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類苑/卷4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事實類苑
◀上一卷 卷四十五 仙釋僧道(二) 下一卷▶



◆休祥夢兆(一)

苗訓[编辑]

苗訓仕周為殿前散員,學星術於王處訥。訓從太祖北征,處訥預語訓曰:“庚申歲初,太陽躔亢,在亢,於德剛,其獸乃龍,恐與太陽並駕。若果然,則聖人利見之期也。”至庚申歲旦,太陽之上復有一日,眾皆謂目眩,以油盆俯窺,果有兩日相磨盪,即太祖陳橋起聖之時也。初夢持鏡照天,列宿滿中,割腹納之,遂通星緯之學。太祖即位,樞密使王朴,建隆二年辛酉歲,撰金雞曆以獻,上嘉納之,改名曰應天曆,御製曆序。處訥謂所知曰:“此曆更二十年,方見其差,亦有知之者,吾不得預焉。”興國六年辛巳,吳昭素直司天監,果上言應天曆大差,太宗詔修之。太宗善望氣,一歲春晚,幸金明,回蹕至州北合歡拱聖營,雨大下。時有司供擬,無雨仗,因駐蹕轅門以避之。謂左右曰:“此營他日當出節度使兩人。”蓋二夏昆仲守恩、守贇在營,方丱。後侍真廟於藩邸,當龍飛。二公俱崇高,後守恩為節度使,守贇知樞密院事,終於宣徽南北院使。

周克明[编辑]

景德三年,有巨星見於天氐之西,光芒如金丸,無有識者。春官正周克明言:“按天文錄荊州占,其星名周伯。語曰:「其色金黃,其光煌煌,所見之國,太平而昌。」又按元命包,此星一曰德星,不時而出。”時方朝野多歡,六合平定,鑾輿澶淵凱旋,萬域富足,賦歛無橫,宜此星之見也。克明本進士,獻文於朝,召試中書,賜及第。

畢文簡[编辑]

真宗尹京,畢士安為府判,沉毅忠厚。中書將有簽除,太宗令輔臣歷選,不稱旨,而李沆必欲用寇公。上曰:“準少年進用,才銳氣浮,為朕選河朔有重德稀姓者處其中而鎮之。”近臣少喻上意,方以畢公進之,上果喜,遂用參大政。時利用為樞相,寇、曹二人者,一時酒後,往往凌詬於席,公處其間,嘗溫容以平之。不踰月,與寇俱平章事,歲餘,果負重望。太宗謂李沆曰:“朕固欲相士安者,頃夢數神人擁一紫綬者,令拜朕曰:「非久當相陛下。」夢中熟視之,乃士安也。”見玉壺清話。

鞏彥輔[编辑]

長沙北禪經室中,懸觀音印像一軸,下有文,乃故待制王元澤撰,鏤板者乃郡倅關蔚宗。其文曰:“都官鞏彥輔郎中嘗魘云:「初夢兩緋衣召入一大府,嚴甚,有紫衣當桉者曰:“此王也。”置廡下,授以沙盆,剔囚目使研之,餘斷腕截耳,不可數。或恐懼失便溺。少頃,一官至,呵鞏解衣,鞏以有官無罪。官怒曰:“此治殺生獄,豈問官耶?”鞏窘呼觀音,囚者皆和,而殘者完,繫者釋,俱出,鞏亦出,乃蘇。」余友吳居易與鞏同官開封府,言鞏性樸直,不局於獄,以故或忤在勢者云。”

朱正基[编辑]

寶元元年,朱正基駕部知峽州,即江陵內翰昂之子。一夕,夢一吏自云:“城隍神遣某督修夷陵縣廨宇,願速葺,不宜後時。”朱不甚為意,連三夕夢之,方少異焉。因語同僚,亦盡異之,然亦未加修葺。明日報至,歐陽永叔謫授夷陵,報吏云:“已及荊門。”朱感其夢,待之特異,將入境,率僚屬遠郊迓之。歐公臨邑,亦以遷謫自處,益事謙謹,禀白,皆歛板於庭,州將長伺之,俟入門,先抱笏降于階,至滿任,不改前容。歐公親語其事於其孫集賢朱初平學士焉。見玉壺清話。

張乖崖[编辑]

