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卷4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七 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
卷四十八
卷四十九 
本作品收錄於:《乾隆西安府志

西安府志卷第四十八

  大事志

後漢

光武紀光武先在長安同舍生疆華自關中奉赤伏符曰

劉秀發兵捕不道四夷雲集龍鬥野四七之季火爲王

劉元傳六月張卭守河東爲鄧禹所破還奔長安與諸將

議曰赤眉近在華陰旦暮且至長安見滅不久不如掠城

中以自富轉攻所在東歸南陽入說更始更始怒使王匡

陳牧成丹趙萌屯新豐李松軍掫按續漢志新豐有掫城以拒之張

卭廖湛胡殷申屠建等與隗囂謀刼更始侍中劉能卿以

告更始召卭等入將悉誅之隗囂不至更始使邛等待于

外廬卭與湛殷疑有變遂突出獨申屠建在斬之卭與湛

殷勒兵掠東西市燒門入戰更始大敗奔新豐復疑王匡

陳牧成丹等同謀乃並召入牧丹先至卽斬之匡懼將兵

入長安與卭等合八月李松還從更始與趙萌共攻匡卭

於城内連戰月餘匡等敗走更殆徙居長信宮九月赤眉

至高陵匡等迎降之遂共連兵而進更始城守使李松出

戰赤眉生得松松弟汎爲城門校尉赤眉使使謂之曰開

門活汝兄汎卽開門九月赤眉入城更始單騎走侍中劉

㳟以赤眉立其弟盆子自繫詔獄聞敗乃岀步從至高陵

右輔都尉嚴本恐失更始爲赤眉所誅將兵在外號爲屯

衛而實囚之

後漢紀上聞更始失城守未知所在詔封更始爲淮南王

敢有害及妻子者罪大逆其送詣吏者封列侯劉元傳赤

眉下書曰聖公降旨封長沙王過二十日勿受更始遣劉

㳟請降赤眉使其將謝祿往受之十月更始詣長樂宫上

璽綬于盆子赤眉坐更始置庭中將殺之劉㳟劉祿爲請

不能得遂引更始出劉㳟追呼曰臣誠力極請得先死㧞

劍欲自刎赤眉率樊崇等共救止之乃赦更始封爲長沙

王更始常依謝禄居劉㳟亦擁䕶之

通鑑劉盆子居長樂宮三輔郡縣遣使貢獻兵士輙剽奪

之又數暴掠吏民百姓聞鄧禹行師有紀皆望風相𢹂負

以迎軍父老童稚滿其車下諸將皆勸禹徑攻長安禹曰

吾衆雖多能戰者少赤眉新㧞長安財穀充實鋒銳未可

當吾且休兵北道就糧養士以觀其敝乃可圗也于是引

兵北至栒邑按地理志栒邑屬右扶風張宗傳張宗爲偏將軍從至栒

邑赤眉大衆且至禹以栒邑不足守欲引師進就堅城而

衆人多畏賊追宗獨爲後拒勒厲軍士堅壘以死當之禹

遣歩騎二千人反還迎宗宗引兵始發赤眉卒至宗與戰

郤之乃得還營到長安夜將銳士入城襲赤眉中矛貫髀

又轉攻諸營堡爲流矢所激皆幾至于死

劉元傳三輔苦赤眉暴虐皆憐更始而張卭等以爲慮謂

謝祿曰今諸營長多欲簒聖公者一旦失之合兵攻公自

滅之道也於是祿使從兵與更始共牧馬於郊下因令縊

殺之劉㳟夜往収藏其屍光武聞而傷焉詔大司徒鄧禹

葬之於霸陵

鄧禹傳帝以關中未定而禹久不進兵勅曰司徒堯也亡

賊桀也長安吏人遑遑無所依歸宜以時進討鎭慰西京

繋百姓之心

 按巳上事並在建武元年

劉盆子傳劉㳟見赤眉衆亂知其必敗自恐兄弟俱禍宻

敎盆子歸璽綬正月朔崇等大㑹㳟先曰諸君立㳟弟爲

帝且一年肴亂日甚誠不足以相成願得退爲庻人更求

