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之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之五 五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六之六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七之一

   六之六

    叅政程文簡公

  公名琳字天球中山博野人舉服勤詞

  學科補泰寧軍節度推官召試直集賢

  院擢知制誥權三司使御史中丞以樞

  宻直學士知益州還知開封府復爲三

  司使遷戸部侍郎叅知政事降光禄卿

  知潁州復侍郎知青州北京建爲留守

  以武昌節度使知永興軍加宣徽北院

  使判延州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判大

  名府更授鎮安軍節赴鎮薨年六十九

公甞館契丹使使者言中國使至契丹坐殿

 上位次髙而契丹使來坐次下當陞語甚

 切 上與大臣皆以爲小故不足爭將許

 之公以謂許其小必啓其大力爭以爲不

 可遂止歐陽公撰墓誌

公知益州蜀人輕而喜亂公常先制於無事

 至其臨時如不用意又略其細治其大且

 甚者不過一二而蜀人安之自寮吏皆不

 能窺其所爲正月俗放燈公先戒吏爲火

 備有失火者使隨救之勿白以動衆旣而

 大宴五門城中火吏救止卒宴民皆不知

 蓋其他設施多𩔖此軍士見監軍告其軍

 有變監軍入白公𥬇遣之惶恐不敢去公

 曰軍中動静吾自知之苟有謀者不待告

 也可使告者來監軍去而告者卒不敢來

 公亦不問遂止蜀之妖人有自號李氷神

 子者署官屬吏卒聚徒百餘人公命捕寘

 之法而讒之朝者言公妄殺人蜀人恐且

 亂矣 上遣中貴人馳視之使者入其境

 居人行旅爭道公善且曰殺一人可使蜀

數十年無事使者問其故對曰前亂蜀者

 非有知謀豪傑之才乃里閭無賴小人惟

 不制其始遂至於亂耳使者還奏其語於

 是 上益以公爲能

公知開封府㑹禁中大火延兩宫宦者治獄

得縫人火斗巳誣伏而下府命公具獄公

立辨其非禁中不得入乃命工圖火所經

 而後宫人多而居隘其烓竈近版壁𡻕乆

燥而焚曰此豈一日火哉乃建言此殆天

 災也不冝以罪人 上爲緩其獄卒無死

 者公在府决事神速一𡻕中獄常空者四

 五

司天言日食明年正旦請移閏月以避之公

 以謂天有所譴非移閏可免惟脩德政而

 巳乃止

范仲淹以言事忤大臣貶饒州巳而 上悔

 悟欲復用之稍徙知潤州而惡仲淹者復

 誣以事語入 上怒亟命置之嶺南自仲

 淹貶而朋黨之論起朝士牽連岀語及仲

淹皆指爲黨人公獨爲 上開說明其誣

枉 上意解而後巳

公爲三司使不恱苟利不貪近功時議者患

民稅多目吏得爲姦欲除其名而合爲一

 公以謂合而没其名一時之便後有興利

 之臣必復増之是重困民也議者莫能奪

其於岀入尤謹禁中時有所取未甞肯予

宦官怒言 陛下雖有欲物在程琳何可

得公曰臣所以爲 陛下惜爾 天子以

爲然神道碑○又東齋記事云夏秋㳂納之物如鹽麴錢之𩔖名件頗碎慶曆中有司建議併合歸

 一名程文簡獨以謂没其舊名異日不知或再敷鹽麴則致重複此亦善慮事也

仁宗朝有議東南漕粟兵夫舟船與盗失之

費蓋十常三四欲募啇賈令入中以實都

 下時程文簡公爲三司使以爲萬一所入

 不足必邀以增直是商賈得操其柄其議

遂寢

公在延州夏人數百驅畜産至界上請降言

契丹兵至衙頭矣國且亂願自歸公曰契

 丹兵至元昊帳下當舉國取之豈容有來

 降者吾聞夏人方捕叛族此其是乎不然

誘我也拒而不受巳而夏人果以兵數萬

臨界上公戒諸堡寨無得岀兵夏人以爲

有備引去自此不復窺邊神道

公叅預大政王隨陳堯佐爲宰相公性剛厲

與二人不叶遂俱罷政及李淑作堯佐墓

誌言尫愎弗咸用是罷去其意謂堯佐王

隨尫弱不任事公剛愎不和故陳氏子弟

頗銜之名臣

公罷政貶官起守北京與宦者皇甫繼明爭

 治行宫事章交上 上遣一御史視其曲

直御史直公遂罷繼明是時繼明方信用

其𫝑傾動中外自朝廷大臣莫不屈意下

 之公被中傷方起未復而獨與之爭雖小

 故不少假也故議者不以公所直爲難而

 以能不爲繼明屈爲難云

趙元昊死子亮祚立方㓜三大將共治其國

言事者謂可除其諸將皆以爲節度使使

 各有其所部以分弱其𫝑可遂無西患事

 下公公以謂幸人之䘮非所以示大信撫

夷狄且亮祚雖㓜然君臣和三將無異志

 雖欲有爲必無功而反生事不如因而撫

 之 上以爲然

章獻垂箔有方仲弓者上書乞依武氏故事

 立劉氏廟 章獻覽其䟽曰吾不作此負

 祖宗事裂而擲之於地 仁宗在側曰此

 亦岀於忠孝冝有以旌之乃以爲開封府

 司録及 章獻崩黜爲汀州司馬程琳亦

 甞有此請而人莫之知也 仁宗一日在

 邇英謂講官曰程琳心行不中在 章獻

 朝甞請立劉氏廟且獻七廟圖時王洙侍

 讀聞之然 仁宗性寛厚琳竟至宰相蓋

 無宿怒也龍川



五朝名臣言行録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