乖崖公,太平興國三年科場,試筆陣成功賦,蓋太宗明年將有河東之幸。公賦有“包成臥鼓,豈煩師旅之威?雷動風行,舉順乾坤之德。”自謂擅場,欲奪大魁,夫何,有司以對偶顯失,因黜之,選胡旦為狀元。公憤然毀裂儒服,欲學道於陳希夷摶,趍豹林谷,以弟子事之,決無仕志。希夷有風鑑,一見之,謂曰:“子當為貴公卿,一生辛苦,譬猶人家張筵,方笙歌鼎沸,忽中庖火起,坐客無奈,惟賴子滅之。然祿在後年,此地非棲憩之所。”乖崖堅乞入道,陳曰:“子性度明躁,安可學道?”果後二年,及第於蘇易簡榜中。希夷以詩遺之曰:“征吳入蜀是尋常,鼎沸笙歌救火忙。乞得江南佳麗地,卻應多謝腦邊瘡。”初不甚曉,後果兩入蜀,定王均、李順之亂,又急移餘杭,剪左道僧紹倫妖蠱之叛,至則平定,此征吳入蜀之驗也。累乞閑地,朝廷終不允,因腦邊瘡,乞金陵養疾,方許之。

[编辑]

張乖崖成都召還,臨行,封一紙付僧文鑑大師者,上題云:“請於乙卯歲五月二十一日開。”後至祥符八年,當是歲也,時凌侍郎知成都,文鑑至是日,特見凌公,曰:“先尚書嚮此以囑某,已若干年,不知何物也,乞公開之。”洎開,乃所畫野服攜笻黃短褐一小真也。凌公奇之,於大慈寺閣龕以祠焉。蓋公祥符七年甲寅五月二十一日薨,開真之日,當小祥也。公以劍外鐵緡輜重,設質劑之法,一交一緡,以三年一界換之。始祥符辛亥,今熙寧丙辰,六十六載,計已二十二界矣,雖極智者,不可改。

王慶之[编辑]

僕射相國王公,至道丙申歲為譙幕,因按逃困飢而流亡者數千戶,力謀安集,疏奏乞貸種粒牛糧,懇訴甚苦,朝廷悉可之。一夕,次蒙城驛舍,夢中有人召公出拜空中紫綬象簡者,貌度凝重,如牧守赴上之儀,遣一綠衣丱童,謂公曰:“以汝有憂民心,上帝嘉之,賜此童為宰相子。”受訖即寤。殆曉,憩食於楚靈王廟,作詩誌於壁。是夕,夫人亦有祥兆,而娠焉。後果生一子,即慶之是也。器格清粹,天與文性,未十歲,公已貴蔭為奉禮郎。恥門調,止稱進士,或號棲神子,惟談紫府丹臺間事。有古木詩:“不逢星漢使,誰識是靈槎?”祥符壬子歲,謂所親曰:“上元夫人命我為玉童,只為吾父未受相印,受則吾去矣。”不數日,公正拜,慶之已疾,公憶丙申之夢,默不敢言,不踰月,慶之卒,年十七。真宗聞其才,矜恤特甚,命尚官就宅加贈襚,詔賜進士及第,焚誥於室。

張密學[编辑]

張密學秉知冀州日,一巨盜劫民之財,復亂其女,賊敗得贓,將就戮。其被盜父母,以不幸之甚,泣訴於公,公忿極,俾設架釘其門,凡三日,醢之,議者頗快焉。後旬年,忽感痁疾,一日方午,劇發,夢中使至宅,急宣公,力疾促轡至禁門。中人引至便殿,垂箔,立軒陛久之,隔箔厲聲曰:“爭得非法殺人?”公認其聲,乃真宗也,不知其端,不敢奏辨。斯須又曰:“張秉爭得非法殺人?”公方奏曰:“臣束髮入仕,遵謹憲章,豈止丹筆書極典,雖一笞扑,亦覆覈精審。”上曰:“卿自與本人對辨。”引於殿西南隅,啟一獄扉,囚繫萬狀,始悟非人世也。引一鐵鈸罪人,血肉淋漓,肢節星散,泣訴於公曰:“汝用非法殺我,支體零散,奈何永無受托之所。”公方認冀賊也,詬之曰:“汝所犯,豈止一死耶?糜萬軀,亦不足塞其父母之恥,敢將更有訴乎?”旁有一胥,容服謹嚴,視之,乃秉從事河陽日一幕典,遇公甚勤。低容曰:“五刑自有常典,亦不得憾其訴。”公曰:“其將奈何?”吏曰:“幸公之算未盡,暫經誤至此爾,但遣俾之託生,可卻還。”公怖且窘,叩其遣之之術於吏曰:“吾念與子有河陽之舊。”吏曰:“功力之大,無如法華經焉。但志誠許之。”公遂許歸日召僧誦百部,以至添及千部,囚亦不捨,公愈怖。吏又曰:“不必多為其持誦之,法但貴長久,日請一僧誦一部,許終其身,乃可遣。”公如其說許之,果沒不見。殆三日,神方還觀。始覺,乃日召一僧誦一部,至薨,未常一日廢闕。

