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朝名臣言行录 (四部丛刊本)/卷第六之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之四 五朝名臣言行录 卷第六之五
宋 朱熹 撰 景海盐张氏涉园藏宋刊本
卷第六之六

   六之五

    叅政韩忠宪公

  公名亿字宗魏其先真定灵寿人徙开

  封之雍丘举进士知永城县通判陈州

  知洋州改相州入为侍御史开封府判

  官岀为河北转运使 仁宗初为御史

  知𮦀事以枢宻直学士知益州拜御史

  中丞景祐三年除工部侍郎同知枢宻

  院事拜叅知政事岀知应天府改澶亳

  二州以太子少傅致仕薨

忠宪公布衣时与李康靖公同游止一毡同

 寝一日分途遂割而分之至汝州太守赵

 学士请康靖为门客尤敬待公每公至即

 令设猪肉康靖尝有简戏云乆思肉味请

 兄早访及赵公有女遂与公议亲既过省

 赵公遣人送女来至京城外旅店中一夕

 病卒公具素服往哭之李康靖为长社每

 日悬百钱于壁上用尽即巳其贫俭如此

 庄敏遗事○又闻见录云韩叅政亿李叅政(⿱艹石)谷未第时皆贫同试京师每出谒更为仆李先登第授许

 州长社县主簿赴官自控妻驴韩为负一箱将至长社三十里李谓韩曰恐县吏来箱中止有钱六百以

 其半遗韩相持大哭别去次举韩亦登第后皆至叅知政事丗为婚姻不绝

忠宪公为河北转运使王太夫人坐太平车

 以苇席为棚覆献肃公乘驴随车时王文

 正已贵忠宪公又作一路使者其俭如此

 今人闻之诚可愧也庄敏遗事

亿博学能文尝为开封府判官监分故相向

 敏中诸子资产宰相丁谓欲市其别业亿

 谕向氏子勿与谓恶之岀为河北转运召

 为御史知杂刚毅不挠权𫝑畏之知益州

 㑹岁大旱故事发粟六万石赈民亿发十

 万石以赈之民免饥馑为治严简而有惠

 爱召为中丞杨尚二美人以罪斥岀后复

 欲召入亿言武后巳斥居感业寺复召入

 宫终为唐室之祸又奏置里行四贠以广

 言路在枢府请荐武臣以备任使纂兵法

 以授诸将及广南募土兵数事景祐中唃

 嘶啰与赵元昊交兵使来献捷执政以夷

 狄相攻中国之福议加唃嘶啰节度使亿

 曰二族俱藩臣当谕使解仇释憾以安逺

 人且元昊尝赐姓今夷狄攻之而反加恩

 赏恐徒激其怒以生边患无益也 上是

 其议乃厚赐其使而遣之名臣

韩忠宪公知洋州日有大校李申以财豪于

 郷里诬其兄之子为它姓赂里妪之貌𩔖

 者使认之为已子又醉其嫂而嫁之尽夺

 其奁橐之畜嫂侄诉于州及提转申赂狱

 吏嫂侄被笞掠反自诬伏受杖而去积十

 馀年洎公至又岀诉公察其𡨚因取前后

 案牍视之皆未尝引乳医为证一日尽召

 其党立庭下岀乳医示之众皆伏罪子母

 复归如初东轩笔录

范文正公知开封府献百官图指宰相差除

 不公而阴荐公可用文正既贬 仁宗以

 谕公公曰(⿱艹石)仲淹举臣以公则臣之拙直

 陛下所知举臣以私则臣委质以来未尝

 交托于人遂除叅知政事

公在中书日见诸路职司捃拾官吏小过辄

 不怿曰今天下太平 主上之心虽虫鱼

 草木皆欲得所况仕者大则望为公卿次

 亦望为侍从职司二千石其下亦望京朝

 幕职奈何锢之于圣丗乎名臣

公性方重治家严有法虽燕居未尝见墯容

 其亲旧之孤藐者多为昏葬之

韩忠宪以教子严肃不可犯知亳州第二子

 舎人自西京倅谒告省觐康公与右相及

 侄柱史宗彦皆中甲科归公喜置酒召寮

 属之亲厚者俾诸子坐于隅惟持国多深

 思知必有义方之训托疾不赴坐中忽云

 二郎吾闻西京有疑狱奏谳者其详云何

 舎人思之未得已诃之再问未能对遂推

 案索杖大诟曰汝食朝廷厚禄倅贰一府

 事无巨细皆当究心大辟奏案尚不能记

 则细务不举可知吾在千里外无所干预

 犹能知之尔叨冒廪禄何颜报国必欲挞

 之众賔力解方巳诸子股栗累日不能释

 家法之严如此所以多贤子孙也苏氏谈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