正月復發長安六百里內十四萬五千人城長安

三十日罷九月長安城成

惠帝紀三月甲子長樂宮鴻臺災

五行志十月乙亥未央宮凌室災丙子織室災

 按已上事並在惠帝四年

漢紀秋高后崩於未央宮諸呂恐爲大臣所誅謀作亂欲

廢少帝而立呂產朱虛侯章及興居欲從中與大臣爲內

應誅諸呂立齊王周勃陳平使人執酈商子寄說呂祿曰

高帝與吕氏定天下劉氏所立九王呂氏所立三王今太

后崩少帝幼足下不急之國守藩乃爲上將軍將兵爲大

臣諸侯所疑何不速歸將軍印綬以兵屬太尉請梁王亦

歸相印與大臣盟而之國高枕而王千里此萬世之利祿

然其計使人報産及諸呂多以爲不便八月周勃復令寄

謂祿曰帝使太尉守北軍欲令足下至國急歸將軍印綬

辭去不然禍且起祿遂解印屬典客而以兵授勃勃入軍

門行令軍中曰爲呂氏者右袒爲劉氏者左袒軍皆左袒

勃遂統北軍兵而朱虛侯將卒千人入未央宮斬產祿諸

吕無少長皆斬之大臣謀立齊王議者曰王暴戾代王母

家薄氏君子也且代王親高帝子於今爲長仁孝聞於天

下以子則順以賢則大臣安乃迎代王東牟侯興居與太

僕夏侯嬰陰共入宮中誅少帝於是吿齊王令罷兵

 按事在高后八年

文帝本紀發中尉材官屬衞將軍軍長安

 按事在文帝三年

五行志六月癸酉未央宮東闕罘罳災

 按事在文帝七年

郊祀志趙人新垣平以望氣見上言長安東北有神氣成

五采若人冠冕東北神明之舍天瑞下宜立祠以合符應

於是作渭陽五帝廟同宇帝一殿面五門各如其帝色祠

所用及儀亦如雍五畤帝親拜霸渭之會以郊見渭陽五

帝五帝廟臨渭其北穿蒲池溝水爟火舉而祠若光輝然

屬天焉於是使博士諸生刺六經中作王制謀議巡狩封

禪事文帝岀長門若見五人於道北遂因其直立五帝壇

祠以五牢

 按事在文帝十六年

天文志四月乙巳水火木三星合於東井

 按事在後二年

五行志秋大雨藍田山水出流九百餘家渰壞民室八千

餘所殺三百餘人

 按事在後三年

五行志四月丙辰晦日有食之在東井十三度

 按事在後四年

匈奴傳匈奴復絕和親大入上郡雲中烽火通於甘泉長

安絳侯世家匈奴入邊以宗正劉禮爲將軍軍霸上祝兹

侯徐厲爲將軍軍𣗥門河内守亞夫爲將軍軍細柳上自

勞軍至霸上及𣗥門乃之細柳軍軍士吏被甲銳兵刃彀

弓弩持滿天子先驅至不得入軍門都尉曰將軍令曰軍

中聞將軍令不聞天子之詔居無何上至使使持節詔將

軍吾欲入勞軍亞夫乃傳言開壁門壁門士吏謂從屬車

騎曰將軍約軍中不得馳驅於是天子乃按轡徐行至營

將軍亞夫持兵揖曰介冑之士不拜請以軍禮見天子爲

動容式車使人稱謝皇帝敬勞將軍成禮而去旣岀軍門

帝曰此眞將軍矣曩者霸上𣗥門若兒戲耳月餘三軍皆

罷乃拜亞夫爲中尉

 按事在文帝後六年

百官表景帝初更名衞尉爲中大夫令後元年復爲衞尉

掌宮門衞屯兵長樂建章甘泉衞尉皆掌其宮

天文志五月甲午金木俱在東井

 按事在中元年

天文志四月丙申金木合於東井

 按事在中四年

五行志八月已酉未央宮東闕災

 按事在中五年

天文志五月壬午火金合於輿鬼之東北

 按事在後元年

文獻通考詔衞士轉置送迎常二萬人其省萬人

 按事在建元元年

東方朔傳置期門羽林屬南上始微行八九月中與侍中

