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卷5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十二 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
卷五十三
卷五十四 

西安府志卷第五十三

  大事志

後梁

通鑑蜀遣將將兵㑹岐兵五萬攻雍州劉知俊爲西路行

營都招討使拒之大破岐兵於幕谷

溫韜傳韜少爲盗後事李茂貞爲華原鎭將唐諸陵在其

境內者悉發掘之昭陵最固韜從埏道下見宫室制廣閎

麗不異人間中藏前世圖書鍾王筆迹𥿄墨如新韜悉取

之惟乾陵風雨不可發

 按巳上事並在開平二年

通鑑佑國節度使王重師鎭長安數年梁主怒其貢奉不

時以劉捍爲留後捍至長安重師不爲禮捍譖之云與邠

岐通賜自盡夷其族

 按事在開平三年

通鑑岐王募華原賊帥溫韜以爲假子於華原美原置義

勝軍以韜爲節度使使帥邠岐兵㓂長安

 按事在乾化元年

綱目岐義勝節度使李彦韜知岐王衰弱舉耀𪔂二州

代史李茂貞以華原縣爲耀州美原縣爲𪔂州降梁彦韜卽溫韜復姓溫氏名昭

 按事在貞明元年

洛中紀異錄高祖崩太宗營獻陵在京兆三原縣唐朱里

及朱氏簒立卽唐朱之騐矣後莊宗中興乃知里者李也

是再造之徵

 按事在同光元年

後唐

通鑑唐室諸陵爲溫韜所發唐主以工部郞中李途爲長

安按視諸陵使

 按事在同光二年

通鑑郭從謙殺莊宗明宗入洛稱監國魏王繼岌至與平

聞亂復引兵西謀保鳳翔李從襲曰退不如進請亟東行

以救內難還至渭水留守張籛巳斷浮梁循水浮渡至渭

南從襲謂繼岌曰時事巳去王宜自圖繼岌徘徊流涕自

伏於牀命縊殺之

 按事在天成元年

王思同傳愍帝以思同爲西面行營馬歩軍都部署三月

㑹諸鎭兵圍鳳翔潞王從珂兵弱而守甚堅羽林指揮使

楊思權呼曰潞王吾主也乃引軍自西門入降諸鎭兵皆

潰思同挺身走至長安西京副留守劉遂雍閉門不納綱

目從珂建大將旗皷整衆而東劉遂雍悉出府庫之財於

外軍士前至者卽給賞令過皆不入城從珂至長安遂雍

迎謁都監王景從等奔還中外大駭

冊府元龜三月潞王至昭應前鋒執王思同來獻潞王讓

之曰賊臣傾我家國殘害骨肉我起兵岐山蓋誅一二賊

臣爾何首鼠兩端多方誤我今日之罪其可逃乎思同曰

臣起自行間受先朝爵命擁旄仗鉞累歴重籓終無顯效

以答殊遇臣非不知攀龍附鳳則福多扶衰濟弱則禍速

但惟瞑目之後無面見先帝釁鼓膏原纍囚之嘗分也潞

王攺容欲宥之而楊思權之徒恥見其面與劉延明亟言

之屬潞王醉不待報殺思同并其子德勝

 按巳上事並在應順元年

後漢

通鑑晉昌節度使趙在禮入朝其裨將留長安者作亂節

度副使李肅討之軍府以安

通鑑蜀主以王處囘書招鳳翔節度使侯益以山南西道

節度使張䖍釗爲招討使雄武節度使何重建副之共將

兵五萬䖍釗岀散關重建岀隴州奉鑾肅衛都虞侯李廷

珪將兵二萬出子午谷以援長安諸軍齊發旌旗數十里

侯益使吳崇惲持兵籍糧帳西還與趙匡贊同上表請出

