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妻蔡氏哀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亡妻蔡氏哀辭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17

妻蔡氏名琬,字德孚,江寧隆都鎮人,以康熙丙戌秋七月朔後二日卒。在余室,凡十有六年。

己卯以前,余客京師、河北、淮南,歸休於家,久者乃三數月耳。自庚辰至今,赴公車者三。侍先兄疾逾年,持喪逾年,而吾父自春徂秋必出居特室,余嘗從焉,又間為近地之遊。其入居私寢,久者乃旬月耳。余家貧多事,吾父時拂鬱,旦晝嗟籲。吾母疲屙間作。吾與妻必異衾裯,竟夕無言。妻常從容語余曰:「自吾歸於君,吾兩人生辰及伏臘令節、春秋佳日,君常在外。其相聚,必以事故不得入室。或蒿目相對,無歡然握手一笑而為樂者。豈吾與君之結歡至淺邪?」

余先世家皖桐,世宦達。自遷江寧,業盡落。賓祭而外,累月逾時,家人無肉食者,蔬食或不充。至今年,余會試,注籍春官。歸逾月而妻卒。妻性木強,然稍知大義。先兄之疾也,雞初鳴,余起治藥物。妻欲代,余不可。必相佐,又止之,則輾轉達曙,數月如一日也。壬午夏,吾母肝疾驟劇,正晝煩瞆不可過,命妻誦稗官小說以遣之。時妻方娠,往往氣促不能任其詞。余戒以少休,妻曰:「苟可移大人之意,吾敢惜力邪!」余性鈍直,而妻亦戇,生之日未嘗以為賢也。既其歿,觸事感物然後知其艱。余少讀《中庸》,見聖人反求者四,而妻不與焉,謂其義無貴於過昵也。乃余竟以執義之過而致悔焉。甚矣!治性與情之難也。

蔡氏在江甯為儒家。妻生男二人,皆早殤。女二人。其卒也,產未彌月,蓋自懟以致疾也。年三十有七。於是流涕為辭以哀之曰:

惟在生而常捐,乃既死而彌憐。羌靈魂其有知,並悲喜於余言!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