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之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之四 五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一之五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一之六

   一之五

    丞相李文正公

  公名昉字明逺深州饒陽人漢乾祐初

  舉進士仕周爲翰林學士 國朝開寳

  六年拜翰林學士遂叅政事太平興國

  八年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端拱初罷

  淳化二年復相四年又罷明年以司空

  致仕至道二年薨年七十二

李相昉在周朝知開封府人望已歸 太祖

 而昉獨不附王師入京昉又獨不朝貶道

 州司馬昉歩行日十數里監者中人問其

 故曰湏後命耳 上聞之詔乗馬乃買驢

 而去三嵗徙延州别駕在延州爲生業以

 老三嵗當徙昉不願内徙後二年宰相薦

 其可大用召判兵部昉五辭行至長安移

 疾六十日中使促之行至洛陽又移疾三

 十日而後行旣至 上勞之昉曰臣前日

 知事周而已今以事周之心事陛下 上

 大喜曰宰相不謬薦人

太宗語侍臣曰朕何如唐太宗左右互辭以

 讃獨李昉無它言微誦白㞐易諷諌七德

 舞詞曰怨女三千放出宫死囚四百來歸

 獄 上聞之遽興曰朕不及朕不及卿言

 驚朕矣

李昉 太宗時與宋琪同建議復時政記月

 終送史舘先進御而後付有司時政記進

 御自昉始也

盧多遜與李昉相善昉待之不疑多遜知政

 多毀昉人有以告昉昉不信之後 太宗

 語及多遜事昉頗爲解釋 太宗曰多遜

 㞐常毀卿一錢不直昉始信之 太宗由

 是目昉爲善人

李文正爲相有求差遣見其人材可取將收

 用必正色拒絶之巳而擢用或不足收用

 必和顔温語待之子弟或問其故公曰用

 賢人主之事我(⿱艹石)受其請是市私恩也故

 峻絶之使恩歸於上(⿱艹石)其不用者旣失所

 望又無善辭此取怨之道也

李文正公常期王文正公旦必爲相自小官

 薦進之公病召王公勉以自愛旣退謂其

 子弟曰此人後日必爲太平宰相然東封

 西祀亦不能救也

至道元年燈夕 太宗御樓時李文正以司

 空致仕於家 上亟以安輿就其宅召至

 賜坐於御樓之側敷對明爽精力康勁

 上親酌御樽飲之選餚核之精者賜焉謂

 近侍曰昉可謂善人君子也事朕兩入中

書未甞有傷人害物之事宜其今日所享

 如此也玉壷清話

公温和無城府寛厚多恕不念舊惡在位小

 心循謹無赫赫稱好接賔客雅厚張洎而

 薄張佖及罷相洎草制深詆之而佖朔望

 常詣其第人或謂佖曰李公待君素不厚

 何數詣之佖曰我爲廷尉日李公方秉政

 未甞一有請求此吾所以重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