賢知盆子乃下牀解璽綬叩頭曰今設置縣官而爲賊如

故吏人貢獻輙見剽刼流聞四方莫不怨恨此皆立非其

人所致願乞骸骨避賢聖必欲殺盆子以塞責者無所離

死因涕泣唏嘘崇等及會者哀憐之皆頓首曰臣無狀負

陛下請自今以後不敢復放縱因共抱持盆子帶以印綬

旣罷岀各閉營自守三輔翕然百姓争還長安市里且滿

二十餘日赤眉貪財物復岀大掠城中糧食盡遂收載珍

寳縱火焚宮室引兵而西衆號百萬自南山轉掠城邑鄧

禹傳時赤眉西走扶風禹乃南至長安軍昆明池大饗士

卒率諸將齋戒擇吉日修禮謁祠高廟收十一帝神主遣

使奉詣洛陽因循行園林爲置吏奉守焉

劉盆子傳赤眉入北地逄大雪士多凍死乃復還發掘諸

陵鄧禹時在長安遣兵擊之於郁夷按縣屬右扶風爲所敗禹乃

岀之雲陽九月赤眉復入長安止桂宫時漢中賊延岑岀

散關屯杜陵逄安將十餘萬人擊之鄧禹以逄安兵在外

惟盆子與羸弱居城中乃自往攻之㑹謝祿救之夜戰槀

街中禹敗走

劉盆子傳延岑及更始將軍李寳合兵數萬與逄安戰于

杜陵岑等大敗寶遂降安而岑收散卒走寶使人謂岑曰

子努力還戰吾當于内反之岑卽還挑戰安等空營擊之

寶從後悉㧞赤眉旗幟更立巳幡旗安等戰疲還營見旗

幟皆白大驚亂走自投川谷死者十餘萬人逄安與數千

人脫歸長安

通鑑廖湛將赤眉十八萬攻漢中王嘉嘉與戰于谷口

口故城在醴泉東北四十里大破之嘉手殺湛遂到雲陽就穀帝今鄧

禹招嘉嘉詣禹降

馮異傳時赤眉延岑暴亂三輔郡縣大姓各擁兵衆鄧禹

不能定乃遣馮異代禹討之勅曰三輔遭王莽更始之亂

重以赤眉延岑之酷今之征伐非必略地屠城要在平定

安集之耳卿本能御吏士念自修勅無爲郡縣所苦異頓

首受命引而西所至皆布威信宏農羣盗稱將軍者十餘

輩皆率衆降

 按巳上事並在建武二年

馮異傳時赤眉雖降衆冦猶盛延岑據藍田王歆據下邽

芳丹據新豐蔣震據覇陵張邯據長安公孫守據長陵陽

周據谷口葢延據盩厔任良據鄠汝章據槐里各稱將軍

擁兵多者萬餘人少者數千人轉相攻擊異且鄲且行屯

軍上林苑中延岑旣破赤眉拜置牧守欲據關中引張邯

任良共攻異異撃破之諸營保附岑者皆來降岑遂自武

關走南陽詔拜趙匡爲右扶風將兵助異乃稍誅擊豪傑

不從令者褒賞降附有功勞者悉遣其渠帥詣京師散其

衆歸本業關中悉平

 按事在建武三年

光武帝紀夏四月丙子幸長安謁高廟遂有事十一陵五

月辛未至自長安

 按事在建武六年

後漢紀隗囂反上西征至𣾰議者以爲車駕不宜入險且

遣諸將觀虛實議未定㑹馬援至勸上曰囂衆瓦解兵進

必破以米爲山谷于上前指衆軍所入處上曰虜在吾目

中矣車駕遂進竇融與五郡太守將歩騎數萬輜重五千

兩與上會囂衆大潰城邑皆降網目帝使來歙悉監䕶諸

將屯長安太中大夫馬援爲之副

 按事在建武九年

後漢紀八月巳卯幸長安祠高祖廟

 按事在建武十年

光武帝紀帝自將征公孫述秋七月次長安

 按事在建武十一年

光武帝紀春二月甲寅幸長安三月壬午祠高廟遂有事

十一陵夏四月甲戌車駕還宫

 按事在建武十八年

光武帝紀閏正月甲戌幸長安祠高廟遂有事十一陵

 按事在建武二十二年

後漢紀四月戊子幸長安祠長陵

 按事在中元元年

明帝紀十月幸長安祠高廟遂有事十一陵十一月遣使

者以中牢祠蕭何霍光帝謁園陵過式其墓

 按事在永平二年