兵平定關中

 按巳上事並在天福十二年

趙思綰傳侯益來朝思綰爲趙賛牙將以兵從益東歸行

至永興思綰前曰兵舘城東然將士家屬皆居城中願縱

兵入城挈其家屬益信以爲然思綰與部下入城斬門者

十餘人遂閉門刼庫兵以叛高祖遣郭從義王峻討之

通鑑河中永興鳳翔三鎭拒命繼遣諸將討之昭義節度

使常思屯潼關白文珂屯同州趙暉屯咸陽惟郭從義王

峻置栅近長安而二人相惡如水火自春徂秋皆相仗莫

肯攻戰帝患之欲遣重臣臨督以郭威爲西面軍前招慰

安撫使諸軍皆受節度

 按巳上事並在乾祐元年

趙思綰傳思綰城中食盡殺人而食毎犒宴殺人數百庖

宰一如羊豕計窮募人爲地道將走蜀判官程讓能謂曰

公比於國無嫌但懼死而爲此今國家用兵三方勞𡚁誠

能翻然效順以功補過庻幾有生若坐守窮城待死而已

思綰然之遣使乞降拜鎭國軍留後

冊府元龜七月永興都部署郭從義奏新降華州留後趙

思綰詔准赴任三移行期有部曲曹彦進告思綰欲與同

惡五百人奔南山入蜀臣等與王俊入城分兵守四門其

趙思綰部下軍各巳執仗遂至牙署令召思綰至則執之

與一行徒黨並處置訖

 按巳上事並在乾祐二年

後周

通鑑永興節度李洪信自以漢室近親心不自安城中兵

不滿千人懼遂入朝

 按事在廣順元年

兵志諸州騎兵步兵禁廂兵建隆之制馬軍騎射馬鬥勇

勝淸遠保節司牧並永威邊壯城並永興耀左衛壯武耀本城

剰員諸州並有其將校則有馬步軍都指揮使有副都指揮使

都虞候馬軍有都指揮使副都指揮使都虞候步軍亦如

 按事在建隆元年

玉海八月京兆府野蠶成繭

 按事在建隆四年

玉海八月京兆府野蠶成繭節度使吳廷祚緘絲以獻

 按事在乾德三年

天文志七月戊子彗岀東井

 按事在端拱二年

向敏中傳向敏中爲鄜延路緣邊安撫使俄還京兆宻詔

許便宜從事敏中得詔視政如常會大儺有告禁卒欲倚

儺爲亂者敏中宻使麾兵被甲伏廡下幕中明日盡召賓

僚兵官置酒縱閲命儺人先馳騁於中門外後召至階敏

中振袂一揮伏出盡擒之果各懷短刄卽席斬焉旣屏其

尸以灰沙掃庭張樂宴飮坐賓皆股慄

 按事在咸平五年

玉海八月五星聚東井

 按事在景德四年

五行志五月耀州甘露降

 按事在大中祥符三年

五行志七月京兆府野蠶成繭

 按事在大中祥符六年

五行志十一月高陵縣嘉禾合穗

 按事在乾興元年

玉海閏五月二日耀州獲受命寳玉檢

 按事在治平元年

兵志熙寧之制陜西路騎軍之額自騎射而下有六歩軍

之額自左衙而下二十有九並攺號曰保寧凡一百一十

一指揮總二萬五百六十三人内司牧咸陽橋道騎射馬

鬥保節勇勝淸遠並永壯城安邊並永興耀左衙壯武

 按事在熙寧元年

哲宗紀十月丁巳陜西有前代帝王陵廟處給民五家充

守陵戸

五行志耀州粟二莖隔雨壟合爲一穗九月永縣軍地震

 按巳上事並在元祐七年

欽宗紀以京兆府路安撫使范致虛爲陜西五路宣撫使

令督勤王兵入援范致虛傳致虛會陜西節制錢蓋師凡

十萬入援致虛勇而無謀以僧趙宗印爲叅議官宗印徒

大言實未嘗知兵師岀武關不戰而潰

 按事在靖康元年

