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之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之四 五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六之五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六之六

   六之五

    叅政韓忠憲公

  公名億字宗魏其先眞定靈壽人徙開

  封之雍丘舉進士知永城縣通判陳州

  知洋州改相州入爲侍御史開封府判

  官岀爲河北轉運使 仁宗初爲御史

  知雜事以樞宻直學士知益州拜御史

  中丞景祐三年除工部侍郎同知樞宻

  院事拜叅知政事岀知應天府改澶亳

  二州以太子少傅致仕薨

忠憲公布衣時與李康靖公同遊止一氈同

 寢一日分途遂割而分之至汝州太守趙

 學士請康靖爲門客尤敬待公每公至即

 令設猪SKchar康靖甞有簡戯云乆思SKchar味請

 兄早訪及趙公有女遂與公議親旣過省

 趙公遣人送女來至京城外旅店中一夕

 病卒公具素服徃哭之李康靖爲長社每

 日懸百錢于壁上用盡即巳其貧儉如此

 莊敏遺事○又聞見録云韓叅政億李叅政(⿱艹石)谷未第時皆貧同試京師每出謁更爲僕李先登第授許

 州長社縣主簿赴官自控妻驢韓爲負一箱將至長社三十里李謂韓曰恐縣吏來箱中止有錢六百以

 其半遺韓相持大哭别去次舉韓亦登第後皆至叅知政事丗爲婚姻不絶

忠憲公爲河北轉運使王太夫人坐太平車

 以葦席爲棚覆獻肅公乗驢隨車時王文

 正已貴忠憲公又作一路使者其儉如此

 今人聞之誠可愧也莊敏遺事

億博學能文甞爲開封府判官監分故相向

 敏中諸子資産宰相丁謂欲市其別業億

 諭向氏子勿與謂惡之岀爲河北轉運召

 爲御史知雜剛毅不撓權𫝑畏之知益州

 㑹𡻕大旱故事發粟六萬石賑民億發十

 萬石以賑之民免飢饉爲治嚴簡而有惠

 愛召爲中丞楊尚二美人以罪斥岀後復

 欲召入億言武后巳斥居感業寺復召入

 宫終爲唐室之禍又奏置裏行四貟以廣

 言路在樞府請薦武臣以備任使纂兵法

 以授諸將及廣南募土兵數事景祐中唃

 嘶囉與趙元昊交兵使來獻捷執政以夷

 狄相攻中國之福議加唃嘶囉節度使億

 曰二族俱藩臣當諭使解仇釋憾以安逺

 人且元昊甞賜姓今夷狄攻之而反加恩

 賞恐徒激其怒以生邊患無益也 上是

 其議乃厚賜其使而遣之名臣

韓忠憲公知洋州日有大校李申以財豪於

 郷里誣其兄之子爲它姓賂里嫗之皃𩔖

 者使認之爲已子又醉其嫂而嫁之盡奪

 其奩橐之畜嫂姪訴于州及提轉申賂獄

 吏嫂姪被笞掠反自誣伏受杖而去積十

 餘年洎公至又岀訴公察其𡨚因取前後

 案牘視之皆未甞引乳醫爲證一日盡召

 其黨立庭下岀乳醫示之衆皆伏罪子母

 復歸如初東軒筆録

范文正公知開封府獻百官圖指宰相差除

 不公而隂薦公可用文正旣貶 仁宗以

 諭公公曰(⿱艹石)仲淹舉臣以公則臣之拙直

 陛下所知舉臣以私則臣委質以來未甞

 交託於人遂除叅知政事

公在中書日見諸路職司捃拾官吏小過輒

 不懌曰今天下太平 主上之心雖蟲魚

 草木皆欲得所况仕者大則望爲公卿次

 亦望爲侍從職司二千石其下亦望京朝

 幕職奈何錮之於聖丗乎名臣

公性方重治家嚴有法雖燕居未甞見墯容

 其親舊之孤藐者多爲昏葬之

韓忠憲以教子嚴肅不可犯知亳州第二子

 舎人自西京倅謁告省覲康公與右相及

 姪柱史宗彦皆中甲科歸公喜置酒召寮

 屬之親厚者俾諸子坐於隅惟持國多深

 思知必有義方之訓託疾不赴坐中忽云

 二郎吾聞西京有疑獄奏讞者其詳云何

 舎人思之未得已訶之再問未能對遂推

 案索杖大詬曰汝食朝廷厚禄倅貳一府

 事無巨細皆當究心大辟奏案尚不能記

 則細務不舉可知吾在千里外無所干預

 猶能知之爾叨冒廪禄何顔報國必欲撻

 之衆賔力解方巳諸子股栗累日不能釋

 家法之嚴如此所以多賢子孫也蘇氏談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