古今注三月戊寅木火在東井

 按事在建初元年

章帝紀十月癸丑幸長安丙辰祠高廟遂有事十一陵遣

使者祠太上皇于萬年以中牢祠蕭何霍光進幸槐里東

至高陵造舟于涇而還每所幸輙會郡縣吏人勞賜作樂

 按事在建初七年

天文志四月癸巳太白熒惑辰星俱在東井秦地爲法三

星合内外有兵

 按事在永元二年

和帝紀十月癸未行幸長安賜行所過二千石及三老官

屬錢帛各有差十一月癸卯祠高廟遂有事十一陵後漢

紀東幸長安詔令大將軍憲與車駕㑹長安

 按事在永元三年

天文志二月戊寅金火俱在東井

 按事在永元七年

五行志四月丙申晦日有食之在東井一度

 按事在永初七年

五行志八月戊子陽陵園寢殿火

 按事在延光元年

宋符瑞志十月壬午鳳皇集京兆新豐

安帝紀十月幸長安丁亥會三輔守令掾史於長安作樂

閏月丁未祠高廟遂有事十一陵復歴觀上林苑昆明池

遣使者祠太上皇於萬年並以中牢祠蕭何曹參霍光諸

 按巳上事並在延光三年

順帝紀七月丁酉茂陵園寢災辛亥使太常王龔持節告

祠茂陵

 按事在永建二年

順帝紀十月幸長安庚子幸尖未央宫㑹三輔郡守都尉

及官屬勞賜作樂十一月祠高廟遂有事十一陵

 按事在永和二年

五行志五月巳丑晦日有食之在東井三十三度又近輿

鬼輿鬼爲宗廟秋西羗爲㓂至三輔園陵西羗傳且凍傅

難種羗反與雜種羗胡大㓂三輔殺害長吏發京師近郡

及諸州兵討之

 按事在永和五年

天文志二月甲申彗星在東井遂歴輿鬼皆秦分羗所攻

抄西羗傳唐羗三千餘騎燒園陵掠關中殺傷長吏遣中

郎將龎浚募勇敢千五百人頓美陽爲凉州援

 按事在永和六年

五行誌四月丁卯晦日有食之在東井二十三度

 按事在建和三年

桓帝紀十月幸長安乙酉幸未央宮甲午祠高廟十一月

庚子有事十一陵

 按事在延熹二年

五行赤七月甲申平陵園寢火

 按事在延熹六年

張奐傳春東羗先零五六千騎㓂關中圍祋祤掠雲陽夏

復攻没兩營殺千餘人

五行志五月壬子晦日有食之在輿鬼一度

 按巳上事並在永康元年

五行志三月京兆地震

 按事在光和二年

皇甫嵩傳嵩旣破黃巾㑹邊章韓遂作亂詔嵩𢌞鎭長安

以衛園陵章遂等復入㓂三輔使嵩因討之董卓傳邊章

韓遂將萬騎入㓂三輔侵逼園陵詔以卓爲中郞將副皇

甫嵩討之

 按事在中平二年

五行志八月覇橋災

五行志長安宣平城門外屋無故自壞

後漢紀董卓以山東兵盛欲徙都長安召公卿議曰高祖

都關中十一世後漢興東都洛陽從光武至今復十二世

案石苞室䜟宜還都長安百官無敢應者司徒楊彪曰遷

都攺制天下大事昔盤庚五遷殷民胥怨故作三章以曉

諭之往者王莽篡逆更始赤眉之亂焚燒長安殘害百姓

人民流亡百無一存光武受命更都雒陽此其宜也今建

立聖主光隆漢祚而無故捐宗廟宮殿棄先帝園陵恐百

姓驚愕必麋沸螘聚以致亂石苞室䜟妖邪之書豈可信

用卓作色曰楊公欲沮國家計耶關東黃巾作亂所在賊

起長安崤函險固之重防又隴右取材木功夫不難杜陵

南山下有武帝故陶作甎處一朝一夕可辦宮室官府盍

何足言百姓小人何足與議若有前𨚫以我大兵驅之豈

得自在百僚皆失色大尉黃琬曰此大事楊公語得母可

思乎司徒荀爽曰相國豈樂遷都耶山東兵起非可一日

禁也而關西尚靜故當遷之以圖秦漢之勢堅爭不止禍