五行志正月戊戌長安地震金將婁宿圍城彌旬無外援

乘地震而入城遂隘

高宗紀九月金人再犯永興軍經略使郭琰棄城退保義

谷陜西節制司兵官賀師範及金人戰于八公原敗績死

通鑑史斌圍興元不克引兵趨關中義兵統領張宗誘斌

還長安欲徐圖之曲端怒宗遣玠襲斬斌而自襲宗殺之

 按巳上事並在建炎二年

張浚傳張浚治軍入衛金人北歸復還關陜時金帥兀术

猶在淮西浚懼其復擾東南謀牽制之遂决策治兵合五

路之師以復永興金人大恐急調兀术等由京西入援大

戰于富平軍潰退保興州

 按事在建炎四年

高宗紀四月金涇原帥趙彬犯耀州趙澄擊走之

 按事在紹興元年

天文志七月癸酉太白與歲星合于井

 按事在紹興六年又七年四月丁巳九年三月癸卯復

 合

高宗紀金以陝西地來歸王倫受地于金

 按事在紹興九年

高宗紀五月金人圍耀州郭浩遣兵救之金人解去

高宗紀七月永興軍統領辛鎭及金人戰于長安城下敗

之金人犯盩厔縣王俊逆戰于東洛谷郤之

 按巳上事並在紹興十年

高宗紀正月癸卯鳳翔統制楊從儀敗金人于渭南

五行志三月庚申金人居長安晝晦兵刄皆火光

 按巳上事並在紹興十一年

五行志十二月涇渭㶚滻皆竭

 按事在紹興十二年

天文志六月癸卯太白與熒惑合于井

 按事在紹興十四年

天文志六月巳亥朔日食于井

 按事在紹興十五年

天文志六月戊午太白與塡星合于井

 按事在紹興十九年又二十年四月庚戌復合又二十

 一年閏四月壬辰辰星與塡星又二十九年閏六月巳

 未熒惑與歲星並合于井

天文志七月丙午彗星見東井

 按事在紹興二十六年

天文志六月庚申朔日食于井

 按事在隆興元年

天文志四月乙巳太白與熒惑合于井

 按事在隆興五年又七年三月甲午復合又六月癸酉

 八年五月癸未太白與歲星復合

天文志五月壬辰朔日食于井

 按事在隆興九年

天文志六月癸巳太白與熒惑合于井

 按事在淳熙三年又四年五月乙巳辰星與太白五年

 閏六月巳酉塡星與熒惑八月丁酉太白與塡星六年

 三月丁丑六月丁酉太白與塡星並合于井

天文志四月辛酉歲星與太白合于井

 按事在慶元二年嘉定元年五月戊辰熒惑與塡星

 六月戊寅太白與塡星熒惑二年四月丁丑太白與塡

 星十二年閏三月甲寅七月壬寅太白與歲星並合于

 井

天文志六月乙未太白與塡星合于井

 按事在嘉熙元年又四年七月甲戌太白與熒惑合于

 井巳丑合于鬼

天文志七月巳亥太白與塡星合于井

 按事在淳熙二年

宋元通鑑婁宿圍永興軍時京兆兵皆爲經制使錢葢調

赴行在經略使唐重度勢不可支以書别其父及金兵圍

城重與守臣會盟死守而經制副使傅亮以精銳數百奪

門岀降重遂與副總管楊宗閔提舉軍馬程廸提㸃刑獄

郭忠孝等八人俱死

 按事在天會五年又是月宋王擇仁復永興軍

太宗紀八月訛特刺破敵於渭水遂取下邽

 按事在天㑹六年

睿宗世紀宋張浚騎兵六萬步卒十二萬壁富平帝至富

平婁室爲左翼宗弼爲右翼兩軍並進自日中至昏暮凡

六合戰破之耀州鳳翔府皆來降吳玠傳張浚合五路兵

欲與金人决戰玠言宜各守要害須其𡚁而乘之及次富