錢惟治[编辑]

錢惟治字和世,初鎮四明,嘗夢神人披金甲,自稱西岳神,謂曰:“公面有政文。”即擁土培之,後領華州節鉞二十年。

王處訥[编辑]

太宗欲知古高僧事,贊寧撰僧史略十卷進呈。充史館編修壽八十四天監王處訥推其命,孤薄不佳,如三命星禽略祿壬遁,俱無壽貴之處,謂寧曰:“師生時所異者,止得天貴星臨門,必有列土侯王在戶否?”寧曰:“母氏長謂某曰:「汝生時,方臥草,錢文穆王元瓘往臨安縣拜塋,至門雨作,避於茅簷甚久,始浣浴襁籍,徘徊方去。」”見湘山野錄。

[编辑]

王處訥,洛陽人,少時有老叟至其家,煑洛河石為麵以食之。又嘗夢人持巨鑑,眾星燦然滿中,剖其腹納之,後遂通星曆之學,特臻其妙。依漢祖於太原,開國為尚書博士,判司天監事。周祖素與處訥厚善,舉兵向闕,以物色求之,得之甚喜。因言及劉氏祚短事,處訥曰:“漢氏歷數悠遠,蓋即位之後,專以復讎殺人及夷人之族,結怨天下,所以社稷不得長久。”周祖蹶然嘆息。適以兵圍蘇逢吉、劉銖第,待旦加戮,遽命置之。逢吉已自縊死,但誅銖,餘悉全活。國初歷司農少卿,直拜司天監。有子熙元,今為司天少監。見楊文公談苑。

陳洪進[编辑]

陳洪進與張漢恩為劉從効左右將,有沙門行雲者,若狂人,自福州來。洪進供僧有禮,行雲語洪進曰:“汝當為此山河主,不出此歲。我且歸長樂,秋後至此。”時建隆二年也。是春,從効卒,子紹錤典留務,至秋,洪進經紹錤將召越人執送金陵,漢恩為留後,自為副使。漢恩老且懦,洪進實專郡政,行雲果來,謂洪進曰:“凡世報前定,但人有千錢之祿,不可以圖之,况將相之位,豈能力取?今留公多疑人,前後誅殺甚眾,王者不死,豈能害君哉?當須坦然任運,他日善終牖下,子孫蕃盛。苟懷疑殺人,蒙不善之報,鮮克令終矣。”洪進後廢漢恩,幽於別墅,諸子屢勸除之,終不許,漢恩竟以壽終。行雲禿首而不衣僧服,嘗服紫皂揆衫,束帶懸銀魚為飾,舘於州廨十餘年。忽謂人曰:“陳氏當有五侯之象,去此五年後,有戎馬千萬眾,前歌後舞,入此城,喜而不怒,未知何故也。”懇求出舍外宅。洪進次子文顥,牧漳州,將歸寧,行雲曰:“吾不及見矣。”遂沐浴右脅而逝。語館人曰:“過三日,乃得棺歛。”明日,文顥至,亟哭之,行雲遽起坐,執手談至暮,乃入滅。泉人疑所管二州,何以容五侯,當克取汀建以自益耳。後洪進來朝,獻其地,改鎮徐州,文顯通州團練使,文顥、文顗、文頊三人並授諸州刺史,是為五侯。王師入城,垂櫜作笳鼓為樂,悉如其言。洪進感行雲之言,帥泉十六年,未嘗妄殺人,有犯極刑而情可恕者,多貸其死。

危序[编辑]

鄉人危序,應舉探省榜,出門數步,即逢泥濘,躊躇未前,有老媼指示曰:“秀才可低處過。”危即從之。比看牓,最末有名,是歲果及第。此與摭言所載,後來者必銜得事,頗相類。

韓魏公[编辑]