常侍武騎及待詔并良家子弟能騎射者期諸殿門故有

期門之號以六郡良家子𨕖給掌執兵送從以才力爲官

名將多岀焉

東方朔傳武帝微行北至池陽西至黃山南獵長楊東遊

宜春與侍中常侍武騎及待詔隴西北地良家子能騎射

者期諸殿門以夜岀常稱平陽侯旦明入山下騎射鹿豕

狐兎手格熊羆馳騖禾稼稻秔之地後以道遠勞苦廼使

吾邱壽王爲上林苑屬之南山朔進諫曰夫南山之阻陸

海之地也山出玉石金銀銅鐵豫章檀柘異類之物不可

勝原此百工所取給萬民所仰足也又有秔稻梨栗桑麻

竹箭之饒土宜薑芋水多䵷魚貧者得以人給家足無饑

寒故酆鄗之閒號爲土膏其價畮一金今規以爲苑絕陂

池水澤之利而取民膏腴之地上乏國用下奪農桑其不

可一也且盛荆棘之林大虎狼之虛壞人冢墓發人室廬

其不可二也垣而囿之騎馳車騖有深溝大渠夫一日之

樂不足以危無堤之輿其不可三也上乃拜朔爲大中大

夫給事中然遂起上林苑如壽王所奏云

 按已上事並在建元三年

武帝紀四月壬子高園便殿火

 按事在建元六年

封禪書亳人謬忌奏祠太一方曰天神貴者太一太一佐

曰五帝古者天子以春秋祭太一東南郊用太牢於是令

太祝立祠長安東南郊

 按事在元光二年

主父偃傳偃說上曰茂陵初立天下豪傑并兼之家亂衆

之民皆可徙茂陵內實京師外銷姦猾此所謂不誅而害

除上從其計

 按事在元朔二年

武帝紀減隴西北地上郡戍卒半發謫吏穿昆明池注臣

瓉曰西南夷傳越雋昆明國有滇池方三百里漢欲伐之

故作昆明池𧰼之以習水戰

 按事在元狩三年

漢郊祀志天子病鼎湖甚按索隱鼎湖宮在藍田游水發根言上郡

有巫病而鬼下之上召置祠之甘泉又置北宮

 按事在元狩五年

漢武故事長陵女子先嫁爲人妻生一男數歲死以悲痛

卒祠之有靈上卽位延於宮中祭之聞其言不見其人至

是神君求岀乃營柏梁臺舍之

 按事在元鼎二年

武帝紀正月戊子陽陵園火

 按事在元鼎三年

五行志四月丁丑晦日有食之在東井十三度

 按事在元鼎五年

郊祀志公孫卿曰仙人好樓居於是上令長安作飛廉桂

文獻通考赦京師亡命令從軍

 按事在元封六年

百官表置羽林掌送從次期門名曰建章營騎後更名羽

林騎又取從軍死事之子孫飬羽林教以五兵號曰羽林

孤兒更名中尉爲執金吾掌徼循京師兵卒皆屬焉更名郎中

令爲光祿勳掌宮殿掖門戸屬官有諸郞掌守門戸岀充

軍騎凡郞官皆東直執㦸宿衛中郎有五官左右車戸騎三將軍

五行志十一月乙酉栢梁臺災郊祀志上以栢梁災故受

計甘泉勇之廼曰粤俗有火災復起屋必以大用勝服之

於是作建章宫

 按已上事並在太初元年

武帝紀秋起明光宫

 按事在太初四年

武帝紀天漢二年冬詔關中都尉今豪傑多遠交依東方

羣盜其謹察岀入者

武帝紀正月徙郡國吏民豪桀於茂陵雲陵

 按師古注雲陵當作雲陽事在太始元年

綱目江充爲趙王客得罪亡詣闕吿趙太子陰事太子坐

廢拜充直指繡衣使者使督察貴戚近臣踰侈者大見信

用威震京師

 按事在太始三年

武帝紀夏五月幸建章宮

 按事在太始四年

武帝紀春正月幸建章宮綱目上居建章宮見一男子帶

劍入中龍華門命收之弗獲上怒斬門侯發三輔騎士搜

上林索長安中十一日廼解巫蠱始起