平都統制又㑹諸將議戰玠曰兵以利動今地勢不利未

見其可宜擇高阜據之使不可勝諸將皆曰我衆彼寡又

前阻葦澤敵有騎不得施何用他徙巳而敵驟至輿柴囊

土藉淖平行進薄玠營軍遂大潰五路皆䧟玠退保散關

張浚傳張浚復永興兀术入援大戰于富平涇源帥劉錡

身率將士薄敵陳殺獲頗衆會環慶帥趙哲擅離所部哲

軍將校望見塵起驚遁諸軍皆潰浚斬哲以徇退保興州

婁室傳睿宗與張浚戰于富平宗弼左翼軍巳𨚫婁室以

右翼力戰軍勢復振張浚軍遂敗睿宗曰力疾鏖戰遂破

巨敵雖古名將何以加也

 按事在天㑹八年

太宗紀十一月以陝西地賜齊劉豫

 按事在天㑹九年

續文獻通考七月旱俾長安令取太白湫水時完顔道宗

知京兆府歩禱于遠郊及城雨是歲大稔

 按事在大定二十年

宣宗紀五月謀伐西夏遣大臣鎭撫京兆

 按事在貞祐二年

宣宗紀選陝西步騎精銳六千人實京兆

 按事在興定三年

宣宗紀十月以京兆官民避兵南山者多至百萬詔兼同

知府事完顔霆等安撫其衆

宋元通鑑元木華黎所過州縣皆下使䝉古不花引遊騎

岀秦隴以爲聲援而自將兵趨長安使兀胡乃太不花屯

守之

 按巳上事並在元光元年

宣宗紀設京兆南山安撫司

 按事在元光二年

金哀宗紀七月元兵自鳳翔狥京兆關中大震

 按事在正大四年

宋元通鑑䝉古以廉希憲爲陝西四川宣撫使阿里不哥

聞忽必烈巳立命阿藍荅兒發兵于漠北諸部又命劉太

平霍魯懷拘收關中錢穀時渾都海將兵屯六盤太平等

陰相結納五月劉太平霍魯懷聞希憲將至乘傳急入京

兆謀爲變秦人前被阿藍荅兒太平等威虐聞其來者破

膽越二日希憲亦至盡得太平霍魯懷與渾都海宻里霍

者乞台不花要結狀希憲集僚佐謂曰主上命我軰正爲

今日遂分遣人掩捕太平魯懷等又命總帥汪良臣帥諸

軍進討渾都海㑹有詔赦至希憲命殺太平等於獄方岀

迎詔渾都海知京兆有備西渡河與阿藍荅兒合軍而南

希憲乃遣使自劾停赦行刑徵調諸軍諸罪詔賜希憲金

虎符進平章政事行省秦蜀商挺參知省事

 按事在中統元年

天文志八月庚辰彗出井二十四度

 按事在大德五年

天文志七月癸巳朔熒惑塡星辰星聚井

 按事在大德六年

世祖紀遣官審理陝西重刑

 按事在中統三年

天文志十二月甲申朔熒惑塡星辰星聚井

 按事在皇慶元年

五行志五月奉元路行宮正殿火

 按事在至治三年

五行志六月雨渭水及黑水河溢九月灃水溢十二月庚

申奉元路地震

 按事在泰定元年

天文志三月庚午塡星太白歲星聚于井

 按事在泰定三年

宋元通鑑初燕帖木兒遣人召陝西行省平章探馬赤行

臺御史馬札兒台皆不至至是使者頒懷王卽位詔至陝

西省臣臺臣焚毁其詔執其使械送於上都

 按事在天歴元年

宋元通鑑李武崔德等破商州直取長安三輔震恐時豫

王阿刺忒納失里計無所出行臺治書侍御史王思誠曰

察罕帖木兒之名賊素畏之宜遣使求援乃移書曰河南

陝西互爲唇齒陝西危則河南豈能獨安察罕帖木兒得

書大喜遂提輕兵五千與李思齊倍道來援賊党潰散朝

廷以察罕帖木兒爲陝西行省左丞

 按事在至正十五年

宋元通鑑時索羅兵罷還遂遣張良弼引兵出南山義谷

