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妻蔡氏哀辞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亡妻蔡氏哀辞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录于《方苞集/17

妻蔡氏名琬,字德孚,江宁隆都镇人,以康熙丙戌秋七月朔后二日卒。在余室,凡十有六年。

己卯以前,余客京师、河北、淮南,归休于家,久者乃三数月耳。自庚辰至今,赴公车者三。侍先兄疾逾年,持丧逾年,而吾父自春徂秋必出居特室,余尝从焉,又间为近地之游。其入居私寝,久者乃旬月耳。余家贫多事,吾父时拂郁,旦昼嗟吁。吾母疲屙间作。吾与妻必异衾裯,竟夕无言。妻常从容语余曰:“自吾归于君,吾两人生辰及伏腊令节、春秋佳日,君常在外。其相聚,必以事故不得入室。或蒿目相对,无欢然握手一笑而为乐者。岂吾与君之结欢至浅邪?”

余先世家皖桐,世宦达。自迁江宁,业尽落。宾祭而外,累月逾时,家人无肉食者,蔬食或不充。至今年,余会试,注籍春官。归逾月而妻卒。妻性木强,然稍知大义。先兄之疾也,鸡初鸣,余起治药物。妻欲代,余不可。必相佐,又止之,则辗转达曙,数月如一日也。壬午夏,吾母肝疾骤剧,正昼烦瞆不可过,命妻诵稗官小说以遣之。时妻方娠,往往气促不能任其词。余戒以少休,妻曰:“苟可移大人之意,吾敢惜力邪!”余性钝直,而妻亦戆,生之日未尝以为贤也。既其殁,触事感物然后知其艰。余少读《中庸》,见圣人反求者四,而妻不与焉,谓其义无贵于过昵也。乃余竟以执义之过而致悔焉。甚矣!治性与情之难也。

蔡氏在江甯为儒家。妻生男二人,皆早殇。女二人。其卒也,产未弥月,盖自怼以致疾也。年三十有七。于是流涕为辞以哀之曰:

惟在生而常捐,乃既死而弥怜。羌灵魂其有知,并悲喜于余言!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