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之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之三 五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六之四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六之五

   六之四

    丞相鄭國宋元憲公

  公名庠字公序安州安陸人天聖初舉

  進士開封試禮部皆第一通判襄州召

  試遷左正言知制誥入翰林爲學士寳

  元中以右諫議大夫叅知政事岀知楊

  州徙鄆州復入叅知政事除樞宻使皇

  祐中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罷知河南

  府復入爲樞宻使封莒國公以河陽三

  城節度使同平章事判鄭州徙相州

  英宗初改封鄭國公判亳州以司空致

  仕薨年七十一

爲左正言㑹郭皇后廢以諫官伏閤爭不可

 得坐罰金王禹玉撰神道碑

它日烖異數見宰相唯能開觀寺爲民祈福

 公謂烖異之來所以戒政事此豈所以應

 天變哉奏罷之神道

先是趙元昊反劉平石元孫皆以輕敵失軍

 因詔中書兼管樞宻院機事時縁邊諸帥

 官重者互領陜西四路以故號令頗不一

 又兵多分屯堡障公言冝使大帥收重兵

 内地它帥自當一道緩急有警則分兵四

岀以援之其議乆不决後卒如公計神道

帝召二府天章閣觀書岀詔目問天下利病

事宰相倉猝莫敢對公時叅知政事獨進

 曰臣等皆待罪二府固已緫萬事而共謀

 之不當下同諸生對䇿願至中書條上旣

 退草數千言奏之後皆施用神道

初公言比有近幸之人多縁内降得橫恩冝

 因大祀之後斥絶以新聖政於是 帝別

 爲手詔與赦書同降神道

公間言 祖宗收方鎮之權甞欲畿甸蓄禁

 兵四十萬今所蓄不精且多外𥙷戍更非

 彊夲之埶又武臣用恩幸者多得仕邊要

 而孤寒者常在東南至老無恩澤公乃作

 科條均其所入官而恩幸者滋不說神道

皇祐中宋元憲公請置家廟下兩制禮官議

 以爲廟室當靈長(⿱艹石)身没而子孫官微即

 廟隨毀請以其子孫習三品階勲及爵庶

 常得奉祀不報退朝

宋元憲公甞奏事而帶寛誤墜文書于地不

 顧而行 仁宗呼内侍臣拾以與之議者

 謂 仁宗有人君體宋公得大臣體吕氏家塾記

宋鄭公初名郊字伯庠與其弟祁自布衣時

 名動天下號爲二宋其爲知制誥 仁宗

 驟加奬眷便欲大用有忌其先進者譛之

 謂其姓符國號名應郊天又曰郊者交也

 交者替代之名也宋交其言不祥 仁宗

 遽命改之公怏怏不獲巳乃改名庠字公

 序公後更踐二府二十餘年以司空致仕

 兼享福壽而終而譛者竟不見用以卒可

 以爲小人之戒也歸田

宋元憲公甞曰殘人矜才逆詐恃明吾終身

 不爲也退朝

王侍郎古說元憲宋公以言者斥其非才罷

 樞相守洛有一舉人行橐中有不稅之物

爲僕夫所告公曰舉人應舉孰無所貨之

 物未可深罪(⿱艹石)奴告主此風不可長也寮

 屬曰犯人乃言官之子也意欲激其報之

 公不荅但送稅院倍其稅仍治其奴罪而

 遣之

宋元憲雍雍然有德之君子也旣叅大政朝

 廷無事廟堂之上日閱文史後旣登庸天

 下承平日乆尤務清静無所作爲有爲者

 病之公甞自謂時賢多以不才誚我因爲

自詠詩曰我夲無心士終非濟丗才虚舟

 人莫怒疑虎石當開蚊負愁山重葵傾喜

 日來欲將嘲強解眞意轉悠哉

宋元憲公初執政遇事輒分别是非可否用

 是斥退及再登用遂浮沉偷安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