駐藍田受節制于察罕帖木兒良弼又陰結平章定住聼

丞相帖里帖木兒調遣營于鹿臺

 按事在至正二十一年

順帝紀擴廓帖木兒部將反驢等駐兵藍田七盤李思齊

攻圍興平遂據盩厔孛羅帖木兒時奉詔進討襄漢而反

驢阻道於前思齊踵襲于後乃請催督擴廓帖木兒東岀

潼關道路旣通卽便南討戊申孛羅帖木兒遣竹貞等入

陝西據其省治時陝西行省右丞荅失帖木兒與行臺有

隙恐陝西爲擴廓帖木兒所據陰結于孛羅帖木兒請竹

貞入城刼御史大夫完者帖木兒及監察御史張可遵等

印其後屢使詔完者帖木兒貞拘留不遣擴廓帖木兒遣

部將貊高與李思齊合兵攻之竹貞岀降

 按事在至正二十三年

擴廓傳詔以擴廓帖木兒總制關陝諸道軍馬陟黜予奪

悉聼便宜擴廓帖木兒于是分省自隨官屬之盛幾與朝

廷等

 按事在至正二十五年

宋元通鑑初李思齊與察罕帖木兒同起義兵齒位相等

及是擴廓總其兵思齊不能平而張良弼遂首拒命孔興

脫烈伯等亦皆恃功懷異請别爲一軍莫肯統屬釁隙遂

成擴廓遣關保虎林赤以兵西擊良弼于鹿臺思齊與脫

烈伯孔興等皆與良弼合擴廓遣關保等合兵渡河且約

思齊以攻良弼良弼遣子弟貭于思齊連兵拒守關保等

戰不利思齊請詔和解

 按事在至正二十六年

中山王世家徐達克同州趨鹿臺時奉元爲都省而平章

李思齊據鳳翔張思道與孔興脫列伯據鹿臺各有重兵

以衛奉元而思道等聞達兵至三日遁達遂進渡涇渭至

三陵坡父老千餘人出迎逹撫慰之遣左丞周凱入申約

束明日師進奉元秦民大悅以奉元爲西安府紀事本末

達師之至鹿臺也元陝西行省平章哈麻圖棄奉元走盩

厔爲民兵所殺平章歪頭西臺治書侍御史王武遁去復

降斬之西臺御史桑哥失里守關家洞達遣攻之勢促廹

不屈與妻子俱投崖死左丞拜泰古逃入終南山郞中王

可仰藥死檢校阿失不花自縊死三原尹朱春與其妻俱

投崖死

 按事在洪武二年

太祖紀命長興侯耿炳文延安侯唐勝宗廵視陝西城池

督軍屯田訓練士卒

 按事在洪武十五年

太祖紀洪武二十四年八月秦王樉有過召還命皇太子

廵撫陝西十一月皇太子還自陝

 按事在洪武二十四年

實錄七月戊戌興平進瑞麥三十本上覽之詔尚書李至

剛侍郞趙羾曰瑞麥固是嘉應但四方遠邇靡一物不得

其所斯可謂太平今中外果無匹夫匹婦之愁怨于下者

乎覧表袛益慚愧耳

 按事在永樂二年

實錄耀州獻元兎并圖以進上諭皇太子曰賢君能敬天

恤民致勤于理則有以感召和氣屢致豐年此國家之瑞

也彼一物之異常理有之且吾豈不知今邊鄙無事而郡

縣水旱往往有之流徙之民亦未嘗無豈至理之時哉夫

好直言則德日廣好諛言則過日增朕夙夜奉之仰惟皇

考創業艱難懼弗克負荷不敢怠寧太子將來有宗社生

民之寄羣下有言不可不審

 按事在永樂十六年

賈志七月南山崩

 按事在天順五年

賈志六月咸寜地裂傾䧟民房屋無數

 按事在成化二十二年

續通考六月獲玉璽于趙綸村按村在鄠縣道安里有篆書常命于

天旣授永昌八字人曰此卽傳國璽廵撫以聞

 按事在宏治十三年

續通考正月朔西安府地震各衙門倉監等及軍民房屋

