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經文字序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五經文字序例
作者:張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58

《易·係辭》曰:「上古結繩以理,後代聖人易之以書契,百官以理,萬人以察,蓋取諸。」,決也。王庭孚號,決之大者,決以書契也。逮《周禮·保氏》,掌養國子以道,教之六書:謂象形、指事、會意、諧聲、轉注、假借,六者造字之本也。雖蟲篆變體,古今異文,離此六者,則為謬惑矣。王者制天下,必使車同軌,書同文。故教人八歲入小學,文有疑者,則必闕而求之。春秋之末,保氏教廢,無所取正,各遂其私。故孔子曰:「吾猶及史之闕文也,今亡矣。」蓋夫子少時,人猶有闕疑之問,後亡斯道,歎其不知而作之也。蕭何《漢制》,亦有著法,太史試學童,諷書九千字,乃得為吏,以六體試之。吏人上書,字或不正,輒有舉劾,皆正史遺文,可得焯知者也。劉子政父子校中秘書,自《史籀》以下凡十家,序為小學,次於六藝之末。後漢許叔重收集籀篆古文諸家之學,就隸為訓注,謂之《說文》,時蔡伯喈亦以滅學之後,經義分散,儒者師門,各滯所習,傳記交亂,訛偽相蒙。乃請刊定五經,備體刻石,立於太學之門外,謂之《石經》,學者得以取法焉,遭離變難,僅有存者。後有呂忱,又集《說文》之所漏略,著《字林》五篇以補之。今制國子監置書學博士,立《說文》、《石經》《字林》之學,舉其文義,歲登下之,亦古之小學也。自頃考功禮部課試貢舉,務於取人之急,許以所習為通,人苟趨便,不求當否,字失六書,猶為台事,五經本語言蕩而無守矣。十年夏六月,有司以職事之病,上言其狀,詔委國子儒官勘校經本,送尚書省。參幸承詔旨,得與二三儒者,分經鉤考而共決之,互發字義,更相難極。又以前古字少,後代稍益之,故經典音字,多有假借,(謂若借後為後,辟為避,大為太,知為智之類,經典通用)。陸氏《釋文》,自南徂北,遍通眾家之學,分析音訓,特為詳舉,固當以此正之,(唯今文《尚書》改就今字,刪定《月令》,依其時進本,與《釋文》音訓,頗有不同)。卒以所刊,書於屋壁,雖未如蔡學之精密,《石經》之堅久,慕古之士,且知所歸。然以經典之文六十餘萬既字帶惑體(若鼎冪同物,《禮》經相舛,蒍薳同姓,《春秋》互出,詁故同義,《詩》題交錯之類)。音非一讀,(若鄉原之鄉為響,取材之材為哉,兩音出於一家,而不決其當否)。學者傳授,義有所存,離之若有失,合之則難並,至當之餘,但未發其傍而已。猶慮歲月滋久,官曹代易,儻複蕪汙,失其本真。乃命孝廉生顏傳,經收集疑文互體,受法師儒,以為定例,凡一百六十部,三千二百三十五字,分為三卷。《說文》體包古今,先得六書之要,(若古文作明,篆文作<區月>,古文作坐,篆文作[1234]之類。古體經典通行,不必改而從篆)。有不備者,求之字林,(若祧禰逍遙之類,《說文》漏略,今得之於,《字林》)。其或古體難明,眾情驚懵者,則以《石經》之餘,比例為助(若宜變為宜,晉變為晉之類,《說文》宜瞽人所難識,則以《石經》遺文宜與晉代之)。《石經》湮沒,所存者寡,通以經典及釋文相承隸省,引而伸之,不敢專也(若翥變為壽,桌變為栗之類。《石經》湮沒,經典及《釋文》相承作耳)。近代字樣,多依四聲,傳寫之後,偏傍漸失。今則采《說文》、《字林》諸部,以類相從,務於易了,不必舊次,自非經典文義之所在,雖切於時,略不集錄,以明為經不為字也。其字非常體,偏有所合者,詳其證據,各以朱字記之,俾夫觀省,無至多惑。大曆十一年六月七日,司業張參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