 按事在征和元年

武帝紀初置城門屯兵

戾太子傳江充與太子及衞后有隙時上春秋高意多所

惡以爲左右皆爲蠱道祝詛窮治其事丞相公孫賀父子

陽石諸邑公主及皇后弟子長平侯衞㐾皆坐誅充典治

巫蠱白言宮中有蠱氣遂至太子宮掘蠱得桐木人太子

召問少傅石德德曰巫與使者掘地得徴驗不知巫置之

邪將實有也無以自明可矯以節收捕充等繋獄窮治其

奸詐且上疾在甘泉存亡未可知而姦臣如此太子將不

念秦扶蘇事耶太子然德言乃使客爲使者收捕充等使

無且持節夜入未央宮殿長秋門因長御倚華具白皇后

發中廐車載射士岀武庫兵發長樂宮衞吿令百官曰江

充反乃斬充以狥炙胡巫上林中遂部賓客爲將率與丞

相劉屈𣯛等戰長安中擾亂言太子反以故衆不肯附太

子兵敗亡

 按已上事並在征和二年

百官表置司隸校尉持節從中都官徒千二百人捕巫蠱

督大姦猾後罷兵

 按事在征和四年

漢紀上行幸盩厔五柞宮疾篤侍中光祿大夫霍光問嗣

上曰立少子君行周公之事光頓首曰臣不如金日磾日

磾曰臣外國人將令匈奴輕漢三月乙卯拜日磾爲車騎

將軍上官桀爲左將軍桑宏羊爲御史大夫與丞相田千

秋俱受遺詔輔少主

 按事在後元二年

雋不疑傳有男子乗黃犢車詣北闕自謂衞太子詔公卿

將軍中二千石雜識視右將軍勒兵闕下以備非常丞相

御史中二千石莫敢發言京兆尹不疑後到叱從吏收縳

或曰是非未可知也不疑曰昔蒯瞶遺命岀奔輒拒不納

春秋是之衞太子得罪先帝亡不卽死今來自詣此罪人

也遂送詔獄廷尉驗治本夏陽人姓成名方遂居湖以卜

筮爲事有故太子舍人嘗從方遂卜謂曰子狀貌甚似衞

太子方遂心利其言得以富貴詐稱詣闕坐誣罔不道腰

斬東巿一姓張名延年

 按事在始元五年

五行志上林苑大柳樹斷仆地一朝起立生枝葉有虫食

其葉成文字曰公孫病已立後昭邑王廢立宣帝夲名病

 按事在始元中

五行志五月丁丑孝文廟正殿災

 按事在元鳳四年

五行志昌邑王賀卽位天陰晝夜不見日月夏侯勝曰天

久陰而不雨臣下有謀上者時大將軍霍光與車騎將軍

張安世謀欲廢賀

 按事在元平元年

宣帝紀帝卽位皇太后歸長樂宮置屯衞

白官表令中郞將騎都尉監羽林漢官儀羽林有左監主

羽林左騎八百人右監主右騎九百人

郊祀志宣帝尊孝武廟爲世宗巡狩郡國皆立廟吿祠世

宗廟日有白鶴集後庭以立世宗廟吿祠孝昭寢有雁五

色集殿前

 按已上事並在本始元年

宣帝紀置建章衞尉

宋符瑞志三月甘露降未央宮

 按已上事並在元康元年

宣帝紀正月乙丑鳳皇甘露降集京師羣鳥從以萬數

 按事在神爵二年又二月鳳皇甘露復降集十月鳳皇

 十一集杜陵十二月集上林

宋書符瑞志正月甘露降京

 按事在五鳳二年又三年三月鸞鳳集長樂宮

宣帝紀夏四月黃龍見新豐

宣帝紀夏四月甲辰孝文廟災

 按已上事並在甘露元年

宣帝紀十二月行幸萯陽宮屬玉觀

宣帝紀匈奴呼韓邪單于欵五原塞願奉國珍朝詔有司

議咸曰匈奴單于鄉風慕義舉國同心奉珍朝賀自古未

有單于非正朔所加王者所客也禮儀宜如諸侯王稱臣

位次諸侯王下詔以客禮待之位在諸侯王上

 按已上事並在甘露二年

宣帝紀正月匈奴呼韓邪單于稽侯㹪來朝使有司道單