塌卸共五千四百八十五間壓死居民一百七十名又長

安東安昌里等十九處遍地竅眼湧出水深淺不等開裂

長約一二丈或四五丈又蔡家堡嚴伯村等處湧水成河

 按事在宏治十四年

續通考七月巳丑彗星見東井

 按事在正德元年

賈志三月渭南地震

 按事在正德七年

續通考六月乙巳彗星見東井

 按事在嘉靖十年又十一年八月巳卯十二年八月復

 出掃太微垣

賈志三月西安地震

續通考閏七月庚申木火水金聚東井

 按巳上事並在嘉靖十八年

續通考十二月陝西地震西安尤甚或地裂泉湧或城房

屋䧟入地中或平地突成山阜河渭泛溢終南山鳴峯巒

或移數里壓死官吏軍民數萬西安致仕光祿卿馬理祭

酒王維禎同日死

 按事在嘉靖三十四年

續通考三月西安地震涇陽咸陽興平臨潼高陵城無完

室人畜死傷甚多咸寧㶚橋柳巷涇陽囘軍永樂各村鎭

俱倒塌如平地壓死二百餘人

 按事在隆慶二年又五年七月十月復震

馬志陝西都司領衛二十五守禦千戸所四西安左衛西

安前衛西安後衛餘屬各府

 按事在隆慶五年

賈志七月藍田地震

 按事在萬歷二十七年

天文志八月辛酉彗星見東井

 按事在萬歴二十五年

賈志六月藍田飛蝗蔽天二十二日涇陽口子鎭有羊相

鬥忽化爲龍橫截峪口水須臾而下直抵雲陽至三原越

龍橋而過渰没百里漂七十餘村白渠以北鮮有存者數

日平地方盡

 按事在萬歴四十四年

賈志春渭南靈陽五鼓時見天裂數丈

 按事在泰昌元年

通志三月二十五日五鼓全陝天赤如血巳時漸黃日始

 按事在崇禎元年

紀事本末四月固原賊犯耀州叅政洪承疇合官兵鄉勇

萬餘人圍賊於雲陽幾覆之賊乘夜雷雨潰圍走淳化又

流盗犯涇陽甘峪遊擊商從龍被殺

明史十一月丁未上命馳諭陝西廵撫劉廣生令急殲流

孽不必入衛

 按巳上事並在崇禎二年

明史正月命御史吳甡齎金賑陝西飢荒招撫流盗

紀事本末二月宜君賊起和尚等犯涇陽三原三月賊帥

孫繼業來降

 按巳上事並在崇禎四年

紀事本末總督洪承疇率總兵曹文詔等先後勦諸賊斬

獲甚衆群賊奔入商雒興平大山中自成獻忠奔盩鄠

紀事本末叛兵楊國棟擁三千騎披雙鎧直抵西安城下

乞廵撫按范復粹無計登陴固守廵撫練國事在鄠縣聞

之馳還登南城檄賊至濠畔語一日夜未决度不受撫必

西走鄠盩厔宻檄沿途官兵馳備更設伏于盩厔之夾水

溝時禾茂泥淖騎不任馳伏發殲其半國事遣官招之諭

殺渠自贖予上賞頃之一賊斬國棟以獻賊人人自疑互

𢦤千餘人餘仍入南山

紀事本末賊混世王等從鳳翔東奔云犯西安洪承疇馳

一日夜入西安檄諸路兵赴西安合擊賊賊颺至西安東

境官軍以力疲未能岀承疇恐賊東出潼關先令張全昌

曹變蛟間道走渭華遏其前而自率兵至潼關賊不能岀

關因登山承疇馳赴藍田欲從山後間道勦之丙午賊覘

知官兵意夜走商雒初老囘囘等萬餘先踞雒南山中今

又益盗萬餘其地山谷險阻承疇率諸將兵共三千人赴

潼關大峪口截之

明史左光先擊李自成于高陵富平間斬首四百餘級自

成佯求撫眞寧知縣王家永遽信之出城招諭失其印

 按巳上事並在崇禎七年

紀事本末二月賊宻邇潼關雒南者又折入秦中約六七