韓稚圭侍中知泰州日,臥病數日,冥冥無所知,倏然而蘇。語左右曰:“適夢以手捧天者再,不覺驚寤。”其後援英宗於藩邸,翼神宗於春宮,捧天之祥已兆於慶曆中,固知賢臣勳業,非偶然而致也。

夏文莊公[编辑]

夏文莊公謫守黃州時,龐{公為郡掾,文莊識之,異禮優待。而龐嘗有疾,以為不起,遂屬文莊後事。文莊親臨之,曰:“異日當為貧宰相,亦有年壽,疾非所憂。”龐詰之曰:“已為宰相,豈得貧耶?”文莊曰:“但於一等人中為貧耳。”故龐公晚年退老,作詩述其事曰:“田園貧宰相,圖史富書生”,為是故也。

[编辑]

文莊守安州,宋莒公兄弟尚皆布衣,文莊亦異待。命作落花詩,莒公一聯曰:“漢皋珮冷臨江失,金谷樓危到地香。”子京一聯曰:“將飛更作回風舞,已落猶成半面粧。”是歲詔下,兄弟將應舉,文莊曰:“詠落花而不言落,大宋君須作狀元及第。又風骨秀重,異日作宰相。小宋君非所及,然亦須登嚴近。”後皆如其言。故文莊在河陽,聞莒公登庸,以別紙賀曰:“所喜者,昔年安陸已識台光。”蓋為是也。見青箱雜記。

趙世長[编辑]

俚諺云:“趙老送燈臺,一去更不來。”不知是何等語,雖士大夫往往道之。天聖中,有尚書郎趙世長者,常以滑稽自負。其老也,求為西京留臺御史,有輕薄子送以詩,云:“此回真是送燈臺”,世長深惡之,亦以不能酬酢為恨,其後竟卒於留臺也。見廬陵居士歸田錄。

張客省[编辑]

張客省退夫自言,應舉時,因醉,乘驢過市,誤觸倒雜賣擔子,其人喧爭不已,視擔中,只有樂記疏一冊,遂五十錢市之,其人乃去。張初不攜文籍而行,遇醉醒,止閱所買樂記疏。無何,省試黃鍾為樂之末節論,獨樂記為詳,論擅場南省,遂高選,明年擢甲第。

賈直孺[编辑]

賈直孺嘗言,襄州居喪時,家中若有人呼侍中云。一日,為其父尋葬地,有人前引云:“侍中村。”其後居京城之西,鄰婦心恙,踰牆言為其夫所苦,我來告賈侍中。直孺益自信,未幾,為侍讀學士,給事中,卒於城西第。其偶然乎?將鬼告之乎?果告之,鬼亦善戲謔。

馮侍禁[编辑]

馮當世之父式,為左侍禁以終。當世幼時,取其所讀書,題其後曰:“將仕郎、守將作監丞、通判荊南軍府事、借緋馮京。”式既沒十一年,當世狀元及第,為荊南通判,視其父所題,無一字差者,是所謂知子者矣。

蔡子直[编辑]

蔡子直識英宗皇帝于藩邸,為最舊。既即位,久之,以樞密直學士知秦州。英宗上僊,不及見。一日,夢宣召賜對,又賜茶,既而辭出,固留之曰:“只住此,更毋得去。”寤而記憶,乃靈駕發引日,因大慟哭,遂得疾,日中而卒。其幽冥之感,有如此者。

丁晉公[编辑]

丁朱崖當政日,置宴私第,忽語於眾曰:“嘗聞江南國主鍾愛一女,一日,諭其大臣曰:「吾止一女,姿儀性識特異於人,卿等為擇佳婿,須得少年美風儀,有才學而門地高者。」或曰:「洪州劉生,為郡參謀,年方冠,風骨秀美,大門第,嘗任貳卿,博學有文,足以充選。」國主亟令召至,見之大喜,尋尚主,拜駙馬都尉。鳴珂鏘玉,出入禁闥,良田甲第,珍寶奇玩,豪華富貴,冠於一時。未周星歲,主告殂,國主悲悼不勝,曰:「吾不欲復見劉生。」削其官,一物不與,遣還洪州。生恍疑夢覺,觸目如舊。”丁笑曰:“某它日,不失作劉參謀也。”席中莫不失色,未幾,有海上之行,籍其家,孑然南去,何先兆之著也。

王元規[编辑]

