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公亭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二公亭記
作者:歐陽詹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97

勝屋曰亭,優為之名也。古者創棟宇,才禦風雨,從時適體,未盡其要,則夏寢冬室,春台秋戶,寒暑酷受,不能自減。降及中古,乃有樓觀台榭,異於平居,所以便春夏而陶湮鬱也。樓則重構,功用倍也;觀亦再成,勤勞厚也。台煩版築,榭加欄檻,暢耳目,達神氣。就則就矣,量其材力,實猶有蠹。近代襲古增妙者,更作為亭。亭也者,藉之於人,則與樓、觀、台、榭同;制之於人,則與樓、觀、台、榭殊:無重構再成之糜費,加版築檻欄之可處。事約而用博,賢人君子多建之;其建之,皆選之於勝境。

今年暮春月,邦牧安定席公、別駕置同正員前相國天水薑公,念茲邦川逼溟渤,山連蒼梧,炎氛時回,濕雲多來;又日臨胃次,鬥建辰位,和氣將徂,畏景方至。《月令》云:「可以升山陵,可以居高明,蓋謂是月。」況地理卑庳,而不擇爽塏,以蕩夫汙廅乎?因問風俗,相原隰,郭東裏所,共得奇阜,高不至崇,庳不至夷,形勢廣袤,四隅若一。含之以澄湖萬頃,挹之以危峰千嶺,點圓水之心,當奔崖之前,如鍾之紐,狀鼇之首。二公止旌輿以回睇,假漁舟而上陟:幕煙茵草,玩懌移日,心謀意籌,有建亭之算,而未之言也。二公既回,邑人踵公遊於斯者如市。登中隆,觀媚麗,前來後至,異口同詞。昔漢帝不曰「百姓安其田裏而無愁怨之聲者,其由良二千石乎」?是謂政平教成,時和境清,使俗泰而民以才者也。《虞書》不曰「股肱良哉,庶事康哉」?是謂翼帝藩皇,調陰序陽,使物阜而民以昌者也。席公今日之化育,吾徒是以寧;薑公昔歲之弼諧,吾徒是以昌。且以之寧,又以之昌,愷梯君子也。《詩》云:「愷悌君子,民之父母。」二公者,真吾父母也。茲阜二公攸選,尚而加愛,務體訟簡,必複斯至。上露下蕪,忍令父母憩之乎?遂偕發言為公就亭之功,如牆而前,陳誠於縣尹。縣尹允其請,而為之辨方經蹠,環當上頂,誡奢訓簡,以授子來。於是家有餘糧,圃有餘木;或掬一抔土焉,或剪一枝材焉;一心百身,蜂還蟻往。榛莽可去以自,瓦甓無脛而奔萃。一之日斤斧之功畢,二之日圬塓之傭息。再晨而成,二公莫知。層梁亙以中豁,飛甍翼而四翥。東西南北,方不殊致,糊白墳以呈素,雘赬壤而垂繪。通以虹橋,綴以綺樹,華而非侈,儉而不陋。煙水交浮,岩巒疊迥,精舍奉其旁達,都城企其遐際。容影光彩,漪入瀾澄。指朱軒於潭底,閱雲岑乎波裏。爌煌由演,如飛若動,又釣人飄颻於左右,遊禽出沒平前後。一盼一睞,千趣萬態。稅息之者,若在蓬壺方丈之上。二公重清曠於舊賞,納衷懇乎群庶,尋幽探異常於斯,勞賓祖客常於斯。加以平疇開辟,通途在下,可以親耕耨,可以采謳謠,作一亭而眾美具。

噫!天造茲阜,其固與人為事歟?不然,何不遠郛郭,而博敞詭秀之若此?非常之地,意待非常之人,故越千萬禮祀而至二公方覿也。邑人想之,複言曰: 「事無隱義,物有正名。地為二公而見,亭從二公而建,斯亭也,可署曰二公亭。」雖芻蕘之雲,中實有謂。二公不忽,遂以為號。小子藝忝於文,曾觀光上國,去之日,曆越遊吳,歸之辰,逾荊泛漢,會稽之蘭亭,姑蘇之華亭,襄陽峴首,豫章湖中,皆古今稱為佳境,或棟宇猶在,或基趾未沒,山川物象,遍得而覽。方之於此,遠有慚德。懿哉!二公。智周德厚,卜地如此,感民若彼。某非飾說,入吾邑者升吾亭者知之。古之制器物,造官室,或有銘頌,以昭其義。斯亭也,豈無斅古而為之章句者?小子薄劣,不敢議其事,粗述其旨,姑為之記。兼借二公之名,紀於左以為邦榮,在位賓僚,亦以次序從公而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