于就邸長安宿長平上登長平阪詔單于毋謁其左右當

戸之羣皆列觀上登渭橋咸稱萬歲單于就邸置酒建章

宫饗賜

宣帝紀詔諸儒講五經同異太子太傅蕭望之等平奏其

議上親稱制臨決焉廼立梁邱易大小夏侯尚書穀梁春

秋博士

 按巳上事並在甘露三年

宣帝紀十月丁卯未央宫宣室閣火

 按事在甘露四年

五行志四月乙未孝武園白鶴館災

 按事在初元三年

五行志六月甲戌孝宣杜陵園東闕災

 按事在永光四年

元帝紀冬幸長楊射熊館布車騎大獵

 按事在永光五年

藍田志沙石雍霸水安陵岸崩雍涇水水逆流

 按事在建昭四年

五行志正月乙丑皇考廟災

郊祀志帝初卽位丞相衡御史大夫譚奏言帝王之事莫

重於郊祀祭天於南郊就陽之義瘞地於北郊卽陰之義

天之於天子也因其所都而各饗焉宜於長安定南北郊

爲萬世基從

 按巳上事並在建始元年

成帝紀正月上始郊祀長安南郊詔曰廼者徙泰畤后土

於南郊北郊朕親飭躬郊祀上帝皇天報應神光並見三

輔長無共張繇役之勞赦郊縣長安長陵及中郎官耐罪

徒三月祠后土於北郊

 按事在建始二年

五行志夏三輔霖雨山谷水出十月丁未京師相驚言大

水至渭水虒上小女陳持弓年九歲走入横城門入未央

宮尚方掖門殿門門衞戸者莫見至句盾禁中而覺向以

爲民以水相驚者陰氣盛也小女而入宮殿者下人將因

女寵而居有宫室之𧰼也名曰持弓如周家檿弧之祥

十二月戊申朔夜地震未央宮殿

 按已上事並在建始三年

五行志四月已亥晦日有食之不盡如鈎在東井六度

 按事在河平元年

成帝紀長陵臨涇岸崩雍涇水

 按事在河平四年

成帝紀上行幸初陵赦作徒以新豐戲縣爲昌陵縣奉初

陵賜百戸牛酒

通鑑上始爲微行從期門郎或私奴或乘小車或皆騎出

入市里郊埜遠至旁縣鬬鷄走狗馬常自稱富平侯家人

富平侯者侍中張放也𠖥幸無比故假稱之

 按已上事並在鴻嘉元年

成帝紀上幸雲陽

通鑑初元帝儉約渭陵不復徙民起邑帝起初陵數年後

樂霸陵曲亭南更營之將作大匠解萬年奏請爲初陵徙

民起邑上從其言起昌陵邑徙郡國豪桀五千戸

 按巳上事並在鴻嘉二年

五行志八月孝景廟北闕災

 按事在鴻嘉三年

五行志正月癸丑大官凌室災戊午戾后園南闕災

 按事在永始元年

五行志四月癸未長樂宮臨華殿及未央宮東司馬門災

六月甲午孝文霸陵園東闕災

 按事在永始四年

成帝紀行幸長楊宮從胡客大校獵宿萯陽宮

 按事在元延二年

揚雄傳上將大誇胡人以多禽獸秋命右扶風發民入南

山西自褒斜東至宏農南敺漢中張羅罔𦊨罘捕熊羆豪

猪虎豹狖玃狐莬麋鹿載以檻車輸長楊射熊館以罔爲

周阹縱禽獸其中令胡人手搏之自取其獲上親臨觀焉

是時農民不得收歛雄從至射熊館上長楊賦以風

 按事在元延三年

成帝紀甘露降京師

 按事在元延四年

五行志八月庚申鄭通里男子王褒衣絳衣小冠帶劍入

北司馬門上前殿入非常室解帷組結佩之招前殿署長

業等曰天帝令我居此業等收縛考問卒病狂易不自知

下獄死

五行志時童謡曰燕燕尾涎涎張公子時相見木門倉琅

根燕飛來喙皇孫皇孫死燕喙矢其後帝微行常與張放

俱稱富平侯家人過河陽主作樂見舞者趙飛燕而幸之

