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湖集 (四庫全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于湖集 巻一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四
  于湖集        别集類三
  提要
  等謹案于湖集四十巻宋張孝祥撰孝祥字國安厯陽烏江人紹興二十四年進士第一孝宗朝累遷中書舍人直學士院領建康留守尋以荆南湖北路安撫使請祠進顯謨閣直學士致仕事跡具宋史本傳書録解題載于湖集四十巻此本巻數相合前有其門人謝堯仁及其弟華文閣直學士孝伯序堯仁序稱孝祥每作詩文輒問門人視東坡何如而堯仁謂其水車詩活脱似東坡然較蘇氏畫佛入滅次韻水官韓幹畫馬等數篇尚有一二分劣又謂以先生筆勢讀書不十年呑東坡有餘矣今觀集中詩作大抵規摹蘇詩頗具一體而根柢稍薄時露竭蹶之狀堯仁所謂讀書不十年者隠寓㣲詞實定論也然其縱横兀傲亦自不凡故桯史載王阮之語稱其平日氣吐虹霓陳振孫亦稱其天才超逸云乾隆四十六年十月㳟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 陸 費 墀










  于湖集序
  文章有以天才勝有以人力勝出於人者可勉也出於天者不可強也今觀賈誼司馬遷李太白韓文公蘇東坡此數人皆以天才勝如神龍之夭矯天馬之奔軼得躡其蹤而追其駕惟其才力難局於小用是以亦時有疎略簡易之處然善觀其文者舉其大而遺其細可也若乃栁子厚專下刻深工夫黄山谷陳後山專寓深逺趣味以至唐末諸詩人雕肝琢肺求工於一言一字間在於人力固可以無恨而概之前數公縱横馳騁之才則又有間矣故曰人可勉也天不可強也于湖先生天人也其文章如大海之起濤瀾泰山之騰雲氣倐散倐聚倐明倐暗雖千變萬化未易詰其端而尋其所窮然從其大者目之是亦以天才勝者也故觀先生之文者亦但當取其轇轕斡旋之大用而不在於苛責於纎末瑣碎之㣲先生氣吞百代而中猶未慊盖尚有凌轢坡仙之意其帥長沙也一日有送至水車詩石本掛在書室特携堯仁就觀因問曰此詩可及何人不得佞我堯仁時窘於急卒不容有不盡因直告曰此活脱是東坡詩力亦真與相輙但蘇家父子更有畫佛入滅次韻水官贈眼醫韓幹畫馬等數篇此詩相去却尚有一二分之劣爾先生大然堯仁之言是時先生詩文與東坡相先後者已十之六七而樂府之作雖但得於一時燕笑咳唾之頃而先生之胸次筆力皆在焉今人皆以為勝東坡但先生當時意尚未能自肯因又問堯仁曰使某更讀書十年何如堯仁對曰他人雖更讀百世書尚未必夢見東坡但以先生來勢如此之可畏度亦不消十年吞此老有餘矣次年公自江陵得祠東下方欲踐此言未幾則已聞為馭風騎氣之舉矣嗚呼天不竟英雄之志尚留莒墨兩城與太原餘蘖至今江流尚覺有不平其以此歟天下刋先生文集者有數處豫章為四通五達之衝先是先生之子同之將漕於此盖其責也時侍郎莆陽蔡公屢勸之而竟不果信知斯文通塞亦自有時今閣學尚書公自其開府以來即曉夕在念而尚乃遲遲至於今者豈不以先公後私於事自有次第而不知此事亦公也盖四方學者渇見斯文以増壯筆端方皆以先覩為快使公肯為是舉正是嘉恵學者之意豈必獨認以為激乎鴒原之情而足以有歉哉自渡江以來將近百年唯先生文章翰墨為當代獨步而此猶先生之餘事也盖先生之雄略逺志其欲闢開河洛之土疆復洙泗之鐘鼓者未嘗一日而忘胸中使其得在經綸之地驅馳之役則周公瑾謝幼度之風流其尚可挹於千百載之上也而門下之鯫生何足容議論之喙哉嘉泰改元之中秋門下士昭武謝堯仁序





  于湖集序
  于湖先生長孝伯五嵗埀髫奉書追隨未嘗一日相捨别去餘十年先生再冠賢書㑹于臨安時紹興癸酉也明年魁多士又明年入館寖登清華孝伯亦入太學為諸生無時不在左右毎見於詩於文於四六未嘗屬稾和鈆舒紙一筆寫就心手相得勢若風雨孝伯從旁抄寫輙笑謂曰録此何為從手掣去良由天才超絶得之游戱意若不專以文字為事業者一日謂孝伯曰汝作一月工夫我只消一日明日便有用處夫所謂用者豈章句而已哉惜乎天奪之速不容究其才於用大僅能遺愛於六州恭聞孝宗皇帝玉音嘗興用才不盡之歎使其適乗機會必有以上契聖心則其成就盖不止此嗚呼大夫士有志當世孰不以功名自許至如先生真有過人者歟别後詩文多得之耳授然不能無舛也朅南昌解后王大成集大成從先生久先生深愛之者盡以家藏與諸家所刋屬其讐校雖不敢謂全書然視他本則有間矣繼有所得當為後集云嘉泰元年十月旦弟華文閣直學士朝請大夫知隆興府充江南西路安撫使孝伯謹書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