萬西安諸縣並遭蹂躪有四大營北渡渭𦊅剽邠耀間乙

未命陝西廵撫移商州調度興安漢中

紀事本末四月承疇以各㓂復入率諸將入秦檄曹文詔

以師會五月張全昌自咸陽岀興平之東老囘囘等距官

兵營五十里賀人龍南入子午谷奪其南徑劉成功及遊

擊王永祥往東南遏其北走賊夜渡河走郿縣承疇亦渡

河追之丙辰至王渠鎭㓂方下南山恣掠賀人龍遽擊走

之追至大泥峪賊舍騎登山丁巳官兵至郿縣之秦王嶺

値㓂張全昌擊敗之自是商雒之冦逃終南山中餘冦西

奔興平

明史八月壬午䧟咸陽

 按已上事並在崇禎八年

紀事本末五月癸丑下詔大赦山陜脇從群盗令多方安

插以稍反側洪承疇上言秦中兵今實數共騎歩一萬三

千有竒見選川兵五千有竒俱歩卒專于藍田商雒等處

堵勦秦豫接界之冦闖將李自成衆約三四萬混天王衆

約二萬過天星衆約二三萬歴次勦散混天王逃延綏定

邊闖將過天星滿天星等今走延綏等處闖塌天闖王蝎

子塊巳奔興安漢中宜合兵凑餉力圖協勦

明史七月孫傳庭破賊盩厔擒闖王高迎祥及劉哲等獻

俘闕下磔于市賊推自成爲闖王

 按已上事並在崇禎九年

延綏鎭志李自成同過天星等出冦涇陽三原西安大震

蝎子塊復來㑹之駐兵于涇河之濵者八閲月省城兵不

敢出會曹變蛟與副將白廣恩兵至自成走秦州

 按事在崇禎十年

明史傳庭檄召諸將于西安人龍以兵來會傳庭大集諸

將縳人龍坐之旗下而數之曰爾爲大帥遇㓂先潰致秦

督委命賊手一死不足塞責也因命斬之因以人龍兵分

𨽾諸將刻期進討人龍米脂人初以諸生効用佐督撫討

賊屢殺賊有功叛將劇賊多歸之人龍推誠以待往往得

其死力朝廷嘗疑人龍與賊通宻勅傳庭殺之賊聞人龍

死酌酒相慶曰賀風子死取關中如拾芥矣

 按事在崇禎十五年

紀事本末十月賊入關西行一𨾏虎䧟華陰傳庭及白廣

恩退屯渭南賊合衆數十萬䧟渭南傳庭没于陣楊暄被

執不屈死賊屠渭南

 按事在崇禎十六年

紀事本末十月巳丑賊䧟臨潼關中人心瓦解馮師孔知

㓂棘急入西安收保俄賊至師孔督兵岀戰城䧟被執不

屈死之按察使黃炯自盡長安知縣吳從義指揮崔爾達

俱投井死秦府長史章世炯自經死紳士死者甚衆右都

御史三原焦源溥罵賊磔死磁州道副使祝萬齡至學宮

拜先聖自經死禮部主事南居業罵賊死宣撫焦源淸叅

政田時震俱不受僞職死解元席增光舉人朱誼泉俱投

井死山東道僉事王徴七日不食死都司吏邱從周罵賊

死餘吏民皆相率降于賊總兵白廣恩逃而追獲降之自

成據秦王府僞授秦王存樞權將軍世子妃劉氏曰國破

家亡願求一死自成遣歸外家賊之犯秦也戸部尚書倪

元璐奏曰天下諸藩無如秦晉山險用武國也宜諭兩藩

能任殺賊不妨假之以大將之權如不知兵宜悉輸所有

與其齎盗何如享軍賊平之後益封兩藩各一子如親王

亦足以報之書上不報至西安䧟秦藩府庫盡爲賊有賊

分兵循諸縣先是賊好殺掠牛金星勸以不殺遂嚴戢其

下民稍安堵自成遂以西安府爲長安日以搒掠巨室助

餉爲事

 按事在崇禎十六年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