復立爲皇后弟昭儀賊害後宮皇卒皆伏辜又謠曰邪俓

敗良田讒口亂善人桂樹花不實黃爵巢其顚故爲人所

羡今爲人所憐桂赤色𧰼漢家華不實無繼嗣也王莽自

謂黃𧰼黃爵巢其顚也

郊祀志帝崩皇太皇詔有司曰皇帝卽位思順天心遵經

義定郊禮天下悅憙懼未有皇孫故復甘泉泰畤汾陰后

土庶幾獲福皇帝恨難之卒未得其祐其復南北郊長安

如故以順皇帝之意也

 按以上事並在綏和二年

五行志御史大夫朱博爲丞相少府趙元爲御史大夫臨

延登受策有大聲如鐘鳴李尋對曰洪範所謂鼓妖也人

君不聰爲衆所惑空名得進則有聲無形宜退丞相御史

以應天變然雖不退其人自䝉其咎八月坐爲奸謀博自

殺元減死論

 按事在建平元年

五行志正月癸卯桂宮鴻寧殿災

哀帝紀十一月罷南北郊

 按巳上事並在建平三年

五行志大司馬董賢第門無故自壞時賢以私愛居大位

嬌嫚不敬大失臣道見戒不攺後賢夫妻自殺家徙合浦

 按事在元壽元年

郊祀志哀帝卽位寢疾博徵方術士京師諸縣皆有侍祠

使者盡復前世所常興諸祠官凡七百餘所一歲三萬七

千祠云

王莽傳王莽奏起明堂辟雍靈臺爲學者築舍萬區制度

甚盛

 按事在元始四年

五行志七月已亥高皇帝原廟殿門災

郊祀志莽奏復長安南北郊又頗攺其祭禮曰周官天墜

之祀三十餘年閒天墜之祠五徙焉

 按巳上事並在元始五年

翟方進傳三輔聞翟義起自茂陵以西至汧二十三縣盜

賊並發趙明霍鴻等自稱將軍攻燒官寺刼略吏民衆十

餘萬火見未央宮前殿莽晝夜抱孺子禱宗廟拜衞尉王

級爲虎賁將軍大鴻臚望鄉侯閻遷爲折衝將軍與甄邯

王晏西撃趙明等次年正月莽虎牙將軍王邑等自關東

還便引兵西復以邑弟侍中王奇爲揚武將軍復將兵西

二月明等殄滅諸縣悉平還師振旅莽乃置酒白虎殿勞

饗將帥大封拜自謂威德曰盛大得天人之助至其年十

二月遂卽眞矣

 按事在居攝二年

郊祀志王莽簒位二年興神僊事以方士蘇樂言起八風

臺於宫中臺成萬金作樂其上順風作液湯又種五梁禾

於殿中各順色置其方面先鬻鶴 毒冐犀玉二十餘物

漬種計粟斛成一金言此黃帝穀僊之術也呂樂爲黃門

郞主之

 按事在新莽始建國二年

王莽傳七月大風拔木飛北闕直城門屋瓦雨雹殺牛羊

 按事在天鳳元年

王莽傳五月戊辰長平館西岸崩雍涇水不流七月辛酉

霸城門災十月戊辰王路門災朱鳥門鳴晝夜不止

 按事在天鳳三年

王莽傳八月莽親之南郊鑄作威斗大寒百官人馬有凍

死者

 按事在天鳳四年

王莽傳正月朔北軍南門災

 按事在天鳳五年

王莽傳七月大風毁王路堂

王莽傳起太初祖廟東西南北各四十丈高十七丈餘廟

半之爲銅薄櫨飾以金銀琱文窮極百工之巧帶高增下

功費數百鉅萬

 按巳上事並在地皇元年

王莽傳莽感漢高廟神靈遣虎賁武士入高廟拔劍四面

提擊斧壞戸牖桃湯赭鞭鞭灑屋壁令輕車校尉居其中

 按事在地皇二年

王莽傳二月霸橋災數千人沃救不滅夏蝗從東方來蜚

蔽天至長安入未央宮緣殿閣

 按事在地皇三年

王莽傳莽拜將軍九人曰九虎將北軍精兵數萬人東内

其妻子宫中以爲質時省中黃金萬斤者爲一匱尚有六

十匱長樂御府中御府及都内平準帑藏錢帛珠玉財物