必有所歸卓使有司奏免二公二月丁亥天子遷都長安

卓留屯雒陽徙民長安三月已巳車駕至長安遭赤眉之

亂宫室官府焚燒殆盡惟有高廟京兆府舍尚存遂就都

 按巳上事並在初平元年

後漢紀卓西入關將至公卿以下迎之皆謁拜車下卓不

爲禮卓謂御史中丞皇甫嵩曰可以服未嵩曰安知明公

乃至于是卓曰鴻鵠固有遠志但燕雀自不知嵩曰昔與

公俱爲鴻鵠但明公今日變爲鳳凰爾卓笑曰卿早服何

得不拜

 按事在初平二年

董卓傳董卓築郿塢與長安城埒嘗至郿公卿以下祖道

橫門外卓豫施帳幔飮誘北地反者數百人於坐中先斷

其舌或斬手足或鑿眼或鑊煮之未死偃轉㮎案間而卓

飮食自若

後漢紀初吕布殺丁原董卓信愛之誓爲父子卓自以遇

人無禮恐人謀巳行止常以布自衛卓性剛褊忿不思難

嘗以小失意㧞手㦸擲布布㨗避之由是陰怨卓常使布

守中閣布與卓侍婢私通恐事發覺心不自安司徒王允

以布州里壯健厚接納之布詣允陳卓幾見殺狀允與僕

射士孫瑞宻謀誅卓告布使爲内應夏四月辛已帝會羣

臣於未央殿卓置衛自其營至于掖門士孫瑞使騎都尉

李順按范書作李肅將吕布親兵十人僞著衛士服于掖門卓行

入門衛士以㦸刺之卓衣內有鎧不入傷臂墜車大呼曰

吕布何在對曰在此布曰有詔趣兵斬之王允使人然火

卓腹上臭乃埋之英雄記卓旣死當時日月淸明微風不

起宗族老弱悉在郿皆還爲羣下所斫射

後漢紀董卓旣死牛輔爲其麾下所殺李傕等還以輔死

衆無所仗欲各散歸旣無赦書而聞長安中欲盡誅凉州

人憂恐不知所爲賈詡曰聞長安中欲盡殺凉州人而諸

君棄衆單行一亭長能束君矣不如率衆而西所在收兵

以攻長安爲董公報仇幸而事濟奉國家以正天下若不

濟走未晩也衆遂將其衆而西所在收兵攻至長安衆十

餘萬卓故部將樊稠等合兵圍長安六月戊午長安城陷

呂布與戰不勝將數百騎奔冀州傕等入城內殺太常种

弗太僕魯猷大鴻臚周奐城門校尉崔烈越騎校尉王順

死者數十人司徒王允挾乘輿上宣平城門允謂傕等曰

臣無作威作福而乃放兵縱火欲何爲乎傕曰董卓忠于

陛下而無辜爲呂布所殺欲爲卓報布不敢爲逆甲子殺

故太尉黃琬司徒王允及其妻子衆庻爲之流涕

 按以上事並在初平三年

董卓傳侍中馬宇與諌議大夫种邵左中郞將劉範等謀

欲使馬騰襲長安已爲内應以誅傕等騰引兵至長平觀

按長平坡名上有觀在池陽宮去長安五十里宇等謀泄奔槐里稠撃騰敗走還

凉州又攻槐里宇等皆死時三輔民尚數十萬戸傕等放

兵刼略攻剽城邑人民饑困二年間相啖食略盡

五行志長安市門無故自壞

 按巳上事並在興平元年

帝紀春二月李傕殺樊稠而與郭汜相攻三月傕脅帝幸

其營焚宫室董卓傳汜與傕轉相戰鬭長安中傕質天子

於營燒宮殿城門略官寺盡收乘服御物置其家傕使公

卿詣汜請和汜皆執之攻擊連月死者萬數

獻帝紀四月郭汜攻李傕矢及御前山陽公載記時帝在

南塢傕在北塢流矢中傕左耳乃迎帝幸北塢董卓傳傕

將楊奉與傕軍吏宋果等謀殺傕事泄遂將兵叛傕傕衆

叛稍衰弱

董卓傳張濟自陝和解之天子乃得出至新豐覇陵間郭

汜復脅天子還都郿天子奔奉營奉撃汜破之汜走南山

奉及將軍董承以天子還洛陽魏志賈詡傳傕汜等鬬長

安中傕復請詡爲宣義將軍傕等和出天子祐䕶大臣詡

有力焉獻帝起居注天子出平宣門當度橋汜兵數百人

遮橋問是天子邪車不得前傕兵數百人皆持大㦸在乘

