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之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之三 五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一之四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一之五

   一之四

    内翰竇公

  公名儀字可象薊州漁陽人𣈆天福中

  舉進士歷漢周爲翰林學士判河南府

  國初再入翰林乾德四年卒年五十三

  儀弟儼侃偁僖皆繼登科儼字望之漢

  史舘修撰周中書舎人國初轉禮部侍

  郎卒年四十二偁字日章周袐書郎開

  寳中拜右𥙷闕開封府判官出爲彰義

  軍節度推官 太宗即位召拜左諌議

  大夫後拜叅知政事卒年五十八

趙普自樞宻使授集賢殿大學士是時范質

 等皆巳罷相中書絶曹普授官勑無人署

 字普入奏之 太祖曰卿但進來朕爲卿

 署可乎普曰有司所署非帝王之事 太

 祖曰卿問陶糓竇儀必有所說乃召問之

 榖時爲尚書對曰自古輔相未甞虚位唯

 唐文宗時甘露事後中書無宰相當時以

僕射尚書奉行制書今尚書乃 六官之

 長可以署勑儀曰此非承平之制不足法

 今 皇弟尹正京府兼中書令此正宰相

 任也署勑宜矣普即入奏遂召 太宗署

 勑

太祖欲改元謂宰相曰今改年號須古來未

 有者時宰相以乾德爲請且言前代所無

三年正月平蜀蜀宮人有入掖庭者 太

 祖因閱其奩具得鑑背字云乾德四年

 大驚曰安得四年所鑄乎出鑑以示宰相

皆不能對乃召學士陶糓竇儀奏曰蜀少

 主曾有此號鑑必蜀中所鑄 太祖大喜

 因歎曰作宰相須是讀書人自是大重儒

 臣矣劉貢父詩話

王著旣貶官内署闕人 太祖謂范質等曰

 王著昨以酒失深嚴之地當選謹重之士

 以處之質等對以前朝學士惟竇儀清介

 謹厚然頃自翰林遷端明今又官爲尚書

 難於復召 太祖曰禁中非此人不可卿

 當諭朕意令勉赴所職即日再入翰林爲

 學士金坡遺事

竇儀開寳中爲翰林學士時趙普專政 帝

 患之欲聞其過一日召儀語及普所爲多

 不法且譽儀早負才望之意儀盛言普開

 國勲臣公忠亮直社稷之鎮 帝不恱儀

 歸言於諸弟張酒引滿語其故曰我必不

 能作宰相然亦不詣朱崖吾門可保矣旣

 而召學士盧多遜多遜甞有憾於普又喜

 其進用遂攻普之短果罷相出鎮河陽普

 之罷甚危賴以勲舊脫禍多遜遂叅知政

 事作相太平興國七年普復入相多遜有

 崖州之行是其言之驗也

太祖下滁州世宗命儀籍其帑藏至數日

 太祖遣親吏取藏絹儀即白曰公初下城

 雖傾藏取之誰敢言者今旣有籍即爲官

物非詔旨不可得也後 太祖屢對大臣

稱儀有守欲以爲相趙普忌其剛直乃引

薛㞐正叅知政事及儀卒 太祖聞之驚

 歎曰天何奪我竇儀之速耶 太宗亦稱

 儀質重嚴整有家法閨門敦睦人無間言

 諸弟皆不能及僖亦中人之才惟偁爲有

 操尚耳

儼顯德中上䟽言六綱一曰明禮二曰崇樂

三曰熈政四曰正刑五曰勸農六曰經武

 

太祖甞晚坐崇政殿召學士竇儼對 上時

宴服儼至屏樹間見之不進中使促不應

 上訝其乆不出𥬇曰竪儒以我燕服爾遽

 命𫀆帶儼遂趨出沂公筆録

儼尤善推歩星暦與盧多遜楊徽之同在諌

 垣謂二公曰丁夘𡻕五星當聚於奎奎主

 文明又在魯分自此天下始太平二拾遺

 必見之老夫不與也至乾德間五星果聚

 於奎玉壷清話

竇偁爲𣈆府記室賈琰爲判官毎諸王宗室

宴集琰必怡聲下氣褒讃捷給偁叱之曰

賈氏子何巧言令色之甚獨不懼於心邪

 太宗甚怒白 太祖斥出爲涇州節判後

 即位思之召爲樞宻直學士數月叅政中

 謝語之曰汝知何以及此偁曰 陛下以

 臣徃年霸府遭逢所以至此耳 上曰不

然以卿甞面拆賈琰故任卿左右思聞直

 言耳

竇儀尚書夲燕人爲性嚴重家法整肅尚書

 每對客坐即二侍郎三起㞐四叅政五𥙷

 闕皆侍立焉𣈆公談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