甚衆莽賜九虎士人四千錢衆怨無鬭意至河南鄧葉北

岀九虎後擊之六虎敗走其四虎亡三虎郭欽陳翬成重

收散卒保京師倉

王莽傳鄧葉開武關迎漢丞相司直李松將二千餘人共

攻京師倉未下葉以宏農掾王憲爲校尉入左馮翊界降

城畧地李松遣偏將軍韓臣等徑西至新豐與莽波水將

軍戰波水走韓臣等追奔遂至長門宫王憲北至頻陽所

過迎降大姓櫟陽申碭下邽王大皆率衆隨憲屬縣斄嚴

春茂陵董喜藍田王孟槐里汝臣盩厔王扶陽陵嚴夲杜

陵屠門少之屬衆皆數千人假號稱漢將時李松鄧葉以

京師小小倉尚未可下何况長安城當須更始帝大兵到

卽引軍至華陰治攻具而長安旁兵四㑹城下聞天水隗

氏兵方到皆爭欲先入城貪立大功鹵掠之利奔遣使者

分赦城中諸獄囚徒皆授兵殺豨飮其血與誓曰有不爲

新室者社鬼記之

王莽傳莽更始將軍史諶將渡渭橋皆散走諶空還衆兵

發掘莽妻子父祖冢燒其棺槨及九廟明堂辟雍火照城

中十月戊申朔兵從宣平門入張邯行城門逢兵見殺王

邑王林王巡䠠惲等分將兵距擊北闕下漢兵貪莽封力

戰者七百餘人會日暮官府邸第盡奔亡二日己酉城中

少年朱弟張魚等恐見鹵掠趨讙並和燒作室門斧敬法

闥謼曰反虜王莽何不岀降火及掖庭莽避火宣室前殿

火輒隨之莽紺袀服帶璽韍持虞帝七首天文郞按式於

前莽旋席隨斗柄而坐曰天生德於予漢兵其如予何三

日庚戌羣臣扶莽之漸臺欲阻池水王邑晝夜戰士死傷

略盡馳入宫閒關至漸臺見其子睦解衣冠欲逃邑叱之

令還父子共守莽軍人入殿中謼曰王莽安在有美人岀

房曰在漸臺衆兵圍數百重臺上亦弓弩與相射矢盡短

兵接王邑父子䠠惲王巡戰死莽入室下晡時衆兵上臺

王邑趙博苗訢唐尊王盛等皆死臺上商人杜吳殺莽取

其綬校尉東海公賓就斬莽首軍人分莽身支節肌骨臠

分公賓就持莽首詣王憲憲自稱漢大將軍城中兵數十

萬皆屬焉六日癸丑李松鄧葉入長安將軍趙萌申屠建

亦至以憲得璽綬不輒上多挾宮女建天子皷旗收斬之

傳莽首詣宛

 按已上事並在更始元年

鄭興傳鄭興河南人更始立以李松行丞相事先入長安

松以興爲長史令興奉迎遷都更始諸將皆山東人咸勸

畱雒陽興說更始曰陛下起自荆楚權政未施一朝建號

而山西雄桀爭誅王莽開關郊迎者何也此天下同苦王

氏虐政而思高祖之舊德也今又不撫之恐百姓離心盜

賊復起矣春秋書齊小白入齊不稱侯未朝廟故也今議

者欲先定赤眉而後入關是不識其本而爭其末恐國家

之守轉在函谷雖臥雒陽庸得安枕乎更始曰朕西決矣

劉元傳李松自長安傳送乗御服御又遣中黃門從官奉

迎遷都二年二月更始自雒陽而西初王莽敗唯未央宮

被焚而已其餘宫館一無所毁宮女數千備列後庭自鐘

鼓帷帳輿輦器服太倉武庫官府市里不攺於舊更始旣

至居長樂宮升前殿郎吏以次列庭中更始羞怍俛首刮

席不敢視諸將後至者更始問虜掠得幾何左右皆宮省

久吏各驚相視

劉盆子傳赤眉雖數戰勝而疲敝欲東歸樊崇等慮衆東

向必散不如西攻長安冬崇自武關徐宣自陸渾關俱入

綱目蕭王將北狥燕趙度赤眉必破長安乃拜鄧禹爲前

將軍中分麾下精兵二萬人遣西入關

 按已上事並在更始二年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