輿左右侍中劉艾大呼云是天子也使侍中楊𤦺高舉車

帷帝言諸兵汝不𨚫何敢廹近至尊邪汜等兵乃𨚫旣度

橋士衆咸呼萬歲獻帝紀八月甲辰幸新豐冬十月戊戌

郭汜使其將伍習夜燒所幸學舍逼乘輿楊定楊奏與郭

汜戰破之壬寅幸華陰露次道南是夜有赤氣貫紫宫張

濟復反與李傕郭汜合

 按巳上事並在興平二年

鍾繇傳關中諸將馬騰韓遂等各擁強兵相争太祖方有

事山東以關西爲憂乃表繇以侍中守司𨽻校尉持節督

關中委之以後事繇至長安移書騰遂等爲陳禍福騰遂

各遣子入侍

 按事在建安二年

董卓傳建安三年遣謁者僕射裴茂率關西諸將誅傕夷

三族汜爲其將伍習所襲死于郿

 按事在建安三年

衛鎧傳太祖征袁紹而劉表爲紹援關中諸將又中立益

州牧劉璋與表有隙覬以治書侍御史使益州令璋下兵

以綴表軍至長安道路不通顗不得進遂留鎭關中

 按事在建安四年

魏志武帝紀馬超等屯潼關公西征賊拒渭口公多設疑

兵潛以舟載兵入渭爲浮橋夜分兵結營于渭南賊夜攻

營伏兵擊破之超等屯渭南遣使求割河以西請和公不

許九月進軍渡渭超等數挑戰又不許因求割地送任子

公用賈詡計僞許之韓遂請與公相見公與遂父同歲孝

廉又于遂同時儕輩於是交馬語移時不及軍事但說京

都舊故附手歡笑旣罷超等問遂公何言遂曰無所言也

超等疑之他日公又與遂書多所㸃竄如遂攺定者超等

愈疑遂公乃與克日㑹戰先以輕兵挑之戰良久乃縱虎

騎夾擊大破之斬成宜李堪等遂超等走凉州楊秋走安

定關中平通鑑十月操自長安北征楊秋降十二月操自

安定還留夏侯淵屯長安以議郞張旣爲京兆尹

 按事在建安十六年

夏侯淵傳太祖還鄴以淵行䕶軍將軍督朱靈路招等屯

長安擊破南山賊劉雄降其衆魏志武帝紀馬超餘衆屯

藍田夏侯淵擊平之

魏志武帝紀劉備進兵漢中七月太祖西征九月至長安

蜀志先主傳曹公自長安舉衆南征先主遙策之曰曹公

雖來無能爲也我必有漢川矣通鑑操與備相守積月魏

軍士多亡五月操悉漢中諸軍還長安劉備遂有漢中

 按巳上事並在建安二十三年

蜀漢

魏略夏侯楙爲西安將軍鎭長安亮于南鄭與群下計議

延曰聞夏侯楙少主壻也怯而無謀今假延精兵五千負

糧五千直從褒中出循秦嶺而東當子午而北不過十日

可到長安楙聞延奄至必乘船逃走長安中惟有御史京

兆太守耳橫門抵閣與散民之穀足周食也比東方相合

聚尚二十許日而公從斜谷來必足以達如此則一舉而

咸陽以西可定矣亮以爲此縣危不如安從坦道可以平

取隴右十全必克而無虞故不用延計

 按事在建興五年

曹眞傳曹眞以蜀連侵邊境宜遂伐之帝從其計眞八月

發長安從子午道南入司馬宣王泝漢水㑹南鄭㑹霖雨

詔還

 按事在建興八年

通鑑漢丞相亮帥諸軍入㓂帝命司馬懿西屯長安督將

軍張郃費曜戴凌郭淮等禦之

 按事在太和五年

姜維傳魏征東大將軍諸葛誕反于淮南分關中兵東下

維欲乘虛向秦川復率數萬人出駱口徑至沈嶺時長城

積穀甚多而守兵乃少聞維方到衆皆惶懼魏大將軍司

馬望拒之鄧艾亦自隴右皆軍于長城維前住芒水皆倚

山爲營望艾傍渭堅圍維數下挑戰望艾不應

 按事在甘露二年

魏志陳留王紀正月幸長安

 按事在咸熙元年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