王元規景仁,慶曆末,將赴吏部選。一夕,夢一人衣冠高古,若術士者,因訪以當授何地官,期早晚。書八字與之云:“時生一陽,體合三水。”既覺,莫曉其意,及注官,果授河南府河清主簿,凡三字從水,到官日,正冬至。

任玠[编辑]

蜀人任玠溫如,晚寓寧州府宅,一夕,夢一山叟貽詩曰:“故園路遙歸去來。”玠和之曰:“春風天遠望不盡。”既覺,自笑曰:“吾其死乎?”數日,不疾而逝。

張茂直[编辑]

張茂直,兗人,家貧,喜讀書。少遊汶上,嘗買瓜於圃,翁倚鋤睥睨曰:“子非久,當斷頭,下刃之際,稍速則死,稍緩則生。果獲免,必享富貴。”無何,慕容彥超據兗,例驅守埤,周師破敵,擁城者例坐斬之。斬殆盡,至茂直,挾刃者語之曰:“汝髮甚修鬒,惜為頸血所汚,可先斷之。”茂直許焉,將理髮,得釋免。後知制誥秘書監卒。

楊文公[编辑]

楊大年,歲二十一,為光祿丞,賜及第。太宗極稱愛。三月後苑曲宴,未帖職,不得預。公以詩貽館中諸公曰:“聞戴宮花滿鬢紅,上林絲筦侍重瞳。蓬萊咫尺無因到,始信仙凡逈不同。”諸公不敢匿,即時進呈,上訝有司不即召,左右以未帖職為奏。即日直集賢院,免謝,令預晚宴。後修冊府元龜,王欽若總其事,詞臣二十人分撰篇序,下詔須經楊億刪定,方許用之。大年祖文逸,偽唐玉山令。大年將生,一道士袖刺來謁,自稱懷玉山人,冠褐秀爽,斯須遽失,公遂生。後至三十七,為學士,晝寢於玉堂,忽自夢一道士來謁,亦稱懷玉山故人。坐定,袖中出一誥牒曰:“內翰加官。”取閱之,其牓上草寫三十七字,大年夢中頗驚,曰:“得非數乎?”道士微笑,又曰:“許添乎?”道士點頭,夢中命筆,止添一點,為四十七。至其數,果卒也。見玉壺清話。

王堯臣[编辑]

天聖四年夏,海州書表司雋宗遠嘗夢有神告云:“來年狀元,是王堯臣。”乃題司房之北壁。是年秋試,開封府解榜到,雋見王之姓名,謂同列曰:“此是明年狀元也。”洎南省榜出,又見王預奏名,雋愈喜,應再題于壁,未幾果魁多士。愚時授海州通判,路逢前知郡事王遵度舘使,首話此事,後到又呼雋詢之,果不謬。此神欲使人知魁多士者,必前定矣。

呂文靖[编辑]

梅侍讀知濠州,嘗夢有人通刺云:“相公來謁。”睡起,通判呂殿丞至,文靖公也。梅見其語話奇特,遂厚待之。梅後坎軻,當呂作相,引為待制,後至金華之拜。見康靖公聞見錄。

陸經[编辑]

陸經,慶曆中為舘職。一日,飲於相國寺僧秘演房,語笑方洽,有一人箕踞於旁,睥睨經曰:“禍作矣,僅在頃刻,能復飲乎?”陸大怒,欲捕之,為秘演勸勉而止。薄暮,飲罷上馬,而追牒已俟於門,陸惶懼不知所為。復見箕踞者行且笑曰:“無苦,終復故物。”既而陸得罪,斥廢累年。嘉祐初,乃復館職。見東軒筆錄。

曾魯公[编辑]

曾魯公放生,以蜆蛤之類,以為人所不放,而活物之命多也。一日,夢被甲者數百人前訴,既寤,而問其家,乃有惠蛤蜊數■〈奄〉者。即遣人放之,夜復夢被甲者來謝。見東軒筆錄。

李景初[编辑]

李景初自蜀浮江而下,至荊湖間,家人市一巨鱉,而景初未知也。夜中,夢皂衣姥告乞命,怪問家人,家人曰:“此必所買鱉也。”即遣放之,亦復夢皂衣姥來謝。然則太史記宋元事,若有之矣。古者,君子遠庖廚,聞其聲,不忍食其肉。雖然,天地間生此所以養人,但不暴天物可也。見東齋記事。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