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朝名臣言行录 (四部丛刊本)/卷第六之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之五 五朝名臣言行录 卷第六之六
宋 朱熹 撰 景海盐张氏涉园藏宋刊本
卷第七之一

   六之六

    叅政程文简公

  公名琳字天球中山博野人举服勤词

  学科补泰宁军节度推官召试直集贤

  院擢知制诰权三司使御史中丞以枢

  宻直学士知益州还知开封府复为三

  司使迁戸部侍郎叅知政事降光禄卿

  知颍州复侍郎知青州北京建为留守

  以武昌节度使知永兴军加宣徽北院

  使判延州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判大

  名府更授镇安军节赴镇薨年六十九

公尝馆契丹使使者言中国使至契丹坐殿

 上位次髙而契丹使来坐次下当陞语甚

 切 上与大臣皆以为小故不足争将许

 之公以谓许其小必启其大力争以为不

 可遂止欧阳公撰墓志

公知益州蜀人轻而喜乱公常先制于无事

 至其临时如不用意又略其细治其大且

 甚者不过一二而蜀人安之自寮吏皆不

 能窥其所为正月俗放灯公先戒吏为火

 备有失火者使随救之勿白以动众既而

 大宴五门城中火吏救止卒宴民皆不知

 盖其他设施多𩔖此军士见监军告其军

 有变监军入白公𥬇遣之惶恐不敢去公

 曰军中动静吾自知之苟有谋者不待告

 也可使告者来监军去而告者卒不敢来

 公亦不问遂止蜀之妖人有自号李冰神

 子者署官属吏卒聚徒百馀人公命捕寘

 之法而谗之朝者言公妄杀人蜀人恐且

 乱矣 上遣中贵人驰视之使者入其境

 居人行旅争道公善且曰杀一人可使蜀

数十年无事使者问其故对曰前乱蜀者

 非有知谋豪杰之才乃里闾无赖小人惟

 不制其始遂至于乱耳使者还奏其语于

 是 上益以公为能

公知开封府㑹禁中大火延两宫宦者治狱

得缝人火斗巳诬伏而下府命公具狱公

立辨其非禁中不得入乃命工图火所经

 而后宫人多而居隘其烓灶近版壁岁乆

燥而焚曰此岂一日火哉乃建言此殆天

 灾也不冝以罪人 上为缓其狱卒无死

 者公在府决事神速一岁中狱常空者四

 五

司天言日食明年正旦请移闰月以避之公

 以谓天有所谴非移闰可免惟脩德政而

 巳乃止

范仲淹以言事忤大臣贬饶州巳而 上悔

 悟欲复用之稍徙知润州而恶仲淹者复

 诬以事语入 上怒亟命置之岭南自仲

 淹贬而朋党之论起朝士牵连岀语及仲

淹皆指为党人公独为 上开说明其诬

枉 上意解而后巳

公为三司使不恱苟利不贪近功时议者患

民税多目吏得为奸欲除其名而合为一

 公以谓合而没其名一时之便后有兴利

 之臣必复増之是重困民也议者莫能夺

其于岀入尤谨禁中时有所取未尝肯予

宦官怒言 陛下虽有欲物在程琳何可

得公曰臣所以为 陛下惜尔 天子以

为然神道碑○又东斋记事云夏秋沿纳之物如盐麹钱之𩔖名件颇碎庆历中有司建议并合归

 一名程文简独以谓没其旧名异日不知或再敷盐麹则致重复此亦善虑事也

仁宗朝有议东南漕粟兵夫舟船与盗失之

费盖十常三四欲募啇贾令入中以实都

 下时程文简公为三司使以为万一所入

 不足必邀以增直是商贾得操其柄其议

遂寝

公在延州夏人数百驱畜产至界上请降言

契丹兵至衙头矣国且乱愿自归公曰契

 丹兵至元昊帐下当举国取之岂容有来

 降者吾闻夏人方捕叛族此其是乎不然

诱我也拒而不受巳而夏人果以兵数万

临界上公戒诸堡寨无得岀兵夏人以为

有备引去自此不复窥边神道

公叅预大政王随陈尧佐为宰相公性刚厉

与二人不叶遂俱罢政及李淑作尧佐墓

志言尪愎弗咸用是罢去其意谓尧佐王

随尪弱不任事公刚愎不和故陈氏子弟

颇衔之名臣

公罢政贬官起守北京与宦者皇甫继明争

 治行宫事章交上 上遣一御史视其曲

直御史直公遂罢继明是时继明方信用

其𫝑倾动中外自朝廷大臣莫不屈意下

 之公被中伤方起未复而独与之争虽小

 故不少假也故议者不以公所直为难而

 以能不为继明屈为难云

赵元昊死子亮祚立方㓜三大将共治其国

言事者谓可除其诸将皆以为节度使使

 各有其所部以分弱其𫝑可遂无西患事

 下公公以谓幸人之䘮非所以示大信抚

夷狄且亮祚虽㓜然君臣和三将无异志

 虽欲有为必无功而反生事不如因而抚

 之 上以为然

章献垂箔有方仲弓者上书乞依武氏故事

 立刘氏庙 章献览其䟽曰吾不作此负

 祖宗事裂而掷之于地 仁宗在侧曰此

 亦岀于忠孝冝有以旌之乃以为开封府

 司录及 章献崩黜为汀州司马程琳亦

 尝有此请而人莫之知也 仁宗一日在

 迩英谓讲官曰程琳心行不中在 章献

 朝尝请立刘氏庙且献七庙图时王洙侍

 读闻之然 仁宗性寛厚琳竟至宰相盖

 无宿怒也龙川